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刹那辉煌

第四章 仍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尽管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够开张,毕竟听神奈子大人她们的说法

    说是乐观估计可能还要至少三五个月的时间,下面的人类村庄才会真正的接受守矢神社的出现,所以巫女小姐有些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但是反应过来之后,她马上就露出了非常专业的笑容,快步往这边走过来:“你好,请问是来守矢神社参拜的吗?”

    比预想之中还要顺利,这是一个好兆头,为了诹访子大人,自己这边也不能掉链子!

    “是来守矢神社看看的,不过不是参拜……”

    顾墨随意的点点头,认真端详着眼前的蓝白巫女,或者应该说是风祝小姐,敏锐地发现这位同样也不是普通人。

    以人类之身收集了信仰,受到了和神明同样的待遇,身为人类却成为神明,正是所谓的「现人神」。

    看来并不是单纯的侍奉神明的神职者,而是有着更深的渊源关系,才会得到这样的宠溺……唔,奇怪,难道也是神奈子和诹访子她们两人的“女儿”?大约是有了前车之鉴,顾墨的思维稍稍发散,理所当然的倾向于这个方向。

    “诶?不是来参拜的?”

    穿着蓝白的露腋式装束,长发左侧以蛇状发饰扎起一束,垂在身前的少女愣了一下,普通人来神社不就是为了参拜的吗?不是为了参拜,专门上来神社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稍稍有些失望,本来还以为第一个从山下村子上来,第一个吃螃蟹,主动带头拜访位于险峻大山深处的神社的人,会是一个很好的信徒榜样呢。

    “嗯,你可以当我是来视察工作的……”

    顾墨思索了一下,这个说法应该也不算奇怪,自己其实也是守矢神社的第三大股东来着的……甚至原本应该算是第二大股东,因为后来被敲闷棍,被迫无奈入伙的神奈子,理所当然才是老三。

    但是在他对信仰之力的初期研究完成,这个项目转手承包给另一个世界专攻信仰神道的小号之后,就对此没有太多的要求了。

    虽然也一直没有终止合作关系,当初签订的契约也一直有效,大家也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不过顾墨退居二线,神奈子前进一位也是事实……按照现在的情况,貌似是神奈子成为了老大。

    “视察工作……?”

    蓝白巫女的脑袋上徐徐浮现出一个问号,有些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是啊,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顾墨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少女也露出了亲切的表情。

    “我……我……我叫东风谷早苗……”

    蓝白巫女张了张口,紧接着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靠得有点太近了,在对方那富有奇特意味的审视之下,很是不自然的后退了几步,脑子有些乱,听得问话就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早苗真是个好名字!”

    顾墨老气横秋的拍了拍巫女小姐的肩膀,这么说道。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不过之前爱丽丝小姐明显不知道自己,也不好太过唐突。但是去也没有料到守矢神社这里,也有一位故人之后,其力量、神性和气息,都与神社里的两位好友紧密相连,这个断然是不会认错的。

    “诶!你……”

    东风谷早苗完全反应不过来,大概是对方的动作太自然了。

    对面的青年仍然是一脸乐呵呵的表情,很是不以为意的收回手掌,非常自然而然的往神社里走去,那样子简直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看着他施施然背着双手走进去的身影,过了好几秒钟,巫女小姐才终于明悟过来。

    她急急忙忙的往里面加快脚步赶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幻想乡里面传教的难度原来这么高的吗?

    感觉这里的人类好像都不太正常的样子。

    先是那个一身红白,强得不像样的博丽巫女,一见面就是比屋子还大的阴阳玉推平地面的轰过来……

    还有那个黑白的魔法使,虽然似乎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对于其他的魔法也是掌握得稀松平常,但是魔炮却很惊人,当面就是“来一发”……

    好吧,虽然这两个都是人类,但是却也不是普通人,这个倒是还可以理解。

    但是今天这个从山下村子坐缆车上来的普通人,明显也不正常,当然她是指精神方面的不太正常。少女有些跟不上对方的回路,完全搞不懂对方是来干什么的,这大大咧咧的样子,让她再次没了多少信心。

    如果幻想乡里的人类都是这样的情况,那守矢神社的信仰复兴计划,还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啊。

    抱着这样的消极想法,东风谷早苗急急忙忙的想要拦住不正常的参拜客,然而却没有能够拦住,明明就在前方,明明就差几步距离,明明她也是急急忙忙的小跑起来,却没有能够追上。

    神社之中。

    紫发的御姐神明明显正在发愁,金发的萝莉神明却是一脸乐天的样子,纯真如同孩童一般。

    她是真的完全不怎么在乎,那张可爱的脸蛋上让人看着就来气……

    神奈子禁不住有些牙痒痒的,但是却也没办法真的不管这位老朋友,毕竟她知道,诹访子是真的不太在乎,如果不是自己硬拖着她,强行拍板将神社迁进幻想乡的话,那么诹访子真的是会静静面对消失的命运的。

    只是虽然诹访子是能够淡然面对……

    但是神奈子却不能,早苗也不能,所以才会举家搬迁的计划……

    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没心没肺的友人,神奈子收回视线,感慨队伍带不动,不光是整个世界的环境变化,还有人心也散了。不说明明是老大,却是毫无目标宛若咸鱼的诹访子,还有那一位也好久没出现过了。

    还有自己也是,明明当初是被迫入伙的

    却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不知不觉的都混成了守矢神社话事人。

    现在还要反过来负责守矢神社的发展,为当初逼迫自己入伙加盟的家伙操心,为她忙上忙下的,这到底是在图些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

    “哟,这是守矢神社内部会议吗……怎么不叫上我?”

    爽朗熟悉的声音传来,正在纠结着信仰收集不够顺利的神奈子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一道有些久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对面,正借助身高差优势,熟练的对诹访子施展摸摸头。

    怎么……

    瞳孔微微收缩一下,神奈子也不由得有些惊愕,她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就算是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算好,但是这终究是守矢神社,也是自己的神域吧,怎么可能完全没有任何察觉的呢?是自己衰弱的幅度太大了,还是这人不知不觉中,又进入了一个不可理解的境界?

    此消彼长之下,差距已经达到这么离谱的程度了?

    “是你啊……喂!别摸我头啊!”

    诹访子也是吓了一跳,不过紧接着就认出是他,金发萝莉顿时放下心来,不过也马上就一脸气愤的拍开他的手掌,这家伙把自己当小孩子了吗?

    “神、神奈子大人……诹访子大人……”

    好不容易才冲进神社里的风祝小姐,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满脸震惊。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毕竟守矢神社虽然改变了教义,以便更好的收集信仰,免得某人不用信仰之力却还要占着相当一部分带宽。但是在内部的说法之中,却是从来没有删改过关于「守矢神社其实供奉着三柱神明」的事情。

    作为当代的风祝,守矢神社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东风谷早苗小姐自然也是知道这么一桩秘密的。

    只是以往也就是听说过,这些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传说,具体的第三位神明就连祖祖辈辈都没有亲眼见识过,自然也是一直都只存在于传说中。少女也仅限于知道,却对此没有什么实感。

    更加没有想到,居然就在这个时候,守矢神社最为神秘的第三位神明大人回来了。

    难怪……

    先前的奇怪言行一下子就变得合理起来,东风谷早苗也是舒了口气,但是紧接着也有些许的疑惑。她略显拘谨的坐在神社的一侧地上,偷偷抬眼打量着对面的青年,总觉得似乎感知方面和印象方面有些脱节。

    想象之中,本应该是神秘而又强大的第三尊神明……

    有这回事吗?

    没有妖气,没有神性,没有任何的能量反应,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信仰心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情况还好,但是诹访子的状态越来越差劲,所以不得已,我们只能够答应那个境界妖怪的提议,搬进了幻想乡之中,总归还有一份希望。”

    神奈子侃侃而谈,诉说着这些年来她们所遭遇的困境,同样也不禁白了某个撒手掌柜一眼

    “不是没有想过找你,但是也得联系上你才行,但是一直都没有反馈,我们又能够怎么办呢?如果不是那个境界妖怪很肯定,我和诹访子都以为你是死了……”

    “咳咳,这个主要是不太凑巧。”顾墨眨了眨眼睛,也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最近这段时间正好有件很麻烦的事情去忙,我也实在是抽身不开,没成想等到腾出手来,就已经是现在这样子了。”

    他在外界本来还有个住所的……

    是曾经的隐修使用的一个魔术工房,然而现在回来也是不见了……

    貌似也是进入了幻想乡之中,就在被称为雾之湖的那一带区域来着……

    “很麻烦的事情……”神奈子撇了撇嘴,不过也没有深究的打算,现在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楚的,她直接伸手一指金发萝莉:“总之,你能够再次出现就好,诹访子现在已经没办法了,我们要尽可能在这个幻想乡为她收集足够的信仰……”

    “放心吧,我有办法,信仰并不是必须的。”

    顾墨打量了一下诹访子的样子,很是笃定的开口说道。

    …………

    ……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

    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中午时分。

    忧心忡忡再度回到人间之里的附近,看着出现在前方的村子,感受到那隐隐约约传来的热闹喜庆的氛围,金发少女慢慢地停下脚步,神色有些发呆的样子。

    没有去博丽神社……

    也找不到踪迹……

    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难不成是一大早的出门,在兽道那里遇害了?

    她对此有些茫然,也有些气恼不已,不知道是对自己生气,还是对那人生气。本来是想着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的,结果准备离开人间之里的时候,正好就看到那个红白巫女也来村子买东西了。

    爱丽丝随意的问了一句,才发现貌似红白巫女根本没知道有那么一回事,说明那个人根本没去博丽神社,或者没有去到博丽神社。

    这让她下意识的紧张起来,找了个理由匆匆沿路找去,又在附近的村子的几条主要道路来回搜索了几次,依然是无果……爱丽丝的一颗心忍不住的往下沉,知道大概可能是出事了。

    “爱丽丝小姐?你怎么站在这里?!”

    就在她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感觉到异常不好受的时候,却是陡然听到那个声音的传来。

    她惊愕的抬起头来,发现就在那边村口的缆车乘坐点上,那道白衣黑发的身影正从其中的一个到站的车厢里走出来,看到自己站在这里,很是有些诧异的打了个招呼。

    有那么一瞬间,金发少女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安心感。

    不过紧接着,就是随之而来的某种怒气,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高空索道连接的妖怪之山山顶方向,又看了看毫发无伤的青年,深深吸了口气,尽可能以平静的声音开口说道:

    “没什么,今天是村子的祭典,我顺便过来借几本书……”

    “原来是祭典吗?我就说今天为什么这么热闹来着……”白衣黑发的青年点点头,一边走近过来,一边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的目光在金发少女手中捧着的好几本书籍上,以及两只小人偶努力抓住的两本大大书本上掠过,然后爽朗的笑着说道:“那这是要回魔法森林去了吗?需要我帮你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