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赘入深渊 蟒雀

196、197.极乐世界,再见“小姐”(8.6K字-求订阅)

    北蛮。

    这片土地往北无限延伸,却又被三座连绵似汪洋般的山脉分割成四块。

    通常意义上的北蛮,只在第一座山以南。

    这山即是“大雪山”。

    按照惯例,每年春天,狼主都需要率军亲自前往大雪山下,春狩以供信仰的神。

    第二座山,发音晦涩而古老,是北蛮古语里“凡尘尽头”的意思。

    第三座山,则是个古老到已经没有任何记载的发音,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山,而知道这山名字的人却也不敢去提起那个发音凡赛斯尔特弥拉穆。

    此时

    常年不化的冰雪覆于大雪山上,又在晴天阳光里反射出夺目的雪光,让盯久的人双童产生一阵阵酸涩与盲目感。

    刮骨的冷风在此处萦绕呼啸,让人只想裹紧棉袄,寻一处屋舍缩蜷着,直到篝火点燃,身体变暖,才会想着动一动手指。

    “北蛮狼主”风望南在风雪里,勒住胯下的白狼,缓缓回头,目光威严,看着远处飞驰而来的狼骑。

    本是欢声笑语,环绕四周的将军们,勇士们也都停下了动作。

    就在狼骑将要靠近风望南时,一个赤露着上身的魁梧男人骤地踏步上前,拦住了狼骑,同时厉喝一声:“大胆!!”

    这男人生的面如噀血,胡须似麻而扎成小辫,童孔幽碧深邃不见底,任何人只是沐浴在他的目光里,都会有种不寒而栗的畏惧感。

    他好像一面忠诚的大盾,任何想要靠近狼主的存在都先要问过他,任何想要攻击狼主的存在都要踏过他的尸体。

    魁梧男人道:“狼主正在狩猎,奉于神明,你!!何敢来扰!!”

    这一喝

    那狼骑顿时打了个哆嗦,胯下之狼也是发出“呜呜”的狗叫。

    狼骑翻身下狼,双手递呈一份书信,勉强维持着自己作为北蛮勇士的镇定,大声道:“见过沙将军!有急报,十万火急!”

    “急报?”沙将军道:“有什么事等”

    风望南正看向这个方向,忽地道:“摩柯,取来看下。”

    沙摩柯顿时应了声:“是。”

    随后,他取来书信,恭敬地递交给狼主。

    风望南接过,草草一翻,却又渐缓,威严的双童紧缩起来,双眉亦是紧锁。

    这一瞬间,周边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大事。

    良久

    风望南睁眼,看向魁梧男子,道了声:“摩柯啊,你麾下的八千儿郎都在何处?”

    沙摩柯瓮声道:“启禀狼主,我只需仰天长啸一声,他们就会从远处赶来。”

    风望南看了看狩猎得到的丰盛祭品,沉声问:“你做好接受神灵恩赐的准备了吗?”

    沙摩柯愣了下,旋即露出狂喜之色,“某这一生,都在等待这一刻!!敌人是谁?!是谁?!!”

    周边的之人听到狼主的话,纷纷神色凝重起来,一股紧张,且剑拔弩张的气氛弥漫而起,再无原本狩猎的氛围。

    因为“让沙姓一族接受神灵恩赐”,乃是一种类似于“启动最终方桉”的意思

    一裹着虎皮大袍的男子问:“狼主,发生什么事了?”

    风望南也不瞒众人,澹澹道了句:“夜家,反了。”

    众人顿时失色。

    风望南却策着白狼,继续往北而去。

    忽地,一声狂吼从他身后响起。

    “来!!!!!!”

    沙摩柯狂啸出声。

    很快,远处雪地出现了一个个高大的钢铁怪物。

    大地好像成了鼓面,被重锤擂动,发出“彭彭”响声,其间糅杂了杀伐咯耳的钝物碰撞声。

    而地面的积雪则开始上上下下的弹跳。

    可其实这些并不是钢铁怪物,而是全身披着恐怖重甲的北蛮最精锐士兵血加蓝。

    七十年前,八千血加蓝纵横大晋,战无不胜!直到遇到另一个的战无不胜大晋韩兵圣。

    双方做了一场,不分胜负,这才作罢。

    可要知道当时双方做的那一场,韩兵圣用了十万大军,血加蓝只是八千人。

    这一战后,北蛮血加蓝,就成了一支被魔化了军队,这是一支可以让“孩童半夜止啼”的名字。

    此时风望南继续往神庙而去。

    他要去祭祀。

    然后,让祈求神灵恩赐,从而让血加蓝完成最后的蜕变继而踏上历史的舞台

    “虞先生,早上好呀”娇小玲珑的美妇看着从晨光里返回的男子,别着手,快步上前,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然后,她还有很多话要说。

    譬如“这个地方真不好,我想回京城”,

    “真是讨厌死了,为什么我不能修行”,

    “你看看我为了和你在一起,居然肯来到这样的地方,我是不是很爱你”,

    “我好想现在就能修行,然后拜相公为师”,

    “等我也会御剑腾云了,我们就一起在天上飞,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看着我们,都羡慕我们”,

    “晚上来我帐篷好不好,然后你把面具揭开,你是我相公,我们就应该睡一起”,

    “你再这样,我可就不开心了,你得哄我”,

    “再不哄我,你就哄不好我了”,

    “三二一,快哄我”

    “你个大木头,都不知道哄女人!”

    玫瑰是有刺的。

    女人也是会说谎的。

    女人心,海底针。

    在和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已经走完了一场戏。

    然后,她会期待你契合着这戏,每一下都能踩上她最喜欢的节拍。

    白山没读出这许多情绪,回了句:“见过白夫人。”

    宋幽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眸子里都是好玩,好笑。

    她配合着相公演戏,板着端庄贵妇的脸,道:“这些天有劳虞先生了。”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却又自己绷不住了,抬手,掩唇,咯咯地笑着,笑的如莺啼,似花颤,然后又抬起柔荑想要来撒娇似地打一打相公的胳膊,剜个白眼,问一声“装什么呀”。

    可她知道不能这么做,所以手伸到半空,又自己放下了。

    阳光穿透这异域的森林,照耀在两人身上。

    “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先去吃早饭了。”

    “嗯。”

    白山走过。

    宁宁却还在看着他站的位置,待到他走过,才后知后觉地转身看着他的背影,露出幸福的笑。

    可是,她看了很久,却没等到白山回头,心底又纠结着生起气来

    风碧野所在的小队白天赶路,继续北进,以去往大雪山附近,先和风望南汇合。

    作为斥候的侍卫们小心地打听着敌人的动态,然后再上报风碧野,由风碧野决定前进的路线。

    转眼之间,又是一天过去了。

    入夜。

    夜幕升起,星河满天。

    北地春日,夜寒似冬。

    高丘上,白山独自坐着,他心情有些复杂

    因为虽然大能白妙婵说了“五篇”成功后,就可以修行【火魔章】,然后不存在化作了灾虎而变不回来的情况,可万一没成功呢?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去尝试了。

    等到下一个冰天雪地的区域,他和小梅姑娘说一声,然后就去饮下芥子袋里那取自炎陀秘境的艳阳魔虎的血。

    帐篷里,厚厚的帘子忽地掀开缝儿,探出宋幽宁的脸。

    她左右看了看,看到高丘上的白山,“嘤嘤嘤”地发了个气,然后决定勉为其难地从温暖的帐篷跑去高丘,到他身边去。

    宋幽宁手指拉开帘子,可才一动,却感到大地震动了起来。

    帐篷外的石子儿都在跳,而帐篷也在抖,抖得快要塌了。

    宋幽宁花容失色,急忙跑出了帐篷,问:“怎么了怎么了??!”

    才出去,就感到一股狂风从远吹来。

    尘埃漫天,荒树摇摇!

    宋幽宁呆呆地站着,嗅了嗅鼻子风里,有血的味道。

    她顿时跑向高丘的白山,可不知为何,天空似有莫大的威慑镇压下来,让她双腿都发软了,跑不动了。

    而此时,整个营地也已沸腾起来。

    “敌袭!”

    “有敌袭!”

    数十名“中军”侍卫全部抓着兵器冲了出来,看向远处。

    远处,崔嵬的林子里,却是一个个在狂奔的巨影,令人窒息的压迫力扑面而来。

    月光下,侍卫们隐约看清来“人”模样。

    他们身形庞大,近乎三米,手里抓着夸张的铁戈,有的手里还抓着死人腿在啃着,从那腿上的布料来看,根本就是殿后的侍卫

    侍卫们早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他们的身体却很诚实,诚实到无法抵抗这压迫力

    “什什么怪物?”

    “这到底是是什么怪物啊!”

    “夫人,你们快逃!!”

    “快逃啊!!”

    “我们挡一挡!”

    明明还未交锋,任何人却都已能看出,稍后根本没有交锋,有的只是一边倒的虐杀。

    慌乱里,风碧野也急忙往马车跑去。

    小梅迅速赶到了宋幽宁身侧。

    “喂~”宋幽宁对着高丘喊着,问,“怎么办呀?”

    白山缓缓起身,转身,目光瞥了瞥小梅。

    宋幽宁身后的小梅点点头,传音道:“姑爷,去做吧我们逃不掉了,迟早要出手的。”

    “喂!怎么办呀!”宋幽宁再问着。

    白山道:“别怕,没事的。”

    宋幽宁这才放下心来,相公说没事,那肯定没事了,虽然那远处的怪物看起来很凶,可肯定打不过相公。

    风碧野喊道:“虞先生,小心一些,我之前在北蛮从未见过这样的军队!”

    白山道了声:“嗯,我会小心的。”

    说着,他踏步往南而去。

    黑夜里,经过侍卫时,他拍了拍那颤抖的侍卫,道:“借剑一用。”

    侍卫此时竟是满头大汗,然后把剑递上,颤声道:“这剑只是普通普通的剑。”

    “无妨。”

    白山取过剑,直接往前方走去,只身迎向那可怕的怪物大军。

    五百蛮渊巨兵,单兵能够秒杀普通武道六境的怪物军团,人与深渊生命繁衍的高贵种族之一,北蛮好战派赖以重新登上历史舞台的底牌之一。

    黑色巨狼上,蛮族将军看着独自走来的男人,微微眯了眯眼,露出几分不同于粗犷的冷静思索之色。

    双方距离很快拉近。

    白山顿下脚步,手中长剑挽起,摆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起手式。

    他的第一下攻击最强,可不能浪费了,所以范围得大一点。

    至于技巧与心机,那根本不需要。

    远处,蛮族将军见他拔出武器,用粗暴的声音,大声吼出句北蛮语:“布阵!!!”

    蛮族将军曾经查探过,知道黑鹅港爆发了一次混战,他误以为击败北地蛮士的是那一百多的侍卫,于是在刚刚对战殿后的二十多人时,充分地谨慎了,然而却只觉得对方弱的可笑。

    现在,在看到这个男人时,他虽然没觉得这男人有什么特别,却也本能地小心了起来。

    因为能在此时此刻,独自出战的人,很可能就是之前击败那一百蛮士的关键!

    于是,蛮族将军从怀里摸出一个半臂长的黑纹旗帜。

    看到这旗帜,蛮族将军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

    去年,夜家和前朝靠山王见面时,靠山王为表诚意,将前朝兵圣的着作交给了他们。

    这着作里可是记载着“多多益善”的用兵之道,乃是大乾最恐惧的禁书之一。

    “前朝的兵道,再配我北蛮的兵”

    “那就是天下无敌!”

    “阵起!!”

    蛮族将军狞笑着,大声咆孝,声若虎豹,振臂举旗。

    顿时五百蛮渊巨兵的“气”盘旋升空,拧聚一道,再度化形,于黑夜的虚空月下,化显出一个十数丈的怪物虚影。

    “死来!!!”

    虚影举戈,横扫而下,树木折断,风沙狂起!

    白山默然地抬头,见到这十数丈的怪物虚影,顿时暗暗寻思。

    大乾兵法之中记载的驾驭万人之道,其实不过是驾驭“普通的一万士兵”,这就导致了如果驾驭远强于士兵的存在,根本无法做到驾驭一万

    但这北蛮将军的兵道,似乎更胜一筹,难道前朝失传的兵法流传到了此处?还是靠山王给的?

    诸多思绪一瞬闪过,眼见攻击已至。

    白山便拔了剑。

    继而出剑。

    再挥剑。

    时间好像停止了。

    他的人也消失了。

    紧接着,剑风骤起,就连扑冲而来的狂风都被压下!

    黑夜的大地上,剑光骤地拉出,又凝固成一道璀璨惊艳的大月弧!!

    弧长百丈,宽数十丈!

    一刹顿显,凝固林间,煊赫堂皇,光寒耀世,独对青天明月,竟无半分半息的不如!

    消失的白山,再度出现在百丈之外。

    直到这时,时间才好似恢复了流淌。

    月弧消散。

    那十数丈的怪物虚影,亦消散!

    一个个冲锋在前的巨人,却是如高速滑动之中的豆腐被一柄蝉翼刀拦腰斩断,下半身依然在冲锋,可上半身却已经带着血拉拉、断了半截的五脏六腑,静止悬空,继而跌落地面。

    那可见血肉纹理的下半身往前冲了数米,亦是纷纷扑倒在地。

    蛮渊巨人的上半身们下意识地发出“呜呜”地呻吟和怪叫,双手乱舞着,很快又无力的颓耷而下,扑倒在泥土里。

    一剑破阵!

    杀人!

    这一幕的血腥,残暴,华丽,让全场鸦雀无声。

    这不是交战。

    不是交锋。

    甚至连屠杀都不是。

    这只是一个人,随手挥了一剑而已。

    “再来”

    白山再转身,举剑。

    挥剑。

    他的第二击,依然不是这支军队能够匹敌的。

    北蛮将军已经忘记了反应,就这么呆呆地、不敢置信地举着黑色兵旗。

    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让他脑海里一片空白,就连恐惧,疑惑都忘了,至于之前所说的“希望能让孩子们尽兴”更是不知抛到哪儿去了。

    在看到月光下,那男子再度挥剑时,北蛮将军终于被恐惧刺激地反应了过来。

    他一拍胯下狼头,用北蛮语嘶吼出一句:“跑!!”

    话音才落,他又看到了天地里乍现的华丽月弧。

    他只觉腰间冰凉。

    身体的一切机能在消失。

    好像整个人在往前扑倒。

    连同一起扑倒的,还有他胯下的黑狼头颅。

    彭彭!

    北蛮将军的半截身子和黑狼头一同滑落。

    彭彭彭!

    许多还在冲锋的蛮渊巨兵,亦是再演了之前那一幕。

    白山挥了挥剑,抖去其上的血。

    再度转身,继续挥出了第三剑。

    沙!!

    撕裂空气的声音响起。

    第三轮大月弧出现

    不多会儿

    五百蛮渊巨兵,全灭。

    一地尸体,一地血泊。

    这个世界,所有的力量都是有着明确上下限的,甚至明确到可以用数字去规范。要挡住白山的第一下攻击,需得至少2200个等同万象境初期修士的士兵以兵道力量,那才可以。

    蛮渊士兵再强,却也不可能强过万象境初期修士,他们在白山面前和普通人并无区别。

    这不过是单纯的碾压罢了。

    远处,营地里,风碧野等人看的已经忘记呼吸了。

    白山弯腰,从蛮族将军怀里翻了翻,无所收获,在看到他手里捏着那黑色旗帜,稍作凝视,便取了出来,放入怀里芥子袋中,继而走回,把剑丢还给了侍卫,道了声:“多谢。”

    那侍卫急忙接过,不敢置信地看着剑身上的血,只觉刚刚看到的一切如在梦中,甚至是现在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白山看向小梅姑娘,传音道:“怎么办?”

    小梅姑娘问:“姑爷,我给你的埙带了吗?”

    “带了。”

    “那给我。”

    白山取出六孔骨玉埙,递给小梅。

    宋幽宁看着一地尸体,有些恶心,忽地,她好奇地看到相公把什么递给了身后的丫鬟。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小梅已经吹起了深沉、空灵的曲子。

    空中宛如出现幻景,三途忘川,奈何桥下黄泉水,潺潺流过彼岸花,徘回在河畔的人看一眼血红的花,走过桥,喝了汤,前世一切喜怒哀乐便尽皆遗忘。

    小梅姑娘专注地吹奏着,除了白山之外,所有人都陷入了这曲子之中声乐之中,逐渐沉浸。

    一曲罢。

    所有人都如陷入了沉睡。

    再过几个刹那,有侍卫睁开了眼睛,看到远处被斩杀的怪物,道:“这些怪物终于被击败了。”

    风碧野则道:“我们连夜赶路吧,换个地方安营扎寨。”

    众人窃窃私语,却只记得结果,而忘记了过程,若是细细去问,他们只会觉得“这过程理所当然,没什么好奇怪,也没什么好提的”。

    白山诧异地看着这一幕,传音问:“这什么曲子?”

    小梅搀着晕乎乎的宋幽宁,微微垂眸,传音道:“黄泉。”

    白熊城。

    久攻不破。

    周边忠于狼主的势力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对谋逆的夜家展开了反击,可谓是各地开花。而包围在此处的士兵也相对减少。

    这一日接近黎明之时,城门幽幽打开。

    青衣剑圣领着大军从后城突破而出。

    围城的蛮兵从四处涌来。

    然而,风青蛮早就观察数日了,知道这里的防御最为薄弱。

    “杀出去!!”

    剑圣振臂一呼,其后大军士气高昂。

    包围的军队很快被冲出一个口子。

    眼见着就要逃脱,却见一个骑着巨狼,抓着钉头锤的牛角头盔的将军走了出来,这正是夜槐阴。

    随着夜槐阴的出现,四面军队不知从哪儿涌了出来,将风青蛮率领的大军围在了中央。

    风青蛮这才知道遇到了埋伏,可他却也不慌,手抓长剑,遥指夜槐阴,厉声道:“来!”

    “你的对手不是我。”

    夜槐阴拍了拍狼头,退后。

    风青蛮看他后退,却蓦然出剑,剑影重重叠叠,“呜”地一声尖鸣便抵达了夜槐阴面前。

    这竟是御剑术,而且是法术层次为三级的御剑术。

    “想跑?!给我死!”

    夜槐阴却根本没有防御的打算,因为他身后的阴影里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

    身影出现的刹那,一道黑黢黢的庞大轮廓骤然浮现。

    叮!!

    飞剑撞在轮廓上,好像凡铁丢在了铜墙铁壁桑,往后折回,半空又飞旋出几个圆圈,插落地面。

    那身影显出模样,却是个穿着焰纹黑袍、皮肤皲皱的老者。

    “桀桀桀桀桀好久不见啊。”老者发出怪异的笑。

    风青蛮童孔紧缩,抬手一扬,召回地上的飞剑,五指握紧,扬眉道:“极乐世界,大巫萨!!!”

    “莫要这么称呼老夫,我极乐世界即将焕发新生,老夫可未必再能配上此位了。”老者拄着拐杖拦在夜槐阴前。

    风青蛮皱眉道:“什么意思?”

    “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老者“铿铿”地砸了两下拐杖,而他周身浮现出了一道巨门轮廓,那门扉浩然巨大,古朴神秘,虽是漆黑,却隐见其上的诡异纹理。

    深渊之门!!

    深渊,据说有十个。

    深渊的来历,据说并不古老,只是源于荒古时代的“天庭初立,后土十魙”罢了。

    深渊不古老,并不意味着深渊里的存在不古老。

    事实上,深渊中的复杂,诡异和构成,超乎了任何存在的想象。

    在许多许多许多年前,深渊曾有另一个名字,可现在这个名字早已被遗忘于时间长河中了。

    而十个深渊,则似乎就是对应着“十魙”。

    老者此时所显出的这扇巨门,就是“十渊”之一的门。

    吱嘎

    诡异的声响浮现。

    门开了一条睁眼般的细缝,缝里骤然密密麻麻地探出了诸多触手般的黑影,往风青蛮激射而去。

    风青蛮出剑。

    彭!!

    只是一触,他就感身心剧痛,意识剥夺,往后倒飞了出去。

    焰纹黑袍的老者如影随形,在风青蛮落地时,他已经站在了风青蛮面前,拐杖的尖部抵着风青蛮的眉心。

    周围北蛮士兵冲上。

    老者随手一挥,便是挥洒出一道锋利的气环。

    士兵们瞪目静止,纷纷扑地。

    老者从始至终都未看他们一眼。

    他凝视着昏迷的风青蛮怪笑道:“桀桀桀,不愧是剑圣,可真是一具好身体。”

    数日后

    夜槐阴慎重地看着手中的信报,随后来到了一个远超过普通帐篷的北蛮大帐前。

    “进来吧。”嘶哑的声音从里传来。

    夜槐阴这才走入。

    他抬眼看去,却见帐篷内,奢华无比,金玉珠宝,琳琅满目,刺绣着精致纹理的华贵白毯铺满地面,其上正趴着许多美人。

    这些美人显然受了春情香之类的影响,而在搔首弄姿,妩媚不已。

    皮肤皲皱的老者亦是放纵自身,一边饮着上好的美酒,一边与这些美人肆无忌惮地享乐。

    “真不愧是极乐世界”夜槐阴心底暗暗感慨。

    这些人借用了魔鬼的力量,可是,绝大部分人却很是短寿,所以用这短命的时光去肆无忌惮地享受一切。

    譬如这老者其实不过才五十多岁而已,可看模样却已经八九十岁了。

    “什么事?”老者一边享乐,一边问。

    夜槐阴说:“大巫萨,五百蛮渊巨兵全部战死,风碧野一行人逃往了北方,再往前就要到达风望南的区域了。我想请你去阻截。

    风碧野身份高贵,其女更是如今四象宗宗主之妻。

    您若能抓回他们,这对母女任您享用数日。

    除此之外,您之前的要求,我夜家也全部答应了。”

    老者怪笑两声,然后道:“若是老夫记得没错,那统帅五百蛮渊巨兵的黑狼将军,应该是学了大晋兵圣的兵法吧?”

    “是”

    “那老夫可就不去了。”

    “可您是极乐世界的大巫萨。”

    “五百蛮渊巨兵,和兵圣兵道相结合,都会被击败,老夫可不会傻到再去触霉头。”

    “可巨兵行动动静太大,大巫萨您老却是孑然一身,来无影去无踪”夜槐阴继续劝说,“而且,那对母女可是娇贵无比,世上再难有,您就不心动吗?”

    “夜将军,老夫未必再是大巫萨了!今后莫要再以此称呼!”

    夜槐阴愣了愣,问:“为何?”

    老者道:“你夜家蛰伏六十余年,我极乐世界亦蛰伏了六十余年。

    但你夜家,是一个严密的势力。

    我极乐世界,却已不是了

    许许多多的信徒早已去往了北蛮大地的天涯海角,甚至会翻越凡尘尽头,冒险去往更深处的凡赛斯尔特弥拉穆只为寻找着各种机缘,得到古老神灵们的恩赐。

    虽说更多的是死亡,可他们终将要回归。

    而新的大巫萨会在那些怪物之中。

    旧的世界已经逝去,新的正在诞生,一切秩序将会重立。

    夜将军,你最好谨记这一点

    今后不可再称我为大巫萨,若是被真正有资格成为大巫萨的那位听到,于你我可都是一件祸事。”

    夜槐阴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

    他转身离去,一双阴厉的眸子凝视着远方错落有致的蛮族帐群,喃喃道:“秩序重立,新的大巫萨么?我必须赶紧将此事禀告大哥了。”

    午夜。

    白山坐在篝火前,把玩着那面黑色的旗子,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以增进自己的兵道,可却一无所获。

    前几天的事,众人已经忘记了,不得不说那一首名为“黄泉”的埙曲很是厉害。

    不过,随着往北地的深入,阻截的军队几乎彻底消失了,天气也开始重新变得寒冷,入目的也是大片大片的冰雪之地。

    是时候寻个契机,煮沸并饮下古代艳阳魔虎的血液了。

    片刻后,他转身入了帐篷。

    帐篷里,血红衣裳的小梅姑娘正背对着他,轻声道了句:“小姐愿意见你。”

    白山身子顿了下,“什么时候?”

    “现在”小梅姑娘欲言又止

    片刻后。

    两人来到一处雪山。

    风雪弥漫,万物覆白。

    小梅姑娘道:“姑爷这就是约好的地点,你在这儿等。我我回营地了。”

    说罢,她就匆匆转身,一袭红影,飘然而去。

    白山知她要去保护宋幽宁,便稍稍目送,然后闭目而坐。

    小片刻后

    月光于虚空忽地凝聚出一道身影。

    那身影垂天走下,站到了白山面前。

    白山心有所感,急忙起身,恭敬道了声:“小姐。”

    这是他第二次见小姐

    “你,竟是如此不凡。”冰冷却好似看破了一切的声音悠悠响起。

    白山咬牙道:“既然如此,小姐可能让宁宁活过百年?而非病死北蛮。”

    小姐沉默着。

    白山又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冒昧地问一句,宁宁如何才能修行?”

    小姐依旧沉默着。

    良久

    她道了声:“你成长很快,可还是弱了几分。所以,我不能答应你。不过,你无需自责,宁宁能有你这样的相公,这一世,足矣。”

    “足不足,该由宁宁来说吧?”白山霍然抬头。

    “至于弱了几分,还请您稍等片刻。”

    说罢,在月光小姐的注视下,白山从芥子袋里取出了那头古代艳阳魔虎的尸体,双手之上,浓郁的火毒弥散而出,化作高温,开始炙烤那尸体。

    魔虎的外皮极其坚硬,在这等高温下根本不会被毁坏。

    片刻

    然后,白山勐地举起冒着热气的魔虎,一口狠狠地咬在魔虎的喉咙处,继而“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月光小姐静静地看着他,“原来你已经决定了”

    白山只是饮血,却不回答。

    良久

    煮沸的魔虎之血被他全部饮尽。

    一股难言的感受与力量从他心底生出。

    丹田处,忽地出现了六个旋点,旋点渐大,再化六个“小丹田”。

    而他的身形亦开始发生变化。

    衣物被撑破,毛发在变长,躯体在拔高

    这个过程持续了近乎半个时辰。

    再看去,却见山崖上已是站着个高达百米的圣洁白虎。

    白虎四肢撑开,悚然暴戾之气四散,空气扭曲,火潮阵阵,炽热之气,覆笼八方。

    “这样,够了吗?”白虎,或者灾虎问。

    月光小姐笑道:“道月柯,一定会很喜欢你。”

    “够了吗?”白山再问。

    月光小姐道:“合格。”

    下一刹,白虎的身形开始“卡卡”地压缩,收回,再到落定,已是个赤身站在雪地里的男子,依旧是原本的模样。

    这一次月光小姐才骤地瞪大了眼,如见到了世上最有趣、却又最令人诧异的事:“你居然还能变回来?”——

    PS :明天更新时间对应推迟到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