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赘入深渊 蟒雀

344、345.鬼木入侵,被拖入的第四人(6.3K-求月票)

    深渊。

    木海地狱小世界。

    鬼木森森,灰雾朦胧。

    阴风过境,枝头挂着的金钱彼此碰撞,发出沉闷的“叮叮当当”声,好似有许多怨鬼在哭泣哀嚎。

    大鬼差金落骤然降临,一手抓着镣铐,一手抓着铜钱剑,这位鬼差叩拜于木海阎罗身前。

    小紫震惊之余,一双流血的瞳孔圆睁不已,似乎不敢相信这居然真的是木海阎罗。

    白山古怪地瞥了一眼小紫,“你认识木海阎罗?”

    小紫躲避了视线,支支吾吾道:“不少深渊里的存在,都还有些不知哪儿来的记忆,我记忆里刚好认识这位。”

    “是么?那你既然从第三深渊而来,为何又会被第三深渊追杀?”白山神色动了动。

    两人说话的时候,另一边,金落稍稍抬起了头,扫向白山这边,可他的视线却不是落在白山身上,也不是落在嬴凤仙身上,而是落在小紫身上。

    在外,小紫有白山阳气庇护,加上距离遥远,所以金落没注意到,可现在却清晰无比。

    大鬼差一双阴瞳冰冷地扫了一眼小紫,身体里似有无数能量沸腾了起来,这些能量驱使着它,让它原本恭敬的脸庞变成了愤怒之相,远超狰狞恶鬼

    可另一种奇异的力量,却在死死克制着它。

    但这“另一种力量”并未支撑多久。

    虚空里,隐约传来什么破碎的声音,大鬼差仰头看向木海阎罗,声调忽地变了,强硬道:“阎王爷,属下在木海阎罗殿跟了你数百万年,但那是过去了。

    不过,我们依然可以放你还有那位闯入者离开,但是嬴凤仙和阎泣必须留着。”

    阎泣?

    白山看向小紫。

    小紫垂着头,不说话。

    金落起身,平视着木海阎罗,嘶哑道:“你现在就可离开了。”

    嬴凤仙侧头看向白山。

    木海阎罗道:“金落,为何要抓这两人?”

    金落道:“如今地府已非地府,而是深渊。跟随你的那个金落也已经死了。”

    木海阎罗道:“所以你让我离开,还是看在往日情分?”

    金落道:“阎王爷,你若成了深渊存在,自然可能比我强不少。

    而现在,恕我直言,我想灭你,易如反掌。

    放你走,自然是情分了。

    既然还存在着,总该好好珍惜,现在不走,等我后悔,那就迟了。

    毕竟遵从你的那份念头,在刚刚已经没了。”

    金落忽地露出狞笑。

    它刚刚见到木海阎罗,激活了脑海里的一些念头,但这些念头已经很少很少了,才出现了一会儿,便全灭了。

    白山侧头看了看嬴凤仙,微微点头。

    嬴凤仙冷媚的双眼里顿时露出些欣喜,她已经知道了白山的选择。

    白山不可能自己跑,那自然只有杀出去。

    而木海阎罗就在眼前,就从它杀起。

    瞬间,她看定金落,月轮“嗖”地一声就呼啸了出去,她右手抓着月轮,在虚空里拉出一道金泽逸散的刺目弧光。

    这弧光上蕴藏着规则的力量,能将目标斩开,而对象自然是金落。

    金落似乎早有预料,它阴沉的鬼眸睁开,手里的铜钱剑飞甩而出,这铜钱剑宛如活了过来,其上每一枚铜钱都化作了个怨毒痛苦的脸,这些脸携带难以言喻的精神杀伐,在精神世界里宛如昂着黑烟的巨人军队,横冲直撞了过去。

    这是以精神攻击在应对月轮!

    可惜,嬴凤仙的定界之器威力太猛,就算是不可能被物质触碰到的精神世界也被斩开!

    铜钱剑亦被斩开!

    金落愣了愣,它终于认出了这东西居然是定界之器。

    可是,嬴凤仙连小世界都没有,更是没撑开小世界,怎么可能有定界之器?

    之前嬴凤仙翻来覆去,也就是在仙人境界中的真神境打滚,怎么会一步登天,拥有定界之器?而且还越过了小世界的那一步?

    不,应该不是定界之器,只是她的力量提升了。

    金落做出了判断,它并没有慌。

    与此同时,被斩成了两半的铜钱剑,好似激活了什么禁制,顿时发出一声诡异的轰炸,强烈的能量以嬴凤仙为中心炸开,浓烟滚滚里,到处都是沸腾的恐怖厉鬼脸庞。

    毫无疑问,处在中间的嬴凤仙极可能会因无法承受而死。

    然而,浓烟转瞬亦被两分。

    那红衣仙子般的女子,一尘不染,片鬼不沾,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到了金落面前。

    金落躲闪不及。

    刷!!

    这位曾经的大鬼差直接被整个儿斩成了两半。

    然而,这两半躯体根本没死,飞快地聚合在一起。

    躯体和躯体之间,血肉勾连,黑气勾连,呈粘稠拉丝状,似要转瞬复合。

    而可怕的事发生了,那复合再一次自行剥落了,即便嬴凤仙没有再出手,也是一般。既然被斩断了,那就无法再愈合了。

    大鬼差瞳孔圆睁,有点难以置信。

    更难以置信的是,它心里隐隐肯定了之前的推测这就是一把定界之器!

    这之前还是真神境的女人突然就拥有了属于她自己的定界之器!!

    天啊,这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是违逆常理的!

    深渊的存在们已经够不讲道理了,可却没有哪位能够直接跨越小世界而直接拥有定界之器!

    要知道,定界之器就是小世界温养出来的,就好像孩子需由母胎孕育而出,可现在

    怎么可能?!

    嬴凤仙并不知道大鬼差在想什么,她冷冷看着脚下,月轮悬空在前,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金落头顶。

    “送我们离开。”

    她的表意很明确,不送就剁成肉酱。

    然而,金落那被斩成两半的脸,却看着嬴凤仙露出狰狞的笑。

    忽地,它整个人宛如水入棉花般,渗入了大地。

    嬴凤仙既然锁定着它,那便又是一斩。

    刷!

    大地直接分开,呈现出一个半米宽度的大沟壑,其下的金落急忙丢出巨大的镣铐。

    可镣铐却被轻易地斩成两半,而金落又被肢解了一次,化作三段。

    然而,金落还是不死。

    嬴凤仙红袍如火,白藕段的双腿悬空踏雾,眉心花钿微皱,而金色月轮再度狂暴地轰砸而下,无视一切地拉开数百丈距离,将金落三度肢解,这次肢解运气不错,三截身子都斩到了,直接就化作了六段。

    金落终于发出一声哀嚎。

    显然这月轮不仅能将它展开,还能带来真正的死亡。

    每一个定界之器都是特殊的。

    此时,身体被肢解的金落丝毫不停,继续下沉。

    嬴凤仙则是继续斩动月轮。

    终于

    金落的气息全无了。

    空气里安静的吓人。

    白山看着这一幕,只觉师姐的月轮相当可怕,若是砍自己怕不是也一砍一个准,想砍哪儿就砍哪儿,砍完了还不能愈合,那大鬼差自然有许多底牌,但师姐只是一刀又一刀,就把它剁成了肉酱。

    那么,这个小世界该坍圮了吧?

    而原本的四轮地狱小世界也会变成三轮。

    但旋即,他察觉了异常,因为太安静了,小世界一点坍圮的迹象都没有。

    白山洒出一把符纸人,往四边探去。

    木海阎罗则是往前踏出一步,周边鬼树木叶飞舞,好似一个又一个的阴魂,也往四边探出。

    白山也算明白了,木海阎罗生前确实是大能,但此时此刻他却因为“下线”太久,而跟不上新时代了。深渊里确实存在一些地府旧部,木海阎罗更多的作用是“让那些地府旧部给他老人家一个面子”,而不是真的去交锋。当然,木海阎罗最大的作用还是让他省略了漫长的修行时间,直接一步踏入了半步融神境,达到了长生不老的层次。

    嬴凤仙见白山居然在探查,心底莫名地生出一丝甜蜜他这是在关心我吗?也罢,看在他关心我的份上,一会儿他想对我动手就由着他好了,他身上那般热,总需亲热解毒的。

    两人一人是思考脑,一人是恋爱脑,完美地交错开了思路。

    而就在这时,小紫又发出一声尖叫。

    半空中正悬浮着的红衣仙子只见一道恐怖的巨大黑影从地下而来,如黑光爆发,汹涌穿梭,突如其来,毫无征兆地瞬间临身。

    嬴凤仙愣了愣,但她这数十年没日没夜都在杀戮,便是意识没跟上,但身子却敏锐的很,瞬间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

    月轮在半空一个呜呜地呼啸,随着娇躯地扭动,被牵引着往那巨大黑影斩去。

    刷!!

    巨大黑影被瞬间斩开,可却只斩了一米有余,月轮的斩击就停止了,似乎这一斩已经完成了。

    但巨影的速度并没有停,狠狠地撞击在嬴凤仙身上。

    紧接着,嬴凤仙身子一疼,只觉灵魂都要被撞碎了。

    她低头看去,却见地下深不见底,一棵如同通天神柱的巨树从地下长出,而这巨树的表面居然还如她月轮一般,闪烁着黑色的带着画面的光泽,显然也属定界之器。

    嬴凤仙身形扭动,抬手召回月轮,想继续斩击。

    可月轮还在半空,一股直逼生命的危险感扑面而来。

    如是死亡快到了

    嬴凤仙急忙挪移,而数道黑影闪过。

    就如青蛙吐舌,缠住了这近在周边的蝴蝶。

    诡异巨树的树枝贯穿了嬴凤仙的身,又将她瞬间拉向黑色树身。

    “咿呼”嬴凤仙想挣扎,却发现自己的一切力量被压制了,那树枝似乎具备着封禁一切的作用。

    月轮失去控制,从半空坠落,往深渊而去。

    小紫尖叫着:“是鬼海定刑木。”

    不用小紫说,白山也略微明白了。

    这鬼海定刑木,是地府里的一棵诡异树木,这棵树木上下贯通,穿过了十殿地狱,也承受了十殿地狱的鬼魂温养。

    它从黄泉的最中心突出,又植根在比十殿地狱更深的恐怖地界,可谓恐怖无比,是地府里的“定海神针”,而不知怎么,这鬼东西竟然活过了生灵魔经量劫,而且还出现在了这个小世界里。

    难道这鬼海定刑木就是那鬼差的定界之器?

    这个念头才产生,就被白山否决了。

    木海阎罗的记忆虽然不是太清晰,但却很明显地确定一点鬼海定刑木和鬼差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因此绝不可能被后者掌握。

    然而不管如何,他该出手了。

    白山将身边的小紫塞入桃花源,身形闪动,黑发骤然张开,每一根黑发都化作一种纯粹的力量,往四方蔓延。

    而鬼海定刑木的枝干却也瞬间游来,这些枝干每一根都拥有着定界之器的力量。

    双方交锋,黑发一触即消散,因为白山消散了。

    白山施展遁术,瞬间出现在嬴凤仙身侧,发现三根树枝分别贯穿了她的双肩,小腹,便红发一闪,将树枝切割而下,其势不减继续往下斩击。

    混沌扭曲烈阳的长发果真是BUG,这具备着定界之器力量的树枝直接被砍了下来,而十多人合抱的树身也直接被斩成两截。

    断裂处,尽焚为灰烬。

    咔

    咔咔咔

    嘭!

    鬼海定刑木往一边摔落,但那被斩落的一半才离树身,就直接张牙舞爪地张开密集的尖锐枝丫往白山和嬴凤仙抱去,好像被砍的树不是它似的,这若是抱实了,白山肯定就算是他也会被戳穿,就如同凡人被关入了铁处女刑具,血肉之躯会瞬间被其中的长钉贯穿,继而死去。

    一念之间,他密密麻麻的黑发骤然膨胀,如同一把黑色的圆球,形成弧度,将两人护在中央。

    树枝戳中黑发球,球憋了一块,但白山又消失了。

    简单的遁术施展,让他出现在了下方,左手一扬,招来月轮。

    然而,这些邪异的鬼树枝好像有着人类的智慧,让白山施展遁术,完全是在引君入瓮。

    白山再看,周边已经形成了一个树枝圆球,往中间的他狠狠刺来。

    一股难言的寒意充斥心头,好像真的要死了。

    他想再用遁术离开,却发现一切法术失灵了。

    “白山”嬴凤仙轻声呢喃,想说什么,这里的一切太可怕了她以为杀了大鬼差就结束了,没想到还有这东西。

    白山正全神贯注。

    这里,域的力量近乎被完全压制,小世界的力量也变得只能“缓缓展开”,而不是瞬间降临。

    嘭!!

    黑发再度膨胀开,撑开一个黑球。

    树枝压在黑发球上。

    黑发球发出不堪重负地“哧哧”声。

    白山皱了皱眉,唯一的选择打开桃花源世界,带着师姐躲进去。

    想到就做。

    桃花源如画卷展开,在黑发球的拖延时间下,他拉着嬴凤仙进入了桃花源。

    桃花源里,依然是阳光明媚,怪异森林摇曳,河流静淌,小屋远屹,显出几分清幽之景。

    “拔了树枝”嬴凤仙道,“我我用不上力”

    白山正要拔树枝,下一幕难以置信的场景出现了。

    桃花源的场景破开了,一根有一根铁灰色树枝竟然入侵了过来,宛如有着意识般,静静盯着他。

    显然,这树枝也有破开空间的力量,而且此时就咬住了他。

    然而,白山空间界膜处,一道模模糊糊的光焰闪过,这是扭曲烈阳的光焰。

    那入侵的树枝如吃痛般“嗖”地一下缩了回去,枝头枯了一截,但后面却完好无损。

    但仅如此,就已经让白山皱眉了。

    这玩意,还是第一个能不被扭曲烈阳的光焰彻底焚烧死的。

    空间恢复了原状,白山小心地把嬴凤仙身上的三根枝干取下,丢在一边,然后又开始为嬴凤仙治疗。

    治疗到半,虚空里又响起“哧哧”的声音

    却见桃花源的虚空又被刺了个口子,宛如手指的铁灰色树枝再度伸了进来。

    白山继续启用扭曲烈阳光焰。

    嗖嗖~

    树枝前端烧成了灰烬,可后端又撤了回去。

    “我们完了鬼海定刑木为什么会盯着我们”小紫声音带着哭腔,悲伤的气氛扩散开来,如有人在旁边,会受到感染而哭死。

    白山的木海阎罗分身还在外面,他尝试着让木海阎罗悬浮起来,毕竟这鬼海定刑木可能给阎罗几分面子。

    果然,当木海阎罗出现在半空时,这鬼树稍稍停了停,似乎有些犹豫,树枝像群蛇,围绕着木海阎罗旋转。

    这期间,白山通过木海阎罗的视角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刚刚那死去的金落大鬼差竟被鬼海定刑木其下的一个花朵状的东西在吞噬

    而这样的花朵,还有很多!

    随着吞噬,那金落大鬼差身体里,有一样裹着黑色光泽、流淌着画面的刀状定界之器被挤了出去。

    可恐怖的是那刀状定界之器竟然也在被吞噬。

    白山通过木海阎罗的视角看到这一幕,他只觉背脊上划过一滴冷汗

    金落真的死了,但这个小世界却还在。

    那么这足以说明,这个小世界的主人不是金落!

    然而金落明明有定界之器,而且看他之前的样子,他可能一直以为这个小世界就是他的

    这深渊的水太深了。

    另一边,而鬼树还在犹豫。

    可过了小半炷香时间不知为何,犹豫消失了。

    刷刷刷!!

    树枝齐下,木海阎罗的分身被直接钉杀,莲藕分身粉碎。

    幸好在分身被拔起时,鬼树抬起了树枝,阎罗神魂回归了桃花源,重入了白山体内。

    此时,嬴凤仙已经包扎好了,此时靠在一颗老树上,“白山这东西好可怕,插入我身体之后,我所有的力量都消失了”

    说话的功夫,鬼树的树枝还在入侵,虽说每一次都被扭曲烈阳的焰罩逼退,但一直这么下去,白山肯定会被耗尽。

    嬴凤仙支撑着起身,想在操纵月轮协助防御。

    白山抬手压下了她,“你休息。”

    嬴凤仙俏脸上显出“不答应”的表情。

    白山道:“之后的大战里,肯定需要你出力,你尽快恢复这次,我来。”

    嬴凤仙看着天空那不时入侵的鬼树树枝,“你你要怎么做?”

    白山道:“我有一个手镯,只要带上,就不会被察觉我准备利用这个逃离。”

    说着,他取出了【不存在者的躲猫猫手链】,戴在了手腕。

    顿时,嬴凤仙眼前一阵模糊,细细看了看,才发现白山就在身侧。

    白山往后站远几步,这次嬴凤仙竟是再也看不到他了。

    “那你小心。”嬴凤仙这柔柔道了声,然后又恶狠狠道,“就算你要死,也得死在我手里!绝对不可以死在这儿。”

    白山无语道:“这什么话?”

    嬴凤仙忽地想到了她一个人沉浸的“与白山度过的几生几世”,柔声道:“相公,你去吧我的意思是,我会在床榻上让你死在我手里”

    说着,她又露出羞态。

    白山:????

    这种连续急拐的态度转变,就连老司姬都漂移不出来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师姐才会成为疯批?

    白山不再细想,飞速离开桃花源。

    他虽然进入了小世界,但其实小世界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贴在原地,所以这鬼树能够精准地入侵。

    他只要躲开,鬼树就找不到了。

    嗖!!

    白山一出去,鬼树立刻发现了他,一枝如长枪刺来。

    白山黑发如盾,挡在前面。

    嘭!!

    黑发断了几根,白山身形也飞远。

    这一远,他顿时从鬼树的感知里脱离了。

    【不存在者的躲猫猫手链】果然有效。

    鬼树开始四处寻找,又乱哗啦着枝干,把空间撕开,往外看看。

    白山静静看着。

    约莫一炷香时间后,鬼树沉入了地下。

    与此同时白山感到这整个木海地狱小世界开始颤摇。

    白山红发如剑,在此间斩开一道裂缝,想要去另一个世界,然而这一次,他愣住了。

    裂缝外,并没有下一个世界,有的是纯黑的星空。

    这意味着,木海地狱小世界脱离了深渊世界,开始了虚空漂流。

    而掌舵者,十有八九就是那诡异的鬼海定刑木。

    可是,这鬼树要去哪儿?

    第三深渊。

    两个大判官,一个大鬼差正悬浮在秘宫外。

    “金落死了它的世界消失了。”一个大鬼差道。

    “那三人应该进入我们的世界了,他们能杀死金落,说明很有些本事,诸位都要当心。”另一个大判官道。

    可是

    三者显然什么都不知道。

    它们的警惕注定一场空,因为此时的白山正随着鬼树进行着终点未知的旅程

    过了不知多久。

    白山早脱了手镯,盘膝坐在木海地狱小世界里。

    这一天不变的世界忽地生出了变化。

    鬼海定刑木骤然破土而出,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狂暴姿态撕裂了空间,然后如一只蜷缩起来的蜈蚣,每一只脚爪都往空间外勾去。

    这攻击强度可比当时攻击桃花源厉害多了。

    过了许久

    大战似乎落幕了。

    一道遍体鳞伤的身影,裹在浓郁的水雾里,从那空间的彼岸被拉了进来。

    随之拉入的,好像是整条星河

    星河外,隐约可见焚灭一切的火焰,以及苍白的火流。

    前者白山不认得,但后者却是太阴烛火!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