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局账号被盗,反手充值一百万 酒剑仙人

第二百二十章 赵总别去!

    “喂,周先生,周先生,这是咋了,不要走,回来,这都可以谈的!”

    老黄忙不迭地就起身去追了,这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情况差距过大。

    出来准备调解,那都是双方互相谈的,你觉得我的条件不能接受,那可以提要求。

    这咋说走就走呢!

    赵总也站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挽留,因为说好的自己唱黑脸来着。

    可现在观众都要走了,那唱黑脸还有什么用。

    周毅三人走的并不快,老黄很快就追了上来,一脸无奈道:“周先生,别这么冲动嘛,你看赵总其实也很有诚意。

    “咱们能不打官司就不打官司。”

    周毅转身看着老黄道:“黄律师,这能怪我们?你说说那位赵总,人家一坐下来就说什么我侵犯了他公司的名誉权,不接受调解就要起诉。”

    “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肯定没什么好说的了,咱法院见就行。

    “周先生,赵总那也是一时气话,一时气话。”老黄赶紧说道。

    这年轻人咋就这么气盛呢

    这一通劝,好不容易将周毅劝住了。

    “行行行,那就回去谈谈。”

    再次回来坐到了旅行社办公室内,黄律师开口道:“周先生,其实赵总这边确实是有诚意的,但是你们要的有点太多。”

    “退一赔三不说,还要精神损害赔偿,这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吧,我们也并没有干嘛,就是那个导游骂了几句。’

    周毅没说话,一直在周毅旁边如同泥塑木雕一样的方大状忽然开口了。

    “黄律师,我首先要跟你确定一下,那个导游骂了不是几句话,而且在骂之前,她已经阴阳怪气好半天了。’

    “其次呢,不管是退一赔三,还是精神损害赔偿,都是有法可依的,我们的索赔也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范畴!’

    赵总这下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但是,但是你们这不能逮着我们要钱啊,那还有地接社呢这问题主要是他们弄出来的

    说着话,赵总就要再次给周毅普及一下旅游行业是怎么运转的。

    然而,方大状再次开口:“赵总是吧,我想请问,周先生的父母是和谁签的合同?是我们公司,但服务的提供者并不是我们公司啊,你们应该去找他们

    “先等等赵总,既然周先生的父母是和你们签了合同,那为什么要让我们去找地接社呢?

    “你们和地接社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方大状依旧不急不缓地说道。

    辩论是一门艺术,这是方大状的宗旨。

    在这门艺术里,不是看谁的嗓门大,也不是看谁能说,而是要看你能不能说到点上!那些开始辩论后车轱辘话来回说的,讲道理,是个人都懒得和他们辩论。

    最起码你的论点要言之有理才行。

    而方大状最擅长的就是一层一层编织自己的网,让你说着说着就落入其中。

    当然,只限于对方愿意讲道理的时候,如果不愿意讲道理,方大状自然也有不讲道理的法子。

    干律师这么多年,能做到业内顶级,方大状从来都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我们和地接社之间是合作的,主要是旅行社不能异地揽客,这个我们也没办法”赵总再次解释道。

    不知道为什么,和这个略微秃顶的律师说话,不由自主地就想解释

    “赵总,你看你自己都说了,你们和地接社之间是合作关系,那说明有合同对吧。”

    “所以地接社出了问题,难道不应该是你们去和地接社商量违约的事吗?这顺序可不能乱

    “我方如果愿意,确实可以增加地接社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但我们不加也可以。所以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去找地接社,要去找导游?”方大状眼神看着赵总道。

    赵总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旁边的老黄眼见于此,赶紧说道:“那个仿律师是吧,其实赵总他们现在也很艰难。’

    方大状闻言笑了,再次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旁边的周毅开口道:“这世界上艰难的人多了,你们当初收钱的时候可是很痛快,现在违约了,又开始说艰难了?

    来了来了,又是这个感觉,周欣然想敲桌子了,这俩又开始一唱一和,一个负责法律辩论,一个负责法律之外的问题,比如卖惨,比如耍赖。

    关键是这配合好像比之前更好了,之前还得眼神交流一下,现在,那都模切到了极点。“不是,周先生,你听我解释,这现在整个行业都是这样,都是在推行购物游,这我们是真的没办法。’

    赵总再次开口,脸上的表情很不好。

    “赵总,不要拿行业来说事,行业是行业,个人是个人,违约就是违约,如果做不到,当初就应该告知我,说不存在纯玩团。’

    “就应该说明白,就算是纯玩团也有购物,而不是在当初给我们宣传,说纯玩团就是纯玩

    这是周毅要表明的一点,诚然,旅游行业确实有问题,和快递行业一样。

    但其实和快递行业还是有区别的。

    而且就算是快递行业,那也该是该咋样咋样,更别说旅游行业了。

    赵总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周先生,那我也直接说了,我们可以赔偿,但是我们只能赔三千元,毕竟你的父母玩了不少的景点,还有来回路费。’

    “是啊周先生,最起码来回路费和食宿这些得扣掉吧,这些确确实实提供了的。”老黄也在旁边说道。

    方大状眼睛睁开,再次开口道:“但是,你们旅行社合同里并没有将这些单独区分出来。

    “你们是打包收费,所以我可以将整个出行看做是一个服务,看作是一个产品。

    “那么同样,在发生了消费欺诈之后,自然是以整体费用来进行索赔。

    这里就能看出来,对于一个案子,一个民事合同纠纷的案子,双方进行辩论的时候会集中在什么地方。

    方大状抓住的就是一点,他们的合同里面是把整个服务作为一个整体,来回机票,食宿费用这些并没有单独区分。

    而且更有一些单方面的条款,比如发生任何意外情况,所有费用概不退换之类的。

    方大状就揪住这些,你提供的是一个服务,而不是拆分开的多个服务,这一点合同里面有体现。

    这也是这个旅行社本身的问题,其实很多的旅行社对于这种纯玩团,都会进行详细规定。当然,按照他的经验,法院应该不会完全支持这一主张,因为在实践中,对于退一赔三的判罚是很保守的。

    大概率不会退一赔三,而是退钱,外加酌情赔偿一部分。

    为什么会这么判罚呢,这里就要谈到民事判决中会遵守的一些原则,也就是民法的基本原则。

    具体情况这里就不展开说。

    当然,在调解中那是不会管这些的。

    可怜老黄现在有点说不出话了,他和赵总也算是努力,对方谈法律,他们讲现实。

    对方开始谈现实了,他们又开始讲法律。

    可惜两个方面都被完败。

    对面的两人真的是咄咄逼人,赵总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了,他二十来岁创业至今,也受过气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受过气!

    对面那俩好像真的以为自己不敢打官司一样,就觉得吃定了自己!

    “那就不用谈了,周先生,我是真心想调解,可你们呢,却好像根本没诚意,既然这样那就算了。

    “我这里和黄律师已经签好合同了,既然如此,不就是打官司嘛,我奉陪到底!黄律师,你回去就准备起诉他侵犯我公司的名誉权!’

    一边说话,赵总已经将之前签的合同拿了出来。

    他的本意倒也不是说要表达什么,就只是增强一下自己的语气,你们要打官司,我接受。反正我也已经委托了律师,那就来吧。

    然而,就是那么一晃悠的功夫,方大状就看到了。

    方大状的眼睛很尖,别看戴着金丝眼镜,需要眼神好的时候会特别好!

    一眼就瞄见了那份合同内容,也不是全部,就是下面的一些关键地方。

    对于方大状这样“阅合同无数”的律师来说,什么类型的合同都见过

    委托代理合同更是熟的不能再熟,而且职业病,首先必须得看章。

    然后他就发现,这合同上面没有律所的公章。

    哦不对,这好像根本不是什么委托代理合同。

    而周毅则点点头道:“好的赵总,既然我们的无法达成合意,那就法庭上见吧。’

    “至于您要起诉我侵犯贵公司的名誉权,这是您的合法权利。’

    说着周毅看看方大状,示意对方准备走,结果发现,方大状看看自己,又看看对面那位黄律师,眼神中透着一丝古怪。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周毅已经看到了,方大状想说的是:周毅,你果然有毒!

    啥情况这是,我咋就又有毒了?

    对面的老黄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赵总你这是什么情况,来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不要翻脸,咱们要调解!

    他特别想说一句:赵总别去,会输!

    就算是唱黑脸也不是这么唱的吧,你都直接掀桌子了,那还怎么谈。

    还让我起诉,我拿什么起诉

    他想劝说双方再次坐下来谈,但就算能说会道,也不知道咋说了。

    满腹愁绪,想着这次看委托哪个律师朋友帮忙。

    没错,他签的合同又不是委托代理合同,只是一份服务合同。

    所以他当然也可以将这转包出去,找一个有证的律师来帮忙打官司。

    到时候法院不会审查你们之间的代理合同是什么情况,只会审查对应的代理人是否有资质

    律师出庭当然不是直接就能去的,出庭之前,需要律所给法庭发一份律师出庭函,没有这东西,手续依旧不全。

    所以为什么说我们的律师缺口很大,现在不管是代理人还是辩护人,身份要求都很高了。基本上都是律师。

    这意味着自己的收入会大打折扣,老黄也是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办。

    所有人都站起来准备离开,但就在是,方大状开口道:“赵总,黄律师,你们先等等。”啊?赵总回头看了过来,这是要干嘛,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对不起赵总,不要误会,黄律师,我可以问一下,你是在哪个律师执业吗?”方大状问道。

    老黄的心一沉,但还是说道:“方律师,这个问题好像不是我必须要说的吧。’

    “当然,黄律师大可以不说,只是呢赵总,我刚刚看到你的那份合同,好像不是委托代理合同。’

    “你这是和黄律师私人签的?’

    赵总再次拿出合同,有点犹豫道:“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方大状闻言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赵总啊,你可能不知道,律师可不能以个人名义来签订这种合同的。

    “所以我很好奇这位黄律师,他这样可是违反律师法的。’

    “那他为什么不正常签合同呢?’

    这不说不知道,赵总闻言也有点奇怪了,看看手里的合同,说道:“老黄,咋回事,你在哪个律所来着,这不能为了多赚钱就违规啊。”

    这一刻,老黄真的想上去把赵总的嘴堵上!

    这事没被捅出来其实没事,但是一旦被放到明面上,那就坑了。

    为什么说是灰色地带,就因为本身不正规。

    “赵总,你呢还是先等等吧,我大概看出来了,这位黄律师,应该不是律师吧?’

    否则没道理会在这个事上面出问题。

    “当然,你也可以否认,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报警了,一会你可以和警察同志解释一下。

    “相信解释清楚了应该就没事了。

    啥玩意?这还报警了,话说假冒律师犯法吗?

    赵总一脸的懵逼,对于旅游行业内的事他自然是门清的,但是对于法律行业,他就抓瞎了。

    不要觉得老板就什么都懂

    听到这里,老黄的脸一下子白了,指着方大状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别说他了,旁边的周毅和周欣然也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们好像是来调解的吧,这调解没成功,好像要把对方的律师送进去了。

    哦,好像不是律师,算了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