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太师 煌煌华夏

第四百零一章:来,孤拉你一把

    封天大典的活动虽然只持续了一天,不过陈云甫却还是没法当天就从泰山回京,因为整个封禅要等到刻石留书之后才算是全部完成,因此耽误了几日光景。

    直把所有的一切都忙完,陈云甫才得以起仪辂回南京。

    他这次回京,阵仗要大的多。

    不单单是自己的排场,连带着迎驾的排场都十分浩大。

    连几年没出皇宫的小皇帝朱允熞都露了面前来迎驾。

    “拜见禹王。”

    帝拜王,这也算是开中国历史的先河不是吗。

    不过说实话,王和帝都只是一个称号而已,压根不存在两者之间有上下级的关系。

    只是因为秦始皇太牛,他称了帝,显得王就比帝小了一等。

    上古时期三皇五帝的最后一位是帝虞舜,他将帝位禅让给了大禹,自禹帝始,夏商历代君主都是称帝无称王者。

    只等姬发推翻了殷商,给帝辛上了纣王的谥号,中国的统治者又称之为王。

    周公定礼、分封诸侯,从而有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说法,所以,王显得同样至高无上。

    这里不用纠结朱允熞和陈云甫在头衔封号上的差异,只需要知道,朱允熞这位大明的皇帝,并没有资格领导九州。

    陈云甫入城的时候拉起朱允熞同车,在车辂里,后者显的很是拘束和紧张。

    他窝于后宫三年多,此番出来,却发现连年号历法都变了,属于他或者说属于大明朝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稀薄。

    朱允熞有时候都在想,陈云甫这次泰山封禅回来后,会不会直接改朝换代,废了他这个皇帝?

    “几年没见,允熞都长那么高了。”

    见朱允熞实在是紧张拘束,陈云甫只好主动寻话题来放松,开口说起往事来:“孤到现在还记得当年你才刚满月的时候,太宗给你办抓周宴时的场景,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时间可真是快啊,现在都长成大小伙了。”

    朱允熞打了个哆嗦,胆战心惊的抱拳道:“我长大了,禹王您是不是就该废了我。”

    车厢里陡然寂静,陈云甫瞬间变脸道。

    “这种话,谁和你说的。”

    朱允熞嗫嚅难言,连连摇头。

    “谁和你说,我会废了你,谁又和你说,我会害你?”陈云甫的情绪陡然有些激动,甚至是有些愤怒。

    “太宗于孤之感情,倾五湖之水不可填,孤怎么可能会害太宗的孩子!是谁说的,孤势必杀之!允熞,告诉叔父,是谁和你说这种胡话。”

    见陈云甫坚持不懈的追问,慑于陈云甫自身威势所带来的压力,朱允熞胆战心惊说出几个名字来,都是朱明的宗亲。

    陈云甫点点头,直接冲外间喊了一声。

    “世群。”

    穆世群推门走了进来,抱拳躬身。

    陈云甫冷着脸把朱允熞刚才说出的几个人名复述给了穆世群,森然道:“拿下斩了。”

    穆世群面无表情的点头,转身间要离开,又停下脚步问了一句。

    “大王,那他们的”

    “只诛首恶,余者不纠,抄没家产便是。”

    “臣遵命。”

    朱允熞没想到自己一番话,就害了几条人命,此刻便更加惊惧,唯唯诺诺的直打哆嗦。

    见其这般反应,陈云甫叹了口气,坐回到朱允熞的身边,伸手就握住了后者的手。

    “允熞,你是个帝王,该长大了,岂能因这点小事就如此惊恐失措。”

    “这次孤回京来,会有很多大动作的改革,你也大了,该学着从深宫里走出来,要亲身介入这大世,感受国家的变化,这方便你将来更好的领导这个国家。”

    朱允熞颇为不可思议的看向陈云甫,如听天方夜谭一般。

    什么叫将来更好的领导这个国家?

    “孤当年就说过,中州,是孤留给你朱家的,孤从不食言,说到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你知道九州会吗。”

    朱允熞茫然摇头,他还真没听过这个会,毕竟九州会到现在只开过一次。

    “你是中州的王,以后也来参会吧。”

    陈云甫很是温和的笑笑,并用手轻拍朱允熞的肩头,抚顺了后者因惊惧而颤抖的身体。

    “在未来的几十年时间里,你会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会明白九州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会明白什么是政治,等你学会了,我会取消军政院,把这个国家交还给你。”

    “大王”

    “你我之间,还是叫我叔父吧,我听着更亲切。”

    “我都听叔父的。”

    陈云甫便很是欣慰的笑了起来:“这就对嘛,比起你那些心怀鬼胎的宗族,我,绝对更值得你信任,因为你的父亲,是我这一生最尊重的人,也是亏欠最多的人,这些恩情,我是一定要还的,不然,我怕我将来死的时候会有很多遗憾。”

    “叔父!”

    朱允熞遽然泪崩,一时间泣不成声。

    爷俩又在车辂里说了一番话,仪辂稳稳停下,车辂外的杨士奇喊了一声。

    “大王,进到皇宫了。”

    陈云甫这才起身,冲朱允熞伸出手。

    “来,孤拉你一把。”

    来,孤拉你一把!

    这句话在很多很多年前,老大哥曾和陈云甫说过,他也自己的一生践行了这个承诺,直到死亡。

    如今,陈云甫说了同样的话,对老大哥留下的孩子。

    朱允熞颤抖着伸出手,握住陈云甫的大手,那一瞬间,他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炽热和踏实。

    爷俩前后脚走出车辂,陈云甫看到了奉天殿外乌泱泱躬身一片的百官,拾级而下谓杨士奇:“让百官们先散了吧,所有行走暂时留下,孤要先开军政院会议。”

    “好。”杨士奇点点头,随后又小声问了一句:“那今晚的大宴?”

    “照旧。”

    陈云甫交代完走向百官迎候班列,第一个扶起的便是蓝玉,满面开怀笑容的说道:“蓝帅,快快快,随孤入殿叙话。”

    “恭喜大王了。”

    “诶,这话说的,应该是同喜才对。”

    陈云甫压着声音说道:“也不知道老常现在收没收到孤给他写的信。”

    “他小子要是收到,铁定开心死。”

    “哈哈。”

    两人大笑间,陈云甫把住蓝玉手臂往奉天殿里进,路上还不忘问道:“你这边呢,准备的怎么样?”

    “我让戴次申先去了东胜做准备,您这边一声令下,我随时可以出发。”蓝玉意气风发、自信十足的说道:“您要说别的俺老蓝不行,打仗,那就完全不在话下,尤其是打蒙古人。”

    “哈哈哈哈。”

    陈云甫当即仰天大笑。

    “有蓝帅这句话,孤心里就踏实住了,等老常回来,咱们开完九州会,您就出发。”

    “成。”

    奉天殿里备好了会席,穆世群带着锦衣卫守护在殿外,神情肃穆且威严。

    在他的背后,决定这个国家未来走向及命运的一场会议,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