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在东京,绝世猛龙也怕柴刀 花皮的皮

369 一起同过床

    账目有问题?

    望着跪在地上的小池右二,长野直男瞬间就猜到了大概的问题。

    无非就是滋贺县那帮混蛋拉帮结伙搞了点钱,然后不知道怎么被眼前这小子发现了问题。

    害!

    这种事长野直男自己也是很熟练的。

    搞钱被发现怎么办?

    当然是封口啊!

    不然事情传出去上面追究责任,那不是完蛋了。

    所以用屁股都能想到,滋贺县那边家伙看拉拢不了就动用社会关系,将这小子教训了一顿。

    一帮蠢货。

    这点事都搞不定!

    等回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因为多了一点麻烦,长野直男感觉很不爽。

    而这落在小池右二眼里,感动的当场就掉下了眼泪。

    作为进入职场三年之久的资历职员,他不是不清楚各县分社里的龌蹉,还有那种人脉裙带关系的复杂。

    只是他终究还是太年轻,没想到因为这件事,被金融局无视,被黑社会暴打,被警察署拘留。

    明明是在伸张正义,却好像自己错了。

    但长野直男不同。

    这位社长大人最讨厌排资论辈的职场潜规则,谁不知道这位年轻的社长第一天上班,就将那些倚老卖老的混蛋教训了一顿。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长野社长也没有辜负年轻人们的期望,屡屡提拔有能力的年轻人,为会社注入了活力。

    为未婚青年设置恋爱津贴。

    担忧婴儿的出生暴跌让国家衰弱,写下论文痛斥大藏省和建设省的国土政策,帮助全社会年轻人年轻负担。

    这样正直有担当,具有责任感的人,又怎么可能允许渎职和犯罪行为,伤害这个会社的公共信誉,损害全体国民的利益。

    谁都能够看出长野社长眼里流露出来的满腔决心和痛恨。

    棱角分明的脸上,因为内心的正义感而充满愤怒,脸上那道红色的疤痕也因为情绪激动而似乎扭曲了一下。

    小池右二感觉找到了主心骨和依靠,眼里顿时有泪光在打转。

    我就知道,具有正义感的长野社长一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正是上班时间。

    一个大男人跪在长野直男面前,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恰好清水照颜路过,立刻走过来问道:“社长大人,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点小事。”长野直男随口应了一句,拍了拍小池的肩膀说道:“小池你不用着急,这里人多眼杂,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大人!!”饱含热泪的眼神带着深深地感激,即便是被黑社会暴打也没有感到心酸,此时此刻小池右二却突然想放声大哭。

    长野直男严肃说道:“小池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任何敢损害会社和民众利益的烂鱼,我都会把他们变成尤鱼。”

    “”

    跟着长野大人来到楼上。

    一个漂亮的妹子立马倒了茶水过来。

    小池右二连忙道谢,满怀感激和期待,等着长野大人接下来的安排。

    “阿妃。通知北野那家伙,让他马上给我过来。”

    “哈衣!”

    片刻后。

    内务部稽查课课长北野小武得到召见而来。

    “北野,这位是滋贺县营业部职员小池右二,他之前向会社反应滋贺县分社存在大量不明账目,你知道吗?”

    “这个”

    “蠢货!滋贺县分社存在这种严重的腐败问题你竟然不知道?”

    “大人,对不起!因为最近一直在核查相乐互金的事情,所以”

    “即便是因为最近工作时间太紧,但滋贺县的问题应该不是一天半天了,为什么你们没有发现?”

    “对不起!”

    “不要给我说对不起,这件事必须给我查个水落石出,胆敢包庇任何人,后果你自己承担。”

    “哈衣!”

    内务部稽核课,是各个分社社长甚至会长都惧怕的课室,专门负责账目清算,核查,一旦发现问题,那绝对是毫不留情。

    亲眼看到长野直男对这件事的严厉态度,小池右二心里最后一丝担忧也随之而去,就像是黑夜里的飞蛾,看到了一片巨大的曙光。

    这时。

    长野直男拿出香烟,递了一根给小池,北野小武非常有颜色,立刻帮小池右二点上了香烟。

    如此规格的招待,小池右二既是如坐针毡,又是充满期待,眼里的感激几乎都溢了出来。

    连忙道了谢。

    就听长野社长关心说道:“小池你不用害怕,北野是内务部稽核课课长,和滋贺县那边没什么关系。”

    “但你也知道,这件事牵涉到了很多人,即便是我想要处理他们也需要有足够的证据。”

    小池右二完全没发现眼前两个王八蛋是在用心理战术套路他。

    在他还年轻的世界观里只想到分部和分社是上下级关系,是管理监督部门,没有什么利益牵扯。

    “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北野小武立刻问道。

    小池右二看了一眼长野直男才说道:“一次和滋贺县立医院的业务往来上,我发现在报销往来款上有一笔八十亿的账目不对劲。”

    “正长来说,在医疗报销比例上,当时的账目不应该有这么多。”

    “但在入账的时候,就有一笔十二亿的资金不知去向了。”

    北野小武立刻问道:“你确定?”

    “非常确定,之后我还复核过其他往来款,一笔一笔算下来,这八十亿的资金有十二亿凭空蒸发了。”

    “发现问题后,你有没有向上级反应问题?”

    “反应了,但是课长教训了我一顿,说让我不要多管闲事,后来我将问题反应到了社长,社长说会安排调查,却全是装模作样。”

    小池右二气愤说着。

    “我将这件事从课长,到部长,再到社长都反应过,但竟然没有一个人在乎这种事。

    就连反应到了金融局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那天下班我还被雅库扎的混子找理由打了一顿,虽然看起来是因为我撞到了对方,但我能够感觉到是自己得罪了人。”

    “可恶!一定是担心你揭发他们的罪行,这帮混蛋才用这种卑劣手段的!”

    长野直男恨恨拍了下桌子,咬牙切齿的样子看起来气坏了。

    小池右二感觉找到了主心骨,跟着说道:“我也是这么感觉的。特别是这件事我报警之后,警察不但没有抓雅库扎的人,反而处处刁难我,还用语言陷阱想要陷害我,幸好被我识破了。”

    “”

    问到这里。

    事情大概就摸的差不多了。

    望着一脸愤怒的小池右二,北野小武一脸愤怒,眼底深处却藏着一丝怜悯。

    想当年,自己跟这小子一样的固执而又热血吧!

    但看起来,这小子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社从上到下都在动用关系压他啊。

    责任既是权力,也是担当。

    几千亿的账目问题,无论分社社长,会长,有没有参与其中,都只能避免被上面追责而拼命压住。

    到了京都分部也是一样。

    辖属分社存在严重账目问题,那当然就是管理监察失职的问题了,被追责的话,免不了面子上挂不住。

    毕竟,谁还没有几个敌人呢?

    将记录的询问笔录递给长野直男。

    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正直的社长大人说道:“小池你说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请你放心,这件事本部一定会全力调查,只要情况属实,所有违法的家伙都会被得到惩罚。”

    “但有一点请你理解。这件事不仅仅是腐败的问题,也是关系到会社声誉,还有万千民众利益的严重问题。”

    “所以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希望你能够为这次的谈话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一个人。”

    “哈衣!小池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

    “幼西幼西。”长野直男点点头:“北野,接下来的事情就还要麻烦你了,小池在滋贺县那边一定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所以”

    “大人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尽快调查。”

    “明白就好,但小池的安全你也要注意,一定不要让他再被那些混蛋威胁和恐吓。”

    “哈衣!”

    “”

    听着长野直男的交代。

    小池右二就像是得到父亲关爱,暖的真想痛哭一场。

    考虑这么周全!

    如果会社都是长野社长这样正直的猛龙,该有多好啊!

    小池右二九十度行了告辞礼,才满怀感激跟着北野小武离去。

    望着两人离开。

    长野直男才点了烟,吐出一个烟圈。

    这时。

    办公室门被人敲开。

    两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拘押着身体,满脸干笑走了进来,正是负责滋贺县分社对接的财务课于泉居佑和滋贺县会长菊地祖房。

    长野直男眼皮抬了一下说道:“刚才的话你们听到了吧!”

    “这个小池这小子就是个粪野狼,请大人不要听这混蛋小子胡说,是因为他想要升职而没有得到晋升,所以才”

    “八嘎!我是说这个问题吗?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你们是废物吗?”

    “对不起大人!是因为因为”

    “我不需要解释,给你们三天时间,把这件事摆平,负责你们就谢罪吧!”

    “这个要不把这小子”

    菊地比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长野直男气的火冒三丈,拿起烟灰缸就朝这家伙脑袋上砸了过去。

    “你是猪吗?人家举报你你就要杀人?就不能考虑下该怎么好好解决这个问题?不就是想升职加薪吗?你给他一个课长,薪水加两级不就搞定了?”

    “这个大冢社长已经暗示过他,问他需要什么关照,但这小子油盐不进,所以没办法,我们才找雅库扎吓唬了他下。”

    “升职加薪也不松口?”

    “哈衣!”

    长野直男微微皱眉。

    是人就有弱点。

    权力之所以是权利,名与利,财与器,都是掌握人心,操纵权力的绝佳手段。

    但一个人无欲无求,脑子里只有正义,就操蛋了。

    就像是海部绪子。

    给钱,没用,升职,没用。

    一门心思想要打击犯罪,若不是迫不得已,长野直男也不想强她。

    虽然,这里面有海部确实漂亮的原因,但如果不是海部家的女人实在是无解,早就把这女人干掉了。

    “人你们不能动,已经死了两个空降,调查组也团灭,再死人,万一被人知道,大家面子上都说不过去。”

    “那怎么办,这小子油盐不进”

    “这个我不管,你们自己想办法摆平,如果搞不定,我就拿你们祭天了。”

    “”

    于泉和菊地苦着一张脸离开大厦。

    刚出门,碰巧遇到昔日的同窗清水照颜。

    知道这家伙是社长大人眼前的红人,带着讨好,两人就拉着关系,将清水照颜请到了一家俱乐部。

    先泡了个澡。

    再叫来技术最好的艺伎按个摩。

    再换上衣服来到用餐的包房,一桌子精美的料理和酒品已经准备好。

    啪啪啪。

    于泉居佑拍拍手。

    几名打扮时尚,年轻漂亮的礼仪小姐推门而入。

    有酒有肉有女人,再喝上几杯,大家就回忆起当年同窗时的感情。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没想到一转眼,咱们就从当年的热血青年变成了油腻中年人。”

    “说起来当年清水君还是橄榄球队的主力前锋,我还记得每次球赛,好多美女尖叫喊着你得名字呢!”

    “菊地你这家伙少跟我来这套,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怎么可能!主要是因为忽然有些怀念大学的时光!”

    “早上我遇到社长大人,见到一个小子跪在地上似乎说道了滋贺县”

    “啊!这个说出来请清水君一定别见笑,那小子想要升职加薪但是资历太差就来投诉举报我们。社长大人的性格您也知道,充满正直对于年轻人又很是关爱,所以”

    “这样啊!既然两位跟这件事没有关系,那为什么还要担忧呢!对吧!”

    没关系,我们紧张个屁啊!

    菊地刚想再说说,忽然发现清水的眼神很是微妙,福至心灵立刻说道:“清水君说的是,实在是太感谢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请一定不要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