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白天太白

第五百四十九章 疯狂是渎神的前奏

    从太空俯瞰而去,逆转的诺斯星球彷如常态。

    它依旧绕着恒星规律周转。

    笼罩星球的大气层,波诡云谲,变幻莫测。

    然而当视野拉近之时,那由时间之主亚弗戈蒙所撬动的奇迹,根源于阿撒托斯之种的神话,正在诸神瞠目结舌中酝酿着发生着!

    彷佛病变皮癣的绿潮,正在疯狂退去;

    消失的火焰,骤然迸发而出,而又归于初诞;

    失控咆孝的怪物,一点点剥离疯狂,回归人形;

    一座座城市从废墟中拔地而起;

    一群群尘土化为枯骨,而又白骨生机,焕发新生;

    太阳西升东落,生灵死而向生;

    死去的记忆正在消融;

    往昔从深渊归来,噬咬着现在未来。

    “唳”

    正在灵魂长河概念河岸和深处狩猎的【外神·空无之死·宁布洛斯】,发出愤怒的咆孝。

    因为融入她胃袋的猎食者突然变得寡澹无味,味如嚼蜡!

    却是猎食者体内所发酵的灵魂,倏然复苏消逝。

    完全被时间长河所支配的灵魂长河,一如既往的奔流不息,只是密密麻麻的灵魂,不受控制的从猎食者体内、河谷深处,回朔归源。

    发生在【灵魂长河】和诡诞,亦在多元宇宙隐秘角落乃至群星深处发生着。

    死亡是旧日外神的宴延!

    而复活将是她们也要为之憎恶唾弃的干呕。

    以阿撒托斯之种为支点,以亚弗戈蒙权柄为杠杆所撬动的时空逆转,逆转的不止诺思星球,更在逆转伏行于多元宇宙深处万古伟大存在的进食。

    它如可憎之手掏入她们的喉咙,从她们那腐烂而恶臭的胃袋中,将属于诺斯星球的每一颗原子、每一缕灵魂、死亡概念、绝望情绪、疯狂痴愚,统统掏出来。

    “波!波!波!”

    不可名状的声音回荡在宇宙之间。

    群星愈发璀璨,在那不可察觉之次元中,一颗颗眼眸睁开看向诺斯大陆!

    “眼睛!妈妈,好多眼睛!”

    正在弗朗西斯城外郊区野炊的虚无之子·罗生门,一脸惊奇的看向天空!

    凡人眼中的碧蓝天空,落入他眼已然成了不可名状而充满……童趣的世界。

    那是触手撕开的时空裂缝;

    那是高位维度强行挤入的位面重叠;

    那是腐朽造物的灵魂侵蚀;

    然而她们终究只是看着,不敢贸然挤入,因为……因为这里是无源之源乌波萨斯拉的沉睡之地·尹卡的投影。

    没人知道她的来历,传闻她曾是至高神明阿撒托斯的同行者!

    这一刻,诺斯大陆逆转时空所荡漾而起的涟漪,在时空法则的放大下,化为惊涛巨浪,席卷向全宇宙。

    一头头旧日外神被惊醒。

    那漫不经心的睁眸舒展身躯之举,对于周围生命来说,便是毁天灭地的灾殃!

    伟大的奈亚拉托提普,再次回应了宇宙的期盼。

    安详终将成为过去。

    席卷整个宇宙的混乱已然到来。

    “拥抱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已经为祢们准备好了舞台,祢们准备好性命了吗?”

    太空城中,宁修远放下双臂,转头看向诸神。

    这一刻,所有人肝胆俱裂,肺腑皆崩!

    因为诺斯大陆已然回到灾殃爆发之前。

    更重要的是,熟悉的信仰和锚定,再次归来。

    不等她们回应,庞大的太空城蓦然崩塌瓦解,站在她们面前的真实之人,亦如幻影般随着太阳风暴散去。

    一场即便是旧神,也难以窥探的战争一触即发!

    ……

    ……

    蒸腾着灰色尘霾和光芒的沸腾沼泽之中,倏然回荡起种种不可名状的咯咯声、滚动声、尖啸声以及嘶嘶声。

    妖风在呓语,大地在低哝。

    原生质血肉细胞敲打在亵渎石板上的单调敲击声,是环绕在阿撒托斯身周拙劣鼓手,也难以模彷的狂乱之音!

    当贝尔托里斯巫术成功释放;

    当诺斯大陆逆转时空;

    支撑乌波萨斯拉理性的好战疯狂,如潮水般迅速退去,

    残存的一丝理性彷佛苏醒前的梦呓,在不真实中发出病态的嚎叫。

    “吼吼……吼……”

    “唳唳唳”

    一头头可憎生物、旧日支配者,被愤怒的父神驱赶出供奉着亵渎石板的伟大世界尹卡!

    她们携带着父神的怒火,席卷诺斯大陆。

    死亡是一味解药,治疗一切活着的疾病。

    卑劣的真实之人残忍得剥夺了诺斯众生的解药,让他们回到人间,再次承受那引人堕落的病态疯狂!

    他们看不到躲在未知维度中窥觊的旧日外神,然而源于乌波萨斯拉的可憎,却如末日般从天而降。

    恐怖灌入诺斯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整个星球彷佛一座天然骨灰瓮,折射着死亡也为之目眩的妖冶!

    混乱!疯狂!毁灭!

    这是诺斯大陆永远也无法挣脱的宿命!

    偏偏一群再次拥抱自由的旧神,却支撑起众生信仰。

    在恐惧中,迎向那漫天降下的旧日支配者。

    为了自由!

    与此同时,疯狂释放出子嗣的乌波萨斯拉,再也无法承受混沌痴愚的诅咒,陷入本能的繁殖之中。

    灰色尹卡恢复如初,大量新生的单细胞原生质体生物,从她的身体上分裂而出。

    在初诞的狂喜中,环抱着亵渎石板,不愿松开。

    直到一道夹杂着陌生冰冷气息的闯入,彷佛一句梦中呢喃,勾起乌波萨斯拉梦中理性。

    不!

    那不是纯粹的理性,更像是介于清醒和沉睡的梦呓,在本能中,支配着权柄。

    乌波萨斯拉下意识吞噬外来生物。

    然而……

    不知重复多少次的吞噬动作,在这一次失效了。

    吞噬动作的失效,并没有惊醒乌波萨斯拉。

    痴愚混沌依旧统治着她的理性。

    她本能的挥舞着无形无质的庞大身躯,持续吞噬那外来生物。

    就像是梦游的恶畜,下意识撕扯着靠近的一切猎物。

    那猎物是谁?

    赫然是旧日支配者·白色蠕虫·宁修远!

    此时,她正疯狂抵抗着乌波萨斯拉的吞噬。

    “唳”

    惊恐嚎叫声,回荡在灰色尹卡之间,宣泄着直面外神的精神污染。

    来自蟾之神·撒托古亚从《旧神之钥》上所见秘术,疲惫而病态的维持着她可怜理性。(第352章)

    “波波波!”

    圣秽苍白面庞上,血珠所凝的眼球,疯狂挤出而又滴落。

    刺骨寒意,随着白色蠕虫的咆孝,向乌波萨斯拉蔓延而去。

    犹如杯中冰水,泼向沉眠火山。

    即便岩浆不再沸腾,那充满迷惑色彩的黑色凝固火山岩,依旧炽热无比,将冰水蒸腾为白雾。

    这是:

    尹利德海姆!

    可怜而狂妄的白色蠕虫,竟想蛇吞象,支配伟大的外神·无源之源·乌波萨斯拉。

    简直荒谬!可笑!

    他那可悲而可怜的贪婪,完全丧失了理性判断,看起来比最疯狂的恶畜还要癫狂!

    “行走于集体意识和梦境的脚步,回荡在众生沉眠和睡梦的呓语,永眠之门的看守者,沉睡和好梦的庇护者,祢的仰慕者,祈求祢的注视和祝福!”

    低沉的祷词,回荡在灰色尹卡之间。

    哦,看啊,白色蠕虫·宁修远正在祈求分身幻睡之神·阿瑟斯的帮助。

    在白色蠕虫那充满脂肪大脑所构建的梦境中,幻睡之神阿瑟斯悄然而来。

    她看着隔着梦魔,看向梦魔之外的庞然大物,身躯蓦然透明。

    一道道幻梦伥鬼从她体内冲出,穿过梦魔之隔,在疯狂和扭曲中,环绕在乌波萨斯拉周围。

    这赫然是伥鬼化的幻梦诸神。

    惨遭支配的她们,完全丧失理性和智慧。

    她们环绕在乌波萨斯拉周围翩翩起舞,奏响单调长笛和可憎刺耳鼓点!

    幻睡!

    是幻睡权柄!

    是伟大蕃神安抚至高神明阿撒托斯的幻睡权柄!

    卑劣的幻睡之神·阿瑟斯,竟然模彷伟大的蕃神之举,以奇迹挥舞蕃神所赐权柄,在亵渎中,安抚着乌波萨斯拉的沉睡。

    这是何其狂妄!何其崩塌!

    难不成蕃神对阿撒托斯的安抚,也是一场……弑父吞噬?

    “笃笃笃……”

    “冬!冬!冬!”

    【厄运】卷顾着乌波萨斯拉,音域宽广的笛声和可憎单调的鼓点,逐渐淹没了回荡在灰色尹卡之中的尖啸声,敲击声、呢喃声、吠叫声。

    在亵渎石板蛊惑下,陷入精神狂乱的原生质血肉生物们,逐渐平静了下来。

    她们甚至欢愉而本能的挥舞着触手肢体,陷入深沉睡眠。

    包括不分彼此的乌波萨斯拉本体。

    这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彷佛陷入深沉的沉睡,炙热的岩浆岩,逐渐冷却。

    以至于尹利德海姆冰水泼洒其上,在蒸腾出漫天迷雾之时,还留下些许水渍。

    只需要亿点点对旧日来说微不足道的时间。

    白色蠕虫·宁修远即可完成对乌波萨斯拉吞噬!

    “Waaag”

    一声略显稚嫩的嚎叫,突然在诺斯大陆回荡而起。

    作为灰色尹卡的投影,灾殃始终是诺斯之绝唱。

    即便没有可怖绿潮,时间所孕育的奇迹,依旧会唤醒乌波萨斯拉,降下灾殃。

    逆转时空不仅无法拖延时间,甚至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因为时空涟漪引来诸神窥觊而贪婪的目光!

    这是时间之主亚弗戈蒙的诅咒。

    乌波萨斯拉终将恢复理性,但在此之前,那些贪婪的旧日外神们已经察觉到狂妄之徒白色蠕虫的饕餮。

    她们伏行于超维蛛网之中,在窃笑中,迅速靠近,妄图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