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师尊无所不能 热心的三老师

第300章 到手【不知不觉写到300章了】

    此刻,

    万籁俱寂,各族的守护者们那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可是魔族始祖的伴生灵宝啊。

    魔刀!

    这世间第一把真正意义上的魔刀,也是这把刀的名字。

    这种级别的宝物,谁不心动?

    差不多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当然,这把刀并不是真正的“魔刀”。

    大概率只不过是魔刀的一缕真灵罢了。

    毕竟真正的“魔刀”早已改名“刀魔”,建立刀灵一族后,消失在了这世间。

    只不过,哪怕只是一缕真灵也依旧强大无双。

    从刚才那一刀就可以看出,这把刀有多强。

    如此随意的一刀,便噼开他们这一层和通天之路的联系。

    哪怕是他们这些守护者都没这么强大的实力。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那便是借助印记,早点进入一层。

    片刻后,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

    大战,不可避免。

    等待他们的又是一场血腥厮杀。

    到了这一刻,不少种族早就已经暗中结盟。

    比如人族和魂族。

    此时的李君成等人早就已经和魂族的守护者站在了一起。

    两族的名声都是极差,但战力又都是最顶尖的那一批,自然而然也就联手了。

    “魂兄!”

    李君成对着一旁的魂族守护者微微拱手。

    “李兄。”

    这魂族守护者也是微笑着抱拳回礼。

    “动手?”

    “动手!”

    双方一拍即合,旋即同时爆发出汹涌的大道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一旁的异族强者杀去。

    此地,没有仁慈!

    联盟也都是因为利益。

    每一次通天之路,都是如此。

    要么早早退去,要么就要

    伴随着人族和魂族的出手。

    整个空间之中,也瞬间爆发出激烈的大战!

    大战又起!

    无数大道之力弥漫整个试炼空间,宛如整个位面都要走向灭亡,恐怖至极。

    ……

    就在各族守护者大战之时,刀九这边却是安静不已。

    在看到那破天一刀后,所有人呆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

    这啥呀。

    这都啥呀。

    天都被噼开了。

    “呸,晦气,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窥探老子了。”

    这柄透明大刀很是不屑地说道。

    对于刚才那惊世骇俗的一刀,却没有丝毫的在意。

    “噗通!”

    而之前一直略显傲然的老者虚影在看到这柄大刀之后,直接就地跪下。

    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激动,随即更是颤抖道:

    “主……主人。”

    “什么,主人!”

    一听到这两个字,其他所有人都愣了。

    包括柳圣。

    能成为这老者主人的,只有这个传承之地的布置者。

    那不就是说……

    这把刀是……魔刀,或者说刀魔!

    所有人心中已经知晓了这把刀的身份,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谁能想到无敌的第一魔刀,居然会留下一缕真灵在此地。

    一向澹定的柳圣也是内心不平静。

    原以为自己在这通天之路中肯定是无敌了,现在看来这通天之路怕是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一想到这里,柳圣也是缓缓向后退去。

    省得被发现,出现意外。

    “是始祖,始祖!快,快拜!”

    而刀狂等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则是兴奋到无以复加。

    “刀灵族后裔拜见始祖大人!”

    刀灵一族瞬间跪倒在了原地,对着上方的大刀高声呼喊。

    听到下方的呼喊声,那大刀也是微微一顿,旋即身形开始变幻,直接化作了一个光膀子的粗犷大汉,尤其是那一头飘逸红色长发,更显霸气与张扬。

    这红发男子正是刀魔的一缕真灵,只见其扭头望了眼刀九。

    见刀九还未完全苏醒,便直接飞身向下,来到了那老者的身旁。

    “主人!”

    那传承意志所化的老者虚影再次激动起来,那望着刀魔的眼神之中满是狂热。

    这刀魔皱了皱眉,随即一拍双手,好似想起了什么,大笑道:

    “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小子啊。”

    “是是是,主人是我啊,刀奴一直遵循主人的意志守护在此地,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苍老的刀奴脸上露出一丝欣喜。

    主人并没有忘记自己。

    “嗯,知道了,你做得不错。”

    刀魔点了点头,只不过那语气却有些敷衍。

    刀奴正要再说些什么,结果就听到耳旁传来了刀狂等人兴奋的声音。

    “拜见始祖大人!”

    刀魔和刀奴皆扭头,而刀狂等人已然来到了他们的身前。

    “始祖大人。”

    每个刀灵族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始祖大人,快看看我。

    然而刀魔却是没有理会,而是扭头望向了刀奴,疑惑道:“刀奴,他们是何人?”

    刀狂等人顿时神情一滞,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僵硬。

    始祖大人……

    居然不认识他们么?

    “回主人,这些人都是您的后裔,主人在此地留下传承之时说过,若有机会,想当一个真正的生灵,现在看来主人应该是成功了。”

    刀奴立马躬身回道。

    其实有些事他也不是很清楚,但他能从刀灵族的身上感受到和刀魔一样的气息。

    很明显,这些人就是主人的血脉后裔。

    “成为真正的生灵么?”

    刀魔双眼之中闪过一丝思索之意,口中也是喃喃。

    他并不是真正的刀魔,只是刀魔的一缕真灵而已。

    此地建成之后便一直沉睡,对于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不了解。

    不过,也确实。

    他能从刀狂等人身上感受到一丝血脉相连的气息。

    古怪。

    他只是一个刀灵而已,并没有所谓的血脉,也不可能有血脉。

    但他现在却感受到了。

    “拜见始祖大人!”

    见解释清楚了,刀狂等人再次对着刀魔开始跪拜。

    “好了,不用跪了,见人就跪哪来的臭毛病。”

    刀魔眉头一皱,对着刀狂等人摆了摆手,神色不悦。

    “额……是,始祖大人。”

    刀狂等人脸色再次一僵,旋即也是立马有些不自在地起身。

    怎么回事?

    事情的发展和他们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始祖大人好像对他们有点爱答不理的样子。

    是对自己等人的表现不满意么?

    “咳咳咳!”

    一旁的魔也突然咳嗽起来,口中吐出了不少淤血。

    刀魔看了眼魔也,又抬头看了眼上方的刀九。

    心念一动间就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

    而上方的刀九也在这一刻缓缓睁开了双眼,他已经感悟了一切。

    整个人完全脱胎换骨。

    “刀奴。”

    刀魔适时开口。

    “刀奴在。”

    刀魔一手指天,对着刀奴道:“那小子是我的传人。”

    “传人?”

    刀奴一愣,心头满是震惊。

    主人的意思莫非是……

    刀狂等人心中也立马闪过一丝不妙。

    始祖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去吧,把传承交给他。”

    刀魔澹澹说道,看向刀九的眼神之中除了满意还是满意。

    “主人!”

    “始祖大人!”

    刀奴和刀狂等人听到这话,眼神中都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主人(始祖)的大道传承居然要交给一个外人!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怎么?是我的话不管用了么?”

    见其他人如此模样,刀魔的脸色顿时一沉。

    强大的气场释放,满头的红色长发随风而动。

    “不……不敢……”

    刀奴等人更是额头冒出冷汗。

    身体本能地出现了畏惧之意。

    “哼,还有,你们也不要叫我始祖大人,你们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刀魔冷哼了一声后,又扭头冷漠地望了刀狂等人一眼。

    “始祖大人!您……您这是何意?”

    刀狂等人闻言自然满脸震惊。

    始祖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自己是什么人我清楚,我会渴望成为一个生灵?嘿嘿……”

    刀魔突然发出了一声耐人寻味的笑容。

    他是这世间第一把魔刀。

    他可从未向往过要成为那种有血有肉的生灵。

    本体骗得了其他人,骗不了自己啊。

    刀灵一族?

    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

    要不然,刀灵一族会过得这么差?

    开玩笑,他刀魔若是要护自己的种族,谁敢真的动手。

    刀奴和刀狂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刀魔的话让他们内心产生了极大的动荡。

    尤其是刀狂。

    如果他们的始祖不是刀魔,那他们又是如何诞生的?

    “魔也大哥,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刀九终于缓缓从那股玄妙的意境之中退去,脸上刚刚闪过一丝喜色,就看到了身受重伤的魔也。

    随即立马从半空快速下落,来到了魔也的身旁。

    “我没事,he,tui!”

    魔也脸色苍白,挣扎着起身,说话间口中顺势又吐了一口鲜血。

    此时,魔也胸前的伤口还是如之前那般鲜血淋漓,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

    其内还有狂暴的刀意在肆虐。

    魔也刚才正是在尝试抹去这些持续破坏他身体的刀意。

    只有祛除了这些刀意,他的伤势才能有所好转。

    只不过,这些刀意极其顽固,魔也花费了大力气也只是勉强控制伤口不再恶化而已。

    “别动,我来!”

    刀九的语气中有着一丝自责。

    他知道,魔也肯定是因为自己才会受重伤的。

    随后手中狂刀命魂闪过一丝光亮,一股吞噬之力凭空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魔也伤口处附着的刀意瞬间被吞噬了个干净。

    下一刻,魔也胸口处的血肉开始快速蠕动愈合。

    眨眼间便恢复得七七八八。

    而狂刀命魂身上的气息则是隐隐又强大了一分。

    “这……”

    魔也见状,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这让他也有些难以对付的刀意,居然被刀九轻易就解决了。

    看来此刻的刀九已经不再是那个修为低下的小菜鸟了。

    “成长了啊。”

    魔也心中竟生出一股欣慰之意。

    颇有点成就感。

    “小子!”

    刀九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耳旁传来了一道声音。

    “前辈!”

    刀九扭头,脑海中的有画面一闪而过。

    在那大阵之中,他领悟了那最后的刀意,直接唤醒了刀魔。

    两人的意志都坠入了另一个空间中。

    在那片空间之中,刀魔又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全新的考验。

    “老子说话算话,此地的传承给你了,接着!”

    刀魔对着刀九呵呵一笑,随后直接对着刀奴一伸手。

    刀奴那虚幻的身体瞬间就开始不受控制。

    “主人!”

    刀奴口中发出一声惊呼,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随即有狂暴的气息在刀奴的身上出现。

    伴随着一道璀璨的光芒闪过,刀奴的身体化作无形,直接向着刀九的方向狂涌而去。

    “哼……”

    刀九的身体一震,一股大道传承之力在疯狂涌入他的体内。

    和之前的花无尽一样。

    刀九哪怕能领悟再多的刀意,但大道传承,还是让他承受不住。

    整个人的意识在须臾之间便陷入沉睡之中。

    那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

    好在这股传承之力是有灵智的。

    刀奴就是这股传承之力的灵智。

    旋即那些大道传承之力直接化作一柄能够毁天灭地的大刀悬浮于玄窍之中。

    见到这一幕的刀狂等人,直接瘫软在地。

    完了。

    这最终的传承,他们还是没有拿到。

    “哼,一群只会自怨自艾的废物,身为刀灵,却没有通过全部考验,无能便是原罪。”

    刀魔见刀狂等人这般模样,反倒是露出了一抹恨铁不成钢之意。

    “始祖大人,我们……”

    刀狂等人面露苦涩。

    他们无法辩解。

    “没用的东西,滚吧。”

    刀魔神情冷漠地转过了身,刀狂等人闻言顿时面若死灰。

    他们刀灵一族到底算什么?

    刀魔迈步向前,但想了想还是停下脚步补充了一句。

    “没实力就好好躲着,此间事了,我自会去找你们。”

    “……”

    刀狂等人眼神开始有些光亮,旋即再次大喜,道:“是,始祖大人!”

    刀魔点了点头,化作一道流光来到了刀九的身旁。

    是时候离开了。

    与此同时,天地发生动荡。

    核心传承一被取走,整个天地便开始有了崩坏之意。

    那被刀魔噼开的“天”之上,开始如之前那般有一道又一道的神光垂落而下。

    每一道神光都对应了一处传承之地。

    神光降临于传承之地,两者交相呼应。

    所有人都明白了第二层的核心传承被人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