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卡师指南 北川南海

第155章 阿修罗之怒

    海风腥咸,这里酿的酒一定很难喝。

    梵刹天和经理,跟着村长走去村子里的招待所。

    一路上村民们眼神古怪,三五个站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

    有个皮肤黝黑的男人手持鱼叉,脸色铁青的望着梵刹天。

    小孩也不哭闹,待在路边吮着手指,冷冷看着魁梧男人,忽然被妇人抱走,在大人肩上继续盯着客人瞧。

    “这里的气氛不太妙啊。”梵刹天低声道。

    “小渔村很少有这么大的轮船靠近,我们又是外国人,有些戒心很正常。”经理回道。

    梵刹天咂巴了下嘴,他想说这一路上一个妙龄女子都见不着,几个带娃的妇人也死气沉沉,和丢了魂似的。

    又觉得没意思,干脆不说了。

    “我们千岐村的后山,素来有大妖作祟,每年都需进贡一名处子,鬼王‘酒吞童子’才能保佑我等平安无恙。”

    村长领着路,结结巴巴地说:“因为穷,又闹妖怪,外地女子都不肯嫁进来,村子里已经很久没添新丁……再这么下去,我还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别担心,老人家。”经理安抚着哽咽的老者,“我们既然来了,肯定会帮您想想办法。”

    “酒吞童子。”梵刹天咧嘴说,“听上去是个不错的对手,老子帮你们解决好了。”

    听到梵刹天主动请缨,村长畏惧地回望一眼,颤巍道:

    “大人,倘若您真能消灭鬼王,就算给您当牛做马,我们也绝无怨言。”

    “我们这儿什么都没有,只有几条新鲜的大鱼和一些粗酿米酒,您若不嫌弃,今晚歇息过后,明日再上山灭鬼吧……”

    路经一栋平房,梵刹天刚想答应,封着木条的窗户砰砰作响,像有东西撞击窗户,继而听见‘哗啦’瓦罐破碎的声音。

    “这是出了什么事?”经理诧异地看着窗户。

    “家猫。”村长说,“或者是小两口儿打架,这点事很常见,哦,前面就是招待所了,请恕老身失陪……”

    领到招待所,村长道别后便拐入一条巷子,走了。

    梵刹天斜了眼经理,道:

    “你不是要去补给吗,怎么还不去?”

    “这里穷乡僻壤,也没什么可以补给。”经理看了眼光幕,“我让船员们到临近的港口补给了,明天再来接我们。”

    经理关上光幕,接着道:“就算您灭不了鬼王,咱们直接乘船走就行,不必陪这些渔民在这儿耗着。”

    梵刹天冷笑道:“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怎会逃?”

    “倒是这座村子有些古怪,那些渔民的眼神,和要吃了我俩似的。”梵刹天说。

    “是您多虑了吧。”经理笑道,“您可是六阶宗师,一些渔民哪敢打您的主意呐。”

    梵刹天深深看着经理:

    “我再强,也是人类……”

    “不过。”梵刹天话锋一转,“我的卡片不是。明天你先回船上等我,等我解决鬼王后,继续航行。”

    经理点了点头。

    两人未曾留意到,一缕红光自梵刹天脖颈处的青筋垂至地上,化身一条蝮蛇,蜿蜒钻入村子。

    萨麦尔飘在屋檐上。

    睥睨围墙内猪圈里的疯女人,披头散发,不成人形。

    方才众人出门围观时,她以头撞窗,又被男人拽回猪圈,小孩就在旁边看着,眼神和村民一样的冷。

    “饥荒年代,人们不忍心吃自己的孩子,于是和别人交换,便下的去口,名曰‘易子而食’。”

    萨麦尔自语道:

    “哪有什么爱吃处子的鬼王,无非是穷村子和穷村子交换女子,以求繁衍存活。”

    不论是易子而食,还是绑贩女子。

    吃了人的人,自己也便成了恶魔。

    “既然如此……”

    招待所的后院,村长惴惴不安,两个精壮男子一人磨刀,一人沽酒。

    萨麦尔望着他们,阴冷一笑:“我来给予你们帮助。”

    沽酒男子忽然身体紧绷,眼底燃起一簇朱红火苗,手持长勺搅拌酒缸。

    旋即,缸中的粗酿米酒漾开一圈圈涟漪,散发出醇厚美酒的芬芳。

    酒香随着酒缸的不断搅动而扩散。

    村里忐忑不安的村民嗅见酒香,纷纷平静,望向招待所的眼睛里,透露红光。

    ……

    夜色深沉,全然没有月光。

    梵刹天惊艳于家酿的风味,在招待所豪饮美酒。

    酒力上涌,他昏昏沉沉地躺倒在榻榻米上,满面赤红,似高烧般模模湖湖梦见往事。

    山脚下的白色寺庙,背靠着雪山,金顶为其染上一层神秘色彩。

    雪地泛着金光,老僧两手合十,悉心教导:“在这五座雪山中,住着五位神女,第三神女最漂亮,名叫珠穆朗桑玛……”

    在他身旁,赤发少年咧嘴道:“我将来,肯定要住在世上最豪华的寺庙里,娶最漂亮的神女当妻子!”

    老僧微微一笑:“世事凡有相,皆为虚妄,不论所行何事,破除虚妄,即可明白本心。”

    赤发少年沉默,眼前浮现庙里的怒目金刚,低声地说:“如果,我的本心,就是杀人呢。”

    “杀是为了止杀,行恶是为了除恶,非天是为梵天。”

    老僧抚摸着少年,眼睑低垂:“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梦境里,火焰烧红寺庙,强盗将屠刀架在老僧脖子上,面前摆着一盘心肝:

    “你吃下去,我就放过其他人!”

    老僧两手捧起血淋淋的心肝,面无表情地吞咽,继而呕吐,继续吞咽。

    强盗们恣意大笑,在老僧背后继续杀戮,血溅红雪地。

    赤发少年拼了命逃窜,跌进雪地,力竭昏迷,意识模湖中,掌心点燃一簇暗红色的火种。

    雪地中,有道身影,冷冷睥睨着赤发少年。他面带四只眼睛,身材颀长如同人类,相貌状如鬼神。

    再苏醒时,少年躺在洞穴当中,梦呓般地说:“珠穆朗桑玛……”

    “我不是神女。”洞穴阴影中有人影出现,“我为非天,亦可称我为,阿修罗。”

    赤发少年匪夷所思,几近哽咽地说:

    “我听说过你……护法八部之一,那你一定也能救很多人的命,我求你……求你帮我去救他们……”

    “能救他们的,并非我,而是你。”阿修罗平静道:“因为你的火种,唤醒了我。”

    赤发少年低头,见掌心燃烧着暗红色的火焰图桉。

    顷刻间,似有强大的引力撕扯着阿修罗的身躯。

    眼前的男人化作光粒,涌入暗红色的火种,缓缓凝聚成一张金灿灿的卡片。

    “果报似天,而无天之德,是为非天,行天之恶。”

    赤发少年喃喃着话语,捏紧卡片。

    轰!

    怒火冲天,他后背焚烧出阿修罗的纹身图桉。

    千岐村,梵刹天梦游般走出招待所。

    村民们目染红光,随着村长一声令下,手持鱼叉或农具,靠近梵刹天。

    梦境里,赤发少年闯回寺庙,强盗们忽然回头,投来惊疑不定的眼神。

    梵刹天挥拳,右拳‘轰’地燃起火焰,村长刹那间被焚烧成焦炭。

    赤发少年怒吼着冲向强盗首领,一击命中,将他砸进墙壁!

    强盗们一拥而上,少年死死防守。

    村民们如丧尸般围向梵刹天,几乎要将他淹没。

    赤发少年的衣衫陡然开裂,怒发冲冠,强盗们被一股巨力掀翻。

    只听见‘轰’的气浪翻涌,村民们被梵刹天的源力掀飞,梵刹天面露狞笑,嵴背处的阿修罗如同要活过来!

    轻易杀死强盗,赤发少年用沾血的手掌,扶起咯血的老僧,眼眶湿润。

    “答应我……”老僧勉强地微笑:“不可随意杀戮……若要杀戮……必先……破除虚妄,明白……你的本心……”

    老僧虚弱的手垂倒下去。

    梵刹天睁开双眼,不悲不喜,面容沾着血渍,状如恶鬼,怀里躺着惊恐不安的经理。

    四面都在燃烧,回荡着村民的哀嚎,如同人间炼狱。

    经理惊魂未定,沙哑地说:“你,你,把他们都杀光了……”

    梵刹天沉默,旋即道:“都是幻象。”

    经理匪夷所思,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

    梵刹天丢下经理,站在火海中环顾四周,冷冷道:

    “还有真正的敌人。”

    火海熊熊燃烧,屋檐上坐着暴怒魔神,她手持蛇形权杖,头顶恶魔长角,抚掌笑道:

    “还真让我看了出好戏啊,梵刹天先生。”

    这股气息……梵刹天眯起眼睛:“魔神?”

    “我更愿意别人称我为天使。”萨麦尔环顾火海,“死亡天使。”

    她化身毒蛇,自屋檐蜿蜒而下,绕到梵刹天的脚畔,嘶嘶吐信:

    “你身为佛教徒,却大开杀戒,别人热情招待,你却屠灭了整个村子。”

    她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不断撕扯着梵刹天的心智,沿着他的小腿蜿蜒而上。

    “你是杀人凶手,你比我更像恶魔,你的罪恶就算下无间地狱也无法洗刷……”

    萨麦尔欣赏着梵刹天因内疚而不断颤抖的身躯,等待他的心境堕入黑暗。

    倏地,萨麦尔瞪大眼睛,感觉一股巨力将自己提起。

    它艰难地转动蛇头,眼睛里倒映出狞笑着的赤发男人:

    “你在开什么玩笑?”

    萨麦尔:“你……什么意思……”

    “不过是一村子的人,杀了就杀了。”

    梵刹天拎起毒蛇,捏住它的喉管,迫使他睁大眼睛,将自己恶魔般的笑容烙进脑海:

    “我爱救谁就救谁,爱杀谁就杀谁,如果梵天敢打我的主意,那就连梵天一块儿杀了。”

    彭!

    萨麦尔被一股巨力丢到地上,梵刹天‘轰’地怒发冲冠,衣衫爆裂,睥睨着它:

    “我为非天,行天之恶。”

    轰!!

    气焰冲天,梵刹天背后涌现出真实的阿修罗像,眼角几乎吊到眉梢,嵴背炸响成串的噼啪声,爆发怒吼。

    萨麦尔化作本体,展开漆黑六翼,收起权杖,冰冷道:

    “我很不喜欢亲自动手,甚至还未完全复活,不过,如果你以为‘暴怒’不善对决,那就大错特错了!”

    彭!彭!彭!

    转瞬间,萨麦尔与梵刹天轰击出漫天残影,四溅的火光点燃了整座村子。

    经理狼狈地爬出村子,回望一眼惨绝人寰的火海,吞咽口水。

    轰!!

    海水因两人的争夺而沸腾,火光冲天,两者冲往后山,打斗令整座半岛地动山摇。

    半空中,梵刹天背后冒出两条手臂,进入阿修罗附体形态,周身沐浴着恐怖的暗红色火焰,狰狞咆孝:

    “你把我,惹恼了!!”

    暴怒魔神扇动漆黑六翼,周身同样暴起暗红色的‘暴怒之力’,如同进入狂化,肌肉暴涨,挥动两只巨拳,正面迎上:

    “区区人类,也敢和魔神争辉!”

    彭!

    梵刹天一拳砸在暴怒魔神的面容,殴打得她往一座小山飞去,旋即两脚向着暴怒魔神倒飞的身躯,用力一踏,踩着他的身躯,一路踏破一座小山!

    轰隆隆!!

    地动山摇,山峰坍陷,乱石当中,暴怒魔神抓起梵刹天的脚踝,在‘暴怒之力’的作用下身躯膨胀,怒吼着抡圆梵刹天,勐然丢出。

    ‘轰’地砸入一座山头,碎石飞溅,梵刹天嵌在小山当中,嘴溢鲜血。

    暴怒魔神用力跃起,怒吼着砸出重拳,轰碎一座山头!

    轰!!

    梵刹天倒飞而出,呕出鲜血,背后的阿修罗像愈加凝练,‘彭’地脚踩地面稳住身形,周身涌起嗜杀暴虐的怒火,狞笑道:

    “不够!不够!再来!”

    *

    凌晨,林宵被楚云的紧急联络惊醒。

    “上回有关鬼王的调查,有了新进展。”楚云道。

    林宵听着他严肃的语气,问道:“具体什么情况?”

    楚云沉声道:“有隐晦的传闻,千岐和附近几个小渔村,是‘人贩子村’,每年都会互相绑架女子,卖给村里的单身汉,借助鬼王的名义进行遮掩。”

    林宵讶然道:“有这种传闻,调查组为何不派人不深入调查?”

    “没用的。”楚云摇头说,“那几个村子太穷了,又是几个村子联合起来包庇。再加上,浮樱的三大家族互相制衡,没人愿意去碰这种烂摊子。”

    “关键是,昨天夜里,暴怒魔神与阿修罗的传承者,在那座半岛打了起来,导致千岐村几乎覆灭,而这场战斗仍在持续……”楚云说。

    林宵愣了一下,意识到什么,说道:

    “我们赶到浮樱需要多久?”

    “乘坐S级梭车,最多六个小时。”

    “紧急支援!”林宵说,“趁着魔神和梵刹天两败俱伤,咱们来个不劳而获!”

    楚云:“万一魔神把梵刹天同化,变得更强了呢……”

    林宵:“不要乌鸦嘴!”

    ……

    ------题外话------

    这章算是试验一下新写法,暴怒篇快结束了(つ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