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诡道之主 不放心油条

第一九七章 坏人再骗你一次,妖魔大军即将来袭(10.5k)

    目送自在天离去好半晌,余子清揉了揉脸,让自己恢复正常。

    一旁的楼槐也学着余子清揉了揉脸,捏了捏嘴角。

    他想笑不敢笑,还得装作在笑,这种样子,再加上他魔头的身份,谁看了都觉得别扭诡异。

    只是辅助吓吓自在天,那问题不大。

    打主力输出的是余子清。

    他修成了五小只辅助修行,是典型的身负魔气,却无魔念。

    而普天之下,一般情况下,有这种状态的生灵,就只有魔物。

    再加上地魔尊主还未消化完,一丝地魔气息很容易搞出来,他还能吸纳调动三灾之力。

    任谁看了,他都必须是地魔尊主。

    因为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地魔。

    再说了,他又没说自己是地魔尊主。

    自在天自己认错人了,谁也怪不得。

    余子清回到村子里,静静的等着。

    那左腿自在天脱困,天大地大,余子清想找到他怕是都很难,想抓到更难。

    还是交给头颅自在天去抓吧,普天之下,怕是没有人比他更能办好这件事了。

    冒险的确是冒险了点,问题却不大。

    头颅自在天立下天魔大誓,身上几乎也被三灾之力腌透了。

    一定时间之内,他不抓了左腿自在天回来,那他十死无生。

    其实余子清还挺想那个左腿自在天,把头颅自在天给吞了,那更加省事。

    ……

    一缕黑气贴着地面穿梭,没有肉身的天魔,可以隐藏之下,几乎没有修士能发现他。

    这是天魔自带的天赋,这种情况下,他潜入到某个修士体内,对方都未必能发现。

    哪怕是九阶强者,只要被他抓住一瞬的破绽,潜入其体内,对方也一样发现不了。

    他速度极快,循着那一丝感应,飞速的靠近左自在天。

    另一边,左自在天也很是纳闷,明明那封印物都被带进了锦岚山,怎么忽然之间,感觉到他的另外一部分,正在飞速靠近,而且感应异常的清晰。

    根本不似之前,时有时无,似有似无。

    左自在天就在大离和荒原交界的地方,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蹲着。

    他本来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办,只能在这里蹲守,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能不能找到机会。

    比如,看看能不能蹲到剩下几处残肢主动离开锦岚山的范围。

    除此之外,他的确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只是靠近锦岚山,那里庞大的饿鬼气息,便让他如坐针毡,伤害不大,可他的身体却本能的不愿意靠近那里。

    就如同一个修士,走向一尊大魔的魔窟似的,先天的压制,实在是很难硬扛过去。

    左自在天在这静静的等着,大半天之后,他便已经可以看到,一缕黑气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急速飞来。

    那黑气在距离他十丈之外的地方飘起,凝聚出头自在天的身形。

    俩自在天对视了一眼,一起沉默着。

    “你怎么逃出来的?”左自在天发问。

    “先别管这个,先给我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到底都发生什么了?”

    “我有肉身,还是个体修强者,你与我合二为一吧,到时候什么都知道了。”

    此话一出,头自在天心中一凛。

    好家伙,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若是与你接触,哪怕只是共享一下记忆,那跟合二为一又有什么区别?

    既然惹下了大麻烦,大家又分开了,与其一起去死,还不如让我活着,你去死吧。

    “不用,你直接说吧,之后会告诉你其他。”

    左自在天不解,却也没多想。

    他就是长一百个心眼,现在亲眼看着另外一个自在天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也不会多怀疑什么。

    他将他脱困之后,知道的事情,发生的事情,都给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所以,我说句不敬的话,那些老古董,包括魔王,都有些跟不上这个世界的变化了。

    惑心魔肯定成功不了,这几天,深渊之中的妖魔,应该已经跟那些饿鬼交战在一起了。

    然而,现在还没见到一个妖魔,从深渊之中冲出来。

    他们的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人坏得很。

    可坏也有坏的好处,方便我们从内部击破。”

    头自在天听着这些事,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说的不错,只能从内部攻破。”

    听左自在天说完,头自在天便立刻补充了大量细节,心里大为震惊。

    不亏是地魔尊主,借不死不灭之神威,假死落入大兑之手。

    无数年来,祸乱大兑,积攒力量,根本没有亲自出手,便将一个人族神朝搞到几乎覆灭的程度。

    如今发现出现了饿鬼,魔物克星,又故技重施,潜入到饿鬼之中,还悄悄占据了一个修行饿鬼道的人族肉身。

    而且还假意拼死一搏,引动巨大变化,让其他魔王也知道这件事。

    若非他亲自见到了地魔尊主,还被地魔尊主捏在手里一顿摩擦,被三灾之力腌透了,他都真信了左自在天的话了。

    仔细一想,地魔尊主不死不灭,纵然那些饿鬼,竟然可以吃魔物,那也不是谁都能把地魔尊主吃了。

    此前见那人,气息孱弱,还是个人族,怎么可能把地魔尊主吃掉了。

    怕是地魔尊主故意让其吞噬,再悄悄的反制,将其夺舍吧。

    本来一切都是无声无息的进行,外人怕是都以为地魔尊主死定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所有人都以为地魔尊主死了,实际上他却已经潜入到了最深层的地方。

    这等潜入表演,天魔都得来学学。

    头自在天思来想去,对左自在天说的话里,有一点很认同。

    那惑心魔就是个蠢货。

    抛开地魔尊主的可怕潜入不谈,惑心魔竟然还以为现在跟以前一样,以为去汇聚妖魔,就能逼那个卿子玉出来。

    难怪地魔尊主说坏他大事了。

    若是妖魔冲出深渊裂缝,地魔尊主如今的肉身卿子玉,据说也是有口皆碑的,到时候肯定是得来深渊裂缝。

    不来的话,这品行败坏了,地魔尊主的大计岂不是就毁了。

    可若是来了,地魔尊主如今尚未隐藏完美,万一被外面的某些顶尖人族强者发现了呢?

    那大计还是毁于一旦。

    惑心魔是个远古蠢货,左自在天也是个蠢货,明知道这事不可能成功,怎么也不拦着点,费这么大力气有什么用,简直浪费力量。

    九念大王他们,耗费巨大代价,将惑心魔送了出来,总不可能是为了让他坏事。

    头自在天看了看周围。

    “有密室么?”

    左自在天眉头一皱,点了点头。

    “什么事竟然需要找密室说,不过,我知道哪有。”

    大半天之后,他们俩借用了一个门派的密室,潜入其内交谈。

    头自在天仔细检查了一下密室,确认规格足够之后,才叹了口气。

    “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我们俩一起死,要么你去死。”

    “???”左自在天一头问号。

    “其实不是那位大人要死了,而是他已经悄悄渗透潜入了你根本不敢靠近的地方。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还活着,甚至不止我活着,那里还有别的魔头也都活着。

    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那里。

    先不说你能不能,就问你敢么?”

    “你等等……”左自在天震惊不已,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头自在天都不敢直呼其名的话:“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那位大人以为是我在搞鬼,坏他大事,我差点就死了。

    哪怕现在没死,我也被那位大人的三灾之力冲刷了好几遍,过些天我若是还没回去,我八成也会惨死。

    你我若是合体,我们都得死。

    虽然这事,主要是惑心魔,但你也参与了。

    而且你也认同那位大人的理念,要潜入到人族内部,才能达成大计。

    如今只能让你去死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左自在天的观念被直接颠覆,他震惊不已,却也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大问题。

    “那位大人的确不可能死,他不死不灭,便是在很久远的年代,更强者也无法将其杀死。

    纵然这个时代出现了饿鬼,那也至少要十阶,甚至是以上的饿鬼,才有一丝可能将那位大人杀死。

    如今这个世界,在那位大人历经多年的谋划下,压根不存在十阶强者了。

    所有人谋划的效果,都不如这位大人。

    他以一己之力,已经将人族的力量拉低了一个阶层,这是何等的威势和手段。

    你若是不愿意去死,那不如我们现在一起去死吧。

    省的他日落入那位大人之手,这其实还算好的,起码会死的稍稍痛快点。

    若是以后那位大人将天魔王也救出来,我们想死都难。

    你我如今分开,曾经也是一体的。

    要如何做,你选吧。”

    头自在天说完,便静静的盯着左自在天。

    虽然头自在天连肉身都没有,正儿八经打起来,肯定不是左自在天对手。

    但是他可以拉着左自在天一起完蛋。

    左自在天惊疑不定,好半晌都没消化完这些信息,这反转的也太不对劲了吧。

    可是他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

    甚至他心里隐隐还觉得,那位大人当真是看透了那些人族,理念竟与他不谋而合。

    而且做的远远比他做的要好的多。

    “我死不死倒是无所谓,你我本为一体,我死了,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就算是还活着。

    不过,惑心魔那边怎么办?”

    “绝对不要通知他,也不要告知他,他这种远古蠢蛋,知道了只会坏事。

    他注定了失败,就让他去死吧。

    甚至以后有机会,还要让他死在那位大人手里。

    如此那位大人在人族的地位才会更加稳固,再无人会多想。

    甚至我觉得,九念大王和天魔王,是不是故意要做这些事的。

    毕竟,他们若是什么都不做,就太不正常了。

    耗费巨大代价,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远古蠢蛋过来,然后在死在那位大人手里。

    那谁都不会去多怀疑了。”

    “嘶……”左自在天倒吸一口冷气,隐隐觉得,他所知道的九念大王,好像没有这般深沉的心机。

    不过,想到那不止九念大王,还有天魔王在……

    最后九念大王损失惨重,送人出来,继续送死。

    这倒是挺符合他对九念大王的印象。

    所以,这事,是天魔王在背后掌控,隔空配合地魔尊主么?

    越想就越感觉,这里面的水很深,魔王的心思,他们是猜不透的。

    有一点头自在天说的不错,这古往今来,能有这般伟力,可以从三灾之中汲取力量的,只有地魔尊主。

    思来想去之后,左自在天一咬牙。

    “便如你所说,我们一起去死,不如死一个。

    若是你能顺势投入到地魔尊主麾下,那也算是大机缘。

    我听惑心魔说,天魔王也重伤陷入沉睡。

    若是地魔尊主能看上你,你能立下赫赫功劳。

    有朝一日,你未必没可能成为新的天魔王。”

    天魔一族,可跟地魔不一样。

    地魔只有一个,就是地魔尊主。

    可天魔却不少呢,天魔王有朝一日若是陨落,那天魔之中,便有可能诞生出新的天魔王。

    这不仅仅是位格的问题,更是实力的问题。

    他们俩本为一体,若是有朝一日,头自在天成为了新天魔王,那他死不死也无所谓了。

    如今看来,的确有那么一丝机会。

    “你要投入那位大人麾下,那就得先立功。

    就拿那个远古哈麻皮去献功吧。”

    头自在天是没办法,他一身三灾之力提醒着他呢。

    左自在天倒是有些怀疑,可是他找不出来哪不对劲。

    再加上还有天魔王已经重伤沉睡的消息在。

    他的脑后反骨便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

    天魔王若是没死,其余天魔都是一丁点机会也没有的。

    如今有那么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缝隙出现,在他们俩眼里,那缝隙里的光,也跟烈日一样耀眼。

    不管了,本来就是死定了,死里求生,拼死一搏吧。

    俩自在天悄悄的离开借用的密室,一路绕了个大圈子,来到了深渊裂缝附近。

    探查了一点消息之后,左自在天挤出一滴鲜血,口中念念有词,一点消息,落入到那滴鲜血里,而后那滴鲜血慢慢的消散。

    “走吧,你把我绑回去吧,你我本一体,我死便死吧,只当是损失一部分力量吧。

    我刚才给惑心魔传信,告诉他,我已经在外面搞出了大乱子。

    让他三十天之后,让那些妖魔发动总攻。

    只要冲出深渊裂缝,就足够了。

    你回去之后,将这些消息,告诉那位大人。”

    左自在天自己拿出一些东西,然后他的身体骤然崩碎,只剩下一只左腿,被头自在天用法宝和符箓束缚,放入一个储物袋里带走。

    他再将储物袋一起,用借来的符箓封禁之后,才长叹一声。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全身上下,都已经充满了那位大人的三灾之力。

    你也看到了,仅仅几天,我们只是靠近那深渊裂缝一点点,我们便差一点被人发现。

    三灾之力,已经快要开始发力了,那只能让你去死了。

    什么你我本一体,是没错,但那是以前了。

    自从分开之后,便你是你,我是我。

    我们唯一的关系,仅仅只是同为天魔而已。

    我在老震皇的意识世界深处,与其意识僵持了这么多年。

    我感受到了太多东西,知道了不少东西。

    我现在是真不想死了。

    我知道你还在怀疑。

    你以为我没有一丝怀疑么?

    可我特么都被三灾之力腌透了,有什么办法。

    就像你说的,若有一丝渺茫的希望,有朝一日,成为天魔王。

    嘿,他是地魔尊主也好,他不是……不不不,只有地魔尊主有这般力量,他肯定是地魔尊主。

    日后这世上的灾劫必定极多,地魔尊主必定会进入最巅峰的状态。

    而且,他还修饿鬼道,日后,无人能挡,已经重伤沉睡的天魔王,也不行。”

    头自在天对着储物袋逼逼了半晌,心满意足的拎着储物袋悄悄离去。

    他一路悄悄潜回到锦岚山附近。

    感受着此地庞大的饿鬼气息,一种发自内心的抗拒,不受他控制的浮现。

    只是感受到那庞大的气息,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以他此刻没有肉身的状态,若是落入其中,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下场。

    很快,他就看到,另外那个魔头,正面色如常的站在槐树林里,对方是已经发现他了。

    头自在天一看楼槐,便暗暗一叹,难怪这个魔头能被重用。

    你看看这面不改色的样子,彷佛那庞大的饿鬼气息只是春日微风。

    仅此一点,他便比不上。

    头自在天悄悄过去,硬扛着不适,拱了拱手。

    “我已经将那个天魔带回来了,还有一些要事,要亲自禀告大人。”

    楼槐似笑非笑,瞥了头自在天一眼。

    真是瓜皮,还想绕过我。

    也不看看称呼问题,你叫大人,我叫大哥,那能一样么?

    “呵,跟我来吧。”

    楼槐带着头自在天进入槐树林,他面色如常,彷若感受不到这里的气息压制。

    而头自在天在踏入槐树林的那一刻,便感觉到,他的命已经不属于他了。

    周围无数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流着口水,等待着将他撕碎了吞噬掉。

    他行走的愈发艰难,却还是死死的捏住那个储物袋。

    将头自在天带到槐树林里的一座凉亭,楼槐看着头自在天的样子,暗暗发笑。

    “你在这里等着。”

    他现在不怎么怕这里庞大的饿鬼气息,不是因为他真不怕了。

    而是因为他走了正道,实力越来越强。

    实力越强,那种饿鬼气息对他的压制就会越小,更多的反而是心灵上的压制。

    但跟着余子清这么久了,多少都沾染了一些余子清的气息,饿鬼们也不会刻意针对他。

    而现在,自从头自在天走进来,那些饿鬼便齐齐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这压力能一样么。

    不多时,余子清从内部走了出来,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头自在天。

    这家伙还真的把左自在天给忽悠了?

    四舍五入,也约等于他把左自在天给忽悠了。

    这心里一下子就舒服多了,说要骗他几次,就骗他几次,不知不觉间就完成了。

    看了看那个储物袋,余子清给楼槐示意,让楼槐带着。

    头自在天倒是想全程跟着,可现在,他还是不得不把储物袋给楼槐。

    楼槐接过储物袋,就站在一旁。

    “你有什么要禀告的?”

    “大人,坏大人事情的,不止这个天魔,还有一个妖魔。

    名为惑心魔,曾经是一尊大魔……”

    头自在天噼里啪啦的就把惑心魔给卖了,顺便还说了一下,大概三十天之后,惑心魔可能会带着妖魔全面进攻。

    “你做的很好。”余子清顺势夸了头自在天一句。

    这家伙一听这夸奖,立刻顺杆子往上爬。

    “跟随大人,乃是小魔荣幸,以后必定唯大人马首是瞻。”

    “你想跟着我?”

    “此为小魔求之不得的心愿。”

    余子清没再说什么,头自在天念头一转,一咬牙,当即立下天魔大誓。

    “小魔自在天,在此立下天魔大誓,日后必定唯大人马首是瞻,绝无二心,绝不背叛。

    若有背叛,必遭魔火噬心,遭受折磨千年而死。”

    余子清收敛了笑容,死死的盯着头自在天。

    “你效忠我,你想得到什么?”

    头自在天抬头一看,心中一凛,莫名生出一种感觉。

    若是不说实话,他现在就得死。

    “小魔听说了天魔王遭受重创,陷入了沉睡,小魔想取而代之。”

    “哈哈哈哈……”

    余子清大笑不断,走上前拍了拍头自在天的肩膀。

    “很好,非常好,你这目标可不是一般的难,你好好加油。”

    余子清转身离去。

    楼槐看着头自在天,对他倒是刮目相看。

    不过,这才是符合魔物的想法。

    尤其是天魔这种阶层从一开始就彻底固定死的魔族。

    只要有机会,哪怕是死,他们也会去试一试。

    余子清带着楼槐离开,头自在天还留在原地,心神狂跳。

    身为一个天魔,他几乎没有经历过这种,几乎时时刻刻,都可能会丢掉性命的情况。

    起码他算是过关了。

    刚才被拍的那几下,他也感觉到体内的三灾之力已经消失了,他感应不到了。

    但他心里也清楚,以这位大人心狠手辣的样子,肯定不会将三灾之力全部带走的。

    带走了大半,估计是真的,肯定还有,只是不会浓郁到连他都能感应到的地步。

    而这已经感应不到三灾之力的情况,他反而更加害怕了。

    他此刻留在这里,也不敢乱走,被饿鬼气息压制,也只能硬扛。

    期待什么时候适应了,也能如同那个魔头一样,能在此地行动自如,面不改色。

    另一边,余子清带着楼槐一路向北。

    他离楼槐隔了一段距离,从头到尾都没接触过那个储物袋。

    他不信那个头自在天。

    他也不信左自在天连同老震皇的左腿,都被封印镇压在里面。

    头自在天压根没有这种本事。

    他生怕接过储物袋之后,里面就伸出来一只毛腿,一脚将他踹死。

    当年余子清就玩过这招,自然得防着。

    一路到了槐树林之北,看到游震之后,余子清看了楼槐一眼。

    楼槐立刻将那储物袋丢了出去。

    游震一拳轰出,当场将储物袋轰碎,里面一条左腿浮现了出来。

    他捏着这条魔气森森的左腿,里面却没什么反应,左自在天也没反抗。

    余子清伸手一抓,便有一团黑气,被余子清抓在手中。

    例行用三灾之力冲刷了好几遍,将这一团黑气腌透了,余子清才将其封印起来,化作一颗黑色的宝珠,放入玉盒里收起。

    看来头自在天忽悠的不错,左自在天已经引颈就戮,不做什么反抗了。

    游震拿着自己的左腿,神情有些激动。

    “最后一部分了……”

    “赶紧恢复吧。”

    游震慢慢压下心绪波动,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摇了摇头。

    “不,不着急,我若是现在恢复,必定会有异象,还是算了,先不着急。”

    “前辈不提前做点准备么?日后若是十阶路开,前辈好第一时间突破。”

    “不了,我现在就是在做准备。

    两千多年的劫难,已经是足够的积累。

    我缺的并非是力量,而是其他。

    肉身不全,力量不全,反而更方便我感悟。

    我已经没办法回大震了,以后可能就要赖在这里了。

    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前辈太客气了,我巴不得前辈不走,最好以后还能帮忙带带小辈。”

    余子清咧着嘴笑个不停,要说锦岚山这边,谁最有希望最快进阶十阶,那就是游震。

    一个十阶体修坐镇,那才是真的稳了。

    “你太高看我了,体修这方面,锦岚山可远比我懂得多,强的多。”

    “前辈太谦虚了,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擅长的都不一样。

    前辈稳扎稳打,乃是最正统的体修,打熬肉身,磨练气血等等,近乎所有的方面,前辈都要远比我锦岚山的人强。

    我锦岚山强的只是里长而已,强在某些体修秘法而已。”

    余子清看的很清楚。

    就像他极少数方面,可能比老羊还要强,可是不能说他就比老羊强了。

    人家擅长的,懂的地方,是一万里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他只是正好懂那个缺的一而已。

    放到游震这也一样。

    体修方面,游震就是懂九千九百九十九。

    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跟游震聊了一会儿,余子清便离开,让游震自己在这消化一下。

    至此,游震的残肢,算是全部凑齐了。

    余子清什么都没说,游震便主动要留下,你看看人家多会做人。

    这一下两边心里都舒服。

    九阶巅峰的体修,余子清心里舒服多了。

    放到外面,不敢说百分之百,可在锦岚山,有一个九阶巅峰的体修坐镇。

    那十阶之下,谁来谁死。

    等着吧,起码等个上百年,最好是几百年之后,再让大兑归来。

    到时候,十阶路开。

    游震也好,里长也好,他们俩随便谁进阶十阶就足够了。

    要是俩人都进阶十阶,那锦岚山就彻底安全了,谁也别想铲除锦岚山了。

    这靠山才叫硬。

    然后到时候再修行到谁也打不死自己,那就可以彻底躺平了。

    一路再次来到头自在天所在的地方,看着还待在这里苦苦坚持的头自在天。

    “好好在这里锻炼一下吧,连这点气息都承受不住……”

    说完,环视一周。

    “他若是敢离开这里,就交给你们处理了。”

    一颗颗槐树里,一只只流着口水的饿鬼探出脑袋,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头自在天。

    “大人放心,我一定的好好适应。”

    余子清摇了摇头。

    “你一个天魔,要什么肉身,就保持现在的样子吧。”

    头自在天微微一怔,连忙应下。

    他觉得,这是不是在提点他?

    他忽然想起来,他可从来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天魔王到底是夺取的谁的肉身用的。

    这意思是告诉他,天魔王是没有肉身的么?

    一念至此,头自在天立刻咬着牙坚持,也不想着找个肉身,估计会更容易抵抗饿鬼气息的事了。

    余子清向着锦岚山内走去。

    深渊内的妖魔,要全面进攻,他也不准备出去。

    “楼槐,你去一趟布施镇,告诉大鬼和恻恻他们,妖魔的消息,顺便让他们转告大离的人。

    让他们小心点,要是妖魔太多,就适当的后退,放一些妖魔出来。

    告诉大鬼他们,没必要拿命去拼。

    让他们放出来一些妖魔,给大离的将士刷刷军功。

    不然的话,人家辛辛苦苦来了,操练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捞到。

    这不是自己去拼命,还得罪人么。”

    按照前线的消息,好几天了,一个妖魔都没从深渊里冲出来过。

    余子清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些饿鬼要吃独食,再加上大鬼带着饿鬼幡在那里,能跑出来妖魔才怪。

    一天之后。

    楼槐来到了养生会所,将余子清的话转告恻恻。

    恻恻直接去了深渊裂缝。

    穿过深渊裂缝,到了深渊这边,便见这里血气冲天,煞气弥漫。

    死掉的妖魔,鲜血已经在地面上汇聚成了河流。

    大鬼坐镇这里,战场压根不在深渊裂缝这边,而是向外延伸出了上百里的距离。

    饿鬼幡内的上千万饿鬼,轮番被放出来,吃饱了一批就换一批。

    这家伙是真的把妖魔的进攻当自助餐和练兵了。

    甚至为了避免有些一丝自我意识都没有的饿鬼横死,还专门抓了些没死的妖魔,去喂给他们。

    “喂,少爷传讯来了。

    二十多天之后,妖魔可能会发起全面进攻。

    但那些妖魔狡猾,未必会在这个时间,你小心一点。

    不要损失太大了,还有,适当的放出去一些。

    大离西荒军全军都集结了,而且还从其他地方调来了一些人。

    你这么吃独食,很得罪人的。

    再说了,这妖魔多得是,没必要现在吃饱了,后面的大菜吃不下了。

    少爷来说了,这一次可能会有七八个九阶大魔出手的,你能吃得下?”

    “我明白了。”大鬼一听是余子清的命令,立刻面色一正,迅速应下。

    恻恻翻了个白眼,她都来劝了一次了。

    可是这大鬼就是不听,那些饿鬼也跟疯了似的。

    西荒军那边虽然没人来说什么,可是他们日日操劳,从不休息,士气高涨。

    这跟直接抗议有什么区别。

    人家将士也好,大将也好,可都是需要军功的。

    恻恻这边刚准备走,奸商饿鬼跟个苍蝇似的,搓着手恬着脸凑了过来。

    “恻恻姑娘,有个事给你说一下。

    这妖魔来犯,那些家伙,味道一般,但是管饱,而且很多东西都是饿鬼也不爱吃的。

    能不能给准备点法宝。

    那些材料,都给收起来,还有那妖魔血,都汇聚成河了。

    就这么浪费掉,那得多少钱啊。

    我之前问过了,妖魔身上的材料,不少都很好用,虽然低阶妖魔的不值钱,可数量多啊。

    还有那妖魔血,也是上好的材料。

    自从咱们镇守这里之后,市面上的妖魔材料越来越少,价格水涨船高。

    妖魔血这种消耗品,更是几乎没有了,连带着其他的都一起涨价。

    你看这……”

    恻恻面色一黑,怎么跟自家少爷一个德行。

    她一挥手,放在绝望深渊里的大量储物法宝被丢了出来。

    从储物袋到盛放液体的葫芦、桶,应有尽有。

    顺带着,还有好几本书,上面指导着如何处理妖魔,哪些材料可以用,哪些值钱。

    “少爷给的。”

    奸商饿鬼拿着书一看,顿时大喜过望。

    “少爷英明,要是没这书,不少东西都给当垃圾浪费了。”

    恻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赶紧去跟西荒军联系一下,让他们做好准备。

    作为对外的联系人,余子清不在,她就是做决定的人,简直心累。

    她可不像余子清,说让那些饿鬼都住口,他们都会忍着。

    她说的话,平日里还好些,可是那些饿鬼杀红眼的时候,她说就没用了。

    从深渊裂缝飞出来,她来到西荒军的营地,看到西荒大将,便立刻见礼。

    “将军,接下来,恐怕要劳烦诸位将士辛苦搏杀了。”

    “妖魔大举进攻了么?”西荒大将眼睛一亮。

    恻恻想了想刚才看到的,绵延百里的战场,投入的饿鬼上千万,妖魔估计也不会少太多。

    这似乎已经算是大举进攻了吧?

    “是啊,大举进攻了,而且我家少爷传来消息,一个月内,妖魔会有一次真正的大举进攻,还请将军做好准备,现在也得请将军施以援手了。”

    “真正的大举进攻……”西荒大将一时没明白这到底什么意思。

    看到恻恻含笑的样子,他忽然就悟了。

    这卿子玉当真是会做人,这是给他们送军功啊。

    西荒大将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哈哈大笑着暴喝一声。

    “擂鼓!”

    战鼓响彻大营,如同雷鸣阵阵。

    霎时之间,大营之中,煞气沸腾,都快憋出病的将士们,一个个冲出营帐,飞速集结。

    同一时间,深渊之中,大鬼将饿鬼幡内,吃了顿饱饭的上千万饿鬼全部收了起来。

    深渊裂缝这里原本就存在的数百万饿鬼,也开始慢慢后退。

    绵延的战场上,开始出现了缺口,让那些如同潮水一样的妖魔,冲入到深渊裂缝里。

    放过去一部分了,便继续缩小缺口,控制着那些妖魔的数量。

    等了好些天了,也没见九阶大魔出手,他也等着吃一个九阶大魔打打牙祭。

    不过既然有好几尊九阶大魔可能会出现,他便慢慢的后退,让饿鬼慢慢的退到深渊裂缝附近,有什么情况了,立刻就能撤退。

    ……

    大乾宫城,一座空荡荡的大殿里。

    乾皇孤身一人,坐在那里。

    大殿中心,一缕缕光晕,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立体罗盘。

    那至少数百层的立体光晕罗盘,不断的转动着,乾皇拿出一个玉简看了看。

    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的确不到时候啊,那地魔尊主,的确是个天大的大麻烦。

    若是此刻大兑归来,灾劫之气太盛。

    开十阶之路大不祥。

    罢了,这么久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几百年了。

    先祖曾言,大兑封印术,乃大不祥,这何止是大不祥。

    简直就是拉上人族一起陪葬的祸端。

    上古之后,人族便再无新晋十阶出现。

    当真是害人不浅。”

    乾皇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这座大殿。

    大殿大门轰然关闭,整座大殿,都随之不断的坍缩,化作一缕缕光芒,没入到地下。

    然而,乾皇却没看到,他离开之后。

    那复杂之极的光晕罗盘之中,显化出来的东西,却是代表着灾劫之气慢慢的消弭,祥瑞之气开始浮现。

    而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迷蒙一片,彷佛什么都再也看不清楚了。

    只有一片混沌。

    也不知那代表着什么。

    ……

    整个世界,彷佛在近期,都忽然变得安稳了不少。

    天灾少了,风调雨顺,不少修士,修行的时候,似乎都变得顺利了很多。

    琅琊院内,最近的气氛,也变得很好。

    程净得到了大老支持,从小的地方开始变革,进展的还算顺利。

    今天,正式开始了对琅琊书库的整理,重新分门别类,一些不适合让人看到的,全部收了起来。

    一些原来能让院首这个级别随意看的东西,也开始挑挑拣拣,一些禁书,就将其封禁掉。

    七天之后,入夜,一点火光浮现,在短短一两个呼吸,便将一座书库点燃。

    熊熊烈焰冲天而起,灼热的热浪,一浪接一浪的向着周围扩散。

    琅琊院镇守之人,反应速度极快,可是却也只能阻拦火势向着四周蔓延。

    程净第一时间出现在半空中,看着那座燃烧的高楼,面色铁青。

    “立刻封锁所有地方,所有人,无论在干什么,全部待在原地,乱动者,格杀勿论。”

    冰霜寒气从天空中缓缓落下,然而,却见那高楼之上的火焰,接触到寒气,反而瞬间暴涨,火舌裹挟着滚滚黑烟骤然浮现。

    程净轻轻一嗅鼻子,眼中杀机沸腾。

    “龙鲸油加天火……”

    这是有人故意放的火,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快速扑灭。

    一道道遁光飞来,一位位院首面色都很难看。

    “这座书库里,都放了什么东西?”

    看到程净的问话,有两个院首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这些天,重新分类造册,这座书库里放了什么,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完整名录……”

    听到这话,程净面色一沉。

    “立刻暂停,把所有的名录全部拿出来,一个一个对,哪怕对十年也要查清楚,到底被烧毁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