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诡道之主 不放心油条

第二三四章 全部快成我的人了,主动去暴露(10k)

    一号就差握着四号的手,一脸动容的说出来这些话。

    四号肆无忌惮的一脸不屑,面带嘲讽,可惜,他没脸,一号看不出来。

    一号这话,在四号这,自动翻译成:我要跑路了,你留下来替死吧。

    自从上次换死囚的事情翻车,把大乾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让大乾丢了好大一个人。

    再加上宋承越以极快的速度,深挖出来的一堆东西。

    乾皇根本不可能忍得了。

    有所表示是必须的。

    而为了让乾皇消气,别整天花费巨大的成本来追杀他们。

    这一次,驻地是肯定不能要了,损失看起来一定要大。

    任谁看了他们都是元气大伤,留下的三瓜俩枣,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的那种损失大。

    要是他们这次损失不大,乾皇心中的一口恶气出不了。

    那他们以后便永无宁日。

    被大乾朝廷盯着,那日子不会好过了。

    尤其是这次不知为何,琅琊院竟然也派出高手。

    一号就知道,任何侥幸都不能有了。

    有能力做到挽回巨大损失,也不能去挽回,只保留核心就行。

    必须要有一个地位足够高的人,来当这个靶子。

    四号就非常合适。

    廖家本来实力不错,因为特殊的技艺和能力,地位不算特别拔尖,也特别稳固。

    可惜,廖家完蛋了,他们中的诅咒,是没有办法化解的。

    表面上看起来,廖家一切都很稳固。

    但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四号已经中了诅咒,廖家要完了。

    正好他们也需要这么个人来当靶子。

    四号可不就正合适么。

    给四号放权,一号便不紧不慢的离开驻地,悄然离去。

    四号拿到了驻地掌控的权利,立刻随意找人问了一下。

    很容易就知道了一号决定要出门,做准备是甚么时候开始的。

    精确到具体时辰。

    而这段时间,却是没有人回来过的,消息不是人带回来的。

    一号有另外的消息渠道。

    四号在白水蛋组织这么多年,要是能力不够,也不可能成为四号。

    除了一二三号,这基本上就是能单独外出做任务的白水蛋里,地位最高的一个了。

    余子清要具体时间,他自然也知道,这是为了找到是谁给一号传递的消息。

    大乾有所动作归有所动作。

    可日常调动也好,其他事情也好,都挺正常的。

    在没有真正开始行动之前,下面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要去哪,去做什么。

    他们只需要不断的服从命令即可,命令也不是一口气就全部发布的。

    一号知道消息的时间很早,比四号自己知道的都要早。

    那在这个时间之前,能知道消息的人,就没有那么多了,到时候也好排查。

    现在就可以确定,这个人的地位一定不低。

    四号先确定了这件事之后,便不再过多关注,也不是现在去关注的时候。

    他要尽可能的在这几天时间,尽可能多的做事情。

    还要想办法,尽可能的保留下来一些力量。

    一号直接放弃了驻地,明面上却是没有说的,让四号去替死,让其他人去死,都是不能说出来的。

    四号若是能保留有生力量,那怎么看都是功劳。

    在这里效力这么多年,四号的思维模式都有些像一号。

    以价值来衡量。

    他知道一号是觉得,放弃这里,会比保留这里要付出的代价小。

    想要一次来化解大乾朝廷的注视。

    四号哪能如他所愿。

    他第一时间,先去察看了一下驻地内的资料库。

    不出意外的,他有资格全权掌管这里之前,很多敏感的资料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有些白水蛋的资料也没有。

    比如二号的资料就完全没有。

    留下的大量其他白水蛋的资料,绝大部分都是能力和实力,都不足以单独外出做任务的白水蛋。

    其中还有他自己的资料。

    还能找到资料,对应的白水蛋,都是这一次被直接放弃的。

    像五号的资料就没有,七号、十号的资料也没有。

    而六号、八号、九号,都死了。

    他们的资料还有,也没有什么太大作用了。

    他直接大手一挥,将这里存在的所有资料,全部收走,回头再找机会,慢慢看,慢慢研究。

    他走出存放资料的地方,随手关了门,看了一眼飘在半空中的方脑袋。

    “如今我全权掌管驻地的一切,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入其中。”

    方脑袋连连点头,张口一吐,一道力量落下,那资料库的大门,便化作了石壁。

    石壁不断的生长,彻底将这里封死,连路都没有了。

    “带路,去三号那里。”

    四号一路来到了三号这里,站在门口,看着没急着收东西,还在研究什么东西的三号,暗暗松了口气。

    他取出一个被封印的盒子,站在门口,向里面道。

    “三号,你让我注意一些特别的东西。

    这一次我就给弄到了一个特别的,你要不要?”

    他一推手,手中被封印的盒子,便向着里面飘去。

    三号头也没回,随手就打开了盒子。

    却见里面晶莹剔透,仿若一团透明的粘胶,也如同活物一般,不断的蠕动着。

    三号骤然回头,看向盒子里的东西。

    “无形太岁!”

    三号惊呼一声,颇为惊喜,也顾不得手中的事情了,连忙准备各种东西,调制成一坛液体,将那无形太岁浸入其中。

    然而,他手太快了,压根没有太在意。

    以往四号也没弄到过这种东西。

    他随手打开,就坏了事,这东西见光就开始死。

    死了便一文不值,若是活着的,便是他最需要的一种主要材料。

    他没有理会四号,直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立刻开始以无形太岁为原材料,开始调制毒药。

    他要制作一些发作迅猛,毒性激烈的毒药,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

    因为一号之前专门来叮嘱过他,让他这两天尽快离开。

    只是开始之后,他便忘了一号叮嘱过的话。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争分夺秒的,在那无形太岁彻底死亡之前,得到他想要的数据。

    这东西太过珍贵,而且太容易死了,见光就开始死。

    便是他手里,这么多年,也仅仅得到过一次。

    就是因为被人发现的无形太岁,九成九都是在几天之内死亡,根本到不了他手里。

    四号看着三号一如既往,无声的笑了笑。

    想走,哪这么容易。

    他太了解这个三号了,知道什么东西,才能让他忘记一切,专心去研究。

    他被放弃,主动反叛。

    本来是打算做交易的,可余子清那边给的筹码,实在是太高了。

    他还不起,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他知道三号一直在研究一种针对体修,针对锦岚人的毒。

    他甚至还想研究出针对饿鬼的毒。

    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实在是太过危险。

    三号必须死,他必须要拖着三号走不了。

    这种疯子,是绝无可能被策反的。

    用三号的命,来当做一部分筹码,送出去吧。

    这是他能做的事情。

    四号多待了一会,确认三号已经彻底沉迷,肯定是已经忘却了无关的一切,他才放心的离去。

    以他的身份,想要算计一下三号这种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四号马不停蹄,大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架势。

    将整个驻地都巡视了一遍,尤其是巡视了一下其他还在驻地的白水蛋。

    将每个白水蛋的资料,都在心里过一遍,盘算哪个是值得拉拢的,哪个是死硬派。

    一路转了一圈,终于转到了最后,供奉玉简所在的地方。

    方脑袋还想阻拦,却被四号当场捏死。

    进入之后,不出意料,供奉的那枚玉简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号跑路,绝不可能不带的东西,就是这个。

    正在这时,四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种莫名的感应浮现了。

    诅咒的力量开始慢慢加强了,证明铜棺已经被打开。

    但是紧跟着,诅咒的力量便开始在他不敢置信的眼神下,慢慢的削减。

    竟然真的能?

    四号有些震惊,听归听,可真正见到,感受到的时候,却还是一样不敢置信。

    ……

    余子清打开了铜棺,看到里面廖老爷子的尸体。

    失去了铜棺的压制,廖老爷子身上的诅咒气息,不祥气息,开始了反弹,以一种极为迅猛的速度飙升。

    余子清布置好了祭坛,点燃了线香,滴落一滴自己的鲜血。

    他趺迦而坐,手捏印诀,口诵咒文,阴神也在喃呢低语。

    这是转移诅咒,吸引诅咒到自己身上的方法。

    想要施展这种法门,必须有两个条件。

    一,施法者必须跟中了诅咒的人,没有丝毫血脉联系,越远越好。

    若是跟中了诅咒的人,有血脉联系,那只会变成增强诅咒的法门。

    二,施法者必须在诅咒完全转移之前,能扛得住不死。

    否则,诅咒的威力会变得更大,大家一起完蛋。

    余子清不用去看族谱,也知道,他跟廖家人,绝对没有一丁点的血脉联系。

    哪怕向上追溯几千代人,也绝对不可能有。

    而且这个世上,也没有任何一个跟他有血脉联系的人。

    他来承受,绝对是最合适不过的,诅咒的威能会被迫降低到极致。

    随着仪法施展开,廖老爷子身上的不祥气息和诅咒气息,便幻化作一颗颗狰狞的兽口,不断的向着余子清飞来。

    一颗颗幻化而出的兽口,咬在余子清的手臂上,没入余子清体内,在余子清的胸口,化作一个诅咒印记。

    那诅咒印记的气息越来越强,余子清面无表情,静静的吸纳。

    不祥,哪来的不祥,整个世上,最不祥的东西,就跟饿鬼有关。

    他随便记录个东西,落在饿鬼道上的不祥之气,都比这诅咒浓郁的多。

    他还怕这些不祥之气?

    再说,他的辅助神通是吃干饭的?

    余子清感受着那些力量,一颗心也放回了肚子里。

    就这?

    就像是一个二百二十斤的壮汉,甭管他巅峰有多强。

    饿了几天之后,又坐在混元金斗上拉脱力,再来了几发,站起来腿都在打摆子。

    这种状态,指望能有什么战力。

    这个血脉诅咒,落在余子清这里,便是这种情况。

    没有血脉联系的人,而且特别能扛,诅咒能发挥出的威能,比余子清预料的还要再弱个十几倍。

    余子清都没有引动霞光来对抗,就是硬扛着。

    一个时辰之后,廖老爷子身上再无半点诅咒之气,也无半点不祥之气。

    那略显狰狞,乌青不甘的面容,都恢复了平和,就像是再无遗憾,平平稳稳的在睡梦中寿终正寝。

    唯有余子清的胸口,多了一个狰狞的兽口符文,剑突隐隐有刺破皮膜延伸而出的趋势。

    可好半晌,这兽口的獠牙都延伸不出来。

    余子清催动霞光神通,冲刷己身,冲刷那个诅咒。

    兽口符文,便似蔫了似的,慢慢暗淡了下去,如同一个普通刺青。

    要是余子清再发力点,说不定就能将其直接强行消灭掉。

    几种力量和位格,强行压制着,血脉诅咒屁用没有了。

    余子清甚至都没感觉到自己消耗了多少生机。

    约等于,小小的擦伤,都不值得专门修复一下。

    等到下一次受伤严重点的时候,再一起给修复得了。

    另一边,四号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胸口的兽口符文慢慢变弱,最后慢慢的消散。

    他能感觉到,那兽口符文不是被消灭了,而是从他的身上抽离,去了别的地方。

    那位的确没有说大话,也没有忽悠他,竟然真的是将诅咒转移走了。

    四号呆呆的站在这里,感受着体内不断消耗的生机,还在一种未知的力量下,开始慢慢恢复。

    他更不理解了,不明白为什么,怎么做到的。

    他只知道,那位做事是真讲究,他现在做这点事,怕是远远不够。

    抬起头,看着没有了玉简的祭坛。

    四号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多好的机会啊,可以单独请见那位大人的机会。

    只要能单独见到那位大人,他就有机会把一号搞下去,自己上位。

    思来想去,他似乎也只有完全掌控了白水蛋组织,然后转投那位麾下,才勉强算是抵得上一部分价值了。

    就是不知道那位承载诅咒之后,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不敢想。

    这诅咒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人冒险,而是一族人去冒险。

    这情分欠的有点大了。

    压下思绪,四号继续做各种准备。

    只用了三天时间,他便基本确定了,哪些白水蛋需要尽力保下来,哪些是只会坏事的一号死忠派。

    而另一边,大乾的母江河神,也已经差不多可以入主地祇神国了。

    进入这里之后,初步的掌控之后,他才能想办法,挖掘出来藏在这里的白水蛋驻地。

    母江实在是太大了,乾皇亲自下符召敕封他为母江河神也没用。

    地祇神国也太大了,影响的范围太广。

    而其他支流河神,恐怕也不会太喜欢,自己头顶上忽然空降了一个上级。

    这做事的难度也依然不小。

    母江河神从上游还是,一点一点的掌控,熟悉,而下游,四号已经在这个时候冒险离开了驻地。

    游走在母江的地祇神国里,他已经能察觉到,一直死寂的地祇神国里,开始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活力。

    河中出现的一些游鱼,已经开始说明问题了。

    这代表母江河神已经入主地祇神国。

    对方掌控地祇神国,只是时间的问题,这一点,白水蛋是绝无可能阻止的。

    四号这个时候,顺着备用的离开路线离开,已经能在附近,看到大乾朝廷的人。

    要么是这里已经暴露,要么是大乾朝廷这一次下了血本。

    所有可以离开的地方,都被封锁了。

    四号来到余子清这里,见到了余子清,感应到余子清身上的诅咒气息之后,立刻跪伏在地。

    “这一拜,是我替其他人,来拜谢大人替我们化解诅咒。”

    “起来吧,这个时候,你冒险出来,不太合适。”

    “大乾出动的力量很多,还有琅琊院的人,他们可能已经知道了往日里离开的通道,那边被封锁的很严重。

    我用了备用的通道才出来的。

    我怕出现万一,有些东西,还是先给大人吧。

    万一,我死了,也算是能做些事报答大人。”

    四号拿出来数十枚玉简,摆在余子清面前。

    “驻地内留下的资料不少,可是最重要的几个,都被提前带走。

    剩下的,我全部复刻了一遍,全部在这里,大人可以先拿着。

    可惜,供奉的玉简,被带走了,不然的话,我倒是可以试试联系接受供奉的那位。”

    余子清随意的拿起一枚玉简扫了一遍,好家伙,这么多白水蛋的身份,都被记录的清清楚楚。

    一号真是下血本啊,这些人全部都放弃么?

    听着四号的话,余子清脑海中一个念头,便开始浮现出来。

    “你说,若是一号死了,你有机会取代他么?”

    “有机会,若是这一次我不死,能挽回损失。

    而一号又犯了大错。

    最主要的,在玉简面前立下功劳,我的确有机会取代他。”

    “放心,你肯定有机会的,这一次,你肯定也有机会,挽回大损失。”余子清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把白水蛋一锅端了。

    想要对付假发白水蛋,那将他的手下,全部变成自己的人。

    很多以前没想过的事,大概就可以试一试了。

    “母江如此长,如此大,便是大乾朝廷不惜代价,也绝无可能封锁所有的地方吧?”

    “不错,母江没有河神的时候,便是我们要进出,也只能在母江与其他支流交接的地方进出。

    如今,大乾只需要封锁这些地方即可,再加上支流河神,若是也一心配合大乾朝廷。

    的确是瓮中捉鳖之局。

    母江新河神对地祇神国的掌控越来越强之后,没有任何人能在地祇神国里藏得住。”

    余子清回忆了一下母江所过之处,再回忆了一下支流和干流交界之地的位置。

    他拿出地图,指了指其中一个地方。

    “到时候,你到这里等着,我会亲自去带你们离开的。”

    四号一看,那个位置,正好处在两个支流中间,上下千里都没有大的支流。

    那个地方,按理说,的确不会有重兵把守。

    可那个地方怎么出来?

    四号没问,只是应了下来。

    四号这人虽然思维方式是喜欢盘算价值,可这个时候,还敢抽空来给送资料,就怕他万一死了,再也送不出来了。

    这人倒是能处,那余子清就不能让他死了。

    跟四号聊了一会之后,为了让已经有些死志的四号安心,余子清还专门亲自送了他一程。

    俩人一起来到了约定地点,在这个正常情况下,完全没法进地祇神国的地方,将他送了进去。

    四号回到了地祇神国,还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看不懂的事情,最近有点多。

    有了后路,他之前很多想法,就要改改了。

    第六天,四号再次去看了一下三号。

    三号沉迷新的研究,为了争取时间,到现在还无法自拔,跟入魔了似的。

    不出意料的忘掉了要赶紧跑路的事情。

    四号不以为意,他才不管三号到底是忘了,还是自忖实力,有问题也能脱身。

    只要三号现在不走,他就有办法让三号永远也走不了。

    第七天,母江河神,走出母江,在岸边迎接了朝廷的大军,还有琅琊院派来的俩强者。

    一个长着人脸的游鱼,游走在地祇神国里,发现了大军杀入,在临死之前传回了消息。

    白水蛋驻地里,一阵鸡飞狗跳。

    四号沉着冷静,有条不紊的安排事情。

    他再次来到三号的地盘,语气里带着焦急。

    “三号,快点收拾东西离开,母江出现了新河神,还有大乾的大军,已经杀入地祇神国了。

    肯定是针对我们而来的,快点走。”

    三号的气息里带着点疯狂,还在喃喃自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哪出错了?”

    四号嘶吼了三遍,三号才回过神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他立刻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重要的样品和研究资料、研究成果。

    可是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很多本来已经收起来的东西,随着这几天研究,不知不觉之间,又被他拿了出来。

    这些东西,他不敢让外人插手,他看向四号。

    “所有的阴影魔眼球,都收起来了么?”

    “其他的都收起来了,就差你这里的了。”

    “先将其收起来,别弄错了。”

    四号迈入三号的地盘,将那些装着阴影魔眼球的罐子,全部收起来。

    而后看向三号。

    “我还要去资料库,处理那里的东西,你快一点,从备用的通道离开。”

    看着四号匆匆离去的背影,三号什么话都没说,自顾自的收拾完东西,独自一人离开。

    只是等到他从备用的通道,从母江的地祇神国,进入支流的地祇神国时。

    却察觉到周围出现了异样的变化。

    这条支流的河神,被人锁了琵琶骨,钉死在石壁上。

    两个来自琅琊院的九阶强者,一个元神境,一个三劫境。

    还有宋承越,眼神冷冽。

    宋承越扫了一眼被封禁了力量的支流河神。

    “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留你性命,就是为了让你能去陛下那里说话。

    现在你可以好好想想,怎么死了。”

    一天之前,宋承越从余子清那得到了情报。

    告诉他,这个支流与干流交界的地方,就是那些人备用的逃生通道。

    老宋一听这话,就明白怎么做了。

    这些白水蛋,能一直藏的这么深,还能顺利的进出。

    必然是有支流的河神帮忙的。

    本来这里,也不是重点蹲守的地方。

    可老宋得到了答案,再想补个过程,那还不容易。

    就算证据不全,有些牵强,笑话,锦衣卫办事,什么时候必须正式确凿才能动手的?

    先把支流的这个河神被抓了,带着答案去审问,自然审问出来。

    这个河神曾经给过几个人通行证,而那几个人,都是些小修士,而且还都死了。

    再者,老宋说他的人前几天,在这里蹲守的时候,曾经察觉到一个带着金属面具的人出现,很快便消失了。

    那这里肯定就是一个出口。

    至于为什么老宋知道,这里出来的人,肯定是三号,就是琅琊院要找的那个人。

    谁来问老宋都是不知道。

    这次行动,他只是策应,提供情报支持,仅此而已。

    他在领队的人不在意的地方,亲自来蹲守,一不小心抓住了大鱼,那就是运气加上敏锐的判断力。

    琅琊院的人,为什么愿意相信这个情报,那你问琅琊院的人去,我哪知道。

    我只是把我查到的事情说出来,你们怎么做,不关我事。

    三号在看到来人之后,第一时间一挥手,紫色的雾气弥漫开来,转瞬便消失不见。

    水中生灵,齐齐爆体而亡,便是那个被束缚的河神,身上都开始浮现出脓包,一个接一个的爆开。

    如此烈性剧毒,宋承越果断后退。

    而琅琊院来的俩强者,眼神便骤然一凝。

    “紫气东来。”

    “果然是你。”

    三劫境的强者手捏印诀,霎时之间,便见周遭大阵升起,将方圆三十里地笼罩。

    而元神境的强者,口诵咒文,捏兰花印,遥遥一指。

    便见一个咧着嘴呲牙大笑,身高一尺的小人,幻化而出,小人扛着一把比它人还要大的锤子。

    瞬间跨越了距离,来到了三号头顶,一锤子敲在了三号的脑袋上。

    三号肉身没有丝毫损伤,可是神魂摇曳,隐隐有直接被敲出体外的趋势。

    他的身体瞬间僵在原地。

    他尚未有什么动作,周遭大阵,便骤然收缩,化作丈许大小,将他死死的束缚在原地。

    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控制住,不能动用分毫。

    而那位元神境施展的秘法,幻化而出的小人,还在大笑着挥舞着锤子,不断轰击三号的神魂,让其神魂摇曳,昏昏沉沉,彻底失去了意识。

    下一刻,便见三号的眉心,一个符文亮起。

    他身上的衣服,便好似密密麻麻的储物袋,无数的毒物喷涌而出。

    衣衫炸裂,露出他的身体。

    除了他眉心的符文之外,他的双肩、胸口、小腹、双腿、双臂,都各有一枚符文亮起。

    共计九枚符文,透着渗人的惨绿色光芒。

    光芒勾连在一起之后,幻化出九个毒物,轰然炸开。

    那元神境强者,首当其冲,他身上的法宝,被毒素不断腐蚀,有一丝毒素侵蚀到他的肉身,立时肉身便浮现出大片的脓包。

    另外一个三劫境强者,大手一挥,一把扇子浮现,卷起千重浪,抵挡着那些力量。

    一边还护着元神境强者后撤,退出了地祇神国。

    而老宋第一时间就跑了。

    这种战斗,他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看到俩强者颇有些狼狈的逃出地祇神国,宋承越这才连忙问候。

    “二位,你们没事吧?”

    “没事,这疯子,跟当年一样的疯狂,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一刻,立刻触发了他提前布置好的手段。

    引爆了所有的毒物,连他的肉身都一同引爆,那段地祇神国算是废了。”

    正说着呢,便察觉到隐约有虚幻的支流正在崩塌,毒素从地祇神国里渗透了出来,向着外面的河流里扩散。

    所过之处,大片的游鱼泛着肚皮飘了上来。

    俩人顾不得其他,立刻开始布置大阵,压制毒素扩散。

    另一边,母江地祇神国内。

    驻地内,兵荒马乱,一不小心,走漏了消息,知道大军来袭。

    而又一个不小心,所有人都知道了四号自知他们逃无可逃,为了不泄露秘密,准备引天火,将所有人一起,和驻地一起毁灭。

    但是呢,看门的精怪,先跑了。

    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些不想陪葬的白水蛋,都趁机逃了出去。

    剩下的这些,都是愿意听从四号命令的人。

    四号看着剩下的数十个白水蛋,有他已经策反的,也有还没资格独立外出做任务的,也有只是养着,用来利用其背后势力的。

    他看了一圈,声音沉稳,不慌不忙。

    “不愿意相信我,不愿意听从命令,关键时刻,叛逃组织的人,都走了。

    他们都死定了,现在,你们愿意跟着我,绝地求生。

    那我便带你们活命。”

    四号抛出一个坛子。

    “都进去。”

    有人立刻毫不犹豫的落入坛子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剩下的人,有样学样,等到所有人都进入其中。

    四号收起坛子,引燃了天火,将有价值的东西都搬空的驻地,全部点燃。

    他悄悄的离开驻地,来到了跟余子清约定的地方。

    被余子清接引着,离开了母江地祇神国。

    母江地祇神国内,逃走的白水蛋,被一面倒的碾压。

    有的被活捉,有的当场陨落。

    等到他们找到驻地的时候,只看到了熊熊燃烧的天火。

    跟刚才审问一些人得到的消息一样,不愿意逃,也不愿意被活捉的人,都在里面陪葬了。

    天火之下,他们可能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法得到了。

    最大的收获,可能也只是那些被活捉的白水蛋,还有琅琊院斩杀了一个高层。

    宋承越全程看热闹,他这次是不粘锅,反正他又不是指挥,而且他的情报还立下大功。

    让那个擅长放毒的疯子活着出去,那造成的危害,绝对比一个发狂的九阶强者还要大。

    另一边,余子清带着四号逃离,很快借道夔侯国,进入了大离境内。

    到了安全的地方,余子清看着四号。

    “你能逃出来的过程,是瞒不住的。

    你没法解释这件事。

    若是回去,你便直接说,就是我救的你,就是为了策反你。

    你为了挽回巨大的损失,就假意接受了我的策反。

    为了博得我的信任,还给了我一些情报。

    但是你有了巨大的发现,我手里有一个特殊的符召,可以随意进出地祇神国。

    符召来自于锦岚山,来自一位九阶巅峰的顶尖强者,更具体的,你便不知道了。

    因为你为了不引起怀疑,为了博得信任,不敢太过操之过急。

    但是因为你给出的情报,我现在对你很信任。”

    四号一听就知道,他应该怎么做了。

    这是要让他当双面间谍。

    但问题是,也只有这么做,他才能解释,为什么能逃出来。

    而且,真真假假,他做一些事,反而更方便了。

    不然的话,他哪怕现在回去了,可能也会有大问题。

    余子清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四号剑突的位置。

    一个兽口符文留在了那里,还有一丝诅咒气息和不祥的气息盘旋。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已经跟以前一样了。

    四号沉默不语,他已经忘记了盘算价值,没法算了。

    他心里早有死志,知晓自己哪怕化解了诅咒,其实也活不了太久。

    现在,余子清亲手把漏洞给他补上了。

    他知道,余子清是想借他之口,去泄露一些情报。

    那他就去做好了。

    四号叩谢之后,悄悄离去。

    数日之后,他通过渠道,联系到了一直在外面的十号。

    知道了新驻地在什么地方。

    夔侯国的一个废弃洞天里,有一个通往深渊的小裂缝。

    他们的新驻地,就在深渊。

    回到了驻地,一号打量着四号,打量着四号救下来的一大堆人,心里颇有些意外。

    再看到四号挽救下来的大量资源,大量记载。

    又听说了万无一失,放出去了一些人,又以天火烧了驻地,一号就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了。

    四号的能力,比他想的还要强。

    至于三号死了,怎么都怪不到其他人头上,因为没人能劝得动三号。

    一号挥手让其他人都离去,他才看向四号。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所有的通道,都被封锁了。”

    “锦岚山的卿子玉,带我出来的。”四号回答的很平静。

    一号的气息瞬间浮现了一丝波动,他的眼神犹如实质,死死的盯着四号。

    “他手里有一枚特殊的符召,可以自由出入地祇神国。”

    一号听到这,就知道事情严重了。

    那位大人要找的人,可能真的是锦岚山的人。

    而且肯定不是那位沉睡的饿鬼之王。

    他还想问更详细点,可是这一次,四号表现惊人,三号也死了。

    他觉得是时候真的提一提四号的地位,给他足够的权利。

    去见那位大人,便是如此。

    四号既然如此直白的说出来,那自然不是背叛了组织。

    反而趁机联系上了锦岚山。

    到了新的祭坛,玉简之上光芒闪烁,周围的一切都幻化了一个场景。

    一幅画挂在那里,假发白水蛋依然站在那里,只有一个背影。

    一号将这几天的事情说了一下,便看向四号,给四号机会说。

    四号说的九成五的真,剩下那半成隐瞒不说,说出来的话,全部都是真的。

    只是很多事情的顺序,给调整了一下而已。

    于是乎,事情便成了。

    卿子玉提前知道了攻打的事情,便潜入地祇神国找到他,在他发现卿子玉手里,有一枚特殊的符召之后,立刻假意投诚,给了卿子玉很多资料获取信任。

    反正那些资料,看起来重要,实际上,重要人物的资料都没有。

    现在卿子玉很信任他,便救了他一命。

    顺带着,他也趁机救下了更多人,挽回了大量损失。

    毕竟,组织内现在缺人手,这一波要是损失大了,很多事就没法展开了。

    假发白水蛋听完,便问了一句。

    “特殊的符召,可以随意进出地祇神国么……”

    “回大人,是这样的,他便是从一个没人的地方,将我带出来的。”

    “知道那符召来自哪里么?”

    “来自锦岚山,应该是一位九阶巅峰的强者,但更具体的,我没敢贸然问。”

    假发白水蛋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咬牙切齿。

    莫名其妙的被人针对,被咒死。

    捕捉真名印记的能力,还被那古里古怪的咒法污染,再也没法用了。

    降临找人也一直没有结果,最后只能把黑锅扣在饿鬼之王身上。

    如今听说了这个特殊的符召,他立刻来了精神。

    饿鬼道、炼体之道、同时还是地祇的家伙,果然就在锦岚山。

    能颁发这种符召,必定就是那位跟他以道相碰的人。

    绝对不可能是那位沉睡的饿鬼之王。

    假发白水蛋明白,为什么那个人要藏着了。

    因为十阶路没有开,他自忖不是对手,只要十阶路开,那个人必定会进阶十阶,到时候想要对付他就难了。

    “做的很好,他要什么信息,都可以直接给他。

    但是,要查清楚,藏在锦岚山的那个强者,到底是谁。

    有什么消息,立刻第一时间汇报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