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高楼大厦

第二百七十章

    东疆很特别,整个东疆既没有如同东凉那样的盟主,也没有东荒这边如同曹振一般,即便不是盟主,却也可以让众多仙门按照他的意思去做的人。

    东疆是以十大仙门为首的,如今的十大仙门之中,有三大仙门主战,有四个仙门主和,另外还有三个仙门,则是模棱两可。

    流光宗便是一个中间派,如今,流光宗却突然派出弟子,与绝剑宗的人走在了一起!如果流光宗也变成主战派,那么主战派与主和派都是四个。

    杨宇东满是急切的看着前来禀报的弟子问道:“流光宗派出的弟子是谁?”

    被问话的弟子,连忙回答道:“夏从云?”

    杨宇东却仿佛是双耳被什么强大的音波神通给伤到了一般,似乎是短暂失聪一样,猛然提高声音,高声问道:“谁?你说是谁?”

    被问话的弟子被杨宇东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随之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一线,叫道:“夏从云。”

    “夏从云,竟然是她!怎么会是她……”杨宇东伸手捂着额头,口中不断滴咕着,“他们流光宗是疯了吗?竟然派出了夏从云?他们这是准备彻底倒向主战派吗?”

    便是一旁,宋念竹的目光都微微变了一些。

    随之,杨宇东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看着曹振道:“曹峰主,你最好不要去了。那个夏从云,就是专门针对你的。”

    “哦?”曹振感觉有意思,满是好奇的问道,“还没有打,我为什么要逃呢?”

    “你不知道,那夏从云有多么恐怖。”杨宇东一脸急切道,“夏从云和你一样都是九异象金丹,但是,我们整个东疆之人都知道,她毕竟会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没有一个人会怀疑这一点!

    她之所以只是九异象金丹,是因为她修炼的时间尚短。乾坤逆转小纪元从出现到现在,也不过五十余年的时间,而她是在乾坤逆转小纪元之后,很多年才加入的流光宗。

    她修炼的时间,根本不足五十年,甚至连四十年都不到。

    而且,她在九异象金丹的时候,便击败了一个九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对手,还是碾压那种。甚至,我听说,她在八异象金丹之时,便击败过一个金丹大圆满的对手。

    当然,后面的消息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她的恐怖。她被誉为是流光宗万年来,天赋最好之人。

    我们东疆更是公认,只要她突破成为十异象金丹,必然是我们东疆,排名前十,甚至是前五的存在。

    是突破之后,立刻成为那等存在,而不是突破之后,再沉淀,才会成为前十或是前五。

    若是给她时间沉淀,不少人甚至认为她会成为我们东疆的第一人。

    夏从云虽然只是九异象金丹,可她的名气却比许多十异象金丹大圆满都要大的多。流光宗派她前来,曹峰主,你真的没有一点取胜的可能的。

    虽然,根据我的了解,夏从云并非是一个嗜杀之人,可她所在的流光宗这一次派她出来,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倒向了主战一派,她很有可能会听从流光宗的意思,直接动手杀你的。”

    “所以,你让我走?”曹振脸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的担忧之色,反而是一脸笑意的反问道,“我原本对,有人来挑战我们,真没多少兴趣。可我挺你这么说之后,我却是来了兴致。

    你说她的名气比你们东疆许多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名气都大,可是我,在我们东荒同样名气极大,同样比许多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还要大。”

    杨宇东听着曹振的话,顿时一呆,这个曹振,能够修炼到九异象金丹,必然不傻,他听到有这种高手,还不惧怕,难道,他也是那等绝世天才?

    所以……

    他正思索着,曹振的声音再次传来。

    “何况,九异象金丹击败九异象金丹大圆满很奇怪吗?我在金丹六重的时候,便击败过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杨宇东闻声,险些大骂出生,我可去你大爷的!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当我和你那个弟子一样?

    金丹六重击败过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你怎么不说你金丹六重的时候东荒第一呢?吹也没有这么吹的!

    别说金丹刘冲了,你说你现在,能够击败十异象金丹大圆满,我都不信。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急,我都想和你切磋切磋,让你知道,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恐怖。

    是不是这三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都听你的话,所以你也飘了起来?你觉得你真的行了,你真的比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要强了!

    杨宇东转头看向宋念竹,想要让宋念竹劝一下曹振。

    然而,下一刻,虚空之中,一道人影飞来,高声道:“宋师姐、杨师兄,原来你们在这。

    我们掌宗已经到了,还有,流光宗的严副掌宗也都道了,他们现在,正在海岸边等你们呢,几位还是快些去,不要让诸位等太久的好。

    对了,你们清风宗的掌宗也已经去了。”

    杨宇东眉头顿时深深皱起,眼前之人,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袍,在长袍的两侧肋部的位置,则是各自绣着一柄利剑。

    他来自绝剑宗!

    绝剑宗的让你发现他们了,而且,如今他们清风宗还有几大仙门的人,都已经到了,他如何让曹振等人拒绝?

    而且……

    他正头疼着,曹振已是开口说话:“是吗?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也去吧。”

    杨宇东顿时气绝,我和你说了那么多,已经将厉害关系和你说的很明白了,你竟然还直接去,你想去送死,你就去送死,我与你也不熟悉,你的死活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可你,这样去送死,很容易引起东荒和东疆的大战,你会害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

    眼看曹振已是带头,跟着对方飞去,他心中虽然大骂不已,却也只能跟着飞去。

    对方选择交战之处,仍旧是之前,曹振等人到来之后,祝鹏与都星辰交战的地方。

    曹振一路飞来,发现,此处的人,比之前要多了许多。

    高山上,此时已是占满了人,而且,这些人,很明显分为己方势力。

    想来也是,他们是东荒的人,来到了东疆,还杀了东疆的人,如今,又要与东疆众人交手,东疆的修士得知此事之后,自然要前来,眼一看情况的发展。

    随着曹振带着两个弟子以及沙浩琼落下,四周众人的目光也是瞬间落到了这四人身上。

    “这便是东荒来的四人。”

    “听说,这四人,其中有三人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可是他们却是以那个九异象金丹为主的?”

    “这个九异象金丹之人,身份必然不简单。”

    “再怎么不简单,在咱们东疆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让三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听一个九异象金丹的命令。

    哪怕这个九异象金丹的父亲是咱们东疆第一高手,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发生!”

    “那个拿着长棍的便是那个叫做祝鹏的憨人吧,真的无法想象,一个憨人还能修仙,还能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还能那般强大!”

    众人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在曹振和祝鹏身上。

    曹振目光向上方扫去,一时间,却也无法辨认出,这里,这么多人,一时间也无法猜出谁是谁,他只是等待着对方开口。

    他没有等待多久,山峰之上,一道人影突然开口道:“几位便是来自东荒的道友吧。我乃是,绝剑宗的掌宗,绝剑子。我们东疆也是第一次见到诸位。之前,诸位还与天星宗的道友切磋过,而我们,也很想与诸位,也切磋一下,见识见识东荒的神通。

    毕竟,我们东荒与东疆将来必定会接壤,而且都会连接到中心五洲,我们提前交流了解一下也没有坏处,不是吗?”

    “说的没错,只是不知道,你们要怎么切磋。”曹振微微眯了眯眼睛,绝剑宗分明是主战派,这人恨不得现在便动手,可是见到自己,还要说一些场面话,很明显,这是一个伪君子。

    而且,切磋的话,他也觉得有必要的。

    他也不想与东疆打,而东疆的声音又不一样,所以,他觉得,有必要亮一亮手腕让东疆的人,见识一下他们的实力。

    绝剑子闻声,心中顿时一喜,其实他最担心的便是对方比而不战,那样的话,若是自己强迫,清风宗那些主和派也会阻拦。

    现在好了,对方直接答应下来,清风宗,他们便是想要阻拦也无法阻拦了。

    山峰上,清风宗的掌宗,还有几个主和派仙门之人,听到曹振的声音,一个个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东荒的人,他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情况?

    对方这明显是来寻仇来了,而且还是早有准备。

    你答应什么?

    你不答应,我们自然可以想办法,帮你脱身。

    现在可好,你直接答应下来,让我们怎么说?

    绝剑子听到对方问自己怎么打,更是越发的信息,他连忙高声道:“既然你们之前已经切磋过一次,那便不要更改规矩了,继续按照之前的规矩便是?”

    说着,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甚至直接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张纸张,和一直笔道:“我记得当初,你们也都签字了吧,我们也签下字?”

    说着,他直接将笔和纸扔到了曹振面前。

    曹振一把接过,却是发现,纸上已是写了一段话,大概意思就是,双方切磋,生死不论,而且,纸上已经写了几个人的名字,看来是要与他们交手之人。

    四周,一众来自主和派的人闻声,顿时大急,连忙高喊起来。

    “绝剑掌宗,既然是切磋,还是不要打生打死的好。”

    “是啊,没有必要那样。”

    “切磋,点到为止。”

    众人高呼中,曹振已是拿起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随之递给了朵朵,让朵朵也写下她的名字之后,抬手将纸张仍回给了对方:“好了,我们已经签好字了。不知道,你们是想要找我们之中的哪个切磋?”

    四周,主和派众人的声音瞬间止住,一个个脸更是涨的通红,这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帮你?我们还在帮你说话呢,你自己竟然直接签字了,你是不是嫌你活的时间太久了?

    你知不知道,别人是有备而来,别人这样说,是想要打死你们!

    绝剑子似乎生怕别人抢走已经签上名字的纸张一般,一把抓住纸,扫了一眼之后,立刻收回了乾坤袋中,同时看向一旁的天星宗的掌宗。

    天星宗掌宗微微一点头,突然从一旁飞出,落到了下方,开口说道:“我乃天星宗,掌宗,范天星。

    这位曹峰主,你的弟子祝鹏,之前战胜了我的师弟,所以我想要挑战你的另外一个弟子,看一看贵派的神通有何神奇之处。”

    “既然,如此,朵朵你便与对方切磋一下吧。”曹振回头看向朵朵,嘱咐道,“朵朵,你注意点,虽然说了切磋之中,打死打伤都正常,可你还是稍微轻一点下手吧,别和你师弟一样,直接把人给打死了。”

    “是,弟子明白。”朵朵重重点头。

    对面一众天星宗的弟子闻声,却是一个个大怒,现在要出战的可是他们天星宗的掌宗,是他们天星宗的第一高手,对方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不要打死他们的掌宗,对方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瞧不起他们天星宗?这是在侮辱天星宗吗?

    四周,东荒的其余一众修士闻声也是面色各异。

    “对方怎么这么大的自信?”

    “按理说,他们已经见到过都星辰出手,范天星是天星宗的掌宗,他们必然也知道,范天星的实力更在都星辰之上,可他们还如此自信。”

    “难道说,这个朵朵,也与祝鹏一般恐怖?”

    “应该不可能吧,那祝鹏的实力,甚至都有可能能够排入我们东荒的前十。”

    “但是,她为什么这么自信?”

    不仅是其余众人,范天星感受着对方的自信,脸上也露出一道凝重之色,这女人如此自信,怕是不一般。

    不过,自己这一次可是准备充分!

    战斗,不仅是比拼实力,还要比拼,各自的宝物。

    而自己可是天星宗的掌宗,即便只是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的掌宗,那也是掌宗,自己是可以动用天星宗,所有神兵的!

    他动用所有天星宗的神兵之后,怎么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一战,他必胜!

    范天星背后,已经完成合丹的异象金丹浮现,可以看的出来,他的十颗异象金丹,每一颗的异象都是一柄利剑。

    而十颗异象金丹的利剑虚影,最后又合为一柄利剑的样子。

    同时,他的手中一柄长剑浮现。

    长剑通体碧绿,似乎是一柄玉剑,剑身之中更是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杂质,随着长剑浮现,一阵阵锵鸣之声传出,

    他的师弟,都星辰用的是长枪,而他,修炼的则是剑!

    他们天星宗,也唯有他这一脉,修炼的是剑法。

    但是,他们这一脉,却是天星宗最强的一脉,天星宗的掌宗从来都是由他们这一脉的弟子担任的。

    在千窟逆转小纪元到来之前,他们天星宗的掌宗便是他的师父。

    而且,他们这一脉,在整个东疆都极其有名,天星宗,几乎便是依靠着他们这一脉来支撑的。

    整个东疆都公认,绝剑宗是东疆第一剑宗,谁是第二剑宗却一直有争论,其中甚至有人说,若是整个天星宗都修炼他们这一脉的剑法,天星宗有可能会是东疆第二剑宗。

    随着长剑出窍,他整个人的气息也骤然一变,这一瞬间,他整个人似乎与他手中的长剑融为一体。

    长剑之中,更有一股股浩荡无际锋芒之气,向着四周激荡而去。

    长剑并未挥出,他所在的一方空间,却似乎是被长剑所充斥,便成了一方剑的时间,似乎每一寸空间,都有一柄看不到的利剑。

    “遮天蔽日剑!”

    人群中有人突然惊呼出口。

    “没错,的确是遮天蔽日剑,天星宗排名第二的神兵!”

    “他竟然直接用了此剑!”

    “虽然不知道双方的实力谁强谁弱,可神兵上,那个叫朵朵的东荒女修,比那很难与之媲美了。”

    朵朵手中的确是用的一柄普通的神兵。

    她曾经去过百峰宗的神兵冢,得到了一柄金色的利剑。

    随着利剑在手,她的背后,十颗异象金丹也随之浮现,与范天星一样,她的十颗异象金丹,每一颗的异象也都是一柄利剑。而十颗异象金丹的利剑虚影,最后也合为一柄利剑的样子。

    同样是剑之异象金丹,可是随着她背后的异象金丹浮现,她整个人的气息,却并未如同范天星一般,变的那般锋利,也没有给人一种,利剑与她融为一体的感觉。

    可是,她背后,异象金丹浮现之后,却引得她四周的空气疯狂的搅动起来,一股股浩浩荡荡的气息,向着四周涌去,看起来比之范天星异象金丹所散发的气息,更加的猛烈。

    “这,好强的气息!”

    “感觉,那个朵朵的气息,似乎比范天星的气息都强!”

    “怪不得她敢答应下来!”

    “不过,范天星的神兵明显比朵朵的神兵更强!”

    “有意思了,两个人同样都是剑道,而且,一个人感觉气息更强,一个人神兵更强。”

    不少主和派之人感受到朵朵所散发的气息,一个个心中稍安,只要这个朵朵的实力足够强,那便有机会从范天星中活下来。

    当然,她所是比范天星强,那曹振刚刚都说了,不让她杀对方,她想来也不会下杀手的。

    这一战,谁胜谁败,影响也有,但不会特别打,对他们来说,只要不死人,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两人切磋,却是与当初镇仙皇朝众仙争武大会的擂台对战不同,他们切磋是没有裁判的,也没有喊开始。

    两人各自提升着自身的气息。

    突然,范天星手中碧绿色的长剑之上,一抹光芒浮现,随之长剑猛的挥动,他的手腕在瞬间,向前连点了数下,一时间,虚空之中,一柄柄利剑的虚影出现。

    明明是利剑的虚影,应当是充满了锋芒之气,可是这一柄柄利剑虚影之上,却是涌现出一阵阵浓郁的生命气息。

    虚空之中,一道道的利剑之上,翠绿色的光芒更是洒落大地,落到了下方的花草树木之上。

    一时间,这一方世界的所有花草树木似乎都活了过来一般,疯狂的生长起来,一株小草,在这光芒之中,都急速变大,无数的花草树木与一道道的利剑虚影融为了一体。

    下一刻,无数花草飞起,一株株大树飞起,向着朵朵砸去,而虚空之中,无数的利剑虚影,也同时向着朵朵落去。

    朵朵绝美的似乎找不到一点瑕疵的脸上,明亮的双眸宛若平静的湖水一般,看不到一点的波动,她微微抬手,风轻云澹的向前一挥。

    霎时间,她身前的空气中,也浮现出道道金色的利剑的虚影,虽然利剑的虚影并没有对方的利剑虚影多,这这一道道金色金光,却是汇聚一起,宛若实质一般,甚至这些金色剑光虽然看起来是杂乱无章的浮现,可是隐隐约,每一道剑光之中,都存在着一种联系,无数的金色剑光,似乎组成了一个剑阵!

    呼吸间不到的功夫,无数的花草树木,还有那一道道碧绿色的利剑虚影已是落到她身前的金色剑光之上。

    几乎是一瞬间,这无数的金色剑光却是急速转动起来,似乎是形成一个巨大的盾牌,随之一声声兵器碰撞的脆响声传出。

    每一次剑影碰撞,都会擦出一串璀璨的火花,而这一方虚空,更是充斥着无数的剑光,一时间,天际之上,无数的火花暴起,看起来比之除夕的夜空都要灿烂绚丽。

    而空气中,更有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向着四周激荡而去。

    “挡住了!”

    “看起来,朵朵很轻易的便挡住了范天星的攻击。”

    “感觉,天星掌宗的攻击已经足够精妙了,可是那个朵朵的防御,似乎更加的精妙!”

    四周,众人望着朵朵施展的剑招,一个个不由点头,范天星那可是天星宗的掌宗,天星宗在整个东疆,也是仅次于十大仙门的存在,能够成为天星宗的第一高手,可见范天星的实力有多强。

    可是朵朵在神兵不如对方的情况下,都如此轻易的挡住范天星的攻击,的确不简单。

    倒是有不少吗,之前便看到过祝鹏与都星辰交手之人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奇怪,那个曹振不是说,朵朵和祝鹏都是他的弟子吗?怎么他的弟子修炼的都不同,一个是棍法,一个是剑法?”

    “神兵不同,这便不说了,关键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战斗风格也差好多,那祝鹏分明就是硬桥硬马的蛮力盲干,这个朵朵的剑法却是玄妙神奇充满了变化,这是完全两种风格的战斗。”

    “你们还真的信,那两个人都是他的弟子?两个十异象金丹是一个金丹九重的弟子?”

    众人议论声中,绝剑子双眉却是猛然一掀,露出一道诧异之色,惊呼道:“剑阵,她用剑光补下了一个阵法,因为虚影凝实,所以,剑阵形成!”

    “剑阵?”

    四周众人闻声,再次一惊。

    “我说,刚刚感觉,她施展出的剑光虚影,感觉都存在某种联系。”

    “她竟然以剑光凝聚成剑阵!”

    其中距离绝剑子最近的几人,神色更是变的怪异起来,他们可以听得出来,绝剑子话中的惊讶。

    绝剑子,那可是被誉为,如今东疆的第一剑道高手,能够让他都惊讶,可见,这个朵朵刚刚的手段有多么惊人了。

    其实,刚刚这短暂的交手,的确是朵朵占据了上风。

    她的神兵只是普通的神兵,对方手中的可是天星宗排名第二的神兵!

    范天星一剑被挡住,脸上闪过一道讶然之色,随之,他手中的利剑挥动的更加的迅疾,一时间,方才飞起冲向朵朵,被朵朵释放的金色剑光所击碎的,一株株花草树木,再次飞起。

    而每一片飞叶,每一跟树枝,每一片花瓣,在此时,似乎都变成了锋利的,可以轻易次刺穿山岳的利剑,尽数向着朵朵刺去,威势比方才更加的惊人。

    只是瞬间功夫,这无数的飞叶、树枝已是砸在金色利剑汇聚的盾牌之上。

    而后,更有无数的剑光袭来,一道道碧绿色的剑光,汇聚一起,更是宛若滔滔不绝的江水一般,让人感觉,似乎大地上的大江大河飞落到了虚空之上一般。

    金色盾牌这在骇人的冲击下,轰然碎裂。

    可是,下一刻,这碎裂的金色剑光再次汇聚,又形成一面盾牌,挡在了朵朵的身前。

    浩荡的剑气激荡而来,宛若海啸一般,一层接一层,一浪接一浪,连绵不绝。

    朵朵身前,金色利剑汇聚的盾牌,不断的碎裂再形成,每形成一次,这盾牌距离多都的距离都会拉近一些,眼看朵朵就要被剑河所倾覆。

    突然间,她的背后,异象金丹之中,骤然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光辉射出,落到了她身前的金色剑光虚影之上。

    顿时,金色的剑光突然一转,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盘状,而这圆盘更是由大圆小圆两圈剑光所汇聚的剑轮套在一起。

    两个剑轮向着相反的方向旋转,一时间,整个剑阵的变的大为不同,一股股纯粹的,似乎可以撕碎一切的锋芒从这剑阵之中涌出。

    无数锋利的飞叶、花瓣、树枝还有似乎无穷无尽的剑河落入这剑轮之中,瞬间被绞碎,飞叶、花瓣、树枝化为齑粉,剑河消散。

    下一刻,这剑轮却是骤然爆开,无数飞剑骤然射出,向着范天星射落而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前一刻,还是范天星攻击,朵朵防御,可只是瞬间,却变城了朵朵攻击,范天星防守。

    范天星英俊的脸上,骤然浮现出一抹惊色,他匆忙之间,连忙祭起一面红色大旗。

    大旗瞬间展开,似乎包裹天地一般,将范天星护卫在了身后,然而,大旗才刚刚展开,下一刻,无数的剑光已经是射落过来,一道道锋利的剑光划过,竟起直接将大旗撕碎,轰然射到范星辰的身上。

    而范星辰的身上,早在开战之时,便凝聚的碧绿色的护体神通,在在剑光之下,也轰然碎裂。

    一道道剑影射落在他的身上,瞬间穿透他的身躯。

    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上,已是出现一道道的血孔!

    明明只是剑影,可每一道剑影却都蕴含着无力的力量,宛若巨山坠落一般,偏偏,这剑影还又锋利无匹!

    只是一瞬间,范星辰已是变成了一个血人。

    恐怕,对方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了。

    他更是想不明白,对方的剑气,为何如此的锋利!

    不等他多想,突然间,他的眼前,朵朵的身影浮现,同时一剑刺杀来。

    祝鹏的大巧不工,而朵朵的剑法,则是看起来玄奇、美妙到了极点,一剑刺来,宛若烟花瞬间抛开,一道道剑光宛若点点繁星一般,充斥天际。

    范天星匆忙之间只能举起手中的遮天蔽日剑挡在身前,顿时,一股浩荡无匹的力量袭来,冲击的他的身躯不受控制的向着后方倒退飞去,同时他的体内气血更是一阵翻腾。

    脸上尽是一片骇然,以及不可置信之色。

    这力量……对方的法力竟然比他强了如此之多!

    对方的竟然能够将他震退,让他感觉到一剑袭来根本无法阻挡,对方的法力比他更强!

    倘若他只是一般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还能理解,可他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之中,已是属于极强的存在了,竟然还如此轻易的被震退。

    这个女人,她究竟强到了何等程度?

    他没有看到过祝鹏出手,可是,这一刻,她坚信眼前的女人,比之祝鹏还要强!

    朵朵一剑刺出之后,没有任何停顿的,再次一剑刺出。

    这第二剑,威势比之第一剑甚至还要猛烈,浩荡无际的剑气直冲而至,再次刺在了范天星的利剑之上。

    顿时,范天星只觉得虎口生痛,身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他,甚至都感觉到手臂酸麻不受控制,手中的遮天蔽日剑,在这恐怖的巨力之下,更是握之不稳,一下从天际飞落下去。

    而朵朵已是刺出第三剑!

    霎时间,范天星全身冰寒,这一刻,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接近。

    “我认输!”

    范天星没有长剑在手,只能匆忙的抬起手臂挡在身前,同时发出一声高呼。

    而朵朵的利剑则是猛然一转,变刺为拍,一下拍在了范天星的身上。

    顿时,范天星只觉得一股浩荡无匹的距离轰落而来,直接将他从虚空之中拍落下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之上。

    伴随着轰然一声巨响,下方的海岸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圆坑,圆坑之中,范天星体内气血激荡,倒在圆坑之中更是久久没有飞出。

    他现在,真的没有脸飞出去,他来找回天星宗的场子,结果,却是大败而回,为了保命,他甚至喊出了认输两个字!

    他可是天星宗的掌宗,代表着天星宗的脸面。

    他说认输,岂不是代表着天星宗认输了!

    可是,刚刚他不得不喊出认输,虽然对方那个九异象金丹的人,说不要杀人,可谁知道这个朵朵会不会听?

    他毫不怀疑,他如果不喊出‘认输’,对方的剑一定是刺下来的,而不是拍打下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明明一开始还是范天星压制朵朵进攻,可是转眼间,范天星已经是认输,还被人从天空之中击落下来、

    众人到现在也才反应过来。

    “输了?”

    “天星掌宗就这么输了?”

    “两人同样都是用剑,结果范掌宗却如此干脆的输了?”

    “天星宗,在我们东疆也能排入前二十吧,可范天星竟然就这么输了!”

    “感觉,对方一开始根本没有发力,只是想要看看范掌宗的本事,发现范天星的实力之后,稍微一认真,便击败了范掌宗。”

    “范掌宗可是还用了他们天星宗排名第二的神兵!”

    众人一开始是更加看好范天星的,或是认为两人旗鼓相当,谁知道,朵朵竟然如此轻易的击败了范天星。

    “东荒的人,难道都这么恐怖吗,来的两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都这么恐怖!”

    “这两个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我怀疑,这两人,都是东荒排名前十的存在,他们故意来我们东疆耀武扬威来了。”

    “有可能,他们是故意找一个九异象金丹的人做遮掩!”

    “这等实力,他们肯定是东荒最为顶尖的存在!”

    人群中,杨宇东听着四周众人的话,望着从天空中飞落下来的朵朵,突然间想起,之前朵朵所说的话,她说,她比祝鹏还要厉害。

    自己当初是不信的,可现在看来,或许她当时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比祝鹏更强。

    范天星最终还是从圆坑之中飞了出来,他即便知道自己丢人,可他也不能一直躲在圆坑之中吧,那样更加丢人。

    他飞落而起,向着朵朵一拱手道:“这位仙子的剑法果然精妙,范某自认不如。想来这位仙子,在你们东荒也是鼎鼎大名之人吧。甚至,在东荒之中,都没有人的剑道可以比的过你。”

    范天星的话音落下,四周无数东疆之人,无论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甚至是中间派,也纷纷点头,如此精妙的剑法,他们甚至感觉,不亚于他们东疆的第一剑道高手绝剑子。

    这必然是东荒的第一剑道高手。

    便是绝剑子此时也认同的点了点头,方才短暂的观察,他的确感觉,对方的剑法不亚于他,具体谁强谁弱,却是要必过才知道了。

    毕竟,范天星落败的有些快,他也无法判断出,对方真正的实力,只是有一个大概的估算罢了。

    朵朵听到对方众人的话,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我能够理解,你们的人输了,所以你们要把我说的厉害一点,这样才能显得你们不是那么弱。但是,我真没有你们猜测的那么有名。”

    曹振闻声满是怪异的看了自己的女弟子一眼,这是小朵朵,确定不是北言假扮的?这张嘴,怎么这么像是北言呢?

    朵朵的话一落下,对面一众北疆之人的脸顿时涨红。

    朵朵却仿佛是没有任何的察觉一般,继续说道:“其实也不对,我在我们东荒也挺有名的。不过,我有名不是因为我自己,是因为我的师门。我师门之中,每一个弟子,都受到整个东荒的关注。而我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她还真没有说假话,百峰宗的几个弟子,她真的是最不起眼的,毕竟她和祝鹏一样,加入百峰宗的时间都比另外几个师兄师姐晚,然后,祝鹏因为是憨人,受到的关注更多,她还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朵朵也不管对方众人的反应,仍旧说道:“至于剑法第一?我远远称不上东荒的剑法第一。最少,我还有一招剑法没有用,那剑法是我三师兄传给我的,我三师兄并非主修剑法,可剑法却不比我差。”

    曹振闻声,心中摇了摇头,朵朵之前说的话还没问题,现在就明显忽悠了,项子御会剑法,可项子御的剑法,绝对比不了朵朵。

    不过,朵朵说项子御传授了她一招剑法,又是什么剑法?

    不会是项子御修炼的天幻剑法吧。

    众人似乎真的被朵朵震住了,一时间竟是没有人回话,同时更有不少人心中计算起来。朵朵说,她还有个三师兄,那必然还有大师姐和二师姐了,再算上她和那个憨人,也就是说他们师门,她这一辈最少有五个人,而且听她的意思,另外三人也都极强,比她还要强!

    这是什么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