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 巫马行

第两百八十九章 电影插曲

    四月三日。

    海外电影的第一轮票房正式公布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

    星辉公司专属办公室里,周艺林眉头深皱,本来华夏的票房回暖还是挺开心的,但是当看到自己在海外的票房以后,他就犹如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被寄予厚望,企图开拓海外市场的《满城金甲》在北美的票房扑街了。

    上映十天,总票房拿到了四百万美元。

    甚至还不如那部上映一个月的《机械侠》的票房。

    看到这个数据以后,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

    是的,这部在华夏票房还算不错的电影,并没有跟《英雄》一样在老美爆发出强大的生机,反而扑得连爹妈都不认识。

    更令周艺林无语的是,北美的四百万美元,居然还特么是除华夏地区以外,全球票房最高的地方。

    法国三百五十万美元……

    韩国三百二十万美元……

    日本一百一十万……

    ……

    委瑞内拉三千,三千美元票房。

    一个个惨不忍睹的数据,让周艺林特么有一种梦回《战国》的感觉。

    也不对!

    这《战国》更惨,版权叫破喉咙都没人要,意大利那边到现在还囤着没播……

    失望的情绪占据了周艺林的内心,最终,他又看了一眼正拿着一叠数据资料的助理:“《挣扎》和《锦衣卫》在北美票房多少?”

    “《挣扎》大概是三百万美元左右,《锦衣卫》两百万美元……”

    “《挣扎》已经上映五天了吧?怎么票房这么低?”当周艺林翻开《挣扎》的票房数据以后,顿时瞪大了眼睛。

    三百万!

    上映五天了,这个票房低得让周艺林有些难以置信。

    在他的印象中,《挣扎》闹出来的影响力,应该在老美非常恐怖才对,票房不说比《电锯惊魂》凶,但至少也不可能差太多吧?

    然而,三百万美元的数据却实在是太扎眼了。

    “这部电影在老美是“受限上映”的电影之一,仅安排在少数院线上映……”

    “为什么“受限”,在华夏都没有受限上映……”周艺林眉头深深皱。

    “这是老美一些部门高层的意思,更是老美军方的意思,以及好莱坞除华纳公司以外,所有电影人的意思,《星际》这部电影,老美八大影业或多或少对这部电影有投资……”助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随后轻轻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部电影难道……”周艺林表情一愣,随后仿佛想到什么一般,瞪大了眼睛。

    “还不知道,不过,戛纳那边到现在还在争议,听说评委们吵得很凶……”

    “……”

    …………………………

    四月四日。

    清明节。

    周洋再次接到了克里斯蒂安的消息。

    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戛纳那边仍旧针对《挣扎》在吵架,有些评委如疯狗一样,不但要让这部电影入围,更要这部电影获奖。

    他们觉得这部电影是对生命的尊重,充满着敬畏,是一个电影人必须要维护的电影精神。

    而另一波评委则拒绝这部电影入场,给出了许许多多是似而非的理由,说这部电影会对戛纳带来灾厄。

    “为什么是灾厄?”

    车上,周洋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还记得你被拯救时候的那两声爆炸吗?”电话那头传来克里斯蒂安的声音。

    “记得,怎么了?”

    “那两声爆炸有很可疑的地方……”

    “什么可疑的地方?”

    “真正炸死巴尔斯与摄影师的可能不是恐怖分子,而是自己人。”

    “你是说……”

    “是,电影极有可能是证据之一,《挣扎》不但在老美受限上映,甚至在其他地方也很难卖出版权……”

    汽车里。

    周洋挂完电话以后,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他看着不断倒退的窗外风景,看着似曾相识的街巷,脑海中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既陌生又真实。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老家洛城,合县。

    一座在地图上找都要找半天,虽然不算贫困县,但相对比较落后,到处都是大山的小城。

    “师傅,就到这吧。”

    “好勒!等等,小伙子,我一直觉得你像那个,那个明星……”

    “哪个?”

    “就是那个,那个……好像是一个唱歌的,我外甥女还挺喜欢的。”

    “哈哈哈,看来我有明星样!”

    “是啊,要不要去参加那些“阳光大道”之类的模仿秀?”

    “有机会确实要去试试,搞不好还能一夜成名呢,哈哈。”

    “哈哈,对,对!”

    开车师傅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起来很健谈,也很爽朗。

    他透着后视镜对着周洋左瞧又瞧,只觉得周洋分外眼熟,但瞧了半天依旧想不起周洋是谁。

    觉得周洋像个明星,但是没有明星穿成这么土包子的……

    在离开的时候跟周洋笑着聊了几句,周洋本来有些阴霾的情绪在遇到这位司机以后,倒是稍稍冲淡了不少,不过在走进那一个个巷口以后,周洋心中的那股情绪又莫名地紧了起来。

    虽然岁月变迁,但巷尾那边的大姐姐们依旧很热情,她们抽着烟,露着热情的笑容,跟所有经过的客人们都打招呼,大方地邀请所有人去坐坐,聊聊家长里短,卖烧饼的那个老头依旧认真地揉着烧饼,兴许是卖出了一些人气,竟然围着不少人……

    在蜡烛店买了一些鞭炮后,他又买了点熟食、水果还有酒,并带着这些东西走上山。

    小县城不如大城市一样匆匆忙忙,山间的空气非常清新,唯一有些不好的就是刚下完小雨,路上充满着泥泞。

    他微微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头,周洋记得自己当初带着父亲的骨灰下葬的那天也是这种天气。

    他来到山头以后,默默地看着已经长满杂草的坟墓,心中不是滋味。

    生病以后,房子也卖了,亲戚也避而不见,如果他也没来的话,不知道多少年后,这里将会彻底变成一座荒坟。

    周洋的心中除了几分唏嘘以外,还有一阵感叹。

    拔完草以后,周洋默默地将碗筷摆上,目光看着没有墓碑的坟包。

    “去年太忙了。”

    “今年过来看看你……”

    “以后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每年都会来,跟你唠唠嗑……”

    “祖宅我会买回来的,你放心吧。”

    “这一路上,我遇到了很多好人,也经历了很多精彩的故事……”

    “……”

    周洋说着说着,便说了很多东西,最后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记忆如泉涌,走马观花却历历在目。

    周洋并不感谢那一段苦难的日子,唯一感谢的大概是苦难日子里,一直坚持没有放弃的自己。

    两个小时过去,周洋才意识到自言自语了许久,他默默地站了起来。

    ……………………

    洛城。

    特殊教育学院依旧很平静。

    周洋戴着口罩帽子走下了车,当拿出通行证以后,保安看了一眼后连忙放行。

    穿过一条狭长的走道以后,周洋看着崭新的教学楼以后满意地点点头。

    看来,跟信中写的那样,自己捐的那些钱全部用来盖新校舍了。

    周洋来到了教室边上的走道驻足,他看着孩子们都在认真地上课,磕磕绊绊的读书声非常嘹亮,而那些无法说话的孩子们,则是在老师的引导下,做着各种各样的手语,看了一会后,他来到校长室敲开了门。

    “进来!”

    “你好,你是……”

    “金校长,是我,周洋。”

    “周先生,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当看到周洋摘下口罩帽子以后,校长金正国瞪大眼睛,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隐形的翅膀》和《挥着翅膀的女孩》大火的那些日子里,周洋捐了不少钱,其中有一笔钱就是捐在了这所学校里。

    虽然对外匿名,但金校长是知道的,两人这一年多时间里,以Q狗的方式联系着,一些孩子们的信,也是金校长代寄。

    “清明节扫墓,顺便过来看看……”周洋笑了起来:“对了,金校长,能不能让那几个喜欢唱歌的孩子过来,我看看?正好要筹备一部新电影,想弄一首主打歌,看孩子们的童声合不合适……”

    “啊,没问题!”金校长听完以后连忙点点头:“是哪几个孩子?”

    “喜欢唱歌的徐正豪、张亮亮、牛莉……”

    “周先生,那些信,你都在看?”当看到周洋准备地报出那些名字以后,金正国有些吃惊。

    “嗯,有在看的。”周洋点点头。

    “好的!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我这就去叫,我给你倒杯水吧,对了,周先生,这是你捐的三百万块我们的用途明细,最近又对孩子们一些食宿条件和课外阅读进行了拓展……”金正国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仿佛想到了什么,第一时间从带着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叠账单,放在了桌子上。

    “嗯,我看看,对了,金校长,要不等孩子们下课吧,上课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打扰他们了……”周洋点点头,拿着账单默默地看了起来。

    “没事,这个点也快下课了!”

    金正国绪离开了办公室,就在他刚离开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手机的震动声,他下意识接了电话…

    “喂,金校长!我们韩崇马上就来了,你带着孩子们出来迎接一下吧,我们带了很多礼物,还有很多媒体也跟着过来了,我们打算给学校捐款十万块……”

    “抱歉,能改天吗?今天不太方便……”

    “金校长,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媒体都带来了,怎么能改天?我们韩崇可是很忙的,今天非常难得过来,而且这一次是现场直播,网络上有几百万韩崇的粉丝在看着呢,怎么能让粉丝们失望啊……”

    “你过来也没有提前通知我们,这……”

    “现在不是通知了吗?好了,我们三十分钟后过来,你让学生们赶紧出来迎接一下……这能给你们学校打知名度啊,多好的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