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倾覆之塔 不祈十弦

第五十九章 瞬间社死

    霞刚从空中铁下来,捋了一下有些凌乱的浅金色发丝。

    她那灵动的蓝绿色眼睛周围,不化妆也会有清晰的眼线那是她母亲遗传的银渐层猫的灵亲特征。

    她除了发色与瞳色部分继承了父亲的灵亲特征之外,无论是灵亲特征还是容貌特征、都几乎和那个男人没有什么关系。大致来说,是从外观上绝对看不是父女;但假如事先被人说过的话,也还是可以看出相似之处的程度。

    她那披肩的卷发,没有经过最近流行的星空渐变色的烫染,是最自然朴素的本色。

    七月底的天气很热,但她也没有穿短裙。只是穿着普通的短风衣、露出腰线,下半身则穿着低腰的长裤,腰间还斜挂着一条沉重而略大的银质腰带。除此之外,还有闪闪发光的宝石耳钉与带刺的项圈,看起来是会让人联想到时尚歌手一般的打扮,璀璨夺目。

    因为她精致的容貌、与身上那淡雅的气质,不免会引得路人注意。

    而当看清她的面容的时候,人们就会更加讶异。

    很奇怪,居然不认识。

    明明是一副艺人打扮,气质与外形条件也这么好、看起来义体改造程度也相当低。但脑海中却根本没有这个女孩的印象,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

    但反过来说,明明是端庄淡雅的气质、可打扮的风格却与之完全不相符。这种反差感也令人印象深刻。

    虽然霞并不知道周边的人在想着什么失礼的话……但她还是不太习惯被人注视。

    在开直播的时候,她可以与弹幕高强度对线;在虚拟世界中,她可以和朋友高强度开车,调戏小男孩;可在线下,霞光是被路人盯着看就会感到害羞。

    假如不全是熟人的话,她甚至可以在朋友聚会的时候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

    别人都以为她是高冷、总是带着矜持的笑容孤身一人坐在角落,但实际上她已经紧张到心脏怦怦跳了。

    因为在各种宴会时,她总是要穿着短裙或者长裙出席、更不可能挂着乱七八糟的饰品。

    因此,在私人出行的时候,她就喜欢往自己身上堆一大堆象征着自己“不受约束”的要素。

    比如说不穿内裤的情况下穿着低腰裤,把腰带单独拿出来挂在髂骨上,或是将项圈戴在脖颈上。

    这都是父亲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穿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轻浮了。偶尔她还会穿一些更怪的东西,比如说紧身的皮裤与露出大片皮肤皮衣、或者半透明的高筒靴与兜帽上衣。或者像是手铐一般的手环、或是异常短的迷你裙。

    她并非是想要用这种服装来吸引他人的注意,也并不是大胆开放到能够接受这种服饰、并将其日常穿出门……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她觉得穿着这种衣服非常羞耻……所以她才会一直偷偷穿着这种衣服出门。

    那种羞耻的感觉,对她来说反倒是一种刺激与抗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微痛般的伤害”。

    她今年只有二十二岁,大学刚刚毕业不久,天恩大学更是在天恩区内、离她家不远。

    出门的时候,说不定会遇到她的学弟学妹们光是如此想着,就更让她感到心脏咚咚的跳着。

    她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对的、毫无意义的。

    但如果解析自己的这种念头、或许其中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源于对父亲的不满与报复。

    她能够意识到,自己心中仍残留着无法根除的傲慢;也能从逻辑上分析出这不过是毫无意义的叛逆行为……

    与不懂事的那些女孩相比,她的学识与见识让她多了一份清醒。可无力的清醒只会带来更大的迷茫。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就如同喝酒装醉一般。

    酒不醉人人自醉。

    在人们的注视下,霞走进了一家咖啡厅。

    名为“金刺梨”的咖啡厅,是最近的店面中少有不安装店内监控的店铺。它白天是咖啡厅,晚上是酒吧。

    能放心的不安装监控,据说与老板是个高度义体改造的退休保镖有关他自己的双眼就是一对活监控。

    “老样子吗?”

    机械合成声响起:“大小姐。”

    义体人头颅上的七枚指示灯闪烁了一下,示意他看到了霞进门。

    他从腰间探出的两只多余的手臂正在身侧清洗着杯碟,而两条上臂则在慢悠悠的磨着咖啡。

    “嗯。”

    霞对着老板点了点头。

    她靠在吧台前,抬头四处望去,一眼便找到了与自己约在这里的密友。

    留着可爱的茶褐色短发、身材小巧的女孩。其中一缕头发是帝企鹅标志性的金色。

    那是名为冰水的女孩。

    因为她的父亲与自己的父亲以前相熟,两人从小时候就在一起长大。

    和父亲给自己介绍的那些“董事家的孩子们”相比,她倒是更喜欢这只小企鹅。

    霞其实很佩服冰水。这是她最为钦佩的同龄人

    冰水的父亲是英雄,她是看着父亲拯救无辜者、行侠仗义而长大的。

    因此,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嚷嚷着要以后成为英雄。

    但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英雄究竟是何物”的霞、竭尽全力才阻止了对方。

    英雄并不是什么好差事,女英雄更是如此。

    没有根基的女英雄,很容易在意外与阴谋中成为高层的玩物英雄的身份也不过是多加了些许趣味,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

    在纸醉金迷的幸福岛,想要当好人、做好事是很不容易的。

    但和自己不同的是,就算得知了这一切……冰水也没有放弃“正义”。

    她并不迷茫。

    “假如英雄之路走不通,我就去当记者。记者走不通,我就当主持人。主持人不行我就当作家。作家不行,我就去当修女。

    “如果做不了,我就去说。说不了我就去写,写不了我就换种方式来帮助别人。只是想要做点什么的话,总是有办法的。”

    当年只有十六岁的冰水,对自己如此肯定的说道。

    正是那句话震动了霞,让她打定主意背离自己的命运。

    或许她改变不了什么,但万事总要有第一步

    只是,霞在第一步迈出去之后,又陷入了新的迷茫。

    可冰水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记者。

    光是想着,如今自己还在逃避……她就对自己的这位密友充满了钦佩。

    某种意义上来说,冰水反倒是她的偶像。

    正是冰水给了她一个前进的方向。而在她迷茫的时候,也总会找冰水寻求意见。

    这次行动,也正是在冰水的支持之下才能完成。

    如今她们约在“金刺梨”,正是打算进一步商议计划细节。无论是在网络上,亦或是语音通话都是不安全的。只有在没有监控的线下,才是能够商议这种重要计划的地方。

    理论上来说,冰水肯定不会再约其他人。

    但霞却讶异的发现……

    冰水的对面还坐着一位少年,他们相谈甚欢。

    而且,霞还真认识对方。

    虽然两人从来没有见过。但霞单方面的认识对方

    那正是自己的表哥,代号为“群青”的新任英雄,罗素。

    “哟!”

    冰水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回过头来对自己打了声招呼:“来这边坐!”

    罗素顺着冰水的目光看了过来。

    那温柔的面容,却莫名让霞联想到了道奇逊。

    但与总是露出和蔼笑容的道奇逊不同,罗素的笑容更让人感觉到真诚、眼神也更加干净。

    那是一位真正的“英雄”。还没有被污染的年轻英雄。

    霞刚想微笑着对他点头,打招呼介绍自己就突然想到了自己如今的打扮。

    她顿时就羞红了脸,话语刚到喉咙处就卡住了。

    这可是自己哥哥,怎么能让他看到这种不体面的样子……

    决不能暴露身份

    “这就是霞哦,群青先生。”

    冰水若无其事的露出了天然的笑容:“道奇逊董事的女儿。”

    “群青”闻言,回过头来看了看霞,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喔……

    “嗯……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