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倾覆之塔 不祈十弦

第六十三章 花之触

    尽管刚刚才睡过了十二个小时……

    但随着罗素呼吸着翠雀的味道、感受着她的温度,安静的枕在她的肩膀而不是枕头上,就又逐渐感受到了困倦。

    肚子已经变得有些饥饿。但他仍然不想动弹,只是闭着眼睛用芯片联系着外卖。

    这个点还不用给翠雀打针补水而且说实在的,他其实不太想要看到翠雀吊着药瓶、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那总会让他联想到不好的什么事。就好像是鲜艳多彩的人,一瞬之间变得苍白了一般。

    当然,如果真的需要的时候,罗素也是可以帮她扎针的……他对这个还是很熟练的。从配药到扎针到拔针,整套流程都非常熟练。毕竟他已经给爱丽丝打过很多次了。

    在这三天间,翠雀的状态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首先是汗水与泪水的颜色不再是那种危险的湛蓝色,然后体温也不再变得那么高,紧接着就不怎么出汗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平静,不再像是最开始那么痛苦。

    因此罗素隐约有着感觉,翠雀应该是快要醒了。如非必要,他不想离开她。

    罗素总有种微妙的感觉……总感觉如果她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人不是自己、就好像心中缺了点什么一样。

    突然,罗素的耳朵轻轻抖了一下。

    网址ps:

    他敏锐的听到了,翠雀的呼吸节奏突然产生了细微的变化。

    他刷的一下抬起头来,翠绿色的瞳孔聚精会神的望向翠雀。

    他很快就看到了翠雀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了一些。

    翠雀睁开眼睛,眉眼含笑、安静的看着罗素。

    “你醒了!”

    罗素一下就从床上坐直了身体,兴奋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

    那么,如果我有事会怎样?

    翠雀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

    但聪慧如她,却没有直接说出口来、让罗素平白为不存在的悲剧而忧愁痛苦。

    “我回来了……”

    她轻声说着,嗓音轻柔嘶哑:“多亏了你,我才能回来……”

    “等一下,你先喝点水!”

    罗素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蹦下床来、给翠雀倒了杯温热的水,扶着她慢慢坐起来喝下去。

    翠雀一边被扶着坐起来,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没有那么脆弱……只是稍微有些头晕。”

    她将那杯热水一饮而尽,随后可怜巴巴的看着罗素:“我好饿……”

    “我点过外卖了,你先吃吧……”

    罗素下意识的说着,却突然意识到了不对:“等一下,你还是得先吃点好消化的。”

    “我想吃肉。”

    翠雀的语气像是撒娇的孩子般可爱:“我想吃烤肉……”

    但罗素却变得严厉了起来:“不行!虽然我不懂这些,但我感觉这肯定不行……我再给你点一份养胃粥吧。”

    “那我想喝你做的粥。”

    “……但我不太会哦。”

    “没关系。粥没有会不会的,”翠雀眼巴巴的看着罗素,“而且我可以教你。”

    和平时翠雀总是保持着的那种清冷稳重、理性淡漠的气质不同。

    经历了与恶魔的争斗,再度醒来的翠雀……就像是开悟了一般,言语之中有了一种微妙的柔软感。

    但罗素却隐约感知到了一种脆弱的情绪。

    于是他一言不发,便抱住了翠雀。

    翠雀只是安静的被罗素抱着,轻声开口道:“我其实能感知到的……在我和‘致死量的爱’赌斗的时候,外面发生了甚么。

    “我也知道你所说的话。你所做的事。”

    “……那,你会怪我吗?”

    罗素小声的说道:“我本可以找乐园鸟来帮忙的。”

    “你要是找了她我才会怪你……而且那样的话,我就未必能醒过来了。”

    翠雀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身上那种脆弱而娇柔的感觉逐渐消散:“真是不容易啊……驯服心中的恶魔什么的。你和坏日先生,都比我优秀的多呢……”

    “我倒是觉得,你肯定没问题的。”

    罗素松开翠雀,注视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因为发自内心的善良,本身就是一种力量。一种从心灵深处涌出来的力量。”

    若是以前的翠雀,想必会反复申辩自己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善良”……只是曾杀过人、手上染过亲人之血的罪人。

    但如今的翠雀,却只是看了看罗素,突然扑哧一声、露出了盛开的花一般灿烂的笑容。

    她一把抱住了罗素明明已经昏迷了三天,但她的臂弯依然那样有力。

    “谢谢你……罗素。”

    翠雀再度真诚的感谢道:“我能醒来,全靠了你。

    “没有你的……【爱】,我或许会在那片海洋之中沉沦至死。”

    光是说着“爱”这个词,就会让她的面颊绯红。

    而罗素也害羞的不敢去接这个话。

    他大概也猜到了,翠雀遇到了什么……那应该是来自恶魔的考察。

    最终,“致死量的爱”还是认可了翠雀、愿意将自己的力量托付给她。

    “……但我想,我现在或许已经是离不开你了。”

    翠雀松开罗素,定定的注视着他、轻声叹了口气:“那么,我要怎样才能留住你?”

    罗素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话让我想到了一首诗。”

    紧接着,他才认真的摇了摇头:“我不会走的。”

    “你居然读过诗嘛……”

    翠雀感觉到了些许惊奇。

    罗素有些不满:“你这是什么话,我当然读过的。我看书的范围是很广很杂的。”

    “那……能来一段吗?”

    翠雀冰蓝色的清澈瞳孔注视着罗素,像是幼犬一般带着湿润的渴求、轻声说道:“你说的那首诗。”

    “……那是情诗哦?”

    “我就要听那个。”

    她抿着发干的嘴唇,认真的说道。

    翠雀身后的第二条尾巴缓缓抽出,顺着罗素的尾椎慢慢向上。但那冰冷的金属却让罗素感觉到一种温热的灼痛,像是烧红的铜。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罗素轻声低语,悠扬的念诵着:“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那是罗素前世时听过的,博尔赫斯的一首诗。

    他能第一时间想起,正是因为他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共感。

    他注视着翠雀的眸子,感受着脊背的灼热,在轻声念诵着,如同念着自己的心:

    “我给你在你出生之前、日落时见到了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的诠释,你的理论以及关于你真实而奇异的消息。

    “我给你我的孤独,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想要用无常、用危险、用失败来贿赂你。”

    “……念完了?”

    “念完了。”

    罗素确认道。

    紧接着,缠绕在自己后颈的“鹤望兰”,便如蛇的尾巴、慢慢爬上了自己的后脑。

    随即,鹤望兰轻轻前触。

    翠雀将罗素的头按下,轻吻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