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人,得加钱 傲骨铁心

第四百五十章 大哥什么文凭?

    “皇上,皇上”

    这回轮到贾六懵逼了:我的个祖宗哎,我他妈的连醋坛子都给你爹准备了,你别告诉我你不干了啊!

    “朕,朕”

    乾隆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同眼前这位京师最后的忠臣,表述心中的复杂与绝望。

    本来,他很确信自己是先帝之子,出生地是雍亲王府如意室,所以外界谣传的什么生在避暑山庄,什么傻大姐才是他额娘,又或是什么陈阁老换子的他压根不信。

    至于什么叫魂妖术,什么施法害太后,更是有心之人借机生事散布的蛊惑人心之说。

    然而,奸贼富勒浑手中那份先帝遗诏却让他原本坚定的意志开始动摇。

    那份遗诏他一个个字看过,笔迹的确是先帝的,而且圣旨也的确有年头,根本不是新造的,尤其这道遗诏还是从太后寝宫玉观音像找到,那就更加不可能有假。

    问题来了,如果他弘历真是先帝之子,先帝为何留下这道遗诏?

    太后为什么要把先帝这道遗诏藏在身边四十年?

    推理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真的不是先帝之子,否则无法解释先帝同太后的举动。

    那他是何人之子?

    果郡王,还是陈阁老,又或是杨林,亦是什么太后和老僧小和尚苟合的结晶?

    乾隆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非要选一个的话,他怀疑自己也许是十七叔果郡王允礼之子。

    因为当年允礼死后,是太后非让他再给这位十七皇叔破格加祭一次的。

    当时太后给出的理由是十七皇叔乃顾命大臣,大行皇帝之弟,当今皇帝之叔,行辈甚尊,所以皇帝应当破格祭祀。

    当时乾隆没有多想,孝顺的他按太后意思办了。

    现在细细回想,这事透着的蹊跷太多。

    且当年太后还让他免除果郡王入殿叩拜之礼,虽然理由看起来并无不妥,但往深里想,世上哪有阿玛跪儿子的?

    真是十七叔生的还好,万一连十七叔都不是,如外界所说他是汉人之子,乾隆真就觉得自个的天崩了。

    富勒浑那个奸贼欺负他,他可以忍,因为他不信这奸贼能一手遮天。

    只要隐忍,总有一天能活剥了这奸贼。

    毕竟,他尚有后手。

    城内有贾佳世凯,城外有和珅同女婿扎兰泰他们。

    只要两个奸贼一个不慎,就是他这个皇帝脱困之时。

    但要是滴血验亲的结果他真不是先帝之子,那乾隆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宗室不可能容他再为皇帝,就是富勒浑同色痕图这两个奸贼也留不得他。

    富勒浑那个奸贼殴打他走后,乾隆就开始做最坏的打算。

    可是被隔绝中外的他根本无法向外传讯,正愁着,贾佳世凯来了。

    自己被富、色二奸贼囚困欺压的真相,也终是被世凯发现。

    但他不能让世凯为自己出头,因为宫中都是二贼的人,万一世凯因为冲动被害,他真就无人可指望了。

    “朕现在内困于富、色二奸贼,外困于宗室”

    乾隆很小心,说话的声音跟蚊子飞过差不多,把个贾六听得很费劲。

    “皇上,只要滴血验亲,皇上身世无疑,宗室岂会再质疑皇上”

    乾隆打断了贾六的话,摇了摇头,低声道:“世凯,你还不明白吗?不管结果朕是不是先帝之子,是满人也好,是汉人也好,朕这个皇上都活不了多久。”

    贾六沉默,老四鬼子说的其实有理。

    就算他帮忙让他过关,宗室那帮人难道还真能认老四鬼子继续当皇帝?

    上三旗满洲的血债,可不是一句过去的不谈了就能抹杀过去的。

    心中一动,遂问:“皇上要臣怎么做?”

    乾隆凝视忠心耿耿的贾六,半响之后,吐出几个字来:“朕要你做司马懿。”

    司马懿?

    皇上,别这样。

    贾六听的先是一怔,继而一惊,“扑通”双膝跪地,“咚咚”磕了三个头:“皇上,臣死罪!”

    “朕不是让你真的做司马懿,朕相信你不是那种人,朕是要你学司马懿,”

    乾隆扶起贾六,认真打量面前这付忠不可言的相貌,问贾六可读过书。

    贾六老实说道:“臣读过三年旗学。”

    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这个小学三年级的文凭是有点低了。

    “三年?”

    乾隆眉头微皱,“高平陵之变你知道吗?”

    “啊?臣不知道。”

    贾六摇头,配合乾隆,因为老四鬼子需要他不知道。

    果然,乾隆点了点头,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

    当下给贾六说古了,什么曹魏时,权臣司马懿于朝中地位日益显要,官至太尉。

    “明帝卒,司马懿与魏国宗室大将军曹爽共执朝政,二人矛盾日益尖锐,曹爽欲夺司马懿兵权,将其赶出朝堂司马懿遂装病不起,表面麻痹曹爽,实则暗中策划,乘曹爽兄弟随魏帝祭扫明帝高平陵发动政变,一举诛杀曹爽等人”

    贾六听的认真,不时点头,最后福至心灵的颤了一下:“皇上是要我趁滴血验亲时宗室同富勒浑等奸贼都在时,带兵将他们一网打尽?”

    “朕没有看错你,你读书虽少,但却是有福之人。”

    乾隆摊牌了,他真的是让贾六趁所有人都在泰陵时发动兵变。

    “臣能用兵马不过两三千人,”

    贾六不想冒险,因为下五旗那帮人也不是傻孩子,怎么可能一个个光杆司令出城去泰陵呢。

    “你拿朕的印章节制扎兰泰、阿忠保、舒赫德,他们都是朕的忠臣,见到朕的印章之后必会听命于你。”

    乾隆早有准备,从衣服中摸出一块玉制的印章塞到贾六手中。

    贾六愕然翻看,印章上除代表君王的龙形图案外,竟他妈的还有“自强不息”四个大字。

    没什么说的了,跪下扑通又是三个响头,带着乾隆最后的希望出了永寿宫。

    刚出宫门,还没到军机处呢,老富就冒了出来,伸手跟贾六要东西:“拿来。”

    “什么?”

    贾六装聋作哑。

    老富白了他一眼:“你说呢,弘历好不容易见到你这个忠臣,不给你点东西我是你儿子。”

    “还是老哥看人准。”

    贾六只好将准备给自己儿子的乾隆印章摸出递给老富。

    “我就知道老家伙不老实!”

    老富恨恨的就想将这印章给摔了,得亏贾六眼明手快一把抢过。

    这东西,有大用。

    老富朝永寿宫方向瞄了眼:“弘历让你干什么?”

    贾六撇撇嘴:“他要我做司马懿。”

    “嗯?”

    老富面色一变,“老家伙想来场高平陵之变?”

    “咦?”

    贾六一脸钦佩,好奇问道:“大哥是什么文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