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赤侠 红烧大黑鱼

273 打回重审

    呼

    砰!

    一拳,包裹骨骼的皮肉血管全部碎裂,肉眼可见的根根断裂。

    魏昊右拳的五指,几乎是瞬间粉碎,但是,他挥出了自己的左拳。

    砰!

    “嗯?!”

    阎王双目凝聚,“为什么还在坚持?凡人,告诉朕,为什么还要坚持!!!”

    五指成爪,爆猿一巴掌镇压下来,裹挟的鬼火魔焰,跟魏昊的“烈士气焰”疯狂地互相消耗。

    道术、法力,果然这时候是无用的。

    比拼的,终究是自己的底蕴、意志。

    哗啦。

    带起大量的废墟碎石,巨人抬起了一条腿支撑,单膝跪地的模样,小臂合拢,宛若盾牌。

    咣!!

    整个人被爆猿一巴掌拍得倒退,阎罗城的外郭,被推出一条鸿沟。

    魏昊双臂震开,撞击在阎罗城内城的围墙上。

    墙头无数鬼卒阴兵仓皇逃窜,然而魏昊的血水只要甩出去,溅射在它们身上,也是瞬间将它们杀死。

    湛蓝的焰火,逐渐变得靛青。

    任何妖鬼只是碰触,三魂七魄轻松焚毁。

    嘎、嘎……

    白鸦们在怪叫,它们在欢呼。

    这是前所未有的幸福时刻。

    “都给朕滚!这些都是朕的奴才”

    嗤

    一道阴风袭来,竟是有仙法手段,将白鸦全部驱赶,只听阎王吼道,“总有一日,朕会御驾亲征鸦鸣国!等着吧……”

    冬、冬、冬……

    爆猿说罢,摆动着双臂,穿过街巷宫殿群,脚踩废墟,走向了魏昊。

    “强弩之末,还在死撑!你已经死撑了很久……”

    “呼……”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魏昊背靠着阎罗城的内城城墙,靛青的烈焰在蔓延,粉碎的手骨重新生长。

    血肉皮肤再次包裹骨头,心脏强劲有力地跃动,源源不断地给肉身提供着力量。

    他的呼吸非常沉稳,一呼一吸,形成了风云。

    啪。

    一个火苗出现在身前,凹陷的胸骨重新连接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爆猿直接愣住了:“血肉衍生?!这是……阴尽纯阳,脱质升仙?!”

    不可能啊!

    阎王环顾四周,这里的确是阴间,处处都是阴气,魏昊怎么可能阴尽纯阳?!

    最重要的是,魏昊不修法力!

    但它没有看错,魏昊刚才粉碎的手掌,的确重新凝聚!

    这就是血肉衍生,这就是神仙才有的特质。

    五气朝元,三阳聚顶,这就是神仙!

    “你的肉身,朕要了!”

    双目一缩,阎王一个冲锋,双拳再度杀到。

    然而魏昊全无意识一般,竟是伸出双手,直接握住了爆猿的双拳。

    咣!!

    轰隆隆……

    阎罗城内城的城墙,绵延数千里,竟然瞬间震塌。

    那场面,彷佛是天龙坠地一般的壮观。

    可此时,没人在意数千里城墙的垮塌,只因阎王压制不住魏昊,魏昊跟阎王竟然互相角力僵持住了!!

    “好!!!!”

    攥着拳头,秦广城中的判官攥着拳头,他无比的激动,“英雄是不会倒下的”

    孽镜台前,几乎所有的鬼差都惊呆了。

    一个凡人,从阳世而来,历经四年之久,承受多少阴气鬼气死气的侵扰,竟然还能肉身不腐。

    不但肉身不腐,还能跟阴兵大军昼夜不停地搏杀四十八天!

    而后,还能跟阎罗大王斗个旗鼓相当!

    哗啦。

    魏昊脚边的房屋颤巍巍地垮塌,街道早就没有了模样,一眼望去,数百万数百万的鬼民魂飞魄散,他们在阴间的物业,彻底毁了个干净。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如此。

    冬!

    魏昊双臂发力,硬生生地顶住了爆猿,一脚向前踏出一小步。

    这一小步,对一个巨人来说,不值一哂。

    然而这一小步,让地府十国无数鬼魅都在欢呼。

    “这气焰!”

    阎王发现,魏昊的“烈士气焰”,发生了变化。

    从湛蓝,逐渐走向靛青。

    颜色的微妙变化,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

    原本无法灼烧到它肉身的气焰,现在,已经烧掉了一撮红毛。

    只是一小撮,但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不可能!”

    冬!

    魏昊弓着身子,背部的肌肉在变化,就像是一头勐虎的背部线条,优美,却又充斥着极为野性的力量。

    又踏出了一步,将错愕的阎王,顶得后退了两步。

    “好!!!!!!”

    秦广城中,判官狰狞地嘶吼起来,“打!打!打他娘的!!上啊魏大象!上啊啊”

    手中的算盘成了节拍,判官扯着脖子怒吼,他是死人,本不该有这种变化,但是现在,血脉泵张!

    “壮哉!壮哉!壮哉”

    独角鬼王双拳高举,紧紧地握着拳头,“魏赤侠必胜!魏赤侠必胜啊”

    冬!!

    又踏出了一步,这一步,魏昊浑身皮膜之下的血管,都彷佛开始发光,人体的血管图,在阎罗城外,绽放着靛青色的光芒。

    那血液带着焰火,必然是充斥着光芒!

    “朕乃幽冥天子!阴间无敌”

    爆猿咬紧牙关,竟是再起风云,双目赤红如火,紧接着,天穹之上,一道光芒注入其中。

    无数的身影在其中跳跃,皆是一只只赤红猿猴的形象,它们所到之处,处处战火纷飞。

    它们带来战争,便是带来死亡!

    “朱厌”,是主宰战争的神兽!

    先天神灵,寿比天高!

    这道光芒让阎王再度变强,身躯进一步庞大,竟然头颅直冲天穹,已经到了酆都大帝的腰身处。

    阴间的天穹,就在酆都大帝的腰间。

    “朕,地仙之躯,神仙之力,你以为只是说说吗?!”

    “阴间唯我独尊”

    一脚抬起,直接对准只到脚踝处的魏昊,狠狠地踩下。

    “啊”

    然而一脚踩下去的瞬间,阎王一声惨叫,整只脚竟然被洞穿。

    魏昊手握一把宝刀,裹挟着靛青气焰,直接从血洞中钻出。

    腾!

    浑身“烈士气焰”组成一朵焰云,划出一条尾迹,绕着爆猿的一条腿盘旋而上。

    嗤嗤!嗤嗤

    爆猿整条腿居然出现了一个螺旋伤口,就彷佛是阴曹地府的黄泉路!

    “朕的腿”

    轰隆!

    阎王剧痛中倒下,庞大的身躯,直接砸断了数条了黄泉路,无数黄泉路碎片掉落下去。

    捂着腿脚的阎王难以置信,它竟然被伤害到了,而且不管怎么用法力疗伤,竟然都不能阻挡血水的流淌。

    伴随着汩汩流出的血水,爆猿的身形在缩小。

    “不!不”

    咬牙切齿的爆猿立刻挥舞“幽冥天子剑”,将自己受伤的那条腿直接斩断。

    整条猿猴的腿,从阎罗城外跌落,朝着地府的深处而去。

    “‘烈士气焰’……又变强了!”

    盯着魏昊,阎王的身躯再度缩小,它很确信,魏昊不该有这么强,按照现在魏昊“烈士气焰”的威力,只要一个呼吸,魏昊就应该粉身碎骨。

    他的肉身,本该撑不住!

    但是,他的的确确撑住了!

    “酆都大帝……”

    阎王念叨着,它猜测,或许是酆都大帝的支持,但……那不只是酆都大帝的气息,更加的激烈,更加的威力无穷。

    然而很快,阎王陡然反应过来,整个阴间,现在最炽烈的焰火,应该就是魏昊本身。

    封闭的阴间,俨然彻底成为了一个熔炉……不,是炼丹炉。

    魏昊就是那把火,阴间最优质的的材料,就是炼丹的材料。

    而自己,阎罗大王,便是现在阴间最最优质的……材料。

    “时辰!”

    勐然一个激灵,阎罗大王突然想起来之前的卦象,抬头一看,天穹不过是刚刚泛白。

    还好,才过去两个半时辰……

    现在还是第四十八天。

    然而,下一刻,十国之中传来的惊叹声,却把阎王吓得浑身一颤。

    “魏赤侠真英雄也!鏖战一天一夜,当真是人间英雄,威勐无匹”

    一天一夜?!

    什么?!

    竟然打了一天一夜?!

    爆猿双目圆睁,怎么会这么快?!

    现在已经是第四十九天……

    阴间遥远西部的某个角落中,正在捕鼠的一只黑狗对一只黄雀说道:“你们这儿天亮也该请只雄鸡报晓啊,真是的……”

    狗子扯着脖子,朝天叫唤了起来:“喔喔喔~”

    学鸡叫,学打鸣,对狗子而言,不过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黄雀见状,顿时佩服道:“汪大哥好厉害,学得惟妙惟肖!”

    “那是……”

    狗子自得之间,却将东方天穹一片光亮,靛青色笼罩阴间。

    那是一片光,那是一团火。

    火光中,魏昊浑身烈焰焚烧着阴间这个大炉子中,最宝贵最珍惜的至宝、材料阎罗王!

    “不!不!这是什么火焰”

    “朕乃天命之子!朕乃阴间天子!朕的宏图霸业还没有完成”

    “啊!这该死的焰火,为什么灭不掉!为什么”

    “魏昊!魏昊!朕是不会死的!朕是不会死的”

    烈焰中,独腿的爆猿在那里哀嚎、咒骂、咆孝,然而烈焰不会停歇,不断地燃烧,将它的一切都焚烧殆尽。

    焚烧的过程中,阴间的重重伟力,地府十国大王的神威,似乎都在凝聚。

    “阴阳鬼火”在双眼中重新凝聚,只是这一次,却带着金光。

    魏昊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重现光明,他重见光明。

    童孔中金光流转,一切鬼魅都无所遁形,便是那些“希”死后化作的“夷”,原本无形不可见,现在,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十国王权汇聚,形成了一个沉重的秤砣,这是阴间最大的秤砣。

    黄泉好似秤杆,而这个秤砣,便是压住黄泉的阴间“大权”。

    “大权”落入魏昊的掌中,这一刻,“大权”在握!

    “十国判官听令,‘大野泽’七万二千枉死鬼一桉……打回重审!”

    失语的魏昊,重新开口说话的第一句,便是“大权”在握的一道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