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沧海扬帆 齐橙

第一百八十章 一家厂子的力量太小

    由于俞国荣做了专门的交代,食堂做的几个菜档次颇高,味道也很不错。从公社供销社买来的酒是高凡没听说过的一个牌子,想必这种小地方也就是这样的消费水平,供销社平日里也不会进茅台、五粮液之类的名酒。

    这顿饭,高凡吃得挺乐呵。俞国荣频频举杯,高凡与他喝了几杯之后,便推说自己年龄小,不胜酒力。俞国荣自然不便勉强,于是转向与陈兴泉拼酒。陈兴泉似乎兴致不高,化郁闷为酒量,与俞国荣大战数十合,最后明显有些喝高了。

    “高凡,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

    离开诚达塑料厂,坐在返程的吉普车上,陈兴泉大着舌头向高凡问道。

    “陈哥说的是哪件事啊?”高凡笑呵呵地反问道。

    “你刚才跟俞国荣说那么多,不会是想和他合作吧?”陈兴泉问。他这也是有些借酒装疯,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如果有机会,也可以啊。”高凡依然是笑着回答道。

    “……”

    陈兴泉被噎住了,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高凡轻松地笑笑,说道:“老陈,我在你家里对你和陈叔的承诺,是不会改变的,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我知道,可是……”

    陈兴泉也只能这样说了,他其实满心都是不踏实的感觉,但这种话又如何说得出来?

    他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会,听到高凡与俞国荣谈笑风生,他是有些吃醋了。他记得,此前高凡也是这样与他谈笑风生,然后二人便在一起商量创办了现在这家兴龙涂料厂。

    那么,高凡是不是也想和俞国荣合作办一个什么厂子呢?

    俞国荣的实力比他陈兴泉要强得多,高凡与俞国荣合作,无疑是比与他陈兴泉合作更有前途的。

    他想对高凡兴师问罪,质问高凡为什么要朝三暮四、移情别恋,可是认真一想,自己似乎并没有这个资格,高凡啥时候说过他陈兴泉是自己的唯一了?

    高凡明白陈兴泉心里在想什么,事实上,他在俞国荣那里的表现,也有做给陈兴泉看的想法。否则,他尽可换一个时间去与俞国荣沟通,没必要让陈兴泉在旁边围观。

    “老陈,我给你讲两个数字吧。”高凡悠悠地开口了,“第一个数字是,去年,全中国的化学工业产值是400亿元人民币。第二个数字是,目前,全世界的化学工业产值是6000亿美元。你琢磨一下这两个数字,看看有什么想法。”

    陈兴泉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高凡跟他说这两个数字的目的何在。

    高凡说:“化工是一个大产业,专家预测,到2020年,全球化工业总产值可以达到4万亿美元。我就不说咱们兴龙涂料厂的产值了,你估摸一下,整个仁桥地区,现在一年化工业的产值能有多少?”

    这个数字,陈兴泉还真估不出来。不过,他拿兴龙涂料厂的产值来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个数字小得肉眼都看不见。或许,整个地区的化工业产值加起来,也到不了1亿美元吧,而高凡说,全世界的化工业产值是6000亿美元……

    “我们的眼睛,不要光盯着眼皮子底下的这点市场。”高凡说,“你想赚钱,光是化工这个行业,就有你赚不完的钱,现在的难处是,你有没有赚到这些钱的能力。

    “刚才在俞国荣那里,有一件事让我感触很深。这么大一个仁桥地区,号称是全国塑料制品最发达的地方,竟然连一家专业的塑料模具厂都没有。

    “凭这样的工业基础,我现在就算把一个赚钱的机会放到你面前,你又能抓得住吗?”

    “这……”

    陈兴泉被高凡给问住了。

    其实,高凡说的事情,陈兴泉是有切身体会的。仁桥地区有数以千计的小型塑料制品厂,看上去很红火,但要说到产业配套,实在是很弱。

    这几个月,兴龙涂料厂的生意很火爆,但生产过程中遭遇的各种麻烦也让他疲于应付。比如说,生产设备上随便损坏一个什么零件,他就得求爹爹告奶奶地找人定制。

    还好,高凡上次来的时候,帮他搭上了仁桥氮肥厂厂长邓有良这条线,现在他与邓有良的儿子邓坚合办的丝网印门店生意很不错,所以有时候他可以请邓有良帮忙解决一下设备维修的问题。

    仁桥氮肥厂是国营大厂,有自己的机修车间,帮忙加工一个零件的难度不大。但饶是如此,每一次请邓有良帮忙,陈兴泉还是得拎上一些礼品,陪上一堆笑脸。

    这样一些琐碎的事情,浪费了陈兴泉大量的精力。他曾经想过,如果有专业的厂子能够承接设备维修之类的业务,大家是纯粹的商业往来,事情就简单多了。他用节省下来的精力去开拓新的业务,赚的钱没准能比现在多出一倍。

    可是,怎么可能会有专业的厂子来为他们这种乡镇企业提供服务呢?

    “要想赚大钱,不能靠一家厂子单打独斗,需要发展出一个产业集群。”高凡继续给陈兴泉上着课,“咱们国家的化工业和国外相比,还非常弱小。再至于说到仁桥的这些社办企业,就更是微不足道了。

    “一家厂子的力量太小,所以必须有很多家厂子同时发展,才能形成气候。老陈,你不要把俞国荣当成自己的竞争对手,而是要把他当成自己的盟军。

    “这个市场大得很,仁桥就算有100家比兴龙涂料厂大10倍以上的化工企业,也不会饱和,你担心什么呢?”

    “我明白了。”陈兴泉点了点头。

    高凡讲的道理,他的确是听明白了。认真想想,兴龙涂料厂做的业务,与俞国荣其实并没有重叠,他们的确不算是竞争关系。如果高凡真的有足够多的技术,能够让他陈兴泉吃不下,那么高凡再与俞国荣合作,其实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当然,看到自己抱的粗腿上还有其他的挂件,任凭是谁心里都不会舒服的。

    那么……

    高凡是不是正想给自己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吧?

    陈兴泉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