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射手凶猛 初四兮

第一百四十一章 勇士【万更求订阅!】

    “还想靠打大龙翻盘?我IG就是要用无解的团战告诉你们,做你们的痴心白日梦!!”

    pdd吼出声来,在现场震撼人心的欢呼声中,他剧烈的喘息着。

    此时的他只觉肾上腺素已经爆表,Theshy和李落两人近乎完美的配合直到现在还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之中,经久不散。

    这就是IG。

    能够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方式创造出奇迹团的队伍!

    “我给IG跪了,彻底跪了……”

    “说实话,当霞交闪的时候我以为落哥失误了,结果一眨眼的功夫,SSG没了,真不怪SSG,我IG的团战发明创造力你们想象不到是情有可原的。”

    “英雄和英雄之间还能这样配合的吗?我的印象还停留在琴女大和女枪大的配合上,现在看来,是我out了,我才在第一层,落哥和shy哥这波在第五层!”

    “激动的我一脚把熟睡的女朋友踹醒了……”

    “楼上的,现在还好吗?”

    “好,好得很,我现在在门外,把她锁屋里了。”

    “楼上的,醒醒,你没有女朋友。”

    “那位大兄弟,你女朋友漏气了。”

    ……

    论坛的帖子疯狂滚动刷屏。

    不论是不是IG战队的粉丝,在这一刻都被深深折服了。

    无关队伍。

    单纯的因为这波操作!

    “让我们恭喜IG战队先一步拿下赛点!恭喜他们!!”

    解说席上,米勒和娃娃开心的相互击掌,共同呐喊出声。

    pdd从之前的咆哮中逐渐冷静下来,看着SSG一众队员们起身面无表情朝着后台走的样子,pdd保持着冷静。

    剧本从目前来看和RNG与SKT之间的碰撞一模一样。

    pdd不希望接下来还是一样的。

    他由衷期待着IG战队的教练组能够利用这一场比赛加上中场休息的时间思量出在红色方bp的策略出来。

    如果第四场比赛输掉,不光是他,现场很多观众们的心脏恐怕都会受不了吧?

    不光是pdd,现场有不少的粉丝们在短暂的喜悦过后开始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

    IG,加油啊!

    米勒冷静下来后,看着导播给到的提示开口说道:“我们得到消息,下一场比赛SSG主动选择了蓝色方,IG会在红色方,让我们稍事休息,马上进入到这场BO5中最关键的赛点局,期待IG战队有更好的表现!”

    随着米勒话音落下,现场大屏幕的画面切换到了比赛舞台上,主持人任栋又开始了惯例的现场摇奖环节。

    解说席上的娃娃和米勒稍稍松了口气。

    两人看向pdd,露出探寻的目光。

    pdd似是明白了两人所想,微微摇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后台打搅他们了,让他们安心准备bp吧,中场休息时间不长,我们耐心等待。”

    说到这,pdd微微一顿:“我们这三场比赛都看过了,应该也知道对IG和SSG这两支队伍而言蓝色方的bp优势有多大,以IG战队的心态,就算他们输掉第四局第五局也一定能赢下的,况且我觉得IG应该还有东西没有拿出来用。”

    “是这样的没错,先不管SKT,至少要迈过三星吧,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在决赛中看到LPL大战LCK的对决了。”

    米勒也是轻叹一声。

    IG,承载着全村人的希望啊!

    与此同时,贴吧论坛们的观众们也在讨论着第四场比赛IG的bp。

    虽然他们知道自己在这给出建议IG也看不到,况且有的建议的确天马行空到离谱的程度。

    但身为一名英雄联盟的玩家,他们心甘情愿的去投入到游戏中,为IG出谋划策,这已经能足够说明英雄联盟在他们心中的分量了。

    就在这时,一条帖子吸引了玩家们的注意力。

    “兄弟们,棒子那边论坛吵翻天了。”

    这是帖子的标题。

    当无数人涌进帖子后,赫然发现楼主已经开始搬运韩国论坛的发言并将其翻译过来了。

    “我觉得这个赛制太不公平了,凭什么他们IG在这个BO5中要比我们多一次蓝色方?建议重赛。”

    “是啊,明明我们在蓝色方也可以碾压他们的,太过分了,为什么不能每一场比赛都掷点一次呢?”

    “现场的观众太吵了,我严重怀疑我们的选手是不是受到了干扰影响,建议拳头调查耳机的隔音性。”

    “相信SSG吧,相信ruler会告诉全世界,大韩民族的ad才是最强的!”

    “他们居然用这种非常规恶心的出装打法,简直破坏了游戏平衡!”

    ……

    贴吧的观众们犹如看猴子一般看着这些帖子。

    “这就是韩国人吗,见识了。”

    “楼上的大兄弟你这认知面有点窄了,全世界都是我冥国的你今天才知道吗……”

    “有一说一,这波我站韩国人…………的坟头上。”

    “真是有够好笑的,拳头的锅关我们IG什么事?”

    “这群棒子太聒噪了,IG加油啊,一定要干碎他们,不光是SSG,决赛我也要看你们干碎SKT!”

    “鸟巢票已买好,一个月的饭钱就这么没了,IG,顶住啊!

    “看他们这个样子要是SSG最后赢了,这尾巴指不定得翘到天上去……不,估计会翘到宇宙。”

    ……

    贴吧论坛如此热闹,双方的后台休息室中却颇为安静。

    IG的休息室内。

    “这是我们的bp方案,大家看一下吧,或许会有些冒险,但是我觉得这个陷值得一冒,我们现在的容错率还是蛮高的,如果我们在蓝色方的话他们很难找到应对的措施,所以大家不要抱太大心理压力。”

    mafa在翻译的帮助下开口对众人说道。

    李落看着mafa给出的bp策略,沉吟了两秒后伸手在其中的一个英雄上划掉了一道。

    而后李落看向mafa,认真的说道:“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会在这个英雄上做出取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建议,我们可以再冒险一点。”

    mafa谨小慎微的性子李落是知道的。

    这种性格在大多数情况下都颇有好处,毕竟这种性格的人心思往往会比较细腻,考虑到的事情也比较全面。

    但比赛进行到这个节骨眼上,李落还是觉得,mafa的bp想法可能会略带保守了些。

    他是一个好教练。

    然而考虑到IG这支队伍的特殊性,有的时候mafa的bp思路是需要有人来纠正的。

    李落,就是从夏季赛后半段至今,一直承担着该任务的那个人。

    “我的建议是……”

    李落徐徐的说着。

    与此同时。SG的休息室里。

    “破掉他们霞的体系其实并不难,难的是我们需要在前三手英雄中放出一个英雄,这个英雄如果他们选择的话,那我需要全队去承担这份压力,尤其是你,ruler,你的表现让我有点失望。”

    Edgar毫不客气的话让ruler低下了头。

    他的拳头微微攥紧,有心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上一场比赛他的韦鲁斯的确没有打出应有的效果。

    尤其是中后期出完了装备却没捞着输出的机会,这一点险些让ruler失去了对韦鲁斯这个英雄的自信。

    见尺帝不说话,Edgar将视线落在了安掌门的身上。

    他沉吟了两秒后,拍了拍安掌门的肩膀:“这场比赛到了必要的时候,需要你站出来。”

    安掌门对于Edgar的话并不感觉到意外。

    他的职业生涯可太丰富了。

    曾经的他成为过faker出道时的背景板。

    也因为妖姬的操作一战成名。

    他曾踏足山巅,也曾坠入低谷,二者都让他受益良多。

    现在的安掌门,心态的稳定性已经到了极度老辣的程度。

    他明白了Edgar的意思。

    “但前提是,我需要队伍给我创造条件。”

    安掌门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条件,会有的。”

    Edgar看了一眼手表,沉声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孩子们,有句话我一直没跟你们说,从S2赛季开始,但凡击败过pray这名选手的队伍最终都获得了世界总决赛的冠军,我们,也不例外,为了SSG的荣耀,赌上一切吧!”

    “加油!”

    “加油!”SG众人在呐喊声中踏上了比赛舞台。

    这将会是他们破釜沉舟的一战。

    而另一侧IG对战席上,众人这次上台时不仅仅是穿着半袖,他们还披上了拿到夏季赛冠军后LPL官方发放的出征战袍。

    黑色的战袍与SSG的纯白泾渭分明。

    这注定会是一场水火不容的对抗!

    解说席上,三位解说已经严阵以待。

    当战鼓再次响起时,双放的bp大幕正式拉开。

    “蓝色方SSG战队,红色方IG战队,bp正式开始!”

    随着米勒的话音落下,SSG战队一楼秒ban风女。

    他们断绝了自己要抢这个英雄的念头,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英雄要拿。

    相应的,他们也不想让IG战队拿到,仅仅只是一场比赛的功夫SSG的教练Edgar就寻找出了穿甲霞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并且直接按掉。

    不得不说,他的业务能力相当可以。

    但这一手ban位刚出,IG战队那边的第一ban就给到了SSG沉重的一击。

    韦鲁斯。

    他们最顺手,同时也是最擅长的韦鲁斯被IG按掉了,而且还是一ban!

    要知道第一手ban掉和最后一手ban掉的战术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最后一手ban掉多半是为了限制。

    而第一手就ban掉,却像是在给SSG战队发出讯号。

    一种……挑衅的讯号。

    尺帝的脸色微微发黑。

    他对自己上一把韦鲁斯的发挥很不满意。

    并且他觉得自己怕的只是穿甲霞搭配风女的组合,其他的英雄组合都不是很怕,因此尺帝是有打算在这场比赛中再选一次,然后狠狠教训李落的。

    现在倒好,IG直接给他按掉了,连让他复仇找场子的机会都不给。

    这种憋屈的感觉极度难受。

    “这场比赛要比拼ad的英雄池了吗?”

    Edgar喃喃自语着,随后开口说道:“按掉小炮。”SG在赛前筹备的ban人在这第二手时就不得不发生变化。

    IG按死韦鲁斯的举措让Edgar始料未及。

    不过他很快便调整了bp策略,选择针对小炮,将版本强势TO级的这个ad按掉。

    虽然这个英雄前几场都没人玩,但那是因为两边都有属于自己更好的选择。

    这场比赛,受限于阵容能出的ad恐怕会很少。

    Edgar此时也有寄希望于IG不按掉洛,把霞洛放给他们的想法。

    但很显然,他们想多了。

    IG的后两手ban位分别给到了卡莉斯塔和洛。

    在没有风女的情况下IG也不打算拿霞了。

    而SSG的最后一手ban位思量再三后选择给到了瑞兹。

    “SSG的三手ban位已经全部出炉了,那这样的话……落哥的戏命师出来了!”

    娃娃最先意识到这点,当即惊呼道。

    现场一时间也是喧嚣一片。

    “他们的ban位实在不够了,放出戏命师应该是迫于无奈,我感觉这场比赛如果阵容合理的话,落哥是有可能会出的!”

    pdd开口分析着。

    而事实上IG众人此时的关注点却并不在戏命师身上。

    当看到SSG的ban人环节结束后,mafa目光一凝:“他们还是想让我们抢杰斯,然后用波比来打。”

    “嗯,但是他们这场比赛没有那么容易去打四保一了。”

    李落微微点头。

    对于SSG的这手瑞兹,虽然针对性很足,但对IG在比赛中的打算影响并不大。

    “SSG一楼,秒选加里奥!这是又要打加里奥搭配莫甘娜的体系了吗?那IG这边可不可以直接把莫甘娜给抢了?”

    娃娃眼前一亮,开口说道。

    pdd凝眉看着屏幕,微微摇头:“没那个必要,这场比赛没有韦鲁斯,SSG休想打出第二把的效果了,而且IG既然敢放,那就说明他们有了应对的策略。”

    pdd的话让娃娃和米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在三人说话间,IG战队的一楼和二楼也是迅速敲定了下来。

    杰斯,酒桶。

    “IG选择的仍然是上一场比赛发挥比较亮眼的组合,只是这一把如果让杰斯走中路的话,面对加里奥可要小心再小心,杰斯的压制能力是很容易被加里奥配合打野进行反制的,SSG二三楼应该会先出打野了……诶?他们先拿了波比,这是想把杰斯往中路逼吗?”

    pdd惊咦一声。

    而SSG紧跟着的三楼却选定了莫甘娜。

    依旧是加里奥与莫甘娜之间的组合。

    但这一次却轮到IG战队这边疑惑了。

    目前场中的ad可是已经为数不多了。

    虽说SSG必须要在第二轮bp遭到针对之前从上单和ad中做出取舍,但在这个版本愿意倾向于上单而舍弃掉ad的却太少了。

    “大嘴……女警,女警不太行,这个阵容能发挥的也就只有像大嘴老鼠这种英雄了,尺帝不怎么玩老鼠吧?”

    IG对战席上,宁王疑惑的说道。

    李落沉吟了两秒:“他们自己在前三手选人时做出了取舍,现在他们把这个权利交给了我们,让我们在第二轮的ban位中做出取舍。”

    “没错,他们在让我们抉择,是去针对ad,还是针对打野,现在可搭配加里奥的打野英雄都还在外面。”

    mafa沉声说道:“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想让尺帝打功能性英雄,让安掌门这个打野位来承担起一个副C的位置,总之我们不管在第二轮ban人中怎么去做出针对,他们都可以有其他的应对方式。”

    mafa的话提醒了李落。

    “副C吗?”

    李落想起了SSG在上一场比赛中的螳螂。

    安掌门的螳螂上一场比赛的表现很一般,甚至还闹出了扑空气而后被秒杀的这种乌龙事件。

    大多数职业选手在打出这样一场的表现后基本都没有勇气再拿出来用一次了。

    安掌门……还会拿出来吗?

    “还是针对开团类型的英雄吧。”

    mafa做出了决断。

    IG战队三楼锁定了飞机。

    这是mafa就SSG第二场拿出的中辅轮换战术所做出的针对性选择。

    飞机最喜欢的就是打这种软绵绵的中路。

    不管是加里奥还是莫甘娜,在对位压制力上都乏善可陈。

    说白了,这两个英雄都休想压制住飞机的发育。

    如果SSG用加里奥中单,那我飞机的支援能力虽然逊色一些,但有了炸药包后也不会逊色太多,甚至还可以主动出击,并且又比较灵活,和poke体系中的杰斯也很相配。

    而若是莫甘娜中单的话,那就对着发育嘛,飞机中后期的容错率可比IG第二场选取的发条高的多。

    发条属于大招拉不好就打不好团的英雄。

    但飞机可不是,虽说他的被动将普攻转换成了百分之80伤害,但说白了飞机终究还是个射手英雄。

    持续输出能力绝非发条可比。

    他们这场比赛要选取的阵容体系同样偏向于poke压制的流派。

    而poke流最忌惮的阵容无疑就是强开团。

    因此IG战队的两手ban位分别针对到了安掌门的皇子以及猪妹。SG战队的两手ban人却让人大为意外。

    女警。

    大嘴。

    李落微微愕然。

    目前场上已经有五个ad英雄上了ban位。

    这在S赛上虽说不是最夸张的,却也是比较夸张的了。

    “落哥,他们……第二轮也没打算针对你的戏命师,感觉就像是在逼着你玩烬一样。”

    宁王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

    Rookie也随之开口说道。

    “先拿卡尔玛吧,看看他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李落目光闪烁,虽说目前场外还有露露这种仅次于风女的英雄可以选择,但能够arry比赛的ad已经被ban了个七七八八,和露露比较契合的老鼠这场比赛与IG的整体体系又不是很契合,卡尔玛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成了最优选。

    香炉怪的必要性还是很关键的,飞机和杰斯都可以获得不错的增益。

    而随着IG四楼敲定下来后,SSG战队似乎并不打算给到IG太长的思考时间。

    他们的四五楼英雄锁定的速度极快!

    “螳螂,寒冰……”

    李落眯起眼睛。

    寒冰这个英雄在本次世界赛中仅仅只出场了一次。

    是由越南战队的ad选手选择使用下来的。

    而越南战队当时拿出来的阵容体系有点借鉴IG在季后赛中对阵RNG时的战术。

    利用辛德拉的推球与寒冰射手的大招形成双开固定控制的体系。

    只不过他们并没有选择在打野位上做文章,反而是在上单位上选择厄加特来和寒冰与辛德拉进行配合。

    两人的控制只要给到,那么厄加特直接开大,配合着辛德拉的大招消耗,是极有可能瞬间将对手打到厄加特斩杀线的。

    那场比赛寒冰的数据很华丽,但因为对手是北美二号种子的缘故,给到其他战队的参考价值似乎并不高。

    而且像眼下这般双方都没有什么强势ad可选的对局属实有些罕见。

    “SSG战队选下了寒冰和螳螂,那他们这个阵容会不会有点缺伤害了?”

    解说席上,娃娃想了想说道。

    “有香炉怪在,寒冰这个版本的伤害不低的,这场比赛SSG思路转变的速度好快,他们是想利用寒冰这种强先手开团限制IG的poke,只要IG这边有人被寒冰的大招开到的话螳螂就可以利用隐身进场的特性带着莫甘娜的魔免盾发动强开,让加里奥第一时间切入战场。”

    pdd这会儿已经了然了:“他们这把应该是要摇摆回来了,让加里奥走中路,不然其他的人会坦不住。”

    “但IG的伤害摆在那,酒桶也可以破坏SSG战队的输出阵型,卡尔玛也能加速帮助队伍拉开。”

    米勒盯着双方的阵容沉声说道。

    “是这样没错,但SSG还有个波比,这场比赛波比大招的运用至关重要,他可以选择蓄力击飞IG的人造成减员,给寒冰和螳螂提供限制和收割的机会,也可以配合螳螂冲进去瞬放大招造成留人击飞,让加里奥二次留人。”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SSG在这场比赛所选择的阵容都是很有想法的。”

    pdd的分析让现场无数观众恍然。

    “但是。”

    pdd话锋一转,他的目光盯视着IG尚未亮起的五楼英雄。

    他在期待。

    他在等!

    “路都已经铺到这里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李落笑了笑。

    听到李落的话后,宝蓝会意。

    IG的五楼,亮出了一个英雄。

    一个足以令全场欢呼的英雄。

    戏命师,烬。

    “IG,等的就是这一手烬!他们,要主动打进攻!”

    pdd憋了好几秒钟的话总算是吐了出来。

    此时的他有些感慨。

    经过了第三场IG的陷阱亮相过后,SSG在bp上已经陷入了劣势。

    而IG第四场比赛中前三手的设计更是让SSG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处境雪上加霜。

    可他们却愣是凭借着战术的诡辩性把双方的阵容体系拉到了相似的强度之上。

    这场比赛,双方阵容都有各自的优势。SG的优势他已经说了。

    IG战队这边的优势是多poke配戏命师这个核心留人点。

    这套体系的强开只能依靠酒桶一人。

    在对手有莫甘娜的情况下,团战想强开或许会不太理想。

    但IG却能够依靠强poke配合戏命师的致命华彩和大招完美谢幕留人给队伍创造机会。

    当然,戏命师的控制并不稳定。

    如果这场比赛SSG不选择寒冰的话,那么李落觉得,自己应该会选。

    有了寒冰在,他们这套阵容的强开容错率会高出一个档次。

    至于SSG后续的两手ban位,此时李落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他们……要维稳住至少一条路的线权。

    然而寒冰和莫甘娜的推线能力固然很强,他们的戏命师搭配卡尔玛推线能力就弱了吗?

    “两边的阵容已经确定下来了!蓝色方SSG战队,上单的波比、打野螳螂、中单加里奥、下路双人组分别是寒冰搭配莫甘娜!”

    “红色方IG战队,上单的杰斯、打野酒桶、中单飞机、下路双人组分别为戏命师搭配卡尔玛!”

    解说席上,比赛还没开始,pdd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了。

    “从阵容上来看,对线期IG是可以掌控住线权的,但也要小心螳螂的针对,尤其是上路的杰斯,这场比赛不同于中路,杰斯这个点不能犯太大的失误。”

    “总的来说IG这场比赛的bp比第二场比赛好很多,两边只要打出各自体系的效果出来就都有赢的机会。”

    “双方选手已经准备就绪,让我们一起来进入到SSG对阵到IG战队的赛点局!”

    随着pdd的话音落下,轰轰烈烈的加油声再度响起。

    观众们深知这场比赛的重要性,加起油来已然用出了吃奶的劲儿。

    对战席上,IG众人已经开始交流。

    “1级的时候站位小心一些。”

    李落提醒了一句。

    他能看出SSG阵容在前期对线端的劣势,那SSG自然也心知肚明。

    虽说SSG一向都属于那种,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犯错的稳重队伍,可厂长还稳呢,不还是会选择在关键局中2级抓下吗?

    “明白。”

    双方十人快速进入到游戏中。

    Theshy这一次小心了些,他没有直接朝着线上草丛走去,而是选择先站定在自家的上路三角草丛进行观望。

    宁王操控着酒桶在上半野区的中河道路口处站定观望着。

    下路的两个隘口分别由IG下路双人组与中路的飞机把手。

    所有的路口严丝合缝。

    就在这时,Theshy的视线中出现了波比的身影。

    波比从上路孤身一人压进河道,朝着Theshy所处的草丛走来,看上去,是打算在里面落眼。

    然而在上帝视角下,观众和解说们却为Theshy捏了一把冷汗。

    “要走,千万要走!”

    pdd默默的祈祷着。

    IG的站位已经非常小心了。

    但SSG这场比赛的开局却尤为大胆。

    他们没有选择像往常一样相对平和的防守方式,反倒是主动找起了机会。

    开局SSG就pin了上路。

    螳螂,加里奥顺着野区从自家蓝buff隘口处长驱直入进入到了河道中。

    而后两人进入龙坑,紧贴着墙壁。

    这波,SSG是在试探。

    后台休息室。

    观赛中的IG其余人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

    “他们这场比赛一级的布置有说法的啊,这个位置……感觉小姜要出大事。”

    小孩游神眉头紧锁。

    波比特意从线上走过来而不是经过野区,为的就是去探Theshy的杰斯会不会在上路草丛中埋伏他。

    如果会的话,那么他就拉扯一下,等自家中野过来支援争取打杰斯一个闪。

    如果不会,那么SSG就会猜测到Theshy杰斯的大致位置。

    三角草丛。

    “以shy哥的性格,看到走脸的波比不可能不A几下的。”

    Jakeylove也是微微摇了摇头。

    当波比眼位落下之时,贴墙藏匿在龙坑处的加里奥就已经敲下了W技能蓄力。

    而Theshy的杰斯看到走到面前插眼的波比自然是二话不说用远程形态的杰斯开始消耗血量。

    但就在这时,伴随着两道金光闪烁,蓄力W的加里奥直接闪现上了龙坑,进入到上三角草丛后释放W嘲讽到了Theshy的加里奥。

    现场哗然之声四起。

    不光是加里奥,螳螂为了打足伤害避免加里奥跑掉,也是学习了Q技能然后交闪上墙跟进伤害。

    波比反手平A接E技能将Theshy的杰斯顶在三角草那墙壁的尖端之上,三人的连环控制将1级的杰斯迅速斩杀。

    Fitblood。

    一血诞生。SG特意将这个一血让给了螳螂。

    “他们在这……”

    Theshy在短暂的失神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的,没想到。”

    “他们交了两个闪,看样子是打算龟缩了。”

    李落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一血。

    一血是会对对局造成影响。

    但在职业赛场上这个时间点的一血影响并不算太大。

    螳螂拿到了一血有点麻烦,他可以回家直接补个长剑出来提高自己的刷野速率。

    相对应的,不管是1级学了W技能的加里奥还是上路学了E技能的波比都将为了这个一血而付出反方向的代价。

    加里奥学了W怎么清线,怎么和飞机打?

    波比又怎么和杰斯打?

    没有闪现的螳螂又如何能安稳有效的gank?

    一旦gank的时候刚好被酒桶反蹲到,螳螂连跑都没机会跑,该怎么办?

    这些,都是SSG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

    而IG要做的,就是利用中野前期的闪现空白期抓准机会去多做事情。

    这场比赛下路的任务至关重要。

    ……

    “这波还是被埋伏到了,SSG的这波埋伏出其不意……还好,杰斯不需要交闪,来得及上线。”

    pdd心下一叹。

    这波就是选手性格的问题。

    如果杰斯是letme的话,看到波比过来做眼会掉头就走,丝毫不给对手抓到自己的机会。

    但相应的lemte也不是一个能够打出压制力的上单。

    而Theshy的压制力毋庸置疑,相应的这般压制力所带来的负面效果就是他容易被这种出其不意的陷阱埋伏。

    不过没关系,上线后的杰斯面对到波比依旧能保持住压制力。SG的战术思路清晰明了。

    利用1级的埋伏提高螳螂的刷野速率,帮助打野建立优势的同时让安掌门把优势辐射到边路。

    第一步他们已经完成了。

    但在第二步上,SSG却遭到了阻碍。

    IG战队这手卡尔玛辅助的选择有点超出了SSG的预料。

    他们本以为IG会为缺乏开团的阵容补充一个开团点。

    但IG偏偏选择了软辅,还是卡尔玛这种软辅。

    此前Edgar倒是也有考虑过这一点,可女警是一定要ban掉的,另外一个ban位之所以选择大嘴,是因为他担心IG还有烟雾弹,比如李落突然掏出来个大嘴露露什么的。

    那他们可就真的要坐蜡了。

    打到现在为止,Edgar已经把心里对李落的评价提高到了极度危险的级别。

    他不敢有丝毫马虎。

    然而这样的代价就是,现在下路双人组推线有点推不过IG。

    尺帝脸色不太好看。

    他几次尝试着凭借射程上的优势去和李落拉扯消耗,但等来的却往往是宝蓝的消耗。

    这场比赛卡尔玛的站位为尺帝的拉扯提供了极大的不便。

    莫甘娜在对线期虽然能推线,但其他方面却太笨,也无法辅佐他进行消耗。

    而戏命师每次主动上来消耗时候往往都是他还剩下最后一发子弹,然后卡尔玛给个E技能加速时候。

    一来二去,反倒是他的血量亏损了些。

    中路。

    宁王pin了一下信号:“尝试着杀一下,我断他E,就算杀不掉也要把他tp打出来。”

    “好。”

    Rookie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肆意推线。

    他的攻势张弛有度,以加里奥被动的特性而言,只要他A兵,就无可避免的会完成推线。

    Rookie则是利用着Q技能磷光炸弹消耗时不会触发小兵仇恨的特性恶心着加里奥。

    前面的几个兵皇冠哥虽然都吃到了,但这种不安的感觉却愈发强烈。

    担忧之下,皇冠哥2级时甚至留着技能点,没敢直接学习E技能。

    阴影之中,酒桶出现了。

    上帝视角下宁王的酒桶红开一路刷下来后,利用龙坑交肚皮位移到了SSG下半野区中,紧跟着来到了红buff背靠的草丛内。

    在这里,宁王注意到了上半区全部刷完,此时正在打F6螳螂。

    他没有去惊动螳螂,而是在螳螂打完F6朝着红buff移动时,同步朝着中路走去。

    两边打野,完美错身。

    为了避免前期被gank,皇冠哥有在下河道草丛留下一枚视野。

    加上螳螂也在下半区,因此他的站位也在偏向于往下河道靠。

    可皇冠哥怎么也想不到酒桶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屁股后面。

    眼看着喝了一口酒的酒桶朝自己奔袭而来,皇冠哥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是避开断后的酒桶,朝着河道草丛靠拢。

    这一刻,在导播的镜头之下,IG战队的下路双人组齐齐朝着河道靠拢而去。

    “他们有线权的,我们过不去!”

    尺帝皱眉说道。

    “那我走?去送?”

    皇冠哥有些烦闷。

    他第一时间秒学了E技能交E朝着河道草丛冲去,试图沿着河道墙壁这绕一圈,绕到自家野区中。

    但酒桶却已压了上来。

    在李落发出支援信号之后宁王便不打算交闪了。

    这波IG的配合交流从宁王打算gank中路之时就已经开始了,当决策做出,IG的下路双人组立刻开始加速推线,卡尔玛甚至直接交出RQ砸在小兵上清线,为的就是能够配合中野封锁住加里奥所有的后路。

    安掌门的螳螂没有放弃继续打红的举措,当酒桶避开河道的视野从后方出现在中路时,安掌门就知道,皇冠哥要死了。

    他这回儿去没有任何意义,此时的螳螂也不具备多强的战斗能力。

    随着酒桶交出E技能肉蛋葱鸡拉近和加里奥之间的距离,随后用Q技能桶子减速到加里奥后,皇冠哥已经很难循着自己最初的想法成功逃脱了。

    远处,戏命师的致命华彩精准命中了体积极大的加里奥。

    Rookie的飞机飞身上来输出。

    卡尔玛交出的护盾加速让李落的烬先一步到达正面。

    一如上路Theshy1级被抓死一样,在IG近乎完美的反击之下没有闪现的加里奥避无可避。

    而这个人头,则是被李落收入囊中。

    “啊一西……”

    尺帝看着拿到人头的戏命师更烦了。

    “小心一点吧,有线权的IG联动好快,我需要进化一次后才好做事情。”

    安掌门沉声说道。

    他倒是并不怪皇冠哥这波会阵亡。

    毕竟1级学W这牺牲实在是太大了。

    IG的这波抓人预演谁也不曾想到。

    解说席上。

    “nie!戏命师拿到这个人头很关键,这样第一波回家的时候落哥应该能买出锯齿短匕,进一步提升对寒冰的压制能力!”

    pdd拍手叫好。

    一血的劣势被IG如此之快的找了回来,足以见得IG这把心态很稳,并没有因为前期被阴了一波而受到影响。

    “而且加里奥这波要交tp上线,这对加里奥而言其实是很伤的一件事,宁王这波很有灵性,最关键的是宁王还有闪的!”

    米勒说話間,IG雙人路回到线上,把兵线推进到防御塔下后又将紧跟而来的一波炮车兵吃掉了一半,随后便消失在了SSG下路双人组的视野范围内。

    IG双人路的举措让SSG下路的两个人有点烦闷。

    IG没清干净。

    还给他们剩下了三个遠程兵。

    这意味着他们把塔下的这波红色方炮车兵全部吃完后,他们自己家的这波炮车兵里还有三个远程兵存活。

    下一波兵线已经抵达。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这边就是三个近战兵,加上六个远程兵,共计九只小兵。

    而IG那边则是六只。

    如果他们不选择继续推进一波的话,那么兵线就会形成让他们尴尬至极的回推线。

    他们必须要再推一波才行。

    然而就在他们踏出防御塔的时候,酒桶,出现在了他们下路三角草丛的视野范围内。

    并且在同一时间,那消失的卡尔玛和戏命师去而复返,从下路的线上草丛出现,站定在了兵线面前。

    “西八!”

    尺帝骂了一句。

    他好烦。

    螳螂这会儿正好刷完了全部的野怪回家补给了。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没有人会过来帮助他们。

    这波兵他们想往前推,但往前压了,酒桶就会直接从后面包抄过来抓。

    他们固然有召唤师技能,有把握逃脱。

    但总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

    更让他们觉得恶心的是,酒桶好像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正搁那伸着手甩着肚皮扭来扭去的跳舞。

    正面的戏命师和卡尔玛也不推线了,只补丝血的尾刀,还在让兵线一点点红色方的方向推进。

    他家打野要发育。

    人家家的打野不发育了来这给线上扩大优势。

    这线要怎么对?

    ------题外话------

    来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