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漫威的霍格沃兹巫师 挂前川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养尸、炼尸之术(6000+)

    尖沙咀,远离繁华地段的某小山坡独栋大别墅前。

    一辆红色的小汽车猛的停了下来,从里面窜出一个满身肌肉的壮汉。

    壮汉下车后神情慌张,直接推开别墅大门就冲了进去。

    只是他刚还没走几步,就被一个神情冷酷,身形高大的西装男给拦了下来。

    “出事了,我要见老板!”

    壮汉急忙解释道。

    他叫艾迪,明面上是一家健身会所的老大,私下却为一位神秘的老板利用尸体运毒,牟取暴利。

    现在警察找上门,为了防止被抓坐牢,他只能来求助这位可以让尸体移动的神秘老板。

    “跟着我!”

    冷酷西装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带着艾迪向大别墅内走去。

    进入别墅后,冷酷西装男要给艾迪检查身体,一身横肉的艾迪不愿,竟被其两招就轻易撂倒在了地上。

    原来,这西装冷酷男,居然是一位顶尖的格斗高手。

    强行检查完身体后,艾迪被带到了一件充满了日式风格的房间。

    房间内,一位穿着黑色日式长袍的艳丽女子,正在逗着一只白猫玩,场面看起来十分的温馨和谐。

    “老板,珠珠的桉子,有警察找上门来了!”

    艾迪咽了一下口水,将刚刚在健身房被警察追捕的事情说了一遍。

    而那艳丽女子则是头也不抬的软声回道:

    “没事,先把额头的血擦一擦吧!”

    艾迪扭头朝着艳丽女子旁边的大镜子看去,他的额头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用血印出的“令”字。

    于是他连忙用手将额头的血迹给擦了个干净。

    然而,就在他抬手擦掉血迹的瞬间,那艳丽女子居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枝菊花,一边轻轻转动,一边念起了咒语。

    而随着咒语落下,那菊花的花瓣也瞬间漫天飞舞,镜子中艾迪的身影渐渐消失,印入了旁边那只白猫的眼中。

    “老板,我需要一笔钱,先离开香江躲一躲,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擦完额头的血迹后,艾迪连忙哈腰请求道。

    那艳丽女子没有回话,但是旁边的冷酷西装男却说冷笑了一声:

    “还想要钱,我怕你没命花!”

    艾迪闻言大惊,知道对方是要杀人灭口,所以立马朝着艳丽女子冲了过去,想要挟持看似柔弱的老板,来威胁那个恐怖的西装男。

    可惜,就在他的手将要碰到艳丽女子时,那艳丽女子伸手一把掐住了白猫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

    而奇怪的事发生了,艾迪居然也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掐住了脖子,给提到了半空中。

    片刻后,艳丽女子松开手,白猫掉落在地,艾迪也同样摔在了地上。

    “求求你,放放过我!”

    听到艾迪的哀求,原本满面温柔的艳丽女子,此时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十分变态的笑容。

    只见她手一挥,地上一根细绳瞬间飞起,裹着猫脖子直接将它吊在了房梁上。

    同样,艾迪也像被一根无形之绳缠住了脖子,强行吊在了半空中。

    看着艾迪和白猫在空中挣扎着渐渐没了声息,艳丽女子这才收敛笑容,用日语向西装男命令道:

    “警察中有道门高手,估计一会儿就到,去准备一下!”

    作为九菊一派的高手,在看到艾迪额头那个“令”字时,她就知道艾迪已经被华国的的道士用法术跟踪了。

    “嗨!”

    西装冷酷男恭敬的向艳丽女子鞠了一躬,拖着艾迪的尸体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没想到居然都是警察!”

    一路隐身飞在空中,杰瑞也通过自己远超常人的耳力,通过下面那位叫林风的道士和两位青年的对话,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前几天警察在追踪一起贩毒桉时遭遇了奇怪事件,运毒女子表情呆板、蛮力过人,七八个警察也不能阻止她的前进,最终一辆失控的卡车将该女子撞倒。

    经调查,警方发现该女子是东平洲三婆的女儿,因此要求三婆前来录口供。为了照顾三婆年迈的身体,在东平洲当警察的林风前来配合警方调查。

    而林风除了警察的身份外,还曾经学过茅山道术,他在看过尸体后发现其中有所古怪,进而怀疑有邪修利用行尸运毒。

    林风曾今的老搭档,现在的警察局督查,知道林风的本事,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派遣两位最优秀的警员辅助林风办桉。

    只是,其中一个同样姓林的年轻警官只相信科学,认为林风只是个会点把戏的骗子,并不信任他。

    “真的找到了,风叔好厉害,您收我为徒吧!”

    刚刚那个被林风施法的平头警员,看到按照林风的吩咐真的找到了刚刚逃跑的那个艾迪,顿时就要磕头拜师。

    而那位林警官眼睛瞪了瞪,心里只认为这是个巧合而已。

    “车是找到了,但人不在,有什么用?”

    刚刚如果不是风叔故意放走那个艾迪,他们在健身房就能抓住艾迪带回去审问。

    林风瞥了一眼林警官,指了指前面的大别墅道:

    “人就在这里面!”

    “你怎么知道在这里?”

    林警官满脸不信。

    林风解释道:

    “门前双蛇盘踞,对面双柱擎天,阳光难入,雾气聚集难散,阴气凝聚成摊,阴气加湿气又阴又湿,形成了极地凶葬格局。”

    “这茅山派的道术,似乎和李家的道术差别挺大的。”

    杰瑞听着下面林风对于大别墅的一通分析,暗自喃喃道。

    他学过李家的道术,李家的道术主攻的风、火、雷、水、冰这种类型的法术,不管是法剑还是符咒,突出的是杀伤力。

    但是这位林风所用的茅山道术,像刚刚的伏击追踪术和现在的风水分析判断,却是李家的那些道书里没有的。

    不过也正是如此,让杰瑞对茅山派的道术,有了更大的兴趣。

    “风叔,我们这是查桉,又不是看风水,把你说的这些写进报告里,法官会以为我们都是精神病。”

    林警官无奈捂了捂额头。

    “我只知道捉住凶手,替天行道,其它的不管!”

    林风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要进别墅。

    林警官见状连忙将其拦下道:

    “风叔,我们没有搜查令,不能私闯,2237,去联系总部,让督查开搜查令,再多带些兄弟过来。”

    “等到搜查令就来不及了!”

    林风摇了摇头。

    一旁的平头警员闻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听谁的。

    就在林风打算先将碍事的林警官放倒,直接带2237进别墅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响起:

    “林道友,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

    看到来人,林风脸上顿时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尖沙咀健身会所的那个叫卡门的外国法师。

    “这位先生,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了,还请不要捣乱,赶紧离开!”

    看到杰瑞的瞬间,林警官也认出这是之前和风叔搭话的那个外国人,以为他是开车跟着他们来到这里,立马挥手就要驱赶他离开。

    毕竟一个张口“道友”,还自称外国法师的人,估计脑子也不是很正常。

    “林警官是吧,我是来送搜查令的!”

    杰瑞转头看向林警官的眼睛,对其暗自释放了个摄神取念咒。

    而林警官闻言,顿时用一种看大病的眼神看向了杰瑞:

    “什么,你有搜查令,你当我是傻子吗?”

    如果不是看对方是个外国人,而且身上穿的衣服看起来就不是便宜货,气质也十分高贵的样子,他现在真想上前一脚,让对方知道欺骗警察是什么下场。

    杰瑞笑了笑也不在意,将手背在后面,默念了个变形咒,然后将凭空变出的搜查令递向了林警官:

    “你看,这不是搜查令吗!”

    林警官半信半疑的接过搜查证,然后整个人一下子傻眼了。

    而旁边的2237号平头警员,则是扭过头来看向搜出查令惊讶道:

    “林哥,这还真是我们局开的搜查令,你看这盖章和签字,简直我们上一次申请的搜查令一模一样。”

    “你到底是谁?”

    林警官拿着搜查令看向杰瑞,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搜查令的真假,他当然能看出来,只是他没听说最近局子里来了新人,还是个外国人,关键就算对方是局里的人,那也不可能他们刚好需要搜查令,对方就送过来了,这也太速度了吧。

    所以怎么看,这件事都透着诡异。

    “林警官,搜查令真不真?”

    杰瑞笑着问道。

    林警官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搜查令绝对是真的,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他不会认错。

    “那不就好了,有搜查令就可以进去逮捕犯人,再晚对方跑了可就来不及了。”

    杰瑞随口回了一句,就来到了林风旁边,和他一起推门走进了别墅。

    “听传言说这个宅子里有人在用法术害人,就想来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想到林道友也在这里。”

    “原来如此,刚刚卡门法师那手无中生有的法术,实在令人佩服!”

    听到杰瑞的解释,林风才恍然,原来对方也是冲着别墅里的邪修来的,怪不得这么快又遇到了一起。

    “一点小小的障眼法而已,比不上林道友正宗的茅山道术。”

    杰瑞笑了笑,十分谦虚的回了一句。

    他刚刚的那可不是障眼法,而是先用摄神取念咒读取了林警官的思想,知道了搜查令的样子,然后在用变形咒变了出来。

    所以,如果要真算起来,那搜查令还真的不能说是假的。

    看到旁边这么个外国法师,说话竟然如此的谦虚,而且刚刚还帮了他个小忙,林风顿时对其多了几分好感。

    “其实也算不上正宗了,毕竟茅山派早就没了,我们这些自称茅山弟子的道士,也只能算学了点皮毛而已。”

    “茅山派早就没了!”

    听到林风的话,杰瑞内心一惊,不过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心中暗想,看来这个世界华国内的那些道门,可能并没有他原本想的那么昌盛。

    走进院子,印入眼帘的并不是一般别墅内都有的花园水池,而是一片十分醒目且寸草不生的黑色泥土地。

    林风见状眼神一变,立马蹲下身子在地上一抹,将黑色泥土抹开,露出了一片雪白色的石灰和些许玻璃渣。

    “玻璃凝集雾气,吸收日月精华,石灰防腐,这是专门用来养尸和操控行尸的方法,哼,果然是个旁门左道的邪修!”

    “养尸、练尸的法术,这倒是头一次见到!”

    杰瑞只能感觉到这泥土地里蕴含着少些特殊的能量,但是却不知道这种能量居然是用来炼尸体的。

    在他学习的魔法体系中,可没有与尸体相关的法术。

    而李家的道术和库洛里多融合东西方法术的库洛牌中,似乎也没有关于炼制尸体方面的法术痕迹。

    “风叔,你看这里!”

    平头警员指了指泥土地最前方的一根石柱,石柱上赫然印着一个十分特殊的菊花标志。

    林风在看到那个标志时,瞳孔再次一缩:

    “原来是九菊一派!”

    “九菊一派?”

    平头警员满脸的疑惑。

    “天下间的奇门遁甲之术皆是源于华国,在隋唐时代,华日两国进行贸易交流,九菊一派就是那时候兴起的。

    不过,九菊一派虽然不算多么的正派,但也不算邪道,怎会利用行尸运毒?”

    林风解释了一下,随后取下脖子刻着法咒的玉佩往那菊花标志上一贴,顿时一股黑暗的能量被玉佩激发,将玉佩强行给震飞了出去。

    华国的道士都有个特点,那就是练习法术的同时,也会修习武功,所以抛开法术不谈,身手也是相当的了得,李小狼如此,这位林风道士也是如此。

    因此当玉佩被弹飞时,林风一伸手,就精准的又将其抓在了手中。

    “原来还是灵道转了魔道。”

    “好了风叔,你就不要在这装神弄鬼了,再不进去,马上那个艾迪就不知道要跑到哪去了!”

    林警官对于林风刚刚那些话,显然全都不信,见其迟迟不进去,也不再管林风和平头警员,以及送搜查令来神神秘秘的杰瑞。

    一边掏出手枪,一边拿着搜查令就要上前去敲门。

    “统统石化!”

    站在一旁的杰瑞对着林警官一指,将其定在原地,然后对林风笑道:

    “林道友,你继续!”

    不管是现在的林风,还是里面的那个还未见面的邪修,在杰瑞的感知里,他们身体蕴含的能量都不强,顶多也就比现在的李小狼强一点。

    所以两人对他而言,都是完全没有威胁的,他现在只是想要多看看这两人之间的斗法,了解一下什么是奇门遁甲之术。

    “定身术!”

    看到杰瑞伸手一道法术轻松便定住了林警官,林风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他原本看杰瑞年轻,以为杰瑞的法术应该并不怎么样,虽然杰瑞在门口露了一手不错的障眼法。

    但是当看到杰瑞施展出了定身术时,他才明白,这位外国青年法师的道行,应该并不低。

    毕竟现在这个年代,能施展出定身术这种法师的道士,还真的已经不多了。

    “卡门法师,现在敌暗我明,我们这样贸然进去,恐怕容易中埋伏!”

    没有管被定住的林警官,林风有些郑重的向杰瑞说道。

    这里是邪修的老巢,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布置什么法术、机关,就这样直接进去,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

    “林道友说的对。”

    杰瑞赞同的点了点头,表现出一副一切以林风为主的样子。

    林风见状拿出一根红线,将正好奇察看林警官情况的平头警员叫了过来,再次绕着他的食指缠了一圈:

    “让我先来试探一下对方的虚实!”

    说完,他从口袋里再次拿出玻璃杯,然后将一张符纸用法力燃烧放入杯中,盖在了平头警员的嘴上。

    平头警员吸入杯中符纸燃烧的烟雾,顿时眼睛一闭躺在地上,再次进入了被符咒所控制的无知觉状态。

    此时,林风又抽出一根香点燃,放进了平头警员的嘴里。

    食指和中指轻轻夹在平头警员嘴里的那根香上,林风默念咒语往上一提,平头警员便从地上直直的竖起了身来。

    随后,林风便夹着那根香,一步一步带着平头警员向与别墅大门相反的方向走去。

    而与此同时,别墅内的大厅内,那刚刚被艳丽女人杀死的壮汉艾迪,嘴巴里忽然冒起一阵青烟,额头再次出现一个“令字”。

    竟然也随着外面平头警员的起身,同样起身,朝着别墅的大门外走去。

    大厅内早就等候多时艳丽女子见状,嘴角渐渐扬起,露出一丝冷笑,然后从容的掏出一支菊花,妩媚的将其咬在了嘴里。

    只见她一手掐咒,一手朝着菊花的花心处轻轻那么一抽,一根带着魔力的黄色丝线便被她抽了出来。

    轻轻一弹,那丝线便仿佛有灵性一般飞出,迅速的套在了艾迪尸体的脖子上,然后用力一拉,艾迪便应声倒在了大厅的地板上。

    同样,外面的平头警员也被拉倒在了黑色的泥土地上。

    “好精妙的法术,居然利用灵魂间的一点联系,就可以做到强行控制肉体。”

    杰瑞津津有味的看着两人的斗法,还不忘通过自己对于法术的理解,去进行一定程度的剖析。

    林风利用了之前从艾迪那得到的一滴血,用精妙的茅山法术,在灵魂上建立了一些联系,所以能通过平头警员,控制里面艾迪都尸体。

    而里面的邪修也是同样借住这点联系,反向控制了外面的平头警员。

    虽然两人之间的斗法,没有风火雷电之类的法术破坏力那么强,但是说实话,其中的凶险程度也并不弱。

    只能说各有特点,各有所长。

    就拿李小狼举例,正面李小狼不管是遇到林风还是里面那个邪修,胜率都是极高。

    但如果不是正面战斗,而是暗中斗法,那林风和邪修可以让李小狼在无声无息中被杀死。

    眼见平头警员的脖子上出现了明显的勒痕,马上就要被活生生的勒死,林风立马念动咒语,掐掉平头警员嘴巴上燃烧的香头,往其脖子上一扔。

    别墅内,艾迪脖子上瞬间起火烧断黄线,并且顺着黄线烧向了控制黄线的艳丽女子。

    那艳丽女子见状直接掐断黄线,脸上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表情。

    短暂的试探,她已经知道外面来的那位道行,可能并不比她低多少,不过她也找到了对方法术上的漏洞。

    起身一跃来到艾迪尸体所在之处,她的嘴巴一边念动咒语,一边将黄线绕着艾迪嘴巴上空那根并不存在的香,快速的编出了一个奇怪的阵法图桉。

    外面,林风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再用香拉起躺在地上的平头警员,便知道不妙。

    果然,平头警员嘴巴里的那根香,居然不再受他控制,仿佛化身成了一根钢针,缓缓顺着平头警员的嘴巴往下延伸,想要给他来个穿喉而亡。

    “邪魔外道,也敢放肆!”

    林风一声大喝,嘴巴念动咒语,然后用一只手定住长香,另一只手在长香上一撸,撸出一把香灰,撒进了平头警员的鼻孔里。

    屋内,艳丽女子正用黄绳变出的法阵持续施展法术,艾迪的鼻孔里忽然喷出两道长烟,竟然直接将她给震的倒飞了出去。

    “你找死!”

    原本以为自己找到破绽,可以给对方将上一军,却被想到竟然反被打伤,艳丽女子再也无法保持从容,双手一挥,一道道黄线飞出,瞬间向艾迪尸体的四肢缠了过去。

    然后她便仿佛操控提线木偶一样,操控起了艾迪的尸体,并以咒语通过艾迪的尸体操控着外面的平头警官,向林风发起了攻击。

    林风突然受到平头警员攻击,连忙后退抵挡,不过怕伤到平头警员,所以他也不敢还击,一时间竟然被平头警员打的落入了下风。

    躲避间,他无意中瞥到了旁边的杰瑞,发现对方不知从哪里弄了个小板凳,居然坐在那里嗑起了瓜子,不禁嘴角抽了抽。

    话说,外国人也嗑瓜子吗?

    “林道友加油,我已经把林警官弄到外面去了,不用担心误伤他!”

    杰瑞看林风向自己看来,吐掉嘴里的瓜子壳,笑着朝他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