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真不是第四天灾 悦燃

第二百七十七章 危机也是机会

    一望无垠的丛林,要十几人手牵手才能合抱的参天大树比比皆是,树下是连绵的灌木丛,那真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与这些鬼东西搏斗,无时无刻不在消耗体力。

    在这种环境中刷怪,需要注意的禁忌特别的多,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处不在的虫子,会给玩家们来带各种莫名其妙的负面状态。

    中毒还是最普遍的,有一种名为‘音虫’的小东西,肉眼几乎看不见,叮上一口就能让玩家们进入‘石化’状态,要是运气不好, 遇到的不是一只两只而是一群, 那恭喜你,就可以欣赏一幕‘提线木偶剧’了, 可以看到倒霉的玩家一步一顿,一走一卡,像个体现木偶似的被这些小东西操纵,直至耗尽血量和体力倒下。

    所以在这种环境中刷怪,药水是次要的,各种驱虫的药粉才是必需品。

    好在这种药粉有配方,药剂师玩家就能制作,制作的门槛很低,属于新手必会的技能,很多初练生活职业技能的玩家靠这个可以涨涨熟练度,兼收回一点成本。

    有驱虫的自然也有引虫,这种【音虫】自身就是一种价值不菲的材料,可以用在锻造上作为‘催化剂’,可以用在附魔上为装备概率添加‘石化’特效, 可以用在红蓝药水上,很多游客被雇佣来扑捉这种虫子。

    同时, 它还可以作为一种偏‘辛辣’的调味品, 自身有毒, 但经过高温灭杀、晒干磨粉后就纯净无毒,这个秘密是薛姨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发现的。

    丛林对薛姨这种游客身份的玩家太不友好了,因为靠近妖精森林,除了要小心时不时刷新的怪物,还要小心从森林里跑出来的野兽和魔兽。

    驱虫的粉末自然是必备的,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一路直奔音虫出没的方位,沿途碰到的玩家都很好奇,这个游客怎么这么拼命,要知道游客复活的话可不是免费的,在红区掉线和死亡的话,可能连游客资格都会失去。

    挥舞着一把没有属性的砍刀,薛姨咬着牙跟无处不在的灌木丛搏斗,一不小心一脚踩空,就掉进了一个‘魔化仓鼠’的地洞。

    好在里面的怪物刚刚被玩家清理过,还没有刷新出来,就算如此,她也受伤了。

    游客可没有坐等‘系统修复’权利, 也不能用玩家的红蓝药水,用随身带着的、NPC才会用的草药,简单的将伤口包扎一下,艰难的爬出这个地洞,继续赶路。

    从玩家手里收购音虫太贵了,贵的让她这个‘煎饼西施’负担不起,只能自己去扑捉。

    好在扑捉这种小虫子并不太难,难在赶路上。

    前面就是‘音虫’出没的低洼潮湿地带了,音虫之所以带个‘音’字,是因为它们飞舞起来,翅膀煽动的频率会发出一种类似古筝弹奏的铮铮之声,音调各有不同,听起来还很悦耳,有些无聊的生活休闲玩家,收集不同音调的音虫,制作一种有着各种简单旋律的【音盒】,特别受一些女性玩家的欢迎,还有制作成香囊的,让玩家随身都带着特制的音效,就跟出场的BGM似的。

    薛姨可没有这种‘小资’情调,也没有这样的资本,为了理想中的调味剂,也是拼了命。

    “我说,系统都要删档了,你们还刷个屁?”

    “那是谣言,不可能删档的,迦南公司不敢。”

    “狗屁,人家怎么不敢,你能拿人家怎么样?”

    “老子……老子……”

    “快别刷了,都去庞克城。”

    “去庞克城干啥?”

    “干啥?抗议,让那些狗东西看看我们团结一致的力量。”

    “闹事儿啊?”

    “去不去?”

    “去,去,反正也没补给了。”

    玩家刷怪的地方很好认的,灌木丛都被清理了,薛姨刚走进空旷的刷怪点,就碰到这一队骂骂咧咧的玩家。

    “啊,这地方居然有游客?”

    “喂,你来这干啥?找死么?”

    “你看,连游客都豁出去了,可见删档是真的。”

    薛姨对他们笑了笑,没说话,绕开他们继续赶路。

    这几位玩家议论让她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儿,以前的老邻居王婶,就是嘴特别碎的那个,可能是眼红她们一家成为游客就此发达了事实,也不知道寻了谁的门路,拿到一张可以进入铜币汇率市场买卖的门票,在这个电话之前,还打电话跟她炫耀过,说什么什么价位买进,现在涨了多少多少,言下之意是,你看,老娘就算不是游客,不能进入游戏也能靠游戏发财,发的财还比你在游戏里买个煎饼多的多。

    现在好了,打电话过来哭诉,问她有没有门路,该怎么办,她可是把房子都卖了,连女儿的学费都投进去了,还借了不少钱,迦南要是真的删档,他们一家都得去跳楼。

    唉……

    好好的,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这几天,线上、线下都炸了锅,听说不少人在串联,说要去迦南公司闹,网上,迦南公司的一众高管成了过街的老鼠,那是人人喊骂,人人喊杀,可谓民怨沸腾。

    可仔细分析这些声音的来源,发现大多数跳的最欢的,还是那些损失惨重的机构,他们雇佣的水军、掌握和影响的媒体自媒体,在哪拼命的带节奏。

    以薛姨的身份和位置,本来是不知道这些的,谁让网信部门这次难得雷厉风行的一次,迦南公司还没动作,他们倒是果断出手了,抓了一批,罚了一批,来龙去脉和详细名单进行了公示,让连她这样的人都知道了,谁在这种节骨眼上带节奏,没有好下场。

    除去这些带节奏、挑事的,确是有不少人因为‘删档’的谣言而损失惨重,类似王婶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但相对庞大的人口基数来说,他们还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赚的多,亏的也多,说出去,并不能博取舆论的同情。

    薛姨是感受不到,但确是有一张无形的手在驾驭和影响舆论的发酵,目前最关注的热点,还是这次测试到底要不要删档上,反对者自然铺天盖地,支持的也不能说没有,迦南公司就是不给个准信,只说因为技术问题,还在同技术出品方做全力的研究。

    对于删档还是不删档,薛姨是无所谓的,什么等级、装备、经验、道具,这些游客统统没有,也只有钱财方面受到了一点损失,可相比广大的‘王婶’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线下闹,线上也闹,都没心游戏了,薛姨还是只关注自己的事儿,趁现在物价狂跌,大多数人都无心游戏的功夫,多积累一点是一点。

    这些道理还是她的那个鬼精灵女儿教她的。

    反正配方和经验又不会跑,又不取消她游客身份,删不删档的无所谓。

    等她赶到音虫出没的峡谷,已经用掉了2个多小时的游戏时间,这还是咬牙坐传送过来的。

    一种特制的笼子,里面放一些音虫喜欢的饵料,剩下的就是躲起来,等过一段时间去收获了。

    薛姨这次的运气很好,等她躲藏的洞穴爬出来的时候,笼子里已经装满了乱飞、乱撞的音虫,这种小虫子比米粒还小,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四对翅膀就好像钢针,是不能直接触摸的,碰到就会被注入一种石化毒素,以游客的身板,被叮上两下,可能就要挂掉。

    用厚厚的布将笼子抱起来,没有背包,只能背在身后,迎着暗淡下来的光线,薛姨心满意足的笑着,踏上了归途。

    回去比来的时候容易一些,赶回最近的安全区也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

    只见平日里热热闹闹、熙熙攘攘的安全区几乎没人,系统NPC无聊的看见她这样的游客都露出了笑容,还是坐传送往庞克城赶,沿途经过的安全区大同小异。

    以前她是舍不得坐传送的,这不是要删档了嘛,钱留着也是白留,索性用了。

    庞克城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在线的、能赶回来的玩家几乎全都集中在这里,城里城外被挤了个满满当当。

    闹事的风头已经过去了,系统没有任何反应,连个系统公告都没法,城卫兵NPC虎视端端,一些准备趁机开战‘零元购’业务的玩家无不被抓紧监牢,被系统教做人。

    一连闹了几天,不做回应就是最大的回应,也是最强硬的回应,玩家心里也是虚的,都说舍得一身剐能把皇帝拉下马,一无所有的人行事往往是最激烈也最没有底限,但是玩家可不是一无所有,就算真的删档也不是,恰恰相反,他们拥有的太多太多了,多的数不胜数,就算游戏数据清零,所有人都从零开始,也远超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

    他们敢豁出去闹一场吗?

    不敢!

    他们能为了现在的等级、装备、金钱而放弃这个游戏吗?

    不能!

    如此,在线上闹又有什么意义呢,除了让NPC看热闹,最大的作用也就是像现在这样,在一起发发牢骚,心存侥幸的抱团取暖,别有用心的浑水摸鱼,茫然无措的到处打听……

    薛姨就从这样的玩家群体中穿过,好不容易挤进了城门,发现各种商铺都挤满了人,很多平时舍不得消费的、没必要尝试的,这时候敞开了糟,反正汇率跌的还没见底,就是拿去换钱也换不来多少,索性自己糟践了,体验一会。

    如此一来,一些消费品、奢侈品、没属性的道具价格还开始了上涨,在这万物齐跌,绿装、蓝装都少人问津的情势下,着实是一件怪事。

    薛姨的游戏时间不多,这么多音虫她自己也无法处理,就找了个玩家开的药剂店,准备用活虫换一点成品材料出来。

    平日最为烦满的药剂点冷冷清清,柜台后面坐着的中级药剂师愁眉苦脸,正跟一个同行小声说些什么,无非是生活职业删不删档啊,要是删档的话,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的挽回损失啊……

    薛姨听了几句,感觉完全是‘幸福的烦恼’,她要是玩家,她要是有成为中级药剂师的经验,才不会担心熟练度的损失,才不会心疼快要高级的晋升进度呢,她会万分雀跃,有个从头开始的机会,可以少走多少弯路,可以在更多、更大的玩家和游客群体中,利用巨大的先发优势,积累起远超现在的成就。

    当然,这些不是她自己的感概,而是她那个鬼灵精女儿的。

    有女儿作为狗头军师,薛姨没慌没乱,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不仅没将它视为打击,反而看成了一次很重大的机遇。

    比如现在。

    平日斤斤计较的中级药剂师,这次难得大方,给了个她一个很不错的价格,换来的材料足足是以前的三倍。

    薛姨带着三倍的材料出门,喜滋滋的直奔租用厨房。

    用音虫的晾晒的粉末作为食品的辛辣调味,做出来的食物别具一番风味,甚至比现实中的还要好。

    她也因此做出来自己的第一份绿色的食品。

    “秘制香辣烤肉,品质:绿,完整,风味绝佳,安全无毒,食用增加饥饿值10-15,15分钟内力量+2,5分钟内石化抗性+5,制作者……”

    功夫不负苦心人!

    薛姨发自内心的笑了,配方在她心里,删档又删不掉,第五次测试的时候,她做的只会比现在更好。

    游戏时间也到了,她心满意足的下线,等女儿回来把这个好消息跟告诉了她。

    “绿色?还不够,还不够,妈,现在多好的机会,你要抓紧时间,做出蓝色,甚至紫色的食谱来。”,谢小萌的心气可高了,一有机会就给自己老娘洗脑打气,“自己去捉音虫太慢了,不如换点游戏币去买吧,现在游戏币便宜的跟大白菜似的,你刚才说那个吝啬鬼大方了?可能不用钱都能从他那拿到材料,不给留着删档么?”

    “删不删档还不一定呢……”

    “铁定删,直觉告诉我,一定会删,妈,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正说着话,电视上的新闻联播突然说起了与迦南有关的新闻。

    “……本台获悉,迦南公司准备向希望工程捐献资金500亿RMB,向国家个人养老金账户捐献资金1000亿RMB……”

    “看,看,看!”,谢小萌指着电视跳了起来,“这是什么,这是肯定要删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