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 一蓑烟鱼2号

第1324章 你真的了解你的父皇吗?

    李旦面露复杂的看着他。

    没有言语。

    殷霆却是愤怒的踏出一步:“是,你是有你的理想,你的抱负,甚至可以说是你的野心,但与我二哥,十五弟、十七弟、六皇姐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要死?”

    殷仲江看着近乎咆孝的殷霆侄儿,哈哈大笑,而后单手一指。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想做成一件事怎么能没有牺牲,他们成全了我,而我以后将成全整个主世界的人,以小牺牲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是多么划算的交易。”殷仲江道。

    殷霆则气的浑身颤抖。

    悖论,邪轮。

    自以为是!

    父皇说的对,这是一疯子,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看着殷霆暴怒的样子,远处的鲁达连忙喊道:“小心,他在激怒你,千万别近身单独对战。”

    殷霆一愣,露出恍然。

    刚才他差点就冲上去了。

    亲兄弟的死,父皇或多或少在怪他。

    他也耿耿于怀。

    殷仲江听闻,不由耻笑。

    他看着殷霆:“激怒?一个可怜虫而已,我犯得着激怒你?你以为你体内的皇族虫卵是怎么寄生的?你当真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殷霆听闻,眉头紧锁。

    “你什么意思?”

    殷仲江一阵咳嗽,而后又嘿嘿笑起来。

    武九灵则传音:“少帅,他在拖延时间,很有可能在恢复,或者在准备逃走。”

    李旦听闻点点头,又看了看似乎想要寻求答桉的殷霆。

    “等一下,我们即将前往主世界,有些事或许弄清楚也好,殷霆这家伙当年是在戒备森严的大秦皇宫里被二次寄生,那叛徒虽被处死,但这毕竟是他这么多年遭受苦难的一个心结。”

    李旦给武九灵传音。

    武九灵沉默,并没有再说什么,而后悄然开始布置此地,防止有一丝一毫的破绽被对方逃走。

    此刻在李旦头顶,大鼓和锅盔两个轻轻晃荡。

    “难不成跟咱们两个猜测的一样?”

    “不知道,听听这疯子怎么说。”

    殷仲江一擦嘴,看着殷霆:“当年我早被皇族除名,甚至我那皇兄派出很多强者追杀我,但他们想不到的是,我其实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因为我还需要我们殷家的嫡系血脉。

    我需要不断做实验,我需要研究出无数你们想象不到的东西。

    所以我不能死,不能被皇族虫卵给寄生,痛苦的活着。”

    众人看着眼神因为癫狂而抖动的殷仲江,都没有说话。

    殷霆更是杀机弥漫。

    他们兄弟姐妹才有几个,已经被他掠杀了七八个,竟然还想着。

    而殷仲江看着殷霆:“这年头,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更谈不上什么忠心,所谓的忠心,也只不过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大而已。

    本王一些弃之敝履的东西,在皇宫那些人眼中,就是绝世好物。

    你知道当时皇宫那边,有多少人还在为我服务吗?

    不知道吧,王叔告诉你,一千七百零八位,整整一千七百零八位。

    他们有宫女,有侍卫,有统领,甚至好几位太上客卿,许许多多你看不见,甚至忽略的人,都在偷偷为本王传递着信息。”

    殷仲江显得很兴奋。

    似乎这是一个不错的试验业绩。

    他紧紧抓住了人心,更是对所有人的一种嘲笑。

    殷霆双手攥的紧紧的。

    他似乎想起了,当年他们几个去丹堂,就是有陪着他们长大的侍卫告诉他们,那边产出了几枚不错的丹药。

    而那时,殷仲江就在半路等候了。

    灵昭则同样看着这个疯子。

    当年他拿着啻帝的推荐信来到长老团。

    他的如饥似渴,他的天赋,他与众不同的想法让的众位长老佩服不已。

    但没想到,他的修行天赋也是超强。

    还有对人心的操控,对自己的狠辣同样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如果中肯评价的话,他的确是一个了不得的天才。

    但同时,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殷霆侄儿,你,真的了解你的父皇吗?”殷仲江大笑过后,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殷霆哼了一声:“我当然了解,他是大秦的掌舵人,联合着其他三大仙朝一次次的打退虫族的进攻,使得整个大秦的子民安居乐业,他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人歌颂。”

    “哦,我那皇兄这么厉害啊,那为什么给整个人族做了那么大贡献的仙遗族会被灭族,不到万人逃脱,音讯全无?”

    “从来只是单独行动的影子军会遭到埋伏,全军覆没?”

    “为什么大秦的第七军团和第八军团,成为大秦百团中,首个出任务而没有一人活着回来的军团?”

    “为什么在我离开人族区域时,曾经让其他仙朝,让的整个虫族胆颤的大秦百团,只剩下了不到二十团?”

    “为什么戒备森严的大秦皇宫,会这么巧熘进来一个带着皇族虫卵的叛徒给你二次寄生?”

    “你的太子哥哥因病死了,你的二哥是被我杀的,你又被寄生,大秦最耀眼的三个皇子为什么活的这么坎坷?”

    “如果我再告诉你,上面我所说的,都是在短短一年时间同时发生的,你信吗?”

    殷仲江一连抛出六个问题,每一个都让殷霆脸色大变。

    灵昭长老更是身子踉跄,他不敢置信。

    仙遗族,真的被灭族了?

    百万仙遗族,可是遍布四大仙朝的啊。

    不到万人逃脱,本就寿命不长的他们,这么多年下来又剩几人?

    不包括自己的。

    因为自己当年是被大元帅偷偷从虫族基地里救下来的。

    以后延残喘的方式,跟着其他仙遗族拯救少帅魂魄。

    “那么现在你告诉我,你伟大的父皇,为什么会在短短时间,将整个大秦拉入深渊?”殷仲江大声质问。

    殷霆下意识后退一步,脸上露出茫然。

    “你在胡说,我知道你想扰乱我的心性,你在激怒我……”殷霆自言自语,不断给自己宽慰。

    李旦此刻皱眉,他看着殷仲江。

    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影子军!

    第七和第八军团的事!

    这些事如果能借此搞清楚的话就更好,毕竟这是发生在百万年前的。

    自己等人要是出去,恐怕很多事早就淹没在历史中了。

    “殷仲江,你可认识我?”李旦询问。

    殷仲江将目光转移到李旦身上,他仔细打量了一番。

    尤其是他手里的杀皇剑。

    眼睛微眯。

    “其实当年在流放之地第一层见你时,我就觉得面熟,现在看着杀皇剑,再看看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殷霆侄儿和灵昭,我大致知道你是谁了。

    影子军的少帅李旦!

    但是,你又不是,相比那位天才少年,你稚嫩了些。

    样貌虽有七八分相似,但终究身上少了很多东西。”

    殷仲江若有所思道,甚至语气都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