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木工米青

第二百一十五章 合该庆贺

    故人久未见,归来仍少年。

    周易掐指一算,老白已经故去一千六百三十年,连坟墓都迁离了京城。

    “那你就做个跑堂吧!”

    “诶,多谢掌柜收留。”

    白世玉硬着头皮答应,总觉着自己让人看了个精光,心底发虚的搓手跺脚。

    杨力双目瞪圆,看白世玉的眼神隐隐有些仇恨,彷佛欠了很多钱一般。

    白世玉躲开周易诡异目光,说道:“你这小娃娃,我帮你干活还有错了?”

    “明明我先来的!”

    杨力说话声中带着些哭腔,刚刚听到可以每天来酒馆,兴奋的几乎欢呼雀跃,报童之外又多了份稳定工作,以后可以卖花生补贴家用。

    随着新式织机的推广,对棉麻羊毛的需求日益增长,不可避免的让无数百姓失去了土地。

    无所依靠的农民为了吃饭,只能去城中工坊做工,否则不止会饿死冻死,还触犯了朝廷律法。

    朝廷为了地方稳定,以及工坊有足够的劳动力,从律法层面规定流民有罪,如果一个月没有稳定的工作,会被差役抓去矿山挖石炭。

    工坊低廉的收入,以及极高的失业率,让每一份能稳定赚铜币的工作弥足珍贵!

    白世玉恍然,目光中带有同情与歉意,说道:“放心,我是跑堂,不是杂役,那些花生壳还要你自己清理收走。”

    “真的?”

    杨力惊喜出声,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一定清理干净,前几年在王氏布行擦机器,属我干活勤快擦得干净。”

    白世玉笑道:“这烤花生味道一般,我教你秘制茴香豆的做法。”

    “谢谢白大哥!”

    杨力不断躬身感谢,听到有人买花生,连忙端着大盆过去。

    白世玉搓了搓手,没话找话说道:“掌柜,那以后我就在您这跑堂,不知住宿和工钱怎么算?”

    “后院有几间屋子,除了主卧随你挑选。”

    周易说道:“至于工钱,先按照每月二两,干得好涨工资,年底有奖金。”

    既然白世玉假装穷人登门,周易就没有故意戳破伪装,反而打算可劲儿让他干活。

    白世玉来之前做过功课,学着店小二的语气说道:“掌柜放心,咱一定让客官满意,那我现在就去干活了?”

    周易微微颔首,又说道。

    “先去换身干净衣服!”

    ……

    夜间。

    最后一波客人离开。

    杨力清扫垃圾,白世玉规整桌椅,周易悠闲的看话本。

    “掌柜,白大哥,明天见。”

    杨力干完活,欢快的挥手告别,充满朝气彷佛没有任何苦累。

    或许几百年后,杨力会成为历史的背景板,用来证明工坊死命压榨百姓,当然也确实如此。不过现在的杨力没有这种意识,面对压榨只会忍耐,每天为多赚几个铜钱而兴奋!

    白世玉收拾好桌椅门窗,说道:“掌柜的,累了一天,我先去睡了。”

    武道修至精深,区区跑堂自不会劳累,然而他总觉着孙掌柜悄悄打量自己,两股颤颤,嵴背发凉。

    周易合上话本,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不如一起去勾栏听曲?”

    白世玉疑惑道:“今儿什么日子?”

    “二十岁生日。”

    周易今年正好千七百岁整寿,又与故人重逢,合该庆贺一番。

    白世玉面色微红:“我从来没去过勾栏……”

    周易随口问道:“满月阁的花魁,清清姑娘怎么样?”

    “太瘦了,比不过春风楼的妙玉……咳咳。”

    白世玉咳嗽几声掩饰尴尬,连忙解释道:“都是传言,道听途说!”

    周易也不揭穿,笑着说道。

    “那更要去看看,验证一下传言真伪!”

    大约半个时辰。

    春风楼。

    周易站在门口啧啧称奇,仅仅两百年没来,竟然生出这么大变化。

    姑娘们穿着模样怪异的服饰,造型颇为新颖,有丝的,有皮的,有猫耳,有狐尾,对着行人搔首弄姿,与街上的长衫大褂格格不入。

    “这可真是……”

    周易怎么也没想到,只是将历史的车轮轻轻推了一把,竟然出现了如此混乱糅杂的景象。

    白世玉说道:“听说这些衣服,出自文人大家之手,每过些时日,春风楼还会有新式衣衫评比,那才是真个……啧啧!”

    “读书人的花花心思起来了,一般人真比不过!”

    周易出关一年时间,在酒馆听到不少传闻。

    时代变革滚滚而来,仍守着四书五经的老旧读书人,清楚感受到所学无用,正在被时代所抛弃。

    奉为圭臬的先贤典籍找不到答桉,这些人只能在迷茫中自行变化、探索,其中少不了激进派,一些思想甚至比新家族还要激烈。

    易发易服只是其一。

    有些读书人绝望后当街烧书,披头散发,发誓要做新圣贤!

    “其他的且不说,这新式衣服很是挠人心思。”

    周易抬脚进门,由于来的晚了,二楼包厢客满,只能在大厅散桌。

    春风楼内部装饰变化倒是不大,仔细看细节处,为了刻意凸显古意、传承,挂上了历史上来过的名人留字。

    周易目光扫过落款,发现有不少认识,甚至当年言谈甚欢的故人。

    毕竟春风楼几百年老客,来了也不能连续不断的庆贺,金丹真君也承受不住,遇到有趣的人就交流一番心得。

    “这些家伙个个是浪荡子,靠着几笔文墨丹青,竟然有资格挂墙上了!”

    名人字画彰显春风楼传承千年,深厚底蕴,老财们最是吃这一套,以至于新旧时代交错中,非但没有让同行超越,反而历久弥新。

    白世玉刚开始还扭扭捏捏,三杯两盏下肚,便现了原形,很是熟络的帮姑娘摸骨。

    周易唤来老鸨,给了几张兑票,吩咐台上换了首曲子。

    琴瑟和鸣,曲声悠扬。

    周易忽然问道:“小白,你听这曲子怎么样?”

    “身段保持的太差,声音过于媚俗,勉强能听,只是曲子有些老了。”

    白世玉点评的很是专业,显然是勾栏常客:“这届花魁有些差劲,听说是赵家商号砸钱硬捧出来,用来宣扬新式布料,名不副实。”

    “嗯,不错。”

    周易微微颔首,心中稍稍放松,不着痕迹的换了话题。

    当年老白最是喜欢此曲,每逢听曲必点,说他轮回千百回也忘不了。

    “如此看来,大抵是相似的花罢了,轮回之说仍是虚妄。这样也不错,既见了故人又无甚风险,否则贫道该考虑跑路了……”

    ------题外话------

    头疼炸了,欠一更。

    先睡觉调整作息,明天请假不上班,补上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