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鼎贼 紫钗恨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成人之美

    杨完者觉得这是一个近于完美的方案,而他麾下的这些万户、千户对于这个方案同样是赞声如潮:“老大,我觉得不但要娶平章家的小姐,你自己也得是个平章才行。”

    “省里虽然许诺你一个左丞前程,但这种事得自己去争取,不能等着别人赏你前程!”

    “这些年我们吃够苦头,知道朝廷靠不住,所以不如娶了平章家的小姐,然后自己再当个平章玩玩。”

    杨完者这支苗军这些年来可以说是为大元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为此至少死伤了上万将士大,但是功劳越大,大元朝廷对他们防备越深,甚至想尽一切办法来压制杨完者与他麾下这支苗军。

    朝廷越是提防、压制杨完者这支苗军,这支苗军就越是无法无天,如果不是朱元璋、张士诚还是江西红巾军实力太强,杨完者这支苗军暂时还需要大元朝廷名义,这些万户很可能会建议杨完者直接将行省丞相取而代之。

    但即使如此,现在杨完者耳边都是些大逆不道的话,但是杨完者反而越听越顺耳:“兄弟们太抬爱,实在没想那么多,现在先娶了平章家的小姐,其他的事情以后慢慢谈,那可是平章家的大小姐,整个杭州城数得着的大美人。”

    只可惜平章政事家的小姐没那么好娶,虽然杨完者这话是军中所言,但平章政事在整个行省是数得着的大人物,如果不是朝廷在江浙行省设置了左丞相兼行枢密院知院总兵东南,平章政事庆童甚至是整个行省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要知道平章政事好歹也算是丞相,所以自然隔壁有耳,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庆童耳中去:“苗蛮欺人太甚,真以为我庆童是泥人?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庆童确实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因此他一门心思想着招女婿上门来传承香火,甚至把所有细节都考虑清楚。

    只是谁也没想到杨完者无法无天到这等程度,居然想要染指他的宝贝女儿,这不是要庆童绝后!

    作为行省平章政事,庆童平时是威风惯了,现在更是杀气腾腾就想一刀跺了杨完者,只是来传递消息的有心人却是提醒庆童:“平章公,这事得从长计议,杨完者原本有五万苗军,现在又从湖广招募了上万苗军,再加上他这些时日沿途裹胁的亡命之徒,这话如果传到他耳朵里,恐怕就有滔天祸事了!”

    庆童还真有点不信邪:“我好歹是个平章政事,杨完者还敢对我动手不成,我真不邪了!”

    只是说到这,庆童自己先软了下来,虽然他是堂堂平章政事,但杨完者这贼子平时连朝廷与丞相、知院大人都不放在眼里,动不动就拔刀相向,怎么会把自己这个平章政事放在眼里。

    他若是把自己这个平章政事放在眼里,怎么会提出如此过份的要求,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还指望着女儿女婿来养老。

    因此庆童只能叹了一口气:“秦从龙,你既然已经从贼,这次专程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到底有什么图谋?”

    对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南行御史台的前任御史秦从龙,他不但已经从贼,而且被柳易赞为“相才”的秦从龙,为此秦从龙没少为柳易卖力,甚至还专程涉险跑了一趟杭州。

    现在秦从龙格外神气,并不认为“从贼”是什么污点:“庆童公,我这次来杭州自然是替我家主公提亲来,小姐与其落入苗蛮之手,不如嫁与我家院判!”

    庆童一听这话就怒了:“秦从龙,朝廷没亏待过你,我也没亏待你,你怎么能如此无耻,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居然要她陷身贼手。”

    杨完者自然是罪大恶极一年都不洗澡的苗蛮,但是柳易这个巢湖贼首又能强到哪里去?同样是罪大恶极罪恶滔天!

    杨完者虽然罪无可赦,但至少是替朝廷卖力,但柳易这个红巾贼首先是依附徐寿辉与彭莹玉,接着又转投小明王伪朝,如果没有柳易与巢湖水师与滁州贼合流,江浙局面色绝不会败坏到今天这个地步。

    只是秦从龙却是有恃无恐:“庆童平章,您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现在只有我家院判才能救得下令千金,您不为朝廷考虑也要为令千金考虑!”

    庆童还真不信这个邪:“只有你们镇江才能救得我女儿?秦从龙,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谁都能救得我女儿,唯独你们镇江鞭长莫及,等你们镇江赶到至少也是明年吧。”

    庆童说的是真实情况,镇江的巢湖水师虽然是长江上最强的一支水上武力,但距离杭州实在太远太远,等巢湖水师赶到恐怕杨完者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秦从龙听完却是大笑起来:“平章相公,您也太小看我家主公,我家主公如果是这等凡夫俗子,我怎么敢让令千金嫁给我家主公,神兵自从天降!”

    说到这,秦从龙越发兴奋起来:“我知道庆童相公觉得我是信口胡言,但我家主公天纵英明,不日就赶来接受招抚顺便迎娶小姐!庆童公,我知道您养了不少死士,但这些死士解决得了杨完者,解决不了十万苗军!”

    庆童确实是个狠角色,他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布下埋伏把杨完者骗进来用大锤干掉,但正如秦从龙所说的那样,干掉杨完者之后的善后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别说他只是一个平章政事,就算他是江浙行省左丞相兼江浙行枢密院知院,照样也摆不平这件事,现在杨完者可是行省唯一可以指望的武力,根本无法替代。

    因此他明明知道秦从龙就是在胡说八道,但还是想同秦从龙探讨一下合理性:“秦从龙,你是说镇江送来的那一千五百人?就算那一千五百人都是百战精锐以一当十,但杨完者手上有十万苗军。”

    秦从龙却是问了一句:“平章相公,如果我家主公侥幸赌赢了一回,您愿意不愿意成人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