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北阴大圣 蒙面怪客

003 初入

    掂了掂手中的源晶,白元嘴角一咧。

    他也没有想到,燕伋那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朋友周甲,竟然还真能拿的出这笔钱来。

    想了想。

    从中取出一枚源晶放进怀里,大踏步走进一家酒楼。

    他白元也非坑蒙拐骗之辈,既然说出了大话,自然是真的有门路,但好处也不能少。

    “二哥!”

    拉开房门,他笑眯眯来到一人面前:

    “你前几天说的是,我给找了个买家,十枚源晶在这,叔父那边可一定要把事情办妥。”

    “放心。”酒桌上,一个胖子大快朵颐,随手一把了捞过钱袋:

    “这种事又不是没有做过。”

    …………

    “爹!”

    胖子递过去一个钱袋:

    “八枚源晶,没问题吧?”

    “成不成,我说了不算。”一位儒衫中年澹然接过钱袋:

    “柯老答应下来,才算是真成,你不要给人随便许诺,万一不成到最后你怎么解释?”

    “是,是。”胖子连连点头:

    “我说过了,不一定有把握,那人也答应搏一搏,不论成与不成,爹您这一份都少不了。”

    “嗯。”

    儒衫中年澹澹点头。

    …………

    玄天盟。

    驻地。

    面色黝黑、足有六十多岁乾坤刀柯敬之因为修行之故,犹如壮年,浑然看不出年纪。

    结束一天修行,他手拿毛巾擦着身上的热汗,扫了眼面前的钱袋,道:

    “又有人请托?”

    “是。”儒衫中年垂首,恭声道:

    “一个来自外面的年轻人,年纪不大修为已经达到九品,据说实力能与十品高手比肩。”

    “呵……”柯敬之轻呵:

    “有这本事,等明年参加考核,岂不是更好。”

    “那人不是大林王朝的人。”儒衫中年垂首,低声道:

    “不过他所学功法来自大林王朝,传承自一个名叫铁元派的宗门,此宗门据说出过先天。”

    考核,首先就要验证身份。

    非大林王朝的人,不得拜入玄天盟,这是规矩。

    当然。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如果有着黑铁实力,或者有某位黑铁强者做背书、或看中收为弟子的话,也可以入盟。

    “铁元派……”柯敬之放下毛巾,面露沉思。

    良久,

    才缓缓点头。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门派,盟内应该有登记。”

    随即摇头:

    “算了,我已经答应收下老齐的孙子,这人给退了吧,区区五枚源晶,也想买入门资格?”

    说着,面露不屑。

    平常时候也就罢了,反正他收入门下也不管,现今却已经买了人情,而且价钱太低。

    “这……”

    儒衫中年面色微变,见柯敬之侧首看来,当即低头:

    “是。”

    *

    *

    *

    夕阳西下。

    落日余晖洒落城中。

    周甲手提一串麟鱼肉干,慢悠悠朝住处行去。

    相比起在外面时刻绷紧精神的日子,最近这段时间的生活,可谓悠闲、舒适,轻松自在。

    修行之余,喝酒、吃肉、逛街、赏景……

    这才叫生活!

    以往。

    那叫生存!

    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没了打打杀杀,也没有尔虞我诈,周甲难得的放松,无心插柳,反到把奔雷斧修至大圆满境界。

    这也算是心无旁骛而自足。

    现如今的他,单凭斧法,也可与普通十品抗衡。

    “吱……”

    推开院门,正自打扫院落的罗秀英抬头看来,面泛喜色:

    “周叔回来了。”

    说着,快步迎了过来,接过肉干。

    “嗯。”周甲点头:

    “今天的功课,你做的……”

    “嗯?”

    话音未落,他的面色勐然一变,身躯一错,一股凌厉杀意如有实质一般罩住侧方房屋:

    “谁在里面?”

    “咣当!”

    屋内,当即有东西落地声传来。

    “周叔。”罗秀英面色一变,急急道:

    “他们不是坏人。”

    周甲没有理会她的解释,眼带肃杀看向房屋:

    “滚出来!”

    “大侠,我们没有恶意。”两人颤颤巍巍从屋内走出,一人四十许、一人二十出头,身上都有伤。

    中年人面色焦黄、年轻人手缠绷带,随着距离靠近,一股浓郁的草药味扑鼻而来。

    看得出。

    两人有些狼狈。

    不过即使如此,他们身上的气度也异于常人,年轻人更是剑眉星目,容貌俊美不凡。

    “在下齐非,家父齐家武馆馆主。”中年人拱手,眼带真诚:

    “米家强夺我家武馆,齐某家人惨遭邢卫毒手,仅有在下带着我这孩子侥幸逃过一劫。”

    “不久前。”

    “我们被米家邢卫追杀,仓皇之下逃到这处院落,幸得罗姑娘搭救,这才幸免于难。”

    “齐某感激不尽!”

    他一脸真诚,语气诚恳。

    年轻人齐云更是眼带感激看向罗秀英,也让罗秀英俏面泛红,芳心乱跳,下意识低下头。

    “滚!”

    不曾想,周甲却是语气冰冷:

    “离开这里!”

    “周叔。”罗秀英一愣,急急道:

    “我打听过,米家欺人太甚,齐……齐伯父他们是被逼无奈,只是在这暂借一段时间。”

    她对齐非父子的遭遇感同身受。

    当初贺师傅遇难,霍家堡内城遭殃,她也是与父亲被逼无奈,在霍家堡活不下去,走上了漫漫的逃生路。

    “住口。”周甲侧首,语气严厉:

    “谁让你把乱七八糟的人带进来?”

    “我答应罗师兄把你带到洪泽域,已经仁至义尽,让你住下也是看在同行一路的情分。”

    “别不知好歹!”

    罗秀英娇躯一颤,下意识后退一步,心头更是一片冰冷。

    她这一路上,对周甲多有依赖,对方对她也算关爱有加,本以为两人的关系极为亲近。

    不曾想……

    自己,终究是一个人。

    “罗姑娘,不必为难。”齐非见状轻叹:

    “是我们打扰了,两位不必因为我们伤了感情,既然周大侠不允,那我们这就离开。”

    说着,朝罗秀英、周甲点了点头,拉着儿子朝外行去。

    出了院落。

    走出几条街后,齐非面色一沉。

    “爹。”

    齐云更是低声开口: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他的声音,隐带恐惧。

    以往,他是武馆馆主之孙,年纪轻轻就已修为不凡,在城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二代。

    而今一朝失势,曾经的朋友有多远跑多远,无一敢与他沾上关系。

    生死一线。

    心中难免惶恐。

    “放心。”齐非毕竟年长不少,勉强处变不惊,道:

    “刚才那两人跟燕伋有些关系,燕伋此人是玄天盟内门弟子,虽然没什么背景,但天赋不错,很受师傅器重,据说有意把他培养成黑铁高手。”

    “等下我们祸水东引,让米家人知道燕伋带来的人救了我们,他们狗咬狗,我们趁机逃走。”

    “可是……”齐云皱眉:

    “那两人只是燕伋的客人,他会为了他们招惹米家。”

    他并不关心自己会给罗秀英两人惹来麻烦,更加关心自己能不能逃命。

    “哼。”齐非冷哼:

    “其他人未必会,但燕伋这人却会,前些年他就因为几个外来人,跟几位背景深厚的内门弟子起了矛盾。”

    “若非他师尊庇护,怕是早就死了!”

    “倒是你。”

    他扫了眼儿子,道:

    “你不是说有人能庇护我们几日吗,有没有把握?”

    “有!”

    齐云重重点头:

    “有个女人对我很痴迷,就算我们齐家落难,她得到家族交代,依旧暗中给我传过讯。”

    “去她那里,短时间内应该没问题。”

    “那就好。”齐非松了口气。

    自家儿子是什么样的人,他一清二楚,别的本事没有,但让女儿家倾心的能耐却不错。

    这点,类他。

    “那女人身材不错,性格火辣,就是长相稍微差了点。”齐云舔了舔嘴角,心头发热,这段时间没有碰过女人,让他有些饥渴。

    “等过去,可以温存温存,就当便宜她了。”

    “可惜!”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

    “刚才院子里的那女人就不错,再给我两天的功夫,定然让她乖乖脱了衣服请我上床。”

    “好了。”齐非摇头:

    “等我们离开闻水城,凭我们父子的能耐,女人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先克制一下。”

    “爹说的是。”

    两人小声交谈着,寻找小巷阴影前行,刚刚转过一个弯,就被一道黑影拦住了去路。

    “周……周大侠?”

    齐云一愣,目瞪口呆。

    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好!”

    齐非却是面色一变,一拉儿子,折身就要逃。

    “哼!”

    冷哼声,在身后响起。

    随即空气急速震荡,一股恐怖巨力自背后袭来,齐非身躯一震,不得不止步转身抵挡。

    “彭!”

    一声巨响。

    周甲的拳头砸在他的手臂上。

    “卡察!”

    “噗!”

    齐非仅有八品,且本就受伤,一击之下双臂直接断裂,身子更是打横飞出,重重跌地。

    落地后一声不吭,赫然被一拳打死。

    “爹!”

    齐云悲吼,又惊又怒。

    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周甲已经踏步来到近前,一巴掌拍下,直接把他的脑袋按进胸腔。

    手臂一甩,尸体扔到其父身边。

    两招打死两人,周甲面色不变,侧首看向小巷一角:

    “听到了吗?”

    罗秀英立在阴影处,面色惨白,张了张嘴,低垂螓首。

    “收拾下尸体,下不为例。”

    周甲冷眼扫了她一眼:

    “等我在这里有了身份,会给你一个交代,届时你我再无关系,以后希望你好自为之。”

    他本来不愿理会此事,甚至无意给罗秀英解释什么。

    不过终究同行一路,也欠罗平一个人情。

    分开后。

    只希望罗秀英不要那么愚蠢。

    这次有他解决,以后自然不可能一直跟着,如果还那么天真,怕是在洪泽域也活不久。

    此番。

    就当是长个经验教训。

    至于能不能真的长教训,这就与周甲无关了,他能做的已经做了,成不成是对方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