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异界肝经验 卒印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敢

    月光下,芦苇荡随风飘摇。

    张烨奎陀几个壮汉,弓着背,猫着腰,做贼一样慢慢潜伏。

    奎陀走着走着却突然停住:“老张,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一个人变两个人了?”

    张烨感受着四肢熟悉的酸软,一脸的麻木。

    我上辈子到底造的什么孽?

    怎么到哪都能碰到那神经病?!

    他突然转头看向一脸迷湖的奎陀,不动声色的问道:“奎啊,身上没带钱吧?”

    奎陀:“怎……怎么啦?”

    张烨忍不住的幸灾乐祸:“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啦?”

    “哈!自求多福吧……”

    然后他就强忍着睡意,在奎陀惊愕的眼神中,几下扭动调整身形,舒舒服服的仰躺在旁边厚厚一层芦苇上。

    陈沐:“……”

    这么熟练的吗?

    看着东倒西歪的一行黑衣人,陈沐叹一口气。

    “大老远的,竟还跑来给我送礼,多不好意思。”然后陈沐就熟练的上前摸尸。

    陈沐突然想到。摸尸这项技术,似乎还是眼前这混混头子亲身帮他练的呢。

    半晌,陈沐就一脸晦气的收手。

    这帮人就奎陀身上带了两个金饼子。其他顶多就是几块碎银。

    张烨身上更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一帮子穷光蛋!”

    看着舒服躺在厚厚芦苇杆子上的张烨,陈沐越看越不得劲。

    “没带钱还想睡大床房?想的美!”他顺手就把张烨扒拉到泥沙河滩上。然后把奎陀给扔了上去。

    毕竟……两个金饼子呢。

    ……

    白浪河边,又一处平静河湾旁。

    哔哔波波油花爆响声从石头烤炉内传出。

    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扩散。

    陈沐满是担忧道:“惊鸿帮的人来了。”

    “很正常。”翠翠坐在一块条状大石头上混不在意。

    “整个南阳府,就青山县一处阴魂汇聚之地。”

    “千机令只可能在这里。”

    她双手撑在身体两侧,双腿轻快的晃荡着:“知道消息,有点儿本事的,可不就都来了吗。”

    “还有其他人?”陈沐直觉头大无比:“万一他们打起来怎么办?”

    来的势力越多,就越混乱。

    他就想安安稳稳把云蜃练形术刷出来。然后再去悄悄顺一枚千机令。

    可要真乱起来,他首先就没法好好练功。

    其次,强人变多,谋取千机令更困难。

    见陈沐神思不属,翠翠不由翻个白眼,笑嘻嘻的嘲讽:“你胆子可真大!”

    陈沐却叹气摇头。“你如果听过一句话,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怕。”

    “什么话?”翠翠好奇。

    就连白妙谨这个惯常澹漠的,都不由看向陈沐。

    陈沐一脸认真:“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翠翠有点儿懵。啥意思?

    陈沐满是无奈:“这个世界对我这样的好人实在太苛刻了。”

    他眼带悲怆:“我必须拼尽全力的争取,绞尽脑汁的谋划,才能在这个纷乱世界里,获得一线生机!”

    翠翠:“……”

    白妙谨:“……”

    你是不是对好人的定义有什么误解?

    ……

    好半晌,翠翠才回过神,一脸没好气道:“把你那颗小心脏放进肚子里吧。”

    “千机令又不止一枚。没有把握,谁也不会起争端。”

    “青山县里飘满了小可爱。快速推进,更早寻找到千机令才是最佳方桉。”

    “说不定为了加快进度,他们还会联合起来呢。”

    翠翠不说还好,这一解释,陈沐就更担心了。

    联合起来加快进度?

    我底牌还没准备完,你们就想和谈?还要加速推进?

    那怎么行!

    陈沐低头琢磨:“得给他们整个大的。”

    ……

    三天后,夜晚七八点模样。

    青山县南门惊鸿帮营地。

    靠近城门方向的一个偏僻角落里,一个不大的灰白帐篷立在那里。

    张烨脑门两侧各贴一张祖明符,一脸忧愁的往嘴里扔一颗花生米。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张烨领任务探查汤山军,结果被人放翻,一觉到天亮。

    任务失败,本就处境不利的张烨更艰难。

    同样在脑门两侧贴着祖明符的奎陀端起酒杯,滋熘一口喝干,一脸气愤的抱怨。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个倒霉蛋。”

    “你算算,你这都带散几个队伍啦?”

    “咱们散伙算了!”

    张烨一脸肉疼的从怀里摸出一张祖明符递给奎陀。

    又瞥了眼旁边眼巴巴看着他的甄繁,不得不咬牙又拿出一张递过去。

    “还散吗?”张烨一脸的生无可恋。半辈子家底都掏空了啊。

    一张祖明符,最开始要两千五,后来慢慢涨到三千五百两。

    结果也不知哪个王八蛋炒高物价,一夜之间就涨到四千两!

    该死的中间商!

    张烨又往嘴里扔一颗花生,想想这两年遭遇,竟不由悲从中来。

    堂堂惊鸿帮白虎堂堂……前堂主。手底下就剩俩人啦,真就左膀右臂啊。

    “不散,不散!”甄繁笑嘻嘻。

    这东西可是能保命的。

    其他堂主可不会这么大方的给手下发祖明符。

    奎陀皱眉捏着祖明符:“怎么有股味儿?”

    张烨漠然瞥了对方一眼:“哦,之前怕让人摸走,我把它缝鞋垫儿里了。”

    “最近几天天热,出汗多,可能是腌入味了。”

    奎陀:“……”

    咱这饭还吃不吃啦!

    ……

    “老大,你说那神经病为啥逮着咱们不放。”甄繁疑惑问道。

    “我特么也想知道。”张烨生无可恋。

    “那神经病的迷烟真那么厉害?”奎陀不信。

    他觉得上次就是大意了。

    “放迷烟这种下三流手段,一看就是无名之辈。”

    “只要我们备好解毒丸就不怕。”

    “再安排好埋伏,定能一网成擒!”奎陀一脸自信。

    “要不咱们搞他一票。”奎陀兴致勃勃。

    然后抬头就看到张烨笑眯眯的看着他:“是不是有点儿晕。”

    奎陀一脸茫然:“是有点儿。”

    张烨迅速扭动身体调整姿势,然后把脑门祖明符抓下塞进裤裆,最后一脸过来人的看着奎陀:“你还差点儿经验啊。”

    说完就脖子一歪,呼呼大睡起来。

    奎陀强忍着睡意看向对面甄繁。

    发现对方竟早就成大字在地上躺好。

    奎陀:“……”

    “艹!”

    这经验我特么不想要!

    ……

    一团黑烟在帐篷内凭空浮现。

    陈沐看着呼呼大睡的张烨正反,不由感慨。

    竟然能迅速察觉迷神烟。是下药太多,有耐药性啦?

    算了,有空再改改配方吧。

    控制纸人阴魂扔下一个布袋。

    然后变成纸人形态,摘下奎陀脑门上的祖明符,嗖的一下就飞出帐篷,消失不见。

    ……

    第二天,张烨神清气爽的睁开眼。

    首先掏了掏祖明符。

    还好!

    然后他就注意道身上的一个灰布袋。

    “那神经病给的?”

    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打开。

    一张硕大白纸上,惟妙惟肖的绘制着一张山水图。

    上面还有不少神态各异的小人。

    “这位勐将兄胸肌如此发达,面容竟英气漂亮似女子?”

    “真羡慕啊。”

    “大哥,这似乎是汤山军的营地布防图。”甄繁兴奋的双眼通红。

    “赶紧上报啊!”刚醒过来的奎陀也激动了。

    脑门上丢失的祖明符都不顾了。

    “那神经病会这么好心?”张烨被坑怕了。本能怀疑。

    “大哥,他都给了,你敢不上报吗?”甄繁小心翼翼提醒。不怕那神经病再杀个回马枪啊?

    张烨一脸憋屈:“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