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就是这么科学 吃瓜子群众

第127章 星光

    黑色的海面,李士明紧紧贴着海水飞行着,灵龟盾发出淡淡的光华,护住了他的全身,让他能够无所顾忌的全速向前。

    他的身旁,‘控灵分魂术’的主灵比之前大了几乎三倍,细看之下有了身体与头颅的轮廓,隐约还可以看到头颅上的五官。

    这是主灵吞噬了爆炸现场残留的筑基期修士灵魂的结果,之前他还在为主灵的弱小无奈,现在的主灵根本不用他再担心了。

    飞行中的他,正在接受着ibz15对之前小岛阵法的研究成果。

    圣冰宗的据点,又是布置在离天海宗范围极近的位置,所以其布置的阵法,还是用了很多心思的,使用了不少圣冰宗重要的阵法手段。

    这极大的开阔了ibz15的阵法知识面,经过短时间的研究,ibz15已经将那小岛的阵法复刻完毕。

    能够复刻小岛的阵法,一部分原因是ibz15的强悍算力,另一部分原因在于李士明进入到了那处洞府之中,并用灵念接近了阵法,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数据给ibz15做研究。

    李士明接收ibz15传输来的新阵法知识,不知不觉中他陷入到了感悟状态。

    他的阵法知识来源,主要是来自于尹诗澜给的那份阵法传承,那也是最全面的阵法系统知识了。

    之后尹诗澜每次与他交流时,除了让尹诗澜受益外,他同样获益颇多,尹诗澜提出的问题,都是天海宗阵法的关键点。

    虽有宗门的限制,尹诗澜只是透露了一部分内容,也让李士明窥得了一些宗门阵法的影子。

    李士明的阵法知识另一项来源是云氏商行,从那里他得到的是大量杂乱的阵法知识,这些阵法知识毫无体系,有的甚至只是某个阵法的研究片断。

    但正是这么多的阵法知识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他特有的阵法体系。

    在得到了ibz15传输来的圣冰宗阵法知识后,他特有的阵法体系补全了最为缺失的部分。

    在他的意识中,一片璀璨星光正在生成。

    每一点星光都是他掌握的一点知识之光,这片星光的范围并不太大,但也形成了自成一体的小星空。

    他的每一点阵法知识,都在星光中闪烁着,让他的大脑格外清明。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会有无比复杂的阵法,要知道那些强大阵法师可没有ibz15的帮助,完全是依靠自身的计算与分析,竟然能够创造出如宗门护山大阵般的阵法。

    现在,这一片星光给他了答案,他所有的阵法知识在星光之中完全融会贯通,只要没有脱离星光的知识范围,他就可以轻易的将以往经验代替运算,直接得到结果。

    他在感悟状态中,并没有联系ibz15,但他感觉只要是学习过的阵法,他都可以不再需要ibz15的帮助,清楚每一个阵法节点的数据。

    只要他想,阵法的每一个细节都能够被他通过经验分析判断出来。

    他的心神遨游在自己的阵法星光之中,每一次接触一道星光,都会有新的感受,他感觉自己如同化身为了阵法星光的一部分。

    阵法星光就是他,他就是阵法星光。

    不知过了多久,李士明感觉自己累了,他从感悟状态脱离。

    在他双眼睁开的瞬间,眼中的神光带上了星光的迷幻。

    “已经到了鹰嘴岛!”还处于黑夜的海面上,他发现身处于鹰嘴岛旁,不知是何时就回来了。

    虽处于感悟之中,潜意识还是准确的带着他回到了鹰嘴岛。

    他有些迫切的想见尹诗澜,问问他大脑中的星光是怎么回事?

    可看看时间,只能等明天午时再通过身份玉碟联系了。

    他通过海底的通道,直接回了地下空间。

    他越来越喜欢呆在地下空间了,上面的洞府就是一个掩饰,就是圣冰宗来找他,破开了小型护山阵,也只能是在洞府中找寻。

    而身处地下空间并布置了监控的他,随时都能够发现入侵者,提前做好准备。

    “两吨都炸不死金丹,那么就二十吨,二十吨不行就两百吨!”回到地下空间的他坐在地上回想着这次的行动,口中喃喃自语道。

    说实话,他被吓住了,两吨的固态炸药被他安置在那处洞府的地面之下。

    并且在引爆时,他还眼看着百里长老与那筑基期修士就站在固态炸药的上方。

    可以说在爆炸之时,百里长老与筑基期修士承受了百分之百的爆炸最强威力,甚至说是百分之百都不准确,洞府的环境加上阵法的保护,使得这一次的爆炸依然受到了很大的增辐。

    爆炸越是受约束,引发的威力就越大。

    可就是这样,百里长老还是脱身了,虽说脱身的有些狼狈,但以金丹的强大,他相信百里长老所受的伤势并不重。

    “还是先看看储物袋内有什么!”李士明不再考虑超出想象之事,金丹修士就是他无法想象的存在,他将通体全黑的储物袋取了出来。

    他用灵力注入储物袋,结果储物袋并没有半点反应。

    “坏了?”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并且这个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当时的爆炸之下,两吨固态炸药的威力,储物袋没有化为灰烬都是运气了。

    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换上了灵念,这一次非常顺利,灵念进入到了储物袋之中。

    储物袋大约五十立方的大小,里面的东西不如他想象中的多。

    一把长剑,一面盾牌,一口小钟,一艘木飞舟,五千多枚低阶灵石以及五百多枚中阶灵石,几只装丹药的瓶子。

    没有玉简,也没有多余的杂物,看的出来这名筑基修士是个有着轻微强迫症的人,储物袋中的所有物品都排列整齐,不放任何无用之物。

    李士明取出了长剑,他修炼‘御剑诀’,对于长剑有着极强的兴趣,也是个初入门的剑修。

    “这不是法器,难道是灵器?”将长剑拿在手中,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对于法器,学习过附法的他自然了解极深,这长剑无论是材质上,还是灵力波动上,又或者是上面的附法,都超出了法器的范畴。

    灵器,一种筑基期修士才能够使用的法器,这是法器升级版,以灵念驱动,所以被称之为灵器。

    当然,灵器的另一种说法是法器有灵,能够与修士的灵念产生感应,从而具有更强的威力。

    李士明此时手中的灵器长剑,他可没有感觉到其中有什么灵,他也是有灵念的。

    他见过的几位筑基修士,可都没有使用灵器,这灵器怕是在筑基修士中也只有少数修士才拥有。

    隗运是金丹期百里长老的亲传弟子,虽然百里长老对这个弟子远不如对自己的儿子,但隗运的待遇还是超过了绝大部分的筑基修士。

    这也是为何筑基修士想要成为金丹长老弟子的原因,哪怕金丹长老随手的赏赐,都是普通筑基修士梦寐以求的资源。

    李士明也不知道灵器的等级,这方面的知识超出了炼气期修士知识的范围。

    他更不可能拿着灵器去询问,这等宝物拿出去就是大麻烦。

    他尝试向灵器中输送了一点灵力,瞬间他就停止了,因为他这点灵力进入灵器中,如同泥牛入海般,没有半点水波产生。

    想要使用灵器,怕是只有到了筑基期才有资格动用。

    这一下子,他对于灵器的兴趣大失,别说筑基期了,他连炼气后期还不知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到达。

    将灵器长剑收起,他又拿起了盾牌,同样是灵器,再拿起小钟,又是一件灵器,并且盾牌与小钟全是防御灵器。

    这回轮到李士明有些迷糊了,这筑基修士有两件防御灵器在储物袋中,为何在爆炸中没有使用。

    他可不相信这筑基修士还有更多的灵器,仅这里的灵器数量就让他很是惊讶。

    再说了防御灵器用上还可能少受点伤害,怎么可能到了危险之时不去用,这很是说不过去。

    李士明怎么也不会想到,隗运之所以没有使用两件防御灵器,原因还在师傅百里长老的身上。

    隗运都退到百里长老身后,有什么危险百里长老都能够抵挡下来,这是隗运认为的。

    确实,第一波爆炸被百里长老挡了下来,百里长老的法宝被毁,身受创伤。

    百里长老以为还有金丹在旁,随时准备突袭,所以用血遁之法逃离,留下隗运承受余下的爆炸威力。

    可怜的隗运,连防御灵器都没有动用,就这样暴露于爆炸的冲击波中,当场陨落。

    李士明又取出了木飞舟,这木飞舟他倒是能用。

    飞舟是一种特殊的法器,绝大部分的飞舟都不需要修士提供灵力,而是通过灵石之类的能量进行飞行。

    要知道使用飞舟出行,一般都是超远距离的飞行,修士必须保持最强状态,随时准备应对可能的危险。

    这就需要飞舟不占用修士的灵力,只有必要时,由修士提供更多的灵力加快飞舟速度。

    他手中的飞舟,是一艘单人飞舟。

    “总算是有了一个能用的!”他笑着自语道。

    可才说了一半,他不禁停了下来,想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这筑基修士是与金丹期百里长老一同受袭的,若是他拿着这飞舟被圣冰宗知晓了,那么后果会如何?

    虽说他早就被圣冰宗给盯上,但盯上的等级也是不同的。

    之前的盯上,最多就是派人暗杀。

    若是他被认定与百里长老受伤之事有关,他不敢保证金丹长老是否会亲自出手对付自己。

    至于说宗门的保护,他更不敢保证了,宗门会不会为了自己小小的炼气中期修士而得罪金丹修士?

    “这都是什么事呀!”他一边嘟囔着,一边烦闷的将所有东西都塞回了储物袋。

    丹药瓶子他都懒的看,单是瓶子上的名字,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些应该全是筑基修士才会用到的丹药。

    丹药倒是不会暴露什么,可那样的丹药他一个炼气期修士敢用吗?

    一枚丹药就能够让他自爆,筑基修士能够承受的丹药,他可承受不了。

    唯一能够用的,就是灵石了,他将灵石取出放到一旁,将储物袋收进了机房空间充当仓库。

    此时他也明白了储物袋是怎么回事,这储物袋恐怕也是一件灵器,才会对灵力没有反应,用灵念则轻易开启。

    筑基修士的战利品他不敢使用,但那两名圣冰宗炼气后期修士的战利品却是没有关系的。

    从监听来的消息,百里长老与筑基修士都猜测两名炼气后期修士是去刺杀他了,那么两名炼气后期修士的物品在他手上也是正常之事。

    至于说来自于圣冰宗的报复,只要不是金丹期与筑基期的, .; 他都还能够承受的住。

    李士明取出了两只储物袋,这两只储物袋就正常了,灵力导入就开启。

    里面的东西一如筑基期修士的风格,东西很少,两柄上品法器长剑,可惜是水属性冰系的,他可没有半点水灵根,用水属性上品法器长剑威力减弱不少,驱动的灵力也会增加。

    两面同样水属性冰系的上品法器盾牌,加起来大约两千多枚低阶灵石。

    还好有一艘晶莹的玉质飞舟,让李士明总算没有白忙一场。

    将玉质飞舟拿在手中,在玉质飞舟上他看到了圣冰宗的标记,这应该不是两名炼气后期修士所有,而是圣冰宗所有。

    这很正常,天海宗内也是一样,当修士需要去很远的地方做任务时,就可以向宗门申请飞舟。

    申请飞舟宗门需要评估风险,飞舟是昂贵的,不是说想申请就可以申请到的。

    圣冰宗的这两名炼气后期修士,是奉了百里长老的命出任务的,从圣冰宗申请飞舟自不是什么问题。

    玉质飞舟持在手中,一片冰寒之意在空气中扩散。

    李士明这回没有半点嫌弃,他使用‘画龙点睛诀’,开始炼化玉质飞舟。

    虽有乌雀翼帮助飞行,哪有飞舟来的方便,再说他一直有个梦想,如尹诗澜那样泛舟云海。

    当然,在泛舟之时,有尹诗澜于身旁一同品茶,也是一件美事。

    玉质飞舟的炼化没有费什么力,这种宗门飞舟十分好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