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阴之外 耳根

第三十章 栎阳雨金

    黑色的天空,看不见星辰,唯有高挂的明月上,一缕缕阴云飘过。

    风,很大。但却不影响月光的流淌。

    皎洁的月光,好似流水倾泻人间。

    有那么一些落在这拾荒者的营地内,落在许青住处的院子里,披在了房门前的两道身影上。

    身穿紫袍的七爷,背着手站在那里许久,月光下他苍老的面孔带着沉吟,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旁的仆从不好打扰,默默等待。

    至于四周的野狗,似乎在它们的目中这两个人是不存在的,无法感知,于是趴在那里没有任何异常。

    四周很安静,唯有营地外环区域的笑声与尖叫声,若隐若现的回荡。

    而房间内,在那两句话后,也陷入了寂静,只有呼吸吐纳之声隐隐传出。

    时间流逝,一炷香后,站在门口的七爷轻叹一声,他没有推开门,而是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给他一枚令牌吧。”走到院门旁的七爷,低沉开口。

    “什么颜色的?”仆从问了一句。

    “最普通的,另外你无需和他多说。”七爷走过院门,渐渐远去。

    仆从眼睛一凝,心底浮起阵阵波澜。

    他跟随七爷在营地的这段日子,亲眼看见七爷数次关注那个小孩。

    随后柏大师那里,七爷也去打过招呼,这一切,都让他知道,这小孩的机缘来了,所以他上一次才会问询,是否给对方一枚令牌。

    令牌,是七血瞳的入门资格,拥有令牌之人,才可以去参加考核,若成功便可拜入山门。

    而令牌也分颜色,紫色最高,代表入门就是核心弟子,黄色为中,代表入门是内门弟子,至于白色最普通,入门只是寻常弟子。

    按照仆从的感觉,七爷至少也会给一个黄色的牌子,但如今居然只是白色,且……还提醒强调不用多说。

    如此反常的一幕,让他不得不去思索,心脏也不由得加速跳动了几下。

    “答案只有一个,七爷对此子,极为看重,不仅仅是要收入宗门,还动了……要收徒的念头?所以打算考察一下?前三个殿下都是这么进来的,难道第七峰,要出现第四亲传?”

    仆从很清楚亲传这两个字的分量,可以说一旦成为七爷的亲传,那么此人瞬间就会在南凰洲内,被各方势力关注。

    但他又觉得此事可能性不是很大,毕竟七爷已经很久没收徒了。

    可无论如何,这小孩,自己都需重点留意,想到这里,仆从深吸口气,收起心神,慢慢敲响许青的房门。

    当咚咚之声传入房间的瞬间,房间内的吐纳声刹那消失。

    下一瞬,仆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身体模糊消失,出现时,赫然在了房间后!

    房间后的墙角,那里居然存在了一个洞,很隐蔽,被砖石遮掩,似乎被挖出有一段时间了。

    此刻许青的身影从内飞速钻出,刚要绕路去观察敲门之人,但下一刻,随着仆从的出现,他身体猛地停顿下来。

    许青眼眸收缩,看着突然出现,好似挤入自己目光里的身影,心底一沉。

    眼前的身影是个中年,一身灰色的长袍,一张极为普通的面孔,最引人注目的是其眉心,那里存在一个五角形图案,此图案如今正散出幽芒,四周月光都被影响,出现扭曲。

    更有强烈的压迫感随之而来,许青呼吸微微急促,右手握住的铁签更用力,左手也不漏痕迹的抓了一把毒散。

    对方出现的太诡异,且给他的感觉,远远超越了前几日所看小女孩的哥哥。

    尤其是对方的目光,让他全身所有的血肉在这一刻都颤粟起来,仿佛在对着自己呐喊,告诉他,眼前之人,极其危险!

    这让许青的警惕达到了极致,而血肉的颤粟也不仅仅只是危险的信号,同时也在告知他,身体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的一切行动。

    对于自身在住处内会遭遇的危险,许青在脑海中早就模拟了数次,而能让野狗不叫,且自己没有半点察觉的,是他模拟里最凶险的情况。

    此刻眼睛眯起,许青身体尝试慢慢后退。

    “我没恶意。”看着眼前这个化作了狼崽一样,随时可以暴起的小孩,仆从笑了笑。

    看了眼许青身后墙壁上的洞,他能想到,这应该就是小孩为了防止在居所内遭遇危险,从而准备的后路。

    “能早早有如此准备,且遇到突变也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伺机反抗,难怪七爷对此子看重。”

    仆从脑海浮现许青割断马四脖子以及杀了胖山的一幕,眼中露出欣赏,抬手拿出一枚白色的令牌,向着许青扔去。

    许青没接,刹那跃起,身体蓦然倒退的同时,一把毒散也猛地扔出,更是在毒散内还有两把带着寒芒的匕首,向着仆从那里呼啸而去。

    但下一瞬,许青眼睛猛地睁大,他看到自己的匕首,穿透了灰炮人的身体,钉在了其身后的墙壁上,可对方就好似不存在实体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而毒散也是这般,从其身体上穿透,洒落一地。

    这一幕,使许青的神经瞬间紧绷,呼吸一顿正要继续后退。

    就在这时,灰袍人笑了,身影在许青的目中,慢慢的消失。

    先是双腿,后是身躯,直至头颅也要消散时,他的声音回荡。

    “小孩,有人让我送你这块令牌,它是七血瞳的入门资格,背面的地图里,任何一个分城,你持令牌过去,都可无偿传送到山门一次。”

    在话语传出后,仆从的身影彻底消失,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看着这一切,站在那里的许青,沉默了很久。

    他感受到了对方的诡异,也体会到了弱小的无奈。

    直至半晌后,许青默默的走过去,将自己的匕首拔出,低头看向地面的令牌。

    白色的令牌,正面朝上,雕刻着复杂的花纹,月光下似在反光,充满了一种古朴之意。

    许青沉吟,带着手套将其小心的捡起查看。

    令牌背面是一副地图,上面密密麻麻有数百个凸点,标注着一个又一个城池。

    “七血瞳……”许青喃喃。

    从雷队那里他听过七血瞳,也知晓这是南凰洲几个巨大的狠辣势力之一,每年想要拜入其宗的人,数之不尽。

    但七血瞳的入门很是严格,不是随便过去就可以的,需要入门令牌才行,可这令牌的发放,极为少见。

    许青不知自己为何会收到,也不认识那灰炮人,更不知晓令牌的真假。

    但他沉吟后觉得,凭着对方恐怖的实力,没必要来戏耍自己,所以大概率这令牌是真的。

    “为什么给我?”许青想不明白,但他留意到了对方对自己的称呼。

    小孩这两个字,意义多层,既有广泛之意,也有特指。

    而在这处拾荒者营地,小孩这个称呼,是独属于许青的名字。

    能喊出他在拾荒者营地的名字,说明对方很了解自己。

    且对方话语里提及,是有人让他送的令牌,这说明灰炮人是有同伴的,且这个同伴的身份地位要高很多。

    “难道是柏大师?”许青低着头,查看令牌,半晌后迟疑的收了起来。

    此刻天色蒙蒙亮,许青将屋后墙壁上的砖石重新塞好,恢复原状后他又将院子里的野狗喂了喂。

    虽这些家伙很没用,但养的时间久了,喂养也成为了习惯。

    看着那十多条野狗争先恐后的吃着食物,许青正要出门去上课,但走了几步他停顿下来,默默的坐在了院子里。

    “也是习惯……”许青喃喃,坐在那里直至天色大亮,他站起身,走出院子,走在了营地中。

    明明已经很熟悉的营地,此刻却透着陌生感,十字与鸾牙也很久没回来了,许青走着走着,他忽然有些想念自己在峡谷内的药房。

    虽然那里是禁区,处处危机,但这想念之意,依旧很强烈。

    同时许青也准备去尝试调配白丹,于是他深吸口气,就要离开营地前往禁区。但没等他走出营地,身后就有人呼喊。

    “小孩,小孩。”

    声音有些耳熟,许青转身,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穿着皮袄的老者,正向他这里跑来。

    此人是营地内的老拾荒者。

    具体的名字没人知晓,大家都称呼他老石头,也是当初许青背着雷队回来时,救下的五六人之一。

    后面他和骨刀一样,都时常来许青这里买保险。

    “嘿,小孩,我接了个大活儿!”老石头兴奋的开口。

    随着他飞快的述说,许青听明白了。

    眼前这个老石头,这段时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成功的让营地外那些前段日子到来的少年男女们,雇佣他作向导,前往禁区丛林的神庙群。

    这一次来找自己,是为了买保险。

    “老规矩,五个白丹,一周后若我没回来,麻烦小孩你来神庙群那边救我一下。”老石头笑着开口。

    “一周?”许青有些诧异。

    “对啊,这群在紫土娇生惯养之人,非要在里面待一周,不过给的报酬很丰厚,我这把老骨头也就拼了,这一次干完,我就打算去养老了。”

    老石头叹了口气,身为老拾荒者,他很清楚在禁区内待一周,不但风险将成倍提升,异质这里同样如此,但给的报酬太多了,足够他购买一个附近城池的入住资格,所以他想拼一次,也准备了足够的白丹。

    许青眉头微皱,他不准备继续接这种事情了,尤其是眼下需要时间去研究白丹。

    于是刚要拒绝,但看到老石头的白发以及期待的表情,许青不由得想到了雷队,沉默后,他点了点头。

    “这是最后一次。”

    说完,他在老石头的感激中收下白丹,走出营地,直奔禁区。

    而此刻的禁区内,正有迷雾出现,覆盖了一片区域,向着四周扩散……

    在迷雾的范围外,禁区毒龙潭附近,有一个拾荒者满脸惊恐的藏身在一处树缝内,身体瑟瑟发抖。

    在其周边,赫然有四道身影,目光冰冷,正在搜寻。

    “起雾了!!只要再坚持下去,小孩一定会来救我!”这躲藏之人,正是在许青这里买了多次保险的骨刀!

    ……

    “起雾了。”

    走入禁区丛林的瞬间,许青脚步一顿。

    他感受到自身影子出现了一些扭曲,这种事他以前遇到过,是禁区内迷雾出现时的征兆。

    甚至仔细去看,也能在林间看到一丝丝很稀薄的雾气存在。

    许青有些迟疑,但想了想后,他还是选择走入丛林。

    一方面是他需要去峡谷药房,另一方面则是影子的帮助虽不能持续太久,但也足够他前往峡谷。

    而且迷雾出现时,看似危险,但实际上对于异兽而言也是如此,所以一定程度来说,要比以往安全。

    不过前提是不会在内迷路,且异质也不会增加。

    于是许青的速度加快,在这丛林内急速穿梭。

    直至一个时辰后,当雾气慢慢有些浓郁时,许青脚步一顿,来到了夜蜥皮所在的淤泥处。

    他站在旁边的大树上,侧头看向北边的方位。

    “那里是毒龙潭的区域……”禁区丛林内,因不同的地貌,被拾荒者划分了若干个点,而毒龙潭就是其一。

    对于这个毒龙潭,许青听到过多次,大都是骨刀所说,因对方每一次买保险后指定的救援区域,都是毒龙潭。

    许青想了想,骨刀买保险的次数太多了,他记得两天前对方好像买过一次。

    如今虽时间还没到,可既然起雾了,自己也在这附近,索性过去看看。

    想到这里,许青身体一晃,从树冠跃起,向着毒龙潭的方位靠近。

    而随着靠近,许青慢慢眼睛眯起,神色内露出警惕之意,动作也越发隐匿。

    他看到了一个人。

    对方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袄,脸上带着狰狞的面具,手里拿着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正在搜寻。

    身上更是散出不俗的灵能波动,给许青的感觉,已然达到了当初血影小队火鸦的程度。

    许青看了片刻,身体灵巧的绕开,但不多时他看到了第二个一样装扮之人,修为也是相似,这就让许青心底有些疑惑。

    “不是拾荒者。”许青沉吟后,更为谨慎,在这毒龙潭范围绕了一圈后,他看到了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