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阴之外 耳根

第三十一章 他买了我的保险

    此刻的骨刀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双手双脚都被绑住,整个人昏迷过去,被一个高大的壮汉扛在肩上。

    大汉旁边,同样是一个身穿黑色皮袄之人,此人是个老者,有些驼背。

    或许也正是因此,所以他没有带隐藏身份的面具,一头灰色的乱发下,是张满是皱纹的脸,目中阴冷,整个人透着一股肃杀之意。

    身上的波动更是强烈,超越了当初的雷队与血影队长,显然是凝气七成的样子。

    这种修为,在营地拾荒者里,许青没见过。

    “总管,这雾气来的很不是时候,其他被标记的肉宝,怎么办?”在许青远远观察时,扛着骨刀的大汉,闷声开口。

    “都怪这头肉宝,躲来躲去耽误了时间。”黑衣老者冷冷的看了眼昏迷的骨刀,沉吟后摇了摇头。

    “让其他人都过来吧,我们先出去等雾气消散,再去寻那些肉宝。”

    “老大也真是的,在营地里直接抓不就行了,非要等人去了禁区,才让我们出手去抓。”大汉不满的嘀咕了几句,一旁的老者冷哼一声。

    “老大要的是细水长流,不是你这猪脑子可以理解的,在营地里抓人的话,这营地还怎么运营下去?”

    大汉闻言有些不以为然,但没去反驳,按照老者的吩咐,他拿出一个哨子吹响,很快方才许青看到的那两个黑衣人,飞速到来。

    许青没有阻拦,也没有出手,他蹲在远处的树冠中,冷冷看着这一切。

    确定对方的人数的的确确就是四人后,眼看他们要离开,许青望了昏迷的骨刀一眼。

    若此事他没看见,骨刀也没买过保险,又或者是发生在丛林外,许青都不会去理睬,他不是圣人,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拯救别人。

    但他有自己的原则。

    你既买了我的保险,那么我就要保你离开禁区,至于出去后的死活,他不管。

    所以下一瞬,许青身体刹那冲出,速度之快直接在原地留下残影,好似一道离弦之箭,直奔背着骨刀的大汉而去。

    他之前的藏身太隐秘,出手又如迅雷般,所以包括大汉在内的三个黑衣人,都不曾察觉丝毫,唯有黑衣老者有所探查。

    此刻面色变化间急速转身,右手更是抬起,瞬息就有一道道冰刃飞速凝聚,直奔半空。

    可还是晚了,冰刃扑空,许青已到了大汉的身旁,掀起的风狂暴四散间,他的长发飞舞,目中的锋芒与手中匕首的寒光辉映在一起,杀机毕露!

    一刀划过大汉喉咙,力道之大,直接使这凝气五层的大汉,没有半点反抗与反应的时间,惨叫都来不及传出,头颅就直接飞起。

    鲜血四溅!

    大汉尸体背着的骨刀此刻跌落,被许青一把抓住衣服,迈步间几个跳跃就出现在了远处。

    将骨刀扔在一旁后,许青转身,如猎人一样冷冷的盯着另外三人。

    直至此刻,大汉睁着眼带着茫然之意的头颅,与其尸身,还有老者扑空的冰刃,同时落地。

    四周瞬间寂静,这一幕形成的震撼极大,使得黑衣老者与其身边两个同伴,都心神轰鸣,齐齐看向许青。

    “小孩!”

    老者身后两个黑衣人之一,在看到许青后,眼睛睁大,话语脱口而出。

    “闭嘴!”前方的黑衣老者,立刻低吼。

    而那黑衣人也察觉自己失言,不再开口。

    许青深深的看了这三人一眼,那句话,已暴露了一切。

    “小孩,这件事与你无关,立刻滚,我可以当做你没出现过。”黑衣老者面色阴沉,死死的盯着许青,也不去掩饰了,缓缓开口。

    此刻有风吹来,路过许青这里时,将他留海吹散一些,又吹到了老者三人那里,卷起地面的树叶,发出哗哗之声。

    似乎雾气,在这风里,更浓了一些。

    许青沉默,没有说话。

    而骨刀早就苏醒了,但一直装作昏迷,此刻听到老者的话,他内心着急,担心许青不会继续救自己,于是赶紧睁开眼。

    他觉得要把许青拉到必须拼死出手的程度才稳妥,而这样的方法,就只有一个,于是高声喊了起来。

    “小孩别听他的,他们是营主的人,这些年营地失踪的拾荒者,有不少都是被他们暗中抓走,被当做养宝人卖给了商队,这是营主最大的秘密!”

    他的话语,让黑衣老者眯起了眼,盯着许青,再次开口。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多管闲事!”

    许青没去理会骨刀的话语,事情的因果,与他无关,他的想法很简单,也很直接。

    买了我的保险,我就保你离开禁区,至于离开后的死活,与我无关。

    “他买了我的保险。”许青认真道。

    黑衣老者面色更为冰冷,但下一瞬,他嘴角露出狞笑,双手猛地抬起,顿时他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环。

    阵阵寒风从环内蓦然升空,好似化作了龙卷一般,气势不俗。

    “小孩,你还是经验太浅,居然给了我施法的时间,那么……你就去死吧。”

    老者低吼一声,双手猛地一抖,顿时他四周的风环越发磅礴,其内更是有无数血色冰刃飞速形成。

    以此同时,其旁那两个黑衣人也是狞笑一声,一左一右直奔许青。

    骨刀目露绝望。

    唯有许青,神色从始至终都很平静,在那左右两道身影临近,在黑衣老者身体外冰刃风暴要爆发的一刻,他轻声开口。

    “也要谢谢你呢。”

    几乎就在许青话语说出的瞬间,向他冲来的那两个黑衣人,脚步突然一顿。

    他们面色刹那铁黑,眼睛睁大露出惊恐,一道道黑色的血,竟从他们的七窍流下。

    仿佛身中剧毒,此刻呼吸都无法持续,二人心神骇然恐惧到了极致,本能的就要逃遁。

    可没退几步,二人就喷出大口黑血,身体失去所有力气,踉跄倒地,浑身剧烈抽搐,表情痛苦至极,好似在承受人间酷刑,发出凄厉惊人的惨叫,下一瞬,暴毙而亡。

    这一幕,让骨刀骇然心惊,施法的黑衣老者也是心神轰鸣,四周维持的风暴出现不稳。

    而他的双眼,在这一刻赫然也有黑血流下。

    “你……”老者面色大变,无法维持术法的稳定,猛地向外一推,使冰刃提前爆发。

    但因其心神的波动,这爆发威力虽大,可覆盖的范围存在了偏差,许青身体一晃拎着骨刀,轻松避开后,他看着此刻急速后退想要逃遁的黑衣老者。

    看着对方在倒退间,还不断取出丹药吞下,许青没有去阻止,而是在一旁骨刀的恐惧中,轻声喃喃。

    “一、二、三……”

    三字出口的一瞬,黑衣老者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黑血,里面甚至还有腐烂的内脏碎块。

    他身体踉跄,但却没有倒地,虽面色苍白,可似乎还有一些余力,正要疾速逃遁。

    许青看到这一幕,眉头皱起,身体刹那冲出,直接追上老者,在对方神色的绝望中,向着其胸口,一拳隔空落下。

    拳上瞬息幻化出一尊狰狞魈影,无声狞笑,向着老者扑去。

    砰!

    老者身体一震,胸口衣服刹那碎裂化作飞灰,心脏崩溃,气绝身亡。

    其尸体倒地,胸口处骨肉凹陷,血肉竟拼成了一个魈影鬼脸,看起来触目惊心。

    “借风传开的这七种毒散,理论上混合使用,中毒数息必定死亡,为何他还能坚持……看来还需要改进。”

    许青喃喃,没去理会一旁吓傻了的骨刀,开始整理战利品,最后取出毁尸散,洒在了三具尸体上。

    随着滋滋之声于这寂静的丛林传开,三具尸体都化作了血水。

    做完这些,许青看向骨刀。

    骨刀整个人已经被许青的出手,吓的身心都在发抖,眼前的少年身影在他的目中,似乎成为了这世间最恐怖的存在。

    于是被许青目光扫来后,他顿时就哆嗦了。

    而在这哆嗦中,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手上的皮肤也变成了青色,这一幕,让他差点崩溃。

    “小孩道友,我我……我也中毒了。”

    “在这片有风的范围,都会中毒。”许青平静开口。

    “解药,给我解药……”骨刀焦急,他觉得全身都在刺痛。

    “我的毒,没有解药。”许青抬头看了看远处即将到来的迷雾,在骨刀的绝望中,淡淡的又说了一句。

    “我来救你,是因你买了保险,但这不是你可以耍小聪明的依仗。”

    “小孩道友,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身上都开始刺痛了,你看我都青了……”

    骨刀颤抖,他看到自己双手越发青黑,之前那两个黑衣人七窍流血惨死的一幕浮上心头,内心的惊恐达到了极致。

    许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右手一挥,一包药散扔了过去。

    骨刀赶紧接住,直接就灌入口中,生怕吃的少了解不了毒的样子,很快他身上的青色就消散,可面部却开始膨胀。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我肿么嘴有点麻……”骨刀觉得脸很胀,说话都不利索,茫然的看向许青。

    许青扫了眼此刻如猪头般的骨刀,淡淡开口。

    “也是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