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阴之外 耳根

第三十二章 左生右死

    “也……也是毒药?”

    骨刀眼睛睁大,露出绝望,想要说些什么,但下一瞬头部眩晕,整个人昏迷过去。

    迷雾也在这个时候,向着他们笼罩过来,将许青与骨刀的身影吞没在内。

    两个时辰后,在这禁区丛林的边缘,一处十字路口的地方,骨刀身体一痛,苏醒睁开了眼。

    在睁开眼的一瞬,他茫然的看着四周,但很快他就紧张的跳起。

    确定所在之处没有危险,且也没看到许青的身影后,他才松了口气,也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脸消肿,全身与没有中毒前变化不大。

    “我没死?”

    骨刀心脏加速跳动,劫后余生之意极为强烈,同时他也注意到身旁有一片竹子,上面刻着一行字迹。

    “保险已过。”

    看着这四个字,骨刀心中升起阵阵复杂,更对自身之前的小伎俩有些羞愧,半晌后他轻叹一声,向着丛林深处,深深一拜。

    “谢谢。”

    喃喃中,他转身看着前方的两个方向,右侧的是回到营地的必经之路,左侧是远离营地,进入松涛城的路途。

    他站在这里,没有感觉四周有人,于是沉默了很久。

    “营主来自金刚宗,金刚宗的势力范围笼罩附近所有城池,我就算逃入松涛城怕是也难以避开营主的怒意,尤其是他的人都死了。”

    骨刀心底挣扎,他知道有一個方法可以让自己有机会活下去,那就是去营地告密,将小孩斩杀营主麾下之事说出,从而将一切都扔到小孩身上,自己凭着此事,应该可活下去。

    只是这么做,违背自己的良心,小孩毕竟救了自己,但沉思片刻后,他内心的挣扎化作了果断。

    “这乱世,自己活下去才是重点,管不了别人了!”想到这里,他压下内心的愧疚,身体一晃,向着营地的方向,飞速疾驰。

    可就在他的身体,踏入营地方向的一瞬,一道寒光从其身后以惊人的速度呼啸而来,刹那间就穿透了他的头颅。

    砰的一声,骨刀全身一震,鲜血四溅,眼睛睁大,倒在了地上抽搐几下,世界在他眼中,被一道临近的身影遮盖,慢慢变的漆黑,直至化作了永恒。

    气绝身亡。

    许青站在骨刀的尸体前,默默将铁签抽出。

    对于人性,许青了解很深,所以他没有离开,而是给了骨刀一个选择。

    左侧是生。

    右侧是死。

    骨刀选了右侧。

    许青面无表情,拿出毁尸粉撒下,随着骨刀尸体融化,许青平静的转身一晃,向着深处疾驰。

    至于营主的事,他懒得参与。

    此刻在这丛林疾驰间,虽有迷雾存在,可对他的影响也不是特别大,于是在黄昏时,许青已穿梭雾气,到了峡谷的药房。

    几乎在他进来的同时,有微弱的狼嚎声回荡,许青没在意。

    他先是谨慎的观察一番,确定自己上次离开前留下的小布置没有被碰触的痕迹,这才推开药房的门,踏入进去。

    药房不大,没有休息的床铺,唯独四周用木头搭建了一处处小格子,而每一个格子里,都放着不同的药草与毒腺。

    这些药草与毒腺有的已经处理过,有的则保持完整,数量不少,密密麻麻足有数百之多。

    许青目光扫过,心底泛起阵阵满足。

    这些是他跟随柏大师学习以来,在这禁区内收集到的,其中大部分来自禁区外围,小部分取自深处。

    里面毒草居多,药草很少。

    许青先是检查了一下,随后坐在地上目中露出思索。

    柏大师给他的白丹丹方,虽都是藏在了日常的课程里,但许青有记笔记的习惯,记忆力也很不错,所以早就被他整理出来,只是……炼制白丹的药草他并不全。

    “所以没办法完全按照丹方去炼制,但应该可以根据药草的药性,以其他药草代替或者调配出来。”

    许青喃喃,他不知道这个方法是否有用,但想来就算是失败,也可以增加自己调配炼制上的经验。

    想到这里,许青右手一挥,顿时就有七八种药草,从不同的小格子内飞出,落在他的面前。

    仔细查看后,许青想了想,离开药房去了后院,那里除了各种五颜六色的花朵之外,还有一小片被开开出来的泥田,种植了不少药草。

    这些,都是使用时间有限制,不能离土太久的草木,被许青迁移到了这里,久而久之的,也就成为了一个小药田。

    此刻随着许青走近这小药田,不远处狼嚎声更为清晰的传来。

    许青神色如常,没去理会,在药田里拔了三种药草,转身离开。

    回到药房后他取出一个石盆,按照学到的知识,开始调配。

    无论是摘叶,还是取汁,又或者是弹出花粉,他都做的很仔细,争取分毫不差后,不断地调配中,石盆内的药液慢慢颜色漆黑。

    “缺了五种药草……”

    许青看了看四周的小格子,思来想去后又取出一些,借助阴阳两极之法,试图调配出满意的效果。

    但显然这种事很难,所以直至一晚上过去,当外面天亮时,他才勉强的将所需的药草搭配出来。

    看着石盆内黑乎乎的粘液,许青眉头皱了一下。

    这与他想象里的白丹不大一样,可都做到了这里,放弃显然不可能。

    于是许青一咬牙,取出大把七叶草,按照比例调配进去。

    下一瞬,石盆内的药液竟直接沸腾,色泽出现了改变的征兆,但这变化只持续了三个呼吸,就停止下来。

    看去时,石盆内的药液,颜色不再漆黑,而是成了褐色。

    许青迟疑,摸了摸自己胸口的紫色水晶,考虑自己对毒素的抗体很强,于是略有放心,抬手小心的探入石盆,抓了一点药泥揉捏成了药丸的样子,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一股腥臭之意散出,使许青有些不敢去吃。

    “能吃么……”许青神色有些挣扎,沉吟后拿着丹药走出,去了药田。

    刚一靠近,狼嚎声再次传出,许青步伐不停,穿过了药田,直奔狼嚎传来之处。

    很快,在药田后方一片杂草中,一个铁藤木搭建的大笼子,出现在许青的面前。

    笼子里,有一头干瘦的黑鳞狼,虚弱的趴在那里。

    在看到许青后它立刻站起,露出牙齿发出低吼,可目中的惊恐,已说明了它对许青的恐惧。

    这头黑鳞狼,是许青有一次在丛林深处采药时遇到的,当时对方想要偷袭他,被他抓住后没杀,关在了这里成为了试药兽。

    注意到许青手里的黑色丹药,这黑鳞狼立刻颤抖,连连后退。

    可还是晚了,许青左手伸入笼子里,一把薅住黑鳞狼的脖子,在它呜呜的挣扎中,将其强行拖到面前。

    许青面无表情,目光冰冷注视这头颤抖的黑鳞狼,右手拿出炼制的丹药,放在它的嘴边。

    黑鳞狼越发哆嗦,最终在死亡的威胁里屈服,张开口乖乖的吃下。

    半晌后,这黑鳞狼就浑身散出黑烟,呕吐起来,头部更是鼓起一个大包,很快砰的一声大包碎裂,它身体一软,趴在那里气喘吁吁。

    许青眉头皱起,扔了几块肉进去,转身回到药房,坐在那里冥思苦想。

    “怎么会没效果……药效最后的发作,有些问题,这不是在化解异质,这是将异质爆开了。”

    片刻后,许青觉得应该是缺少一个引子的缘故,他需要药引,将这些药液的效果提纯一下。

    “引子的话,可以用蛇毒调配。”

    许青挥手间,三个不同的毒腺飞来,被他挤出毒汁后,顿时石盆内的药液发出呲呲之声,冒起一股青烟。

    这烟雾内蕴含剧毒,许青眼看如此,立刻右手抬起一挥,掀起风将毒雾散出房外,又将药盆放置在一旁待其发酵。

    等待的过程中,许青盘膝闭目吐纳,修行海山诀。

    直至天色渐晚,许青睁开眼,检查了一下发酵后越发粘稠的药液,取出一些搓了搓,又去了黑鳞狼那里。

    片刻后,在一连串的砰砰巨响回荡中,许青郁闷的走了回来,坐在那里继续思索,甚至他还取出了成品的白丹,将其融化后一点点研究。

    就这样,时间流逝,很快六天过去。

    在这六天里,许青好似忘记了外面的一切事情,沉浸在对于白丹的研制之中。

    药房内小格子里的药草,已经被他用了大半,药田也都快空了,炼制出的白丹药液,也被他改良了十多次。

    至于那头黑鳞狼……

    最后一次试药后,对方体内异质瞬间达到极限,甚至还引动了四周灵能内的异质汇聚,刹那化作血雾崩溃。

    若非许青影子可以吸收异质,怕是那一次的异质汇聚,都能将他全身侵袭。

    这一幕,让许青有些气馁。

    但他知道白丹不是那么好炼制的,尤其是自己在没有全部药草的情况下去调配,就更难了。

    不过虽如此,但他对于调配的经验,还是得到了增加,同时这十多次的改良里,最后一次,虽称不上成功,但也具备了一些作用。

    只是这作用,与白丹完全相反。

    白丹是化解异质,而许青最后一次改良的丹药,是将异质飞速的吸引过来。

    此刻他低头看着面前的石盆。

    盆内表层有一层青色的隔膜,那是七叶草融化形成,而在这隔膜下,则是漆黑无比的药液。

    之所以用隔膜,是因一旦隔膜消失,这药液都不需要吞下,就会自行吸引浓郁的异质汇聚。

    那头黑鳞狼,一半的死因就是这一点。

    许青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感受了一下体内的修为波动,这才消散了一些挫败之意。

    虽丹药上不顺利,但他的修为在这段时间的修行下,增长很是快速,如今已到了海山诀第五层的圆满。

    “今夜,应该就可以突破到第六层。”

    许青深吸口气,将丹药的事情放在一旁,目中露出期待,全力冲击修为。

    身在乱世,自身的强悍每多增加一分,那么活下去的可能性就会随之增长一分。

    当天夜里,明月高挂之时,许青体内传出轰鸣巨响。

    这一次的声响比以往要大太多,原本以为体内没有污垢的许青,其身体在这一瞬,又一次散出了大量的杂质。

    一股前所未有的通透感弥漫许青全身的同时,他的身后隐隐传出一声嘶吼。

    曾经只在出拳时才会幻化出的魈影,此刻在他的身后也幻化出来,身体更大,凶残之意更强,甚至不再是单脚,而是出现了双腿。

    尤其是……这出现的魈影,其头部居然隐隐似有一个角!!

    这不是魈,这是雏形的魁!

    在其出现的瞬间,来自雏魁无声的嘶吼,传遍八方,使这黑夜的丛林内,不少异兽的叫声,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许青双眼缓缓睁开,紫色的光刹那映照整个药房,好似一道紫色的闪电划过。

    而在这紫光弥漫与身后雏魁的嘶吼中,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许青,竟给人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半晌后,随着目中紫光的消失,随着身后魁影的隐去,许青喃喃低语。

    “海山诀,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