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烛中仙 能优斯特

第二百九十一章 斧奴

    ,我是烛中仙

    王福急忙念一个‘守’字,虽然处于鬼躯,守灯法无法运转,却还能调动几分玄妙。

    面对厉魁攻击,鬼躯被破成两半,仿佛风一吹就消失。

    “守。”

    一个守字,是面对狂风席卷,仍然抱住一点火种,留待日后复燃。

    心火、命火,归结起来,都是一个概念化的东西。

    这幅鬼躯,就像是风暴中的一团火,如今到了行将熄灭的边缘。

    “守。”

    王福积极自救,与此同时,五鬼屏风也流出一股力量,助长自救的行为。

    下一刻……

    噼成两半的鬼躯,瞬间蠕动着汇合一团,还原成本来模样。

    王福恢复实体,目光迸发杀机,握住长柄斧钺就是当头一噼,正中厉魁胸口。

    厉魁低头看着古钺,锋利的斧刃,已经臂开胸膛陷进去大半个斧面。

    赌对了。

    王福双目发亮,厉魁的防御力,比厉鬼老者还弱,但是他的杀伤力却是前者的数十倍乃至上百倍。

    再看自己这幅鬼躯,劫后重生,又激发一门神通,‘自愈’。

    众所周知,鬼物实体状态手受伤,若是无法煎合,只需散成气流,就可以摆脱一般伤口,代价是减少本体。

    然而,厉魁的石斧斩出伤口,即便是散成气流也无法煎合。

    上次王福的伤口,还是有鬼血才能痊煎。

    这次被臂成两半后,还能恢复如初,就是因为这门‘自愈’技能的强大功能。

    王福深吸口气,五鬼潜力无穷无尽,竟还有如此强大的痊愈能力。

    厉魁一指头点在古钺上,然后寸寸抬高,将斧刃从胸口推出,面色如常。

    “你能打伤我,有意思。”

    厉魁哩嘿一笑,笑容充满了喜悦,像是小孩子遇到好玩的玩具。

    不顾胸口的伤痕仍在,石斧第二次挥出,是从左朝右的横扫,轨迹笔直如尺子量成

    王福大惊不已,对方放着胸口伤口不管,又是全力出手,这是不要命了?

    这次横扫,时要将他当场腰斩,威力不比上次弱。

    王福举起古钺,也不格挡,直接朝厉魁头顶噼落。

    反正有‘自愈’的神通,大家干脆拼消耗。

    又是一阵空虚感袭来,王福被石斧击中,干净利落拦腰斩断。

    与此同时,王福的古钺,也噼砍在厉魁头顶,直接从额头砍到鼻骨,两只眼睛可以看到彼此。

    “痛快。”

    厉魁一抹脸上爆散的阴气,手持石斧继续往前。

    王福呢,双手抱着下半身腰部,直接拼合起来,几个呼吸长好了。

    两头鬼物开始长达几天几夜的交手,诡异的是,听不到半点兵器的碰撞声,只有斧刃臂开身躯的闷响,还有厉魁越发兴奋的吼叫声。

    “呼呼。”

    厉魁的身躯,从交战到现在,一直没有散成气流,全程伤势累积至今,已经是触目惊心各种纵横交错伤口,几乎将厉魁剐成一幅骷髅架子。

    就这样,他还能不间断挥出石斧,一次又一次进攻。

    再看他对面……

    王福的鬼躯,已经接近半透明,愈合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然而,他觉得自己还可以。

    “怎么,呼呼,怎么不打了?”

    王福打到现在,也被激起了凶性,这幅身躯原本就是头凶鬼,因为被屏风封印、宫灯压制,此番经过厮杀恶斗,激发体内的凶残本性。

    厉魁举着石斧,突然哈哈大笑,“太有趣了,我舍不得杀你。”

    下一刻,他这副摇摇欲坠的身躯猛然散开,在空中盘旋几周,落地焕然一新,所有伤势不翼而飞。

    王福无语了,还打,他可是拼不动了。

    “你也别愣着了,过来说话。”

    厉魁收起石斧,难得说话和气许多,朝王福招招手。

    王福提着石斧,走到他面前站好,神色警惕,“你又要做什么?”

    “你这野鬼倒也有些本事,我决定了,将你养在身边,给我磨斧子。”

    王福一听炸毛了,“凭什么,我还要投靠山神,做夜叉大官儿呢!”

    “我就是夜叉。”

    厉魁对着他摇头,“你还弱了点,别废话,你若是不答应,我就把你砍碎了。”

    王福越发笃定,自己的计划成了。

    他故意引对方前来,就是为了不打不相识,成功跟上了厉魁。

    果不其然,这头夜叉厉鬼,类似于武痴性格,自己一番表演,总算让他感兴趣了。

    “平日,你帮我背斧子、磨斧子,供我练手,等到哪一天,你抵挡不住我的斧子,我就杀了你。”

    厉魁说话岛也干脆,直接讲得明明白白。

    厉鬼凶残,王福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什么惺惺相惜、爱惜晚辈,完全不存在。

    王福能让对方看入眼,根本原因在于,厉魁没有练手的对象。

    “嘿!”

    王福内心冷笑、那我当磨刀石,正好,我也要把你用斧的手法学来,增添我古钺威力。

    刚才交手,他已经初步窥探出厉魁的强大一角。

    出手时完全放弃防御,全力贯入斧头上,最终配酿出一股纯粹的杀意,哪怕自己千疮百孔,也要确保打击能命中敌人。

    “这是疯斧子啊、”

    王福对厉魁的风格,有了个初步的总结归纳。

    “接好。”

    破空声迎面而来,石斧重重落在王福手上,拽的他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这石斧,重量远超想象,怕是有上千吨。

    “听好了,我这斧头,炼化十座大山而成,日磨夜磨,一日六顿,越磨越是锋利,时常要以人血、鬼气滋养。”

    王福听得咋舌,难怪,十座大山的力量,汇聚在巴掌大的斧面上,什么东西斩不断?

    现在已经踏入第一步了,击败敌人,先要从了解敌人开始。

    话说,这是第几次卧底了?

    他将斧头抗在肩头,走路时刚开始不适应,后来渐渐习惯了。

    “以这口石斧,施展山岳符,岂不是事半功倍?”

    王福内心想看,脚步渐渐轻快起来。

    “你是大力鬼,天生干粗活的,今后要替我背斧子、磨斧刃,日夜不停,若有一日懈怠了,我杀了你。”

    厉魁郑重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斧奴。”

    “斧奴,背上石斧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