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镇龙廷 鱼儿小小

第一百五十五章 鸿门宴,英雄气

    高顺此人,平日里默默做事,默默练兵,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就算是开口说话,也很不讨人喜欢。

    所以,无论是吕布也好,陈宫也好,甚至其他将领,都跟他没什么话说。

    尤其是陈宫,与高顺两人更是势成水火,说不到两三句就会呛起来。

    这时,吕布就感受到了陈宫的难处了。

    被高顺这么一说,他整张脸涨得通红,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堂堂天下第一武将,就被人这般看不起吗?

    还是自家手下,倚为长城的重将高顺。

    他发火也不是,不发火也不是。

    总不能把那陈家小子叫来堂上,大家比过一场吧。

    张辽不支持出兵也就罢了,这位出名的稳重,不是必胜的仗,他基本上不打。

    可高顺,这位不管胜还是不胜,领着军队都敢上去硬拼的铁头娃,竟然也懂得权衡利弊,这还怎么玩?

    总不能让陈宫领兵吧。

    这是个书生。

    或者让臧霸出马?

    对方刚刚投靠,有着山贼习性,会不会打不过了,直接投降对面?

    这种事情完全有可能发生。

    至于曹性和成廉,吕布根本不考虑。

    这两人上去就是送死。

    ‘难道,真的要我自己领兵前去,让人看了笑话?’

    堂中气氛显得肃穆,这一会,就连陈宫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这支大军就是如此……

    大家聚在一起,并不是为了什么宏伟的理想,也不是真的就忠于大汉,只是挣扎求存而已。

    天下大乱,诸侯并起,他们完全看不到希望在哪,只是随波逐流,跟着一個强人打来打去。

    至于跟着谁,其实是不重要的。

    吕布能得人追随,并不是他的个人魅力有多强,而是机缘巧合,凑巧大家走到一起了,跟着他也很少吃败仗……

    说白了,就是他的武力很强,让人服气,管得也不严格。

    跟着这样的老大,没什么不舒服的。至于忠心什么的,那就不用强求了……只要不在面对敌人之时,当场反叛,就已经对得起他。

    堂中气氛难堪,高顺恍如不觉,仍然自顾自说话,仿佛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

    “当日,公台先生说起要请动援兵,方能退去曹操大军,解得此厄……那么,末将有一事不解,眼下这城中,不是明明有着一支援军吗?为何偏要舍近而求远,去袁公路那里低声下气呢?”

    “什么?”

    这个提法,就真的很新鲜了。

    众将全都傻眼,就连张辽也是猛然抬头,看向高顺。

    闷葫芦不说话的时候,让人完全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真的说起话来,却是要吓死人啊。

    对方杀了己方三将,不但不报复,反而当成援兵,这思路也是没谁了。

    陈宫当场就跳了起来,戟指高顺,怒道:“是不是还要请温侯嫁女,把那陈元真拉拢过来,如此,两家结成一家。”

    “未尝不可。”

    高顺老神在在的说道:“总要好过虚无缥缈的袁术大军……此时曹军在外,准备围城困守,若是放水决提,封锁要道,就算是求得袁术发兵,又有什么作用?远水解不了近渴。公台先生,你若惧死,不如早早出城,投奔扬州,免得在此为难。”

    “你,竖子不足为谋。”陈宫拂袖就走,走了两步,冷然道:“下邳城小,一山难容二虎,真把那陈家子请为奥援,到时听谁的,还要两说。”

    草。

    好毒。

    张辽看着陈宫离去的背影,摇头无语。

    这老家伙打仗方面不说,就说这对人心的把握,绝对是天下一流。

    只是区区一句话,就把吕布的心思给堵死了。

    一山不容二虎啊。

    你嫁女可以,招陈家子为援兵也可以……到时这城中军马,到底听谁的?

    没见人高顺说了,连你吕布可能都不是那陈元真的对手……

    总不能反过来,把下邳双手奉上,就此甘为前锋,为别人冲锋陷阵吧?

    吕布面色狂变。

    长长吐了一口气,沉声道:“此事先行搁置,容某细思。”

    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一骑的答远去,却是去了后衙。

    想必,是与夫人女儿商议去了。

    堂中一片死寂。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良久,张辽才叹气道:“高兄何苦如此?”

    “某只是为了温侯基业而已,连自己家人都护不住,又谈何护住治下百姓,让兵将归心?他已是病急乱求医,被陈公台花言巧语所蒙蔽,看不清形势……不下重药,何以解得此疾?”

    张辽闻言点头,再没说话。

    要说,爱之深,责之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张辽知道,众将之中,有一个算一个,最是不想看到吕布败亡的,非高顺莫属。

    这位虽然言语不多,平日里也基本上不发表什么意见,却不见得就看不清形势。

    对于阵营之中的将领各怀心思,他看得再明白不过。

    如侯成、宋宪、魏续等人,甚至,包括张辽自己,其实也有想过,假如温侯穷途末路,自己到底何去何从。

    要说与他陪葬,还真没想过。

    吕布此人,心思易变,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没有太多远见,也谈不上太大的野心,跟着他,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已。

    真要是与他同生共死,别说过不了自己心中这一关,就说吕布自己,也不见得就希罕这一点。

    他真正看重的,还是后院妻子儿女,手下众将,以及那些士卒,在他眼里,只是工具而已。

    等到有一日,连自己最是疼家的女儿,也可以舍弃,可以送人。

    麾下众将,还有什么可以期盼?

    这就是高顺心中不满的原因。

    与侯成宋宪等人不同,高顺并不愿意看到温侯吕布如此曲意逢迎别人,就算那人是四世三公嫡子袁公路,也是一样。

    有句话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以败战,心气不能丢了。

    而这时的下邳大军,这股心气悄悄的已然不见。

    焉能不败?

    所以,陈家子可以打,但没必要打,明明对方已经成为下邳城中,陈家的一颗弃子。多少算是与己方大军同病相怜,同样被困在城中……这是天然的帮手,又何苦逼反,损兵折将,便宜了曹操等人呢?

    更别提,还有吕铃绮这层关系。

    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泼水难收。吕家女的名节已然毁掉,还能挽救不成。

    姑且不说,这消息到底是谁传的,就说这既成事实,已无法改变……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强行把自家女儿送给袁术吧,那样的话,让袁术如何看待自己?

    天下诸侯又如何看待自己等人?

    高顺性格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了一件事情,就很难改变。

    说他刚正也罢,说他一根筋也行。

    这时出言,倒不是特意针对吕布,而是真的想要破局。

    ……

    对于下邳府衙的一些争论,张坤一点也不知道。

    他也不知意这些。

    回到后院之后,就吩咐花四姐等人不要打扰,一个人坐在静室之中,让人准备好热水。

    “提升,六合拳。”

    张坤心头默念。

    他不知道别人到底是不是飞速掠过换血一关,但是,属性栏提醒自己,换血三关,对打牢根基十分重要……

    三门拳术,三次换血,就是有别于大多数拳法修练者的一道关卡。

    如今精神到了38点,他更是能清晰的感应到,自己血液中蕴含的活性力量,那种蓬勃浩大生机,让人迷醉其中。

    “血强气则旺,或许,有些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化血生气,达到另一个层次。但是,我有着龙气点在身上,完全不担心不能突破瓶颈……此时,多多夯实根基,利大于弊,却是不用太过焦急。”

    轰隆隆……

    心念一动,32点龙气燃烧,一股奇特伟力涌加入血液之中,张坤思维再次拔高,记忆抽离。

    好像感受到了无数年的孤独修练,一点点的壮大气血,磨练体魄……

    十年一瞬,他仿佛看到了血液缓缓变化,一点点银星生成,体内血液已然有大半变成亮银色,变得更加浑厚坚凝……

    从原本的稀薄液体,化为一种半液体半胶体的存在,流动起来,就有无与伦比的冲击力,压迫着血管细微通道。

    在一种奇异能量的修补强壮之下,五脏六腑,筋络和血管,包括皮肤和骨骼,都同步强大起来,用来承受这股血液能量的冲击。

    这是自然而然的一种过程,由内向外,随着毛细血管的运输,力量通达每一个毛孔,每一寸皮肤……

    甚至,连发丝尾梢,也通达无阻。

    再看属性栏。

    【姓名:张坤】

    【天赋:神勇】

    【年龄:18】

    【体质:201】

    【敏捷:186】

    【精神:38】

    【武学:散打(熟练)】

    【六合拳:(圆满,四次破限)锻骨、易筋、洗髓、强脏、换血】

    【八卦掌:(圆满,四次破限)锻骨、易筋、洗髓、强脏、换血】

    【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圆满,破限)】

    【技能:刀法(圆满、刀意一层,五蕴梅开)、枪械(圆满)、医术(圆满)、语文(精通)……】

    【霸王戟法:(入门)】

    龙气:7

    虚空之门:(回归1.3%)

    ……

    虚空之门,张坤已经不太关心了,他知道,只要自己完成了名满天下,改变了世界走势之后,这虚空之门就基本上圆满,可以随时打开。

    与吕铃绮打了一晚上,也不是没有收获,霸王戟法,来来去去的用来用去,他已经算是入了门。

    不过,现在刀法圆满,刀意犀利,他也没想过要换长兵器。

    三尖两刃刀,用起来挺好的。

    当然,主要还是不舍得把龙气值用在重复的技能上面,真要细细琢磨,自行修练,要达到戟法圆满,也不过是多花费一些时间而已,没必要太过浪费。

    至于武学散打。

    这个更不必说,就是把各家各派的杀招和绝招集合起来,熟练运用出来就行。

    这门武术,只是打法,没有练法。

    自己再去加点,自行推演出散打的锻体法门,由外而内,修练皮肉筋骨,补充营养强壮内腑,显然是重复操作。也没多少必要,提升不算太大。

    精神达到38点之后,准确的说,达到35点以上,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就可以再次提升。这门功法专练外门,强行提升筋骨皮膜肌肉,练得身周如同罩了一只混元不破的金钟,防御力十分惊人。

    而且,这门金钟罩,还专精力量,破限之后,除了本来力量加成,还以额外增加反弹力道,算是一门极好的武学。

    每深入练习一步,就能让身体强壮一分,算是固本强身的功法,可以修练。

    不过,现在他的龙气值不够用了,暂时搁置。

    值得一提的是,他现在的体质,因为修练六合拳再次换血,再次飞快上涨,已经突破了二百大关。

    举手投足,就有风雷之音。

    舞动起三尖两刃刀来,简直可以称得上擦着就伤,碰着就亡……

    就算是兵刃卷起的劲风,也能震荡对手五脏。一般的化劲洗髓境界高手,在他的面前,很可能连刀风都承受不住,更别提出手破招了。

    “按照异世界力量等级来算,我现在武学修为境界,虽然依旧算是十二级的层次,但是,战力应该可以与14级持平,甚至能与十五级过招,短时不败……”

    张坤对自己还是有着清醒的认知的。

    斩杀了十三级的大精灵之后,他特意与程耀南打听了十三级以上的战力层次。

    听程耀南说,十四级的力量层次,比起十三级强了两倍……

    而十五级,再次强大两倍,力量层级大约能有五千斤。

    至于十六级的“大剑师”层次,就是挥动兵器时,能气劲外放,斩出月牙剑刃出来……切金断玉,都不用实际接触,单凭气劲冲击就可以做到。

    这种层次,自己暂时远远达不到,就不用多说了。

    张坤估摸着,除非自己三次换血完成,再提升一层,由血化气,才可以与大剑师层次的高手过招。

    与吕铃绮过招切磋之时,他也细细打听了一番,天下武将层次。

    这个世界最顶级的那几位武将,似乎也能用出气劲来,应该突破了精血化气这一关。

    但奇怪的是,在吕铃绮的描述之中,包括他父亲在内,那些人能用出刀气、枪芒之类的攻击,却也只是附着在兵器之上。

    最多攻击半尺,就消融无形。

    暂时没有听说过,有谁能一刀挥出,气劲凝聚不散,攻出十余二十米之远。

    这种玄奇的武功,只能到先秦商周的传说中去寻找,两汉之后,是没见过的。

    张坤估摸着,应该与大青世界的李文东一样……包括吕布在内,他们修练的强脏换血一关,是走了捷径……

    并没有从低到高,每一步都走到完美。

    也许是世界的限制,也许是传承的缺失,更可能是天地元气的缺少……

    因此,这些个武将,能换血就速速换血,能化气,就立刻化气。

    不想天长日久的卡在某一关卡,细细打磨身体。

    当然,长久打磨也没用。

    还没等到他们三门功法练到圆满破限,人就差不多老死了。

    吸收能量的效率有限,花费的时间太长,寿命却没有增加,这是一个难题……

    也许,他们不是不知道强固根基的重要,实在是等不起。

    而自己呢,能五脏同时强化,进行三次换血,并不是因为功法有多强,也不是因为理念有多先进。

    唯一的原因就是,自己可以用龙气值,能无限缩短修练过程,节省时间。

    不需要熬到七老八十,就已经修练成功,这才是优势所在。

    ……

    “少爷,牧府来信,邀你过府赴宴,是温侯亲自下的请柬……”

    整理好一身所学,洗浴过后,张坤刚刚走出静室,就见到花四姐匆匆走来,递过一张大红请贴,面色很不好看。

    “鸿门宴?”

    张坤目光微闪,嘴角就浮现一丝笑容,终究还是要走过这一遭。

    早预料到了。

    “备马,这次就去看看,温侯吕布,到底还有几分英雄气?”

    ……

    到月底了,求月票啊,留着也不生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