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种田习武平天下 白雨涵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运财符

    一场旷日持久之战,从下午三点开始打,一直打到太阳落山。

    阴影吞没了整个山谷,一切景色都遁入黑暗,只有一团红、一团蓝,两团光芒在不停闪烁,伴随着雷鸣般吼声。

    “这嗓门,真好!”

    吼了三四个小时,两头麒麟竟然没有一只把嗓子吼哑,反而是拿着大喇叭时不时加油助威的池桥松,感觉嗓子火辣辣的。

    从红葫芦中摸出一瓶矿泉水,润一润喉咙。

    更远的地方。

    涂山孑踩着黑烟观战,任琼丹带着小直站在灰雾上观战,木下三郎躲在树冠中偷看,小青则御气游动,目光紧随战斗。

    此一战,牵动众人心神。

    终于,在繁星涌现时,水麒麟与火麒麟的战斗迎来了结局。

    火麒麟浑身的火焰已经萎靡,身上破了好几道口子,流出的血液像雾化一样蒸腾。

    水麒麟更惨,全身鳞片不知道掉了多少,毛发也被烧湖大片,甚至连牙齿都被打掉几颗。头上的犄角也以不正常的角度扭曲,蓝色的血液染遍全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吼!”

    火麒麟冲水麒麟吼一声,然后缓缓踩着火焰,回到自己的麒麟洞中。

    “任琼丹、小直,你们负责打扫战场,把两头麒麟脱落的鳞片都捡起来。”池桥松吩咐一声,随即飞到水麒麟身旁。

    水麒麟见了他,费力的昂起头,打个响鼻。

    神情中颇为得意。

    “老水,干得漂亮,我已经观察到,火麒麟回洞之前,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池桥松说的是大实话。

    这一番天昏地暗的战斗,直接磨掉火麒麟不少脾气。

    身为战斗主角,水麒麟自然明白这一点,尽管已经很累了,还是得意的昂首挺胸,仿佛已经将火麒麟拿下。

    池桥松竖起大拇指:“咱们第一步已经成功,先回去养好伤,然后再来登门。”

    “哼哧。”

    “不要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下一次登门,估计还是要打一仗,但是这绝对是火麒麟在考验你!”

    “哼哧。”

    “你承受住考验,就代表获得了追求资格,接下来你就要找机会带它来松园,然后我再把红色彼岸花带回来,这样一来,它就没有离开你的理由了!”

    “哼哧。”

    水麒麟完全赞同。

    它亲昵的用脑袋,拱了一下池桥松,表达自己的谢意。

    “哈哈。”池桥松摸了摸水麒麟脖子上焦湖的毛发,“谁叫你我是哥们呢,我不帮你还能帮谁对吧!”

    不远处。

    小青不无妒意的牛叫一声:“哞!”

    等把水麒麟带回松园修养,池桥松私底下安抚小青:“你我情同父子,谁也不能取代小青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小青这重新振奋:“哞!”

    直到深夜,任琼丹和小直才回返,带回来所有火麒麟、水麒麟脱落的鳞片,以及一些毛发:“老板,掘地三尺,再没有遗留了!”

    “嗯,辛苦了。”

    随即想了想,没有必要留着鳞片制作法器,所以直接拿去肥田。

    然后凝结了令他惊喜的肥料数量:“二十七包!厉害了,真希望水麒麟再跟火麒麟干个几百场仗!”

    当然,只是想一想而已。

    不过可以预见的将来,小青、水麒麟、火麒麟这些祥瑞之兽,会成为良田肥料的重要来源,可持续来源。

    “以往用灵兽肥田,属实杀鸡取卵了,灵兽最好的方式就是拿来饲养啊!”他有些遗憾当时的选择。

    但并未后悔。

    因为当时肥料来源太少,不杀灵兽肥田,猴年马月才能修炼到现在的境界。

    深夜,仙名山。

    由池父营造、池桥松打下手,建造的新竹屋之中,涂山孑烹茶款待池桥松。

    作为池桥松最早的异类朋友,也是未来的师爷,一人一狐之间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时常一起喝茶坐而论道。

    “老涂,你觉得今天这步棋,走对了吗?”

    “以我观之,这步棋并无差错,且不论是否能用这等办法,让火麒麟归心于水麒麟,至少可以用这等方法,消磨火麒麟的性子。”

    涂山孑端起茶杯,小抿一口,继续说道:“否则即便火麒麟入园,以它的脾气,一言不合大开杀戒,我们都得遭殃。”

    “不错,这火麒麟的暴脾气,一般人还真没法忍受。”

    看到水麒麟被打得这么惨,池桥松明白,即便自己有黄葫芦护身,真要是搏命战斗,自己一定会被杀死。

    火麒麟与水麒麟不同。

    水麒麟即便愤怒时,攻击手段也非常有限,而且很讲道理。火麒麟完全不讲道理,一句话都不说就开战。

    带着这样的脾气进园,松园迟早要毁于一旦。

    “对了老涂,你教小青这么久《横骨发声术》,小青还是不会说话?”池桥松问道。

    “唉。”涂山孑一声叹,“池哥,不用指望了,我大致已经摸索清楚,这等祥瑞之兽,没有横骨可炼。”

    “为什么?”

    “或许一种限制,它们得到上天的垂青,同时上天也禁锢了它们化形。我用嫁梦之法试图让小青炼化横骨,发现小青身上所有骨骼,在‘精气神’上面都是一个整体,没法选择其中一块,进行单独炼化。”

    池桥松点点头:“原来如此,回头试试水麒麟,看水麒麟是否也不能炼化。”

    “嗯,等我跟它打好关系,我一定试试教它炼化横骨……若这些祥瑞之兽能说话,那样就有趣多了。”

    喝完茶,聊了一会道法。

    池桥松回返池府别墅,没有睡意,他洗完澡就点起蜡烛,在房间里学习《法海遗珠》。

    同样是符箓一道,比起《云笈七签》的繁多种类,这本道书中的符箓,大多都是属于刁钻类型,譬如其中一种打眼符。

    效果只有一种,就是遮挡开天眼、望气术之类术法,从而遮掩住特殊气息。

    根据道书中所载,打眼符是湘楚省赶尸邪术中常用符箓,给尸体上贴一张打眼符,就能把尸体上的邪气遮掩。

    这样外来邪祟看不到尸体,尸体若是诈尸,也看不见周围环境。

    从而确保赶尸人的安全。

    池桥松没有选择以打眼符入手,他选择了另一种奇特符箓运财符。

    顾名思义,这种符箓与搬运术有些相通之处,施展此符箓后,可以悄无声息搬运目光所注视的物品。

    池桥松的《纸人搬运术》已经圆满。

    所以他很快就掌握了运财符的符法原理:“纸人搬运术用纸人作为施法媒介,运财符则用符法构建一个虚无媒介,然后搬运物品。”

    他一笔一划描绘运财符中的各部分结构。

    心中则想到:“武道内功虽然直接继承自道家一脉,但实际上旁门左道之术,基本都在道书中有所涉及。

    区别在于。

    旁门左道之术是以术法形式秘传,武道内功却用符法承袭原理,再用一口炁来施展而已。”

    当然这并非秘密,早在他刚接触气功时,当时的老师刘春就跟他说过,上古百家争鸣、三教九流门派众多,后来传承都被融入武道之中。

    所以。

    武道外功,继承了各个门派中炼体之术;武道内功,则继承了各个门派中御气之术。不管内功还是外功,都属于后天之术。

    而时至今日已经无人能修炼的仙道法门,才是真正可以直通大道的先天之术。

    不多时。

    他已经把运财符的笔画了然于胸,然后激发体内一口炁,运炁于手心,再由毛笔落在黄纸上,勾勒出鬼画符。

    一气呵成,可惜,符箓并未成功。

    其中有一段笔画,产生了凝滞,导致一口炁没能附着成功,直接崩散。

    他不气馁,继续画运财符,足足一个小时后,第五十七张运财符画成,氤氲之气一闪而过,运财符已经成功。

    “轻松。”

    池桥松不喜不悲,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摸到《法海遗珠》的门窍,但这本道书本就不难,摸到门窍一点不意外。

    走出房间。

    来到蟠桃树前:“《法海遗珠》凝聚1%……”

    本月更新了二十五万字!

    最后一天,有月票的同学,投给努力的老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