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穿越武大郎 神枪老飞侠

第一百八十五回 大名府里豪杰种

    杀到曾涂营寨时,平地雪厚半尺。

    这营中却和曾参处一般松懈,放哨守夜的,早躲去帐中取暖。

    李逵跳下马,两膀一抬,皮裘落地,重重几斧子,大门劈成了一堆柴,身后马军步军,狂涌而入。

    曾涂乃是带甲而眠,倒是比他二弟惊醒些,睡梦中闻听营中大乱,大吃一惊,掀了被子跳下床,取了倚在一旁的点钢枪,往外便闯。

    出帐来放眼一看,先自叫一声苦,却见不知多少人在自家营盘中横冲直撞,自己这边的保丁,还未出帐篷先遭杀死一半,另一半虽冲出帐篷,又大都两手空空,被人狠戳猛砍,纷纷横死当场。

    曾涂一看便知败局已定,连忙去寻了战马,拍马舞枪,连杀数人,所幸未曾遭遇大将,自后门处杀出。

    谁知后门之外,数百弓手严阵以待,见了曾涂,便将乱箭射来。

    好在风急雪大,那些箭飘飘忽忽,不似平时劲疾,曾涂武艺又高,长枪舞转,上护其人、下护其马,直往前方突来。

    牛皋见了忿怒,叫道:“这厮必是贼中主将,待俺拿了他去请功!”

    双锏交击,呼喝一声,拍马冲了上去,拦住曾涂大战。

    曾涂与牛皋战了六七合,心中忧虑:此处不可久耽,须速速去老四汇合方好!

    念头一定,长枪大开大合,全力抢攻。

    论牛皋之武艺,原本便不如曾涂,若是两个阵前斗将,或许能战个二三十合,但此刻曾涂上手就拼命,牛皋哪里能敌?两条锏慌里慌张乱挥,也拦不住对方这条枪。

    孟康见了叫道:“牛兄弟休惊!我来助你。”带马杀入战团,手中朴刀劈来,曾涂先吃一惊,小心斗了两合,发现此人武艺也只平平,一条枪越发使得快,盘来绕去,不离牛、孟二人要害。

    燕青见了不由焦急:不料这厮武艺这等厉害,武孟德遣了我三个同来,若是折损一二,武孟德便不见责,亦丢了我主人的颜面!

    思及此处,燕青大叫一声:“敌将休要逞凶,且见识我燕青的枪法!”胡乱绰条枪,跳上马,杀向曾涂。

    曾涂听他喊,心道此人枪法多半不弱,不敢怠慢,恰好这时牛皋、孟康齐齐攻来,曾涂觑定二人招式,长枪使足劲力一扫,强行荡开双锏一刀,便要痛下杀手。

    按他想法,燕青还在两丈开外,自己杀死二人,再与燕青交战正好,不料燕青右手一番,平端起一把乌木红牙金丝弦的川弩,开口喝道:“如意子,不要误我!”

    话音方落,那支短矢已没入曾涂左眼,只留三寸许在外。

    牛皋趁机一锏,打得曾涂脑浆崩裂,欢喜不胜叫道:“小乙哥,这份功劳,我和你一人一半。”

    孟康摇头笑骂:“你个夯货,这般面皮厚,不是小乙哥神弩,你和我至少要死一个。”

    三人割了曾涂首级,喜盈盈带兵入营,曹操正在计点伤亡:这一战有十余人战殁,多是曾涂突围路上所杀,另有四十余人轻伤。

    曾头市这厢八百保丁,除了战死、重伤的,有三百余人投降,都如前捆缚了,安置在帐篷里,留了伤兵看守。

    曹操见三人杀了曾涂,勉励一番,对众人道:“虽然两胜两阵,却是不可大意!众兄弟休辞劳苦,随我灭了那剩下两营兵马,再定行止。”

    众人当即离了此寨,披风冒雪,一举杀到曾魁营寨。

    曾家五虎,其中四个,看见文字便要犯困,唯有老四曾魁,平时爱读些书,素以智将自诩。因此之故,他营中规矩也是最严,差了几拨人轮流值守,不曾懈怠。

    奈何今夜风雪实在太大,阳谷军一直摸到了寨门前不远,才被守军发现。

    那值守保丁见众人杀气腾腾而来,惊得魂不守舍,当即没命价敲起铜锣,但是狂风呼呼,将声音一吹,远不如平日响亮,许多睡沉的士卒仍是难醒。

    曹操见他有备,急声道:“不好,我们兄弟厮杀了两场,皆已疲惫,若不速速破他寨门,胜负难定。”

    卢俊义之前两番劫营,都未建功,此时振奋起精神,高声道:“兄长勿忧,且看小弟手段!”

    他双腿一夹马腹,那匹麒麟兽直冲出去,及至门前,卢俊义将马一勒,那马儿人立而起,卢俊义圆睁双目,右手握住枪尾,将那杆丈二点钢枪高高举起,随战马前蹄落下之势,单手擎枪,奋平身之力,重重砸落。

    但听訇然一声大响,他那杆枪,便如巨灵神的巨斧,硬生生将半扇大门砸得飞出,拍在地面上,一时间雪尘四起,寨中一片惊呼,卢俊义更不停留,拍马杀入寨中,长枪飞舞,所过之处,无一人能站立。

    众人见卢俊义如此神威,顿时士气大振,曹操大笑道:“我这贤弟,猛士无双!曾头市中,谁堪敌手?儿郎们,都随我杀敌!”

    他大槊一摆,拍马冲锋,众人紧随其后,一举突入曾魁寨中。

    因哨岗提前报警,这寨中的反应比之前两寨及时了许多,不少保丁都提刀拿枪杀出,但是卢俊义匹马单枪,直入魔神般大加杀戮,谁见了不惊?再见曹操领人冲入,守军已是战意全消。

    这时曾魁骑匹马,斜刺里杀出来,口中大喝道:“何方狂徒,敢与我曾头市为敌?”

    恰好卢俊义杀了个来回,正看见他,大笑道:“河北玉麒麟在此!姓曾的,记得你们强买卢某的马么?”

    曾魁暗自想道:“雪夜遇袭,军心已溃,便是诸葛武侯重生,他也无可奈何只是我却不是诸葛武侯,我只消擒下这玉麒麟,便好和对方交涉,然后整顿队伍,再同敌人分个高低!”

    暗自为自己的临危不乱喝声彩,瞪起眼大喝道:“玉麒麟卢俊义,遇见我曾魁,便是你命中劫数!”

    说罢舞枪直迎上来,两个交马,大战三合,卢俊义手起一枪,挑曾魁于马下。

    此刻还有四五百保丁犹在混战,见卢俊义挑了曾魁,肝胆俱裂,哪里还敢顽抗?都纷纷扔了器械,跪倒在地,口中乱叫道:“降了降了,别杀我们!”

    曹操皱一皱眉:他们这一夜转战数十里,又是这般雪地,可谓极耗气力,因此每个战力都至关重要。如今投降的人这般多,要留多少人看管?

    许贯忠看出曹操为难,皱眉想道:罢了,我这一计,虽不磊落,时势所迫,只好如此。

    他跳下马,亲自将曾魁尸首拖在场中,大喝道:“汝等既然投降,且都来砍他一刀,做个投名状,不然便是心中有鬼,曲意诈降,理应斩之!”

    身手随便一指:“从你开始。”

    被指到的保丁吓一跳,旁边阳谷军塞把刀给他,将他往前一推,那人慌忙后退,连连叫道:“我不敢、我不敢!我全家都住曾头市,若是冒犯了他家……啊!”

    却是李逵听的不耐烦,大踏步走来,一斧头砍翻了这个保丁,圆睁着怪眼道:“你这干鸟人都听真,一个砍,一个活,一个不砍,一个死!这死鬼须不是你等的爷!”

    说罢抓住一个保丁拉出来:“你去!”

    那保丁面色苍白,战战兢兢捡了刀,小碎步挪过去,回头看了看横眉怒目的李逵,一咬牙,不轻不重,在曾魁小腿上刺了一刀,许贯忠大叫道:”好!这好汉以后便是我等兄弟,来人,赏这兄弟一两银子。”

    砍了有银子,不砍没性命,加上曾家兄弟在曾头市,素来嚣狂,也有些刻薄寡恩,一共四百七十六名保丁,除了被李逵所杀的倒霉蛋,剩下人人选银子,生生将曾魁剁成了馅儿。

    几百银子赏下去,曹操大喜:“你等弃暗投明有功,待武某拿了曾头市,教你们一个个翻身发财!但是如果拿不得曾头市,你等家人后果如何,便看姓曾的是否仁义了。”

    那几百人一想,顿时都叫喊道:“曾家不仁不义,我等情愿追随好汉!”

    有分教:弩箭如意呼浪子,钢枪绝世号麒麟。大名府里豪杰种,最属贯忠气不群!

    ------题外话------

    小弟必须解释一下暂时退化为两更兽一事:

    只因最近在打一个大客户,甚是复杂,占用太多时间。待下周二或三提报完毕,便可专注写作也。

    今日木了。

    此外,郑重推荐光荣小兔兄弟的《红楼情僧》。

    记得此前有兄台讨论,说到鲁智深穿越贾宝玉,小弟还曾回复,说这个题材果然妙哉,谁知光荣小兔咣咣咣动若脱兔,目前已码十四万字,而且质量相当靠谱,看了三章,笑了八次,果断收藏,坐等花和尚倒拔林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