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一世,我再也不渣青梅竹马了 风吟晨鸣

第一百九十九章 秦诗晴和黄盼盼的相爱相杀

    财院,男生宿舍。

    几个室友锄大地,因为打牌太厉害被列入黑名单的苏泽林只能在电脑前玩CS。

    这时一道人影走了进来,却是黄盼盼,手中还拿着一袋子的零食,瓜子薯片之类。

    小学妹喜欢吃零食,但她是那种让人羡慕的“怎么吃都不会肥”体质,身材一直都保持得蛮好的。

    “学长们,晚上好!”

    进门的黄盼盼还是很礼貌。

    “盼盼学妹来了呀!”

    打着牌的几个人都抽空和她打了个招呼。

    黄盼盼只留下两杯奶茶,还有一包薯片,把其他东西都分给了苏泽林的室友。

    自从上财院之后,小富婆一直都在走贿赂手段,所以五贱客对她印象都很不错,所谓吃人的嘴短。

    他们偶尔还会在苏泽林面前帮忙说几句小学妹的好话。

    搬张凳子坐到苏泽林旁边。

    “学长,薰衣草还是哈密瓜?”

    黄盼盼随口问道。

    苏泽林喝奶茶没有固定口味,就看心情,小学妹也不好捕捉,所以每次会先问一下,让他先选择。

    “哈密瓜吧!”

    这会混子正忙着用大鸟秒人呢,目光都没从屏幕上移开。

    “波!”

    小学妹拿起吸管用力捅进封胶,乳白色的液体在陡增的压力下从管口倒涌出来,吸管变得黏湖湖的。

    啊,咋流出了这么多。

    浪费了可不好。

    黄盼盼瞥了一眼正在玩电脑的苏泽林,飞快地伸出灵活的香舌,像一只小奶狗般把吸管舔干净,然后若无其事地递过去。

    她已经是惯犯了,不只一次这么做过。

    混子没有发现,他玩游戏的时候总是很投入。

    紧张地目睹着苏泽林捧起杯子嗦了口。

    偷偷让学长喝人家的口水,这种感觉好刺激呀!

    诗晴学姐,你再厉害又怎么样。

    学长最先吃的,还是我的口水,而且还吃了好多回呢!

    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砰!”

    大鸟枪响,又一个敌人倒下。

    苏泽林看了一眼身旁颤抖个不停的小学妹,奇怪问道:“盼盼,你干嘛呢?”

    喝奶茶的时候,有几次黄盼盼都这样抖啊抖的。

    “没事的,学长,太冰而已了!”

    有点心虚的小学妹随便找了个借口。

    “太冰了?”

    苏泽林的目光落到另外一杯珍珠奶茶上:“你不是还没开始喝吗?”

    “刚才买奶茶的时候,在楼下喝了一杯,吃了点冰块。”

    黄盼盼面不改色。

    “哦,这样啊。”苏泽林也不疑有他:“女孩子别喝太多冰饮,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

    小学妹岔开话题:“学长,你这杆大鸟可真精准呀,一枪一个!”

    “那可不,不是吹牛呀,哥这大鸟指哪打哪,随便爆头都行!”

    苏泽林眉飞色舞。

    玩游戏的时候,旁边有个妹纸替你疯狂打all,这种感觉还是挺爽的。

    后世很多网吧都有陪玩,他还为了玩游戏专程去过好几回。

    如果你钱出得多一点,妹纸可以陪你玩的不只是游戏。

    “学长,我就不会玩大鸟,要不你教下我呗!”

    受到苏泽林影响,小学妹也玩CS,偶尔还会联网和他组队搞几把。

    不过黄盼盼用AK47和M4A4比较多,玩鸟确实有点拉胯。

    “其实也没什么好教的,主要还是经验,你要是玩大鸟多了,自然而然就能熟练。”

    两人聊了一会CS的话题,黄盼盼又道“对了,学长,还有几天你生日就到了呢,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哦,什么礼物?”

    “嘻嘻,秘密,不过给你个提示吧,它是红色的,男生应该都会很喜欢!”

    红色的,男生都喜欢?

    呃……

    “砰!”

    混子空枪了。

    “砰!”

    再空了一枪。

    “砰!”

    连空三枪。

    自从苏泽林玩CS以来,就没试过大鸟三连空的。

    混子心中有点不澹定。

    “盼盼,这个……不太好吧。”

    “为什么不好?”

    “……”

    当天晚上,苏泽林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被困在一片血海里,不管怎么划血都没用,最后还是渐渐沉沦。

    混子猛然惊醒。

    背后凉飕飕的出了不少冷汗。

    先是蹭蹭秦诗晴就肚子胀起来了,然后是在血海里挣扎。

    特喵的最近咋老是做这种奇奇怪怪的梦。

    ……

    生日前夕,先是去师大和宋雨薇吃了顿饭。

    宋MM还别出心裁地弄了个烛光晚餐,开了支红酒,然后当晚混子就不走了,第二天才离开。

    傍晚叫上宿舍和联谊宿舍的一起吃了顿饭。

    然后晚上唱K,这时身边当人换成了秦诗晴,小燕子,陆浩然,此外加上一个黄盼盼和颜清艺,都是以前二中的人。

    颜清艺是苏泽林故意叫上的,能当个中和剂。

    因为她和秦诗晴黄盼盼都认识。

    秦诗晴这边是一起当过播音员,至于黄盼盼则是因为同在学生会文艺部。

    见到黄盼盼,小燕子就没什么好脸色。

    虽然双方在寒假那会一起坐苏泽林的车往返。

    一进包厢,她就把老实人拉到角落:“陆浩然,我告诉你呀,你要是敢学苏泽林就死定了!”

    虽然也就上了一垒,但唐燕已经有点气管炎的架势了。

    “我绝对不会的,小燕子,我可以对天发誓!”

    老实人举起手的同时心中暗道,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就算想学泽林,有那个能耐吗?

    “哼,算你了!”

    和苏泽林这一对比,小燕子才发现老实人的好,原本她也想找个有情趣的男生,但是发现这种男生真的靠不住。

    还是金牛座比较好,双子座都是渣男!

    然而诗晴偏偏就看上他了,孽缘呀!

    颜清艺心里清楚自己今晚扮演的角色,就是个工具人,调和双方矛盾的,免得尴尬。

    其实她不太想担任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角色,但一来是苏泽林生日,既然邀请了自己,多少得给点面子,二来上次新世纪的赞助别人给自己送了个大人情,总得做点什么来回报,于是硬着头皮过来了。

    黄盼盼倒追苏泽林的事,以前二中稍微消息灵通点的都知道,秦诗晴对苏泽林的心思颜清艺也清楚,原本以为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双方会剑拔弩张的,这时自己就得出面劝和了。

    没想到秦诗晴和黄盼盼居然相处得还挺和平,至少表面上没看出任何的火药味。

    这边一口一个“诗晴学姐”,那边一口一个“盼盼学妹”,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大婆和小妾呢。

    颜清艺都不由得佩服苏泽林的手段。

    然而小燕子和小学妹始终八字不合,途中两人不知怎么在卫生间门口起了几句口角,唐燕气得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了,老实人和混子说了一声,也连忙追了出去。

    苏泽林懒得管他们,反正小燕子就这性格,明天就好了。

    搞不好今晚的风波还能让好基友和她的关系再升升温。

    如此一来,包厢里就只剩下了一男三女,瞬间安静了不少。

    “诗晴学姐,咱们喝两杯吧?”

    黄盼盼举起手中的红酒杯子,嘴角挑起一丝胜利的笑容。

    想不到吧,学长先吃的是本小姐的口水,略略略~

    “好啊!”

    秦诗晴也很大气地举杯。

    本宫已经在泽林身上盖过印章了!

    这时的颜清艺,总算是敏锐地在两人身上嗅到了一丝较劲之意。

    “那个,学弟,明天早上学生会总部还有事,我不能待太久,就先回去了呀,你们玩得开心。”

    唱了几首歌,颜清艺也借故熘熘球了。

    那边都不好帮,尽快开熘才是正道。

    颜清艺这一走,这就有点尴尬了。

    左边秦诗晴,右边是黄盼盼。

    混子被两个女生夹住。

    然而这可不是左右逢源。

    苏泽林能察觉到青梅竹马和小学妹之间的暗战。

    “玩得差不多了,要不咱们也撤了吧?”

    混子干咳了声,提出建议。

    “学长,时间还早着呢,再说了这几支红酒都开了,不喝掉多浪费呀,诗晴学姐,咱们多亲热亲热!”

    黄盼盼再次举杯。

    她觉得自己在其他地方还比不上大魔王,但喝酒这块一定是能赢的。

    毕竟秦诗晴这样的学霸应该不会喝酒,而自己在财院这边和学长以及他室友偶尔会吃个饭或者夜宵什么的,每回都会喝上几杯。

    只要把诗晴学姐放倒,今晚学长就是我的了!

    小学妹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好啊!”

    秦诗晴不甘示弱。

    两个女生又碰了一杯。

    被两个女生夹在中间的苏泽林就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很难受,混子干脆跑去唱歌了,眼不见心为净。

    唱了几首歌之后,回头一看,桌面上的几支红酒都空了,而秦诗晴和黄盼盼都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混子有点晕。

    卧槽,就唱了几首歌的功夫,这两个妞期间都干嘛了?

    一杯杯吹的吗?

    这样不倒才怪呢!

    “喂,秦诗晴,醒醒!”

    先是推了推青梅竹马,完全没有反应。

    “盼盼,得回去了!”

    苏泽林又推了下黄盼盼。

    小学妹倒是还有点意识,但只是模湖着都囔了两句,不知说些什么,接着便沉寂了。

    看来真是喝醉了呀,这下没办法了。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这会烂醉如泥的她们也回不去了,就算自己送到女生宿舍楼下,两人也上不了楼呀。

    沉吟了一下,苏泽林把服务员叫了过来,拿出身份证:“麻烦去前台帮我开个套房!”

    这家KTV附属于一家还算比较上档次的酒店,环境还可以,再说秦诗晴和黄盼盼这状态,去远的地方也麻烦,于是就安置在这里了。

    那服务员看了看苏泽林,又看了看两个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女生。

    心里跳出一个想法。

    现在的大学生,玩得可真花!

    混子给了他开房费,此外还有二十块的小费,服务员也没说什么。

    她在这里上班多了,对于这种女孩醉酒后被男的带走的情况早就屡见不鲜,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再说了这男生那么帅,搞不好别人两个女的还是故意喝醉的呢。

    ……

    十分钟后,苏泽林先后架着两个女生进了房。

    开的是两个房间的小套房。

    这家酒店最多也就只有两个房的套间了。

    怎么安置也就成了问题。

    这会苏泽林是不敢回校的。

    就算这是家高档酒店,考虑到毕竟是2002年,治安不算特别好,更何况两个女生都喝醉成这样,他怎么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我在客厅睡沙发,让她们每人一个房间好了。

    不过混子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个馊主意。

    把两个女生弄进其中一个房间,丢到床上。

    想了想,还将她们摆成侧躺,面对彼此的姿势。

    这个姿势好。

    她们醒来的时候见到对方,脸色一定会很精彩吧,嘿嘿!

    让你们今晚斗个你死我活,给哥带来那么多麻烦,就罚你们相爱相杀一晚好了。

    打开空调,帮两个女生盖好被子,熄灯,关上门,苏泽林也到隔壁的房间睡了。

    在临睡前还打开今晚几个人送的礼物瞧了瞧。

    其他几人送的都是些小礼物,秦诗晴送了对晴天娃娃。

    苏泽林最感兴趣的是黄盼盼那份。

    拆开礼盒,却是个擎天柱的手办。

    红色的,男生都会很喜欢,还真是没错。

    嗯,话说回来,这个手办的寓意还挺好的,特贴合自己现在的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