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武神 善良的蜜蜂

第五千二百四十三章 为屠你们而来

    “你狂个屁!!!”

    怒吼之下,唐修直接出手。

    手中大刀,浮现红色光华,随后猛然一挥。

    红色光华飞掠而出,化作无数道红色光刃,如红色镰刀一般,向楚枫席卷而去。

    那乃是七段尊禁!!!

    见状,楚枫脚下红芒闪烁,辗转腾挪间,阵阵雷暴之音不断响彻,将那无数道红色光刃一一躲过。

    同样施展了七段尊禁,雷暴龙形步。

    “躲,你躲的开吗?”

    唐修冷笑。

    他就站在原地不动,像是旁观者一样打量着楚枫。

    因为那红色光刃,就像是具有追踪能力一样,不断追踪着楚枫。

    就算楚枫能躲过第一次,但是红色光刃又会扑向他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无穷无尽……

    这种情况下,楚枫果然开始渐渐失去先前的从容。

    “那便是唐修师尊,所得的远古尊禁,七段尊禁,追命红镰吧?”

    “此武技果然厉害啊,这…换做一般人早就死了吧?”

    “哪怕此子如此逆天,但面对这武技,也是渐渐不行了啊。”

    “这也正常,追命红镰蕴藏阵法,并不是简单的追击,追击过程中,无论是声音还是飞掠的布局,都会对修武者造成影响,时间久了会被迷幻导致战力下降的。”

    “唉,此子大意了,他若有其他手段,直接破之还好,拖下去必败无疑。”

    众人议论纷纷。

    因为这一招,可谓是唐修的绝技之一。

    这不是他最强的武技,但却是最常用的武技,他很喜欢用这个武技来击败对手。

    楚枫越发慌乱,虽然红色光刃,仍然没有伤到他,可楚枫却的躲避却越发吃力起来。

    就连脸,都是越发涨红,跟喘不过气,快要憋死了一样。

    并且他只顾着躲避红色光刃,却没注意到,距离唐修已是越来越近。

    唐修没有说话,但眼中却露出阴狠,同时手中大刀握的更紧。

    他在等,等待楚枫距离到,他可以一击毙命的距离时,直接一刀将楚枫斩杀。

    终于,楚枫距离唐修的距离已是极近。

    唐修抬手就要对楚枫挥刀。

    可楚枫却忽然看向唐修,嘴巴一张。

    嗷呜

    一声龙吼自楚枫口中传来,肉眼可见的音波,更是直接冲向唐修。

    一切来的太快,再加上距离如此之近,唐修根本避无可避,那音波直接将唐修轰飞了出去。

    唐修落地之际,已是浑身是血,皮开肉绽,丧失再战之力。

    至于他先前挥出的红色光刃,也因他伤势过重而消散开来。

    见此一幕,众人大惊失色。

    楚枫先前无比慌乱,可此时脸也不红了,那慌乱也没了。

    再看着最终结果,他们恍然大悟。

    装的,之前的一切都是装的。

    他就是要发动这个奇袭,直接将唐修击败。

    最关键的是,他得逞了,并且又是在短时间之内,就将唐修击败。

    “居然没死?”

    楚枫看着唐修,有些意外。

    在他看来,那一击唐修该死才对。

    “喔,原来不仅有护命丹药,还有守护阵法。”

    很快,楚枫注意到,唐修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华,那是守护阵法。

    只是这守护阵法,应该不是唐修师尊布置的,因为这守护阵法,不是特别的强。

    以楚枫现在的结界之术,可以轻易破开。

    “公子饶命。”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女子声音响起。

    竟是自唐修身上。

    紧接着一道气焰,自唐修身上浮现,那是一名中年妇女的虚影。

    多半,是这守护阵法的布置者。

    “公子,虽不知道你与我家修儿,因何产生恩怨,但我希望你能饶我家修儿一命。”

    中年女子说道。

    “你是唐修母亲?”

    楚枫问道。

    “是。”

    女子点头,紧张不已,尽显卑微。

    “这守护阵法是你布的?”

    楚枫问道。

    “是。”

    女子因为担心唐修而心急,泪水已经开始落下。

    “我与你儿子无冤无仇,可他今日却要替人杀我,我若败了,他可会手下留情?”

    楚枫反问。

    女子似是察觉到,自己儿子无理。

    于是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公子,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家修儿吧。”

    “只要你肯饶了修儿,你想要任何补偿,我都会尽力满足。”

    “就算你让我为你做牛做马,我也情愿。”

    唐修母亲哭的声泪俱下,那可不像是装的。

    楚枫对于求饶,向来无感。

    大难临头才想求饶,早想什么去了?

    可是对方的身份,却让楚枫动容,这是一个母亲,在为一个儿子求情。

    楚枫能感受到,唐修母亲对唐修的担忧。

    楚枫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但可能因为从小到大,未曾真切的感受到过母爱。

    此时楚枫对唐修,是有一些羡慕的。

    对这疼爱唐修的母亲,楚枫也是有些同情的。

    “唐修,今日我给你母亲一个面子,饶你一命,但你若再敢找我麻烦,我必杀你。”

    楚枫说话间,探手一抓,唐修的乾坤袋,以及他那把极品尊兵大刀,都被楚枫吸入了手中。

    “这些,就当你找我麻烦的代价。”

    楚枫道。

    “多…多谢了。”

    唐修也没计较被夺走的东西,反而抱拳道谢。

    “不用谢我,谢你母亲吧。”

    楚枫说道。

    唐修没再说话,而是立刻起身离去。

    至于外面围观之人,也是难以置信,楚枫居然真的放过了唐修,他们还都以为唐修死定了呢。

    虽说楚枫抢走了唐修身上的乾坤袋,以及极品尊兵,但是正常来说,唐修也是该死。

    “这小家伙,看似心狠手辣,但是倒也有着柔软一面,重情重义,真是不错。”

    圣光道魁,眼中欣赏之色更浓。

    但他不知道的是,楚枫放过唐修,也有自己的考量,他的确是因为唐修母亲,而心生善念。

    但,放过唐修,也是能够确定,唐修自身对自己不具备威胁,就算有威胁,也是唐修身后的人。

    今日若杀唐修,其身后之人必不会放过自己,当然,楚枫无惧他们报复。

    那为何还要放?

    自然还是因为善念,但也是因为自己的强大,强者便是如此,对方的命自己掌控。

    既可让其死,也可让其生,不过一念之间而已。

    这,便是强者。

    楚枫不是顶尖强者,但面对唐修,他…就是可以做到决定唐修的生死。

    虽不是顶尖强者,但这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尤其小辈,屈指可数。

    毕竟唐修,也不弱。

    而此时,那些恢复灵兽模样的力量,则是再化作气焰,向楚枫涌入。

    楚枫开始再度吸收这灵兽的力量。

    这些灵兽的力量可不简单,不仅蕴藏强大的结界阵法,还可增加结界战力。

    楚枫自然不会放过。

    终于,那力量全部被楚枫炼化。

    楚枫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但同时却也将目光,看向司徒界灵门的小辈。

    “饶命,公子饶命啊。”

    这一刻,有胆小之人,开始向楚枫求饶。

    他们知道,若不求饶,必死无疑,若是求饶还有一线生机。

    “我给过你们机会,我提醒过你们不要进来,但你们不听,你们无惧,也可以说,你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现在求饶,晚了。”

    楚枫道。

    “这位少侠,还请手下留情。”

    忽然,司徒庭野的声音,通过阵法映入山脉。

    “我们之间只是小小恩怨,没必要如此。”

    “那灵兽力量,就当我司徒界灵门送给少侠的,我们绝不追究,另外我为少侠准备了大礼,想与少侠交个朋友。”

    司徒庭野说道,他现在只想司徒界灵门的小辈活,为此真的不惜一切代价。

    可听到他的话后,楚枫的眼中,却有黑色气焰涌现,一股极为可怕的杀意,已是自其体内浮现。

    “交朋友?我去你吗的。”

    楚枫话落之际,手中的太古英雄剑猛然一挥,剑刃飞掠。

    司徒界灵门所有小辈,尽被斩杀!!!

    沉寂,这一刻这片天地都陷入沉寂。

    那可是司徒界灵门的所有天才小辈,竟在一瞬之间,全部陨灭。

    楚枫这一次出手,没有丝毫的犹豫。

    可在人们看来,陨灭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小辈,还是司徒界灵门的未来,是司徒界灵门的前程。

    “你,你,你这畜生!!!”

    猛然间,撕心裂肺,暴怒无比的咆哮响彻。

    “我们明明已经不再追究。”

    “你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如此心狠手辣,非要断送我司徒界灵门的前程!!!”

    是两道声音,不仅仅是司徒庭野的咆哮,还有司徒宏博的怒吼。

    但更多的却是无力。

    可是对于他们那充满不解与愤怒的咆哮。

    楚枫却是杀意不减。

    “怎么,死了一些小辈便肉疼了?”

    “那当年,你们屠灭金龙焰宗的时候,可有想过他们的心情?”

    “心狠手辣?你司徒界灵门也配对别人说这种话?”

    楚枫抬头问道。

    而他此话一出,许多人都是内心震荡。

    当年惨案,他们身为真龙星域之人岂会不知?

    “你,你是金龙焰宗的人?”

    司徒庭野更是目光变得复杂,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我乃宋洛苡之孙,就是为屠你界灵门而来。”

    楚枫道。

    轰

    所有人都是内心震荡,这逆天小辈,竟有如此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