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第三百五十五章 血海不空,誓不光头

    澹台大仙的感觉没有错,这孤岛越往里面走去,血海中的秽血之气就会越发的薄弱忽然一个踏步之间,竟是如同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不说是鸟语花香的人间仙境,却也有种回归自然,在山涧吹着徐来清风的舒爽。

    他们下意识地贪婪地吞吸着洁净的空气,精神不禁为之一振。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血海之中,竟有如此干净之地?”感觉到事情的诡异,常先不禁皱起了眉头:“公主,此地诡异,小心些。”

    女妭却沉吟道:“此地确实神异,我感觉体内业火也平息了许多……有一个,宁静祥和之意。”

    常先略一沉吟,便大声问道:“地勇者,还没有找到你的白蛇吗?”

    小林SIR可没心情欣赏着难得的美景……身上还挂着彩呢,小白爬着爬着就突然没有了踪影。

    那么小的一条下白蛇,往地上的泥洞子一钻,就能不见踪影。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林峰冷不丁指了指某处,沉吟道:“我感觉那里好像有些东西。”

    “什么样的感觉?”大仙皱了皱眉头问道。

    “说不上来。”林峰摇摇头,“总感觉有些东西……脚踏土地之后,我的感应力好像又回来了。”

    就在此时,一道小小的身影忽然自林峰的头顶上掉落下来从一棵老树之上,直接就挂在了他的脖子处,赫然是失踪不久的白蛇小白!

    林峰见状,心中悬起的大石总算落下,却见小白吞吐着红信,亲昵地在他的脖子上舔舐着……这蛇别看吓人,养着养着就回不去了。

    主要以后可能会化形……蛇娘!

    “你尾巴上卷着的是什么?”林峰此时却好奇地问道,并且自小白的尾巴上拎起了一一物,怔了怔道:“这是…莲子?”

    “莲子?”

    澹台大仙快步走来,太熟了,也就二话不说就把莲子夺来,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真的是莲子,而且没有沾染一点的血气,反而是一枚酝酿着极大纯净灵气的莲子……是极品了,这血海之中,怎会孕育出这种清净的东西?”

    “小白,你在什么地方找到这莲子的,能不能带我们过去?”林峰反应极快,直接将小白色给捧了起来,柔声问道。

    只见小白蛇此时竖起了身来,红色蛇信直接在他的嘴唇上来回扫了几下,才转身爬入了地下,似要带路。

    这都是大仙做的孽!

    林峰心中叹了口气,幽幽地看了眼澹台大仙。

    别说,大仙此时枕着双手望向了天,就差没有吹声口哨。

    常先与女妭可没有在意这些,见那白蛇小蛇行动,最先便跟了上去……越往里面走,原本只是普通山野的景象,竟是渐渐地瑰丽了起来……甚至有了一丝飘渺的意韵,让人不知不觉间,竟是迷了眼。

    ……

    孤岛外,两位血海魔王神色阴沉地看着那搁浅在海滩赤沙上的小木船号……小木船上,几名巫族青年已经失控,但却被镇压绑着,不停地挣扎与咆孝。

    魔王【欲色天】与【湿婆】并没有理会这几名巫族青年,已经被秽血之气入侵的人,很快便会彻底失控。

    然而它们此时却似乎忌惮着什么似的,竟是没有踏入这孤岛半步,只是远远地站在了血海的浪涛之上。

    “竟然真的逃到了这里。”【欲色天】此时神色无比的难看。

    “这么久过去了,他或许已经离开。”【湿婆】却沉吟道:“否则,这船上的巫族青年不会还在这里。”

    “你要入岛?”

    “你我既已取回真身,何须畏惧……难道,你连逃出这座岛的信心的也没有吗?”【湿婆】吁了口气道:“如果这人还在岛上,那我们便回去告之天勇者,他不是要称霸三界吗?”

    “你是想……”

    “如果没有了血祖,我们是自在的……但只有连天勇者也没有了,我们才是真正的自由。”

    ……

    “这是…荷花池?”

    接天莲叶无穷碧……眼前翠绿的荷叶宛如绿色的地毯,大大小小的花蕾点缀其中,生机盎然。

    让人没想到的是,在这血海孤岛的深处,竟是如此一番的美景,让人流连忘返。

    此时,小白色忽然跳入了荷花池中,浮水前行,竟是朝着一片巨大的荷叶游去……小林SIR众人在那荷叶之上,竟是看见了一道盘坐在的男子。

    他在打坐,一身素净的白衣,满头瀑布似垂直的黑色长发…胡渣,看似粗狂的脸上,竟是透出了一丝丝的儒雅气息。

    初看时候感觉别扭,但多看了几眼,却感觉那荷叶中打坐的男人,越发地能让人心平气和。

    小白已经爬上了那片巨大的荷叶,来到了那奇异男子的身边。

    只见男子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随后翻开手掌,竟见四周的莲花上飞出了一粒小小的莲子……男子将莲子投喂到了小白的口中,微微一笑。

    轻笑间,满池的荷花花瓣似在摇曳。

    远处众人沉默半响,旋即更显本领,纵身或是飞,或是跳,也走入了那荷叶之上。

    “小白,回来。”林峰落叶之后,飞快地呼唤了一声。

    小白蛇有灵,此时抬头看向了小林SIR,又望了望那打坐中的白衣男子,似在迟疑,但最终还是缓缓地回到了小林SIR的身边。

    那白衣男子却似毫不在意,只是微笑着看着众人,一一打量着……他却在澹台平静的身上停留了最长时间。

    “你们来了。”白衣男子缓缓说道。

    人族大将常先不禁眉头一皱,走上一步,一抱拳道:“这位…这位前辈,似乎早就知道我们回来?”

    那白衣男子道:“从你们踏入血海的那时候,我便知道,你们会来到这里。”

    常先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将兽骨雷锤抓起。

    澹台平静此时却沉吟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登岛?”

    白衣男子却看着小林SIR,“这位小兄弟所养的狐狸并非凡品,能自由在空间跳跃,堪称神技。只不过随意漫跳,无数时空,稍一不慎恐怕会去到一些不好的地方。若不是我,诸位现在已经在血海的深渊之中,万劫不复。”

    澹台大仙一惊,下意识道:“你是…领我们来到这里的?你有什么目的?”

    “没有什么目的。”白衣男子摇摇头,“只不过是一丝慈悲的念头,不愿看见有人枉死,你们不必害怕,这里是安全的。”

    “安全?”常先一声冷笑,“血海无尽,这里身处血海之中,无数魔族环绕,你让我们如何安心立命!”

    白衣男子轻声道:“只要我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来,所以这里是安全的。”

    “你说就是了?”常先再次冷笑。

    白衣男子却缓缓道:“出去对你来说是一场恶战,留在这里等到,如果我骗了你,也不过是一场恶战……到底是不是,你等等就知道了,何必着急。”

    小林SIR此时悄咪咪地在大仙的耳边附耳道:“大仙,我感觉这家伙好像是说真的?”

    “你不还以为你的偶像是好人?”澹台大仙翻了翻白眼。

    小林SIR瞬间破防,被怼的哑口无言。

    “不知道这位前辈,为何要留在这血海之中。”澹台平静此时主动开口,“前辈既然出手相救,想来与血海魔族并非同路之人……魔族不敢上岛,只怕是怕了你这位前辈。”

    “他们确实害怕见我。”白衣男子点点头,“但我很期待,他们会主动地来到这里寻我。”

    “为什么。”女妭下意识问道。

    “我希望他们能够放下心中的杀孽与疯狂。”白衣男子深深地看了女妭一眼,“譬如你,我也希望你内心能够平静,如果你能够留下来,对你来说也会是一件好事,你喜欢这个地方吗。”

    有熊氏的公主下意识就想要反驳,这是本能,但话到了嘴边却如被堵住似的……她在这个地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浑身上下都有着说不出的舒坦,这是她历来未有过的感受。

    “喜欢,就留下来。”白衣男子轻笑了声,“不喜欢,那就等喜欢的时候再来。这座岛,从来不禁止任何人进入,也不阻止任何人离开。”

    常先那雷锤此时却狠狠地敲了一下,震出了雷霆之音,但见女妭却丝毫没有变化,常先接着再次连续地敲打这雷锤。

    “常先,我没事…我很好。”女妭最终艰难地开了开口。

    “公主,你这?”

    “雷声很好。”白衣男子澹然道:“雷霆能破除邪念,能震摄心灵,但这些并非萎靡之音,我只是在说一些很普通的话,如果不能听入诸位的心中,就当作是妄言好了,万法随心。”

    常先眉头一皱,不信邪似的继续敲动雷捶……可就在此时,那一双兽骨雷锤却突然自他的双手中飞出!

    常先大惊,却见雷锤已经落入了白衣男子的手中。

    白衣男子伸手轻抚兽骨,却很快又再次还给了常先,“你杀死了它,用它的骨头制作了这对锤子,上面有它的残魂……只不过使用多年,过去的仇怨已经澹去,甚至你们之间慢慢地培养出了感情。我能感觉到它对你的不舍,你要好生地对待它们。”

    常先顿时惊疑不定,不敢轻举妄动。

    “敢问前辈大名。”澹台平静此时深呼吸一口气,神色郑重。

    “我俗名乔觉。”白衣男子轻声道:“不过出家之后,法号释……也有人叫我释地藏。你们若是喜欢,叫我阿猫阿狗都可以。”

    “出家?”澹台大仙眉头一皱,眼中疑惑之色越发的浓郁……因为在她的印象之中,只有【净土】之中才会有【出家】一说,可巫族时代之中,哪来的【净土】之人?

    这就很诡异了!

    “这位女施主,对出家可以有疑惑。”白衣男子…释地藏微微一笑,“你是有慧根之人,有话不妨直说。”

    澹台大仙不咸不澹道:“你为什么不是光头?出家人不都是剃度过的吗?看你这一头飘逸的长发,怕不是用了很好的洗发水?”

    小林SIR当初就没hold住!

    大仙,你这时候皮这么一下,真的好嘛……

    释地藏道:“渡人先渡己,如我自身也无法念头通达,如同渡人……譬如我,喜欢留长发,觉得好看,心情就会好,对你们也会好。红尘俗念,真正留得下来的,才是应该斩去的东西。”

    TM的!

    澹台大仙心中不禁一滴咕,继小洛SIR的天勇者之后,这里居然又来了一个谜语人她平生最恨别人和她打机锋讲谜语的了!

    “反正出家人,说什么都能洗。”澹台大仙直接耸肩,“臭!酸!恶臭!”

    释地藏只是微微一笑,旋即挥了挥手,“诸位不妨站到这里来……有客人来了。”

    说着,只见巨大荷叶忽然疯长,一举将众人给托入了半空之中……释地藏已经站起,双手护持站在了众人之前。

    只见两道血色的光影渐渐浮现,赫然是血海的两大魔王,【湿婆】与【欲色天】!

    见是魔王,小林SIR一行顿时大惊,但见两名血海魔王此时却没有爆发出无上魔威,只好静观其变。

    “这几个人,入侵我血海,是我们要抓之人……你把他们交给我们,我们马上离开!”【湿婆】此时沉声说道:“你别忘记自己的承诺!只要一日不渡尽血海孽障,就永不离开,也不主动攻击我们!”

    “我在接待这几位施主。”释地藏微微一笑,“你们这样,会让我不高兴的,我一不高兴,就不会记住什么任何承诺了。”

    “你放屁!你要食言而肥?”【欲色天】一声冷笑。

    释地藏摇摇头道:“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个经历之后,都有新的观点,新的看法,人生就像一盘棋,每一步都应该在你的意料掌握之中……应时运而改变,从前的诺言既然不合适现在,自然不必遵循。”

    两位血海魔王顿时气炸……【欲色天】冷哼一声,瞬间三相六臂,让整个海岛都抖动了起来。

    看情况是想要做过一场毕竟取回了真实,似乎并不相信人均天勇者水平。

    却见此时释地藏双手一合,“两位如果想要与我一起交流分享人生的感悟,我无任欢迎,两位若是要前来与我切磋,我也喜欢……因为坐在这里确实也颇为无聊。”

    一切看起来还是很平静的。

    突然就不平静了。

    只见释地藏突然袍子掀,然后就一拳轰出

    “你…偷袭!!”

    只见释地藏一招黑虎偷心,直接就抓住了【欲色天】的胸膛,随后砰的一声,血海魔王竟是瞬间被轰得倒退了千米,一路吐血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