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2745章

    第2745章

    白克思行程匆忙,并未在舟山逗留太久,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便要启程前往杭州,石成武、白乐童也会跟着他一起离开。

    而陶弘方等人此时已经不用再考虑去留问题,也就无需再在舟山等待下一步的指令,自然也是欣然同行。朱子安虽未确定下一步的工作安排,不过他目前是依附于东海大区,跟着石成武走总不会有错,当然也是一起上了船。

    倒是那位幕府特使增山正利一行,因为在舟山尚有一些贸易项目需要处理,还得在定海港多待两天,完事之后再前往杭州与石迪文会面。

    白克思在舟山逗留期间并未与增山正利会面,还是从定海港出发之后,才听白乐童等人说了这位特使的情况。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白克思作为海汉兵工行业的缔造者,参与了几乎所有对外大宗军火贸易的谈判工作,相关的经验自是不必多说。他既然已经到了这边,那肯定也会参与后续的军火贸易谈判,此时也算是提前做一点功课。

    “既然此人是以将军外戚的身份被选为特使,又没有从军经历,那事情就好办了。”白克思一脸轻松地说道:“等他到了杭州,先把好吃好喝好玩的安排上,让他体验一下天国上朝的繁荣,然后拉到靶场去,让他看看实弹射击的威力。等他对我们的武器装备有所了解之后,再坐下来谈一谈回扣的问题。如果一切顺利,或许在春节之前就能谈妥这笔买卖。”

    白乐童道:“要是对方不吃这一套该怎么办?”

    白克思摆摆手道:“首先你要明确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幕府主动向我们求购军火,并且对于价格高低不是太敏感,只是要求我们尽快交付,那就说明他们非常迫切需要这些军火来增强实力。实现对方的要求,对我们来说其实没有太大的难度,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对方感到这些钱花得物有所值。对经办人而言,只要最终结果于国有益,于己有利,你说他有什么理由拒绝我们的好意?”

    白克思有意停顿了一下,让围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些年轻人有消化的时间,然后才继续说道:“想在贸易谈判中掌握主动权,那就必须要有可以用来讨价还价的条件,但你们仔细想想,幕府当下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条件吗?难道还能以跟我国中断贸易往来威胁我们?”

    白克思所说的确是实情,长期以来幕府所奉行的闭关锁国政策使其国际处境十分封闭,而这样的处境也造成日本在外交和贸易活动中都限于被动,没有太多可做选择的余地。

    类似海汉这样地理位置临近本国的贸易对象,日本当下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大明已是名存实亡,沿海地区基本全部都被海汉控制,而朝鲜成了海汉的藩属国,无论外交还是贸易都是听从海汉的安排。至于其他的西洋、南洋国家,与日本的贸易规模太小,就算加在一起也远远不足与海汉相提并论。

    幕府在最近这些年里,已经从两国贸易中尝到不小甜头,国内也有了一批包括幕府高层在内的既得利益者,不太可能再以“中断贸易”之类的强硬态度来作为谈判的筹码了。

    何况现在的情况是幕府有求于海汉,这就更是让海汉在谈判中多了几分主动。

    石成武道:“幕府打算购买探险级战船,我认为他们是想一步到位构建海上武装力量,所以我们以交付期过长为由,劝说幕府购买探索级战船,伯父如何看待此事?”

    白克思道:“你们在之前谈判中所采用的策略是对的,先用交付期吊着他们的胃口,这样不管我们最终卖给他们与否,这都会是一个非常好用的筹码。至于军事上的考量,这大概还要等我和你父亲会面之后,才能有一个明确的结论。就我个人的看法,卖几艘探险级战船给幕府,其实于东海地区大局无碍,倒是有可能刺激到朝鲜,然后为我国带来更多的战船订单。”

    站在白克思的立场上,他当然巴不得军火出口的订单越大越好。这不仅能为海汉带来丰厚的经济收益,同时也将会增强海汉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而这么几艘探险级战船,相较佐世保基地的驻扎的海军支队都还差得老远,白克思并不认为这会改变东海地区的力量平衡。

    白克思继续说道:“天草四郎目前还在跟萨摩藩进行接触,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萨摩藩这些年一直在偷偷摸摸通过琉球国跟我国进行贸易,心思远比幕府活络。如果幕府这边在军购问题上犹豫不决,那我们还可以打萨摩藩这张牌。”

    虽然众人可能不会再参与到后续的谈判中,但他们都是听得津津有味。白克思所说的这些线索和思路,其实他们之前也都有意识到,但如何将这些因素整合到一起作为手上的筹码,进而对军火贸易产生影响,这些年轻人却还缺乏具体的构想和实际操作能力。白克思的指点,正好可以为他们补上这一部分的短板。

    朱子安虽未参与讨论,但也在一旁听得入神。如果放在半年之前,白克思所说的这些东西,他可能连一成都听不明白,但如今出访海外走了一遭,他倒是已经能听懂七八分了。

    在朱子安看来,白克思对国际局势的观点更为老辣,也没有这些年轻人在此之前的那种患得患失,他做事的目的和手段都相当明确,而且对自己所做出的判断极为自信,这或许便是海汉执政者的不凡之处了。

    与杭州城里的那位石大人相比,白克思身上少了几分军中将领所特有的杀气,但同样自内而外散发着上位者的威严。他所说的话,似乎便会被周围的人自然而然地奉为金科玉律。朱子安倒是很想知道,等白克思到了杭州之后,他与石迪文两人会是谁说了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