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2115章

    地狱之塔

    这是一个让所有鬼修恐惧的地方,可以说达到了谈着色变的地步,也难怪之前河云说那里非常的棘手,何止是棘手,简直是没有任何办法。

    “我也不敢肯定,不过还是感谢你这个消息,请帮我多多调查另外一个人的消息。”古争还是感谢地说道。

    “哈哈,毕竟你之前给了我们订金,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河云也是裂开嘴巴露出笑容。

    因为地方的特殊性,他也没有提洗罪石的事情。

    “这一次呢,实际上还是有些其他事情需要大家的帮助。”此时看到气氛差不多,古争直接站起来,冲大家说道,看到目光全部聚集起来,这才继续开口,“我有一个曾经的记名弟子,回头我会让他去天语城,如果真发生不可调和的事情,到时候还请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如果真是发生了事情,还请多多担待,等到下一次我来的时候,会把这份友情偿还给大家。”

    “没有问题,这点小事算不上什么,朝着底下吩咐一声就行了。”毛真不以为意地说道。

    其他人也是跟着点头,因为古争只要让冥府多多关照一下,比他们的效果还要好,这点人情送给古争自然划算。

    “我也不会让他们故意找事,真有那种人,还不如让冥府的人抓走投胎算了。”古争呵呵一笑,也是给大家一个放心。

    众人心知肚明古争的意思,都纷纷出声答应下来。

    “对了,我还有一份礼物送给大家,不要拒绝,毕竟对于我来说,这点东西并不算得什么。”古争拍了拍手,影子把之前古争准备的六个手镯拿了出来。

    “古争,你这是太客气了吧。”众人看到那东西,或多或少眼睛都有些直了。

    他们纵然生前风光无限,手底下无数珍奇异宝,可是死后一无所有,或许幸运有几件法宝一起下来,但是很多鬼修也是无法使用,现在顶多有一两件战斗用的宝物,更别说这种储物装置,可以说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即便有也只是临时那种,这里他们也没有材料可以重新制造。

    古争也看到对方眼中的变化,也是知道这东西对于他们的诱惑有多大。

    “大家都是朋友,这点忙我还是帮得起,毕竟我走了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来这里。”

    “最好没事不要来,我们也不想在这里看到你。”苍飞海笑呵呵地说道。

    其他人也跟着轻笑起来,明白他口中的意思,让古争别死了来到这里。

    “放心,朋友归朋友,我也不想见到大家,那么各位就收下吧。”古争也是同样反驳回去。

    此时影子已经来到了古争的左手边,也就是河云的位置,古争直接拿起来其中一个,直接递给河云,故作不满地说道,“难道还要我亲自给你带上吗?”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就行,其他不说,你喜欢的琼云酒,一定管够!”

    河云没有抵挡住诱惑,伸手接了过来,也是给了古争一个承诺。

    只要没有巨大的利益冲突,没有针对的情况下,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点全世界都多少有些通用,何况这些东西,其价值比洗罪石还要多出一些。

    看到河云开了一个好头,其他人也是不再客气,也全部一一接过来,在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脸色也是更加动容起来。

    说起来,这几天古争也没有闲着,让影子在外面打探他们各自的喜欢,而里面也是装着他们喜欢的东西。

    比如河云,他喜欢一些奇花异草,里面除开基本的一些外界东西之外,都是给他准备的这些,毛真到很简答,里面除了全部都是吃的东西,都是一些装饰性的东西,不值钱但是在这里价值连城。

    开酒楼的自然是有外面的普通酒菜,至于另外几个人,只是用外界一些其他东西来补偿,总之尽可能贴近他们的要求。

    接下来气氛更加的热烈了,反正古争又不会在这里,多恭维一下,多让一步也没有什么事情。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众人也纷纷告辞,表示会加大力度帮助古争寻找剩余那一个人,古争在一一把他们给送出去,看着院子只剩下一片狼藉,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一旁正准备收拾盘子的影子,他忽然开口了。

    “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何要这么做,那一笔东西,即便是在上面,也是无比的珍贵。”

    “我不好奇,大人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影子停下手中的事情,不假思索地说道。

    古争笑了笑,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总觉得多个善缘,总比得罪人要强,何况杨度他们还在这里,当初判官笔和生死簿不同样是如此。

    现在看起来用不到,可是不排除未来用不到,尤其这里的变化太大,如果要说万一以后有什么变化,那么他心中觉得必然是从这个地方开始。

    就在这个时候,古争耳朵一动,随后把目光看向,很快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眼中。

    “七月姑娘,你醒了。”

    才醒来的七月,看着院子里面,还未撤走的装饰,还有桌子上的残羹剩饭,眼中的迷茫之色更胜,似乎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这里。

    古争知道,这是之前痛楚给她造成的伤害有些大,这种状态虽然醒来,可很像五分醒,五分迷糊的状态,见此也没有着急,把周围布置的东西给一一收起来,用了小半天的时间,这才收拾好一切。

    “我记得你们,自称是广于的朋友,可是现在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当初已经昏迷了。”直到这个时候,有些恢复的七月,看到对方停下了手,这才有些疑惑地说道。

    “七月姑娘,不如你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再说。”古争冲着她点头。

    “对,我身体,我身体”

    “啊!”

    随着七月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猛然一顿之下,一声尖叫从口中陡然升起,让古争的脸色有些尴尬起来,怎么没有按照自己想的那样,这听不出来到底合意的尖叫,是惊喜还是恐惧。

    “怎么了?”

    一个人影从外面恰好进来,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七月,本来看到她的气色很好,正想祝贺一番,可还没有等他开口,耳朵却跟着受了罪,等到对方一停下,立刻奇怪地问道。

    “我的我的病情全好了。”七月也是认识万队长,有些结巴地说道,心情显然不太稳定。

    “当然会好了,你也不看是谁出手救了你,仅仅我看见,就有上百个洗怨果,还不知道有其他东西。”万队长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

    其实他今天恰好轮到他休息,反正没事想起了七月,很早就来到了外面,不过还没有过去,就看到熟悉的几个人,早就站在外面,似乎在等着什么,他先是等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有其他事情发生,结果又来了几个人,全部都是冥城每一个人需要记住的大人物,让他更加惊讶。

    不过让他更惊讶的是,他们每隔一点时间,就进入了七月姑娘的家里,想到之前的古争,心中也想着是不是来寻找他,这让他反而不敢进去了,反正他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来看看七月恢复得怎么样。

    在外面等待的时候,他心中对于古争更加的好奇,竟然认识那么多大佬,而且还是冥府的人,他以前再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物。

    等了大半天,等到里面的人都离开之后,又多等了一会,这才一脚踏入进去,看到了这幕。

    “上百个洗怨果!”

    七月愣住了,自己的病情自己知道,别说上百个,就是上千上万个,也无法拯救自己,只是让自己多拖延一些时间罢了,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有一些隐患,而且还比较严重,可是对于她来说,这些只是耗费一些时间就能彻底修复好,但是体内之前的隐患已经彻底消除了。

    “确切来说,是一百五十一个!”古争不急不缓跟了一句,开玩笑地说道,“恐怕广于要给我看上万年的大门了。”

    谷在路上,古争也听广于自嘲一般说出自己的故事,自然也了解他的喜好。

    “七月,你还不知道吧,这位是雇佣广于的前辈,实力强大,也是对方恰好来这边,告诉你广于的消息,结果正好救了你,要不然你就彻底没救了。”前两次来的时候,他也简单聊了两句,了解的只是皮毛,至少比七月知道得多。

    “多谢大人相救,这份恩情,实在是难以报答。”

    七月对着古争苦笑一下,现在她把自己卖了,也偿还不起,要是放在以前或许还有希望。

    “不用你报答,让广于给我大功偿还好了。”古争丝毫不介意,还是那句话安慰对方。

    “现在你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前辈真想让你们还的话,就不会救你,只能说你命不该绝,广于跟了一个好前辈,你现在主要养好身体,等你修为恢复的话,有的机会报答。”万队长在一旁劝道。

    心思玲珑的他,自然知道目前的情况,在一旁帮助七月缓解一下。

    “万队长说得没错,你真想报答恩情的话,就把身体就修养,到时候一定让你怀念这个时候。”古争在一旁也是跟着说道,“既然你已经醒来,那接下来你自己照顾自己,我也需要离开这里,有其他的事情。”

    “你也别着急,大概一年就会来到天语城,现在回去赶紧修养,别让伤势恶化。”

    七月没有在开口,只是冲着古争点点头,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苍白的言语再怎么说,也无法表达自己对古争的感激之情,当然还有广于,自己一直没有告诉他,就是不想连累他。

    如果不是自己临死前,还想告诉对方一些事情,早就自行了断,可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因为他自己而获救,或许来说,还真是天意。

    “走吧!我们也要离开这里,该去办正事了。”古争一摆手,直接离开了这里。

    这边万队长见状,也跟着离开这里,把门关好之后,小跑几步就跟上了古争两个人。

    “有事?”古争站定脚步,眼中直勾勾看着对方。

    “没有。”万队长连忙摇了摇头,“我只想问问你们需要做什么,有什么我需要帮助的事情。”

    仅仅是古争的巡逻队长身份,就足以让他巴结一下。

    “我现在要去冥府有些事情,难道你还能跟着进去?”古争淡淡地说道。

    他对于万队长,感官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看起来是一个挺热心的人,但是也能发现他心中那一份钻营,有一种太过刻意,要不是对方也认识广于,自己根本不会搭理对方。

    “这个自然不能,如果古前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尽管告诉我。”万队长讪讪地说道。

    “嗯,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就先走了。”古争看了对方一眼,随后继续朝着北面方向走去。

    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直接横穿大半个冥城,终于接近了北面,这一片区域并不大,仅仅占据冥城不到十分之一,还是占据了边角的地方,平常人根本无法过来。

    两个普通的城门被打通,和进来的相比,简直相差甚远,更像是两个稍微大一点的院门,只不过一扇通往冥府,一扇直接通往历练所在的地方。

    此时这里也有十几个人,组成一个小队,正在申请通过这里,前往历练,看到古争他们的时候,靠后面一个面色沧桑的男子,竟然主动朝着他们打招呼。

    “你们两个也是去历练的吗?两个人有些不安全,不如加入我们一起,一起去狩猎如何?”

    “谢谢,我们不去那边。”

    古争简单拒绝了他们,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下,朝着另外一个通道走去。

    “好奇怪,平常冥府这边几乎不会有人过去。”这个沧桑男子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他也是例行招揽一下,万一对方同行,说不定还能结个善缘,说不定在战斗的时候,

    “或许是回来报告,你忘记了之前咱们队长说过,他听到冥府的在说,外面的大部分哨卡之城已经关闭,现在想要出去,只有通过四个位置不同的哨卡才能出去,反正回来非常麻烦,比如我们这种,想都不要想。”旁边的同伴解释道。

    “也对,好怀念以前出去寻宝的时候。”沧桑男子点了点头,同意对方的观点。

    “怀念什么,力豪就是被那些强大的魂兽给杀了,外面未知太大,现在除非深入出去,要不然都找不到什么好东西了,走了。”同伴招呼一声,跟着前面离开这里。

    沧桑男子最后看了古争那边一眼,看到对方拿出一个东西,随后值守的冥府成员,就恭敬地把禁制打开,随后就连忙跟上队伍,一转角就看到那边的事情。

    “古大人,娘娘已经特意吩咐我等,你来之后,直接前往轮回殿,娘娘会在那里等你。”这名守卫,也是修罗一族的人,见到古争那也是非常得殷勤和恭敬。

    古争把掏出来没有用到的徽章收起来,冲着对方笑了笑,稍微寒暄两句,直接通过这里,离开冥城。

    从城门当中出来,古争一眼就看到远处高耸入云的地狱之塔,耸立在不远处,说是塔,但是并不是那种越往上,越尖的塔层,反而就像一层层房间垒砌上去。

    外面也没有寻常的窗户之类,只有一些造型狰狞的挂饰,在一些凸起的地方露出来,有什么剪刀钳子,还有红色火焰,各种各样都能看见,感觉就是一个大杂烩一样。

    而整个塔身方方正正,一眼都望不到上边的极限在哪里,虽然给古争有一种傻大粗的错觉,但是对方绝对是顶级的先天至宝一类,在地府当中,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他觉得哪怕圣人都无法奈何这个至宝。

    让古争奇怪的是,在城市的时候,甚至在外面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地狱之塔,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据外面所传,地狱之塔已经被屏蔽了一些气息,没有踏入一定距离之内,是无法看见它。”影子似乎看出来古争的不解,在一旁解释起来。

    知道古争只是从洪荒下来,那么影子也就明白为什么在地府当中一些常识,为什么都不知道。

    “原来如此。”

    古争把头转过来,继续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远远就能看见一大片建筑群,应该属于冥府的地方。

    脚下是一条铺了一层白色的石头,和之前哨卡之城的用途一样,就是指明方向。

    望山累死马,看着远处不远,实际上走了大半天的功夫,这才终于接近了这边,一条汹涌流动的河流声,已经清晰的入耳。

    黄泉之水的主河道。

    在前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石桥横跨两岸,只要你有一双腿,不要有一颗作死的心,就能顺利地直达彼岸,根本不像之前,还需要渡船那么麻烦。

    不过快要接近的时候,古争忽然停下脚步,朝着另外一边看去,极远极远的地方,模糊可以看到一排排人正在顺序的排队,拉成一条长龙。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见一下我的朋友。”古争想了一下,对着影子说道。

    影子只是点头,没有问为什么,甚至古争觉得不用告诉自己需要去做什么,对方也不会去问。

    只需要结果,不需要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