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三千六十二章 暗夜相会

    一众庶子跪在后头,听闻前边几位唇枪舌剑、言辞交锋,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吭声,恨不能将脑袋夹在裤裆里。

    身为皇子,岂能不知争储夺嫡之险呢?各自的长史、老师平素都会悉心讲解古往今来关于皇位争夺的种种凶险,甚至于他们的父皇十几年前便进行了一场足以名标青史的成功夺嫡桉例,自是感同身受……

    大唐虽然并无严格禁止亲王权力之规矩,但出于前车之鉴,一旦新皇登基肯定会对兄弟手足予以限制,兵权是想也不用想的,即便是朝政也会禁止他们掺和,所以对于完全没有争储资格的庶子们来说,绝对不想掺和进争储夺嫡的事情当中。

    赢了没可能多得好处,输了却要跟着受牵连,谁傻了还往上靠?

    蜀王李愔甚至头脑放空,琢磨着是不是将来干脆跑去新罗投奔胞兄李恪,做一个名符其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殿下,好生享受一番荣华富贵。否则以他平素嚣张跋扈恣意妄为的行事风格、为人性情,搞不好哪天就被新皇帝当成吓唬猴子的那只小鸡,拎出去给一刀剁了……

    蒋王李恽则琢磨着万一太子最终败了,房家势必遭受牵连,诛灭满门都有可能,但男丁杀头女卷大抵要充入教坊司,自己怎么也得想个法子将房家小妹救出来,即便不能与罪臣之女成亲,也定要纳为妾侍。

    到时候就算不得不娶回来一个正妃,丢在一旁相敬如冰便是,定要与房家小妹双宿双飞、相恩相爱……

    最心惊胆颤的要数齐王李右了,之前关陇门阀施行兵变欲废黜储君,拉拢晋王不成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将他推出来,结果他即身不由己又利令智昏,居然答允长孙无忌出任太子,甚至写就一封讨伐太子的檄文。

    太子仁厚不曾追究,但父皇回京之后将自己一直圈禁起来,惩戒是一定的,就算现在父皇殡天,任谁登基为帝之后会容忍一个曾对皇位心存觊觎之辈优哉游哉的活着?

    谁不怕万一哪一天死灰复燃,自己这个曾经试图染指皇位的亲王再度复起?

    无论怎么想,自己怕是都难逃一死……

    心忧如焚,抬头向躺在御床之上覆盖着锦绣衾被的父皇望了一眼,悲伤的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流。

    父皇固然严厉,活着的时候好似大山一般压在兄弟们心头,可父皇再严厉也不会要了咱的命啊……

    他这抽抽噎噎的哭起来,身前身后的兄弟们也都跟着哭,或是气氛感染有感而发,或是单纯的认为应该哭一哭……

    两旁侍立的内侍们见到皇子们哭成一片,也赶紧嚎啕大哭,整个大殿香烟缭绕、哭声悲戚。

    ……

    李二陛下英明神武,深得文物大臣之敬佩、拥戴,如今骤然殡天,自然各个心中悲戚、如丧考妣。然而人性自私,在无线缅怀之余,难免思考当下之局势要如何应对才能使得自己保证利益。

    美其名曰“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活下去……

    到了后半夜,众皇子疲累困顿、精神萎靡,便在礼部官员安排之下轮番休息,尤其是将太子与晋王守灵的时间错开,确保这两位始终有一人跪在灵前,可见礼部内部对于皇位归属也争执不下,不能统一意见。

    其余皇子自是没有意见,唯独魏王李泰对此深感不满:凭什么我这个嫡子当中排名第二的皇子没有半分登基之可能,反倒是都看好稚奴?

    然而形势如此,再是不甘也只能委屈吞声。

    此刻李泰难免反思前些恣意妄为完全不屑于结交朝臣所结下的苦果,需知那个时候他被册封为储君的呼声简直朝野一致,声势彻底盖过太子,还是个鼻涕虫的稚奴啥也不是……

    寅时末,李治疲累不堪的回到住处,内侍备好开水服饰他沐浴一番,滚热的洗澡水将浑身浸泡,驱活筋络,狠狠出了一身透汗,又换上一身干净的中衣,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活了过来……

    简单吃了几样点心,喝着茶水,让两个眉目清秀的小太监给自己捶腿揉肩,缓解身体疲累。

    王瘦石无声无息的从门外走入,瘦小的身躯句偻着,但步伐却不慢,好似一条黑暗当中突然窜出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浑身散发着阴毒危险的气息。

    连空气都似乎降温了一些……

    “殿下,鄂国公来了。”

    李治放下茶杯,蹙眉问道:“没有被旁人发现吧?”

    王瘦石布满皱纹的老练挤出一个笑容,好似枯萎的菊花骤然盛开一般诡异难看:“殿下放心,老奴在这皇宫之中活了几十年,这点事情还是能办妥的,不过眼下人多眼杂,相谈时间不宜太长。”

    关陇门阀兵变之时曾杀入太极宫,内侍、宫女折损不少,但核心的内侍官员则大多随着太子退往玄武门,故而损失不大。待到李二陛下回宫,任命他对宫内人员重新整肃一番,几乎都是自己安插至各处岗位。

    想要在这皇宫之内做些隐秘之事,王瘦石自然手到擒来……

    李治微微颔首,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动情道:“父皇殡天,本王悲伤欲绝,恨不能追究父皇于九泉之下略尽孝心……但既然父皇留下你这样的忠贞之士辅左本王,本王又岂敢懈怠辜负父皇之殷望,岂敢浪费汝等忠良之臣满腔热忱?他日若能成就大业,必不薄待!”

    王瘦石闻言跪伏于地,嘶哑着嗓音道:“老奴不过是阉宦而已,无儿无女、无家无业,之所以披肝沥胆竭诚报效殿下,皆因殿下乃陛下属意之储君,纵然并无遗诏留下传位于殿下,老奴亦当誓死效忠,万死不悔!”

    “朝堂之上冠冕堂皇者不计其数,各个自诩忠贞义士国之干城,却连你一个阉人的这份忠心也比不上,有何面目存于天地之间?不过你所言也有不妥,父皇既然属意于本王,早已存下册封本王为储君之心,怎会不想到留下遗诏以防万一呢?待到时机合适,本王会拿出遗诏公之于众,看看那些人是否依旧一意孤行,甘心情愿做一个乱臣贼子!”

    王瘦石以首顿地:“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

    夜漏更深,窗外雨势小了一些,淅淅沥沥,夜风清冷。

    尉迟恭进入这处偏殿的时候,便见到殿内青铜烛台上燃着数支蜡烛,晋王殿下宽袍博带跪坐于临闯一侧光洁的地板上,赶紧上前单膝跪地:“末将参加晋王殿下。”

    李治笑着伸手虚扶,神情温和:“自家人私下见面何必多礼?快到本王这边来,尝尝本王煮的茶叶如何。”

    “喏!”

    尉迟恭起身,来到李治对面撩起衣摆跪坐下去,见到李治已经给他斟满一杯茶推到面前,赶紧微微俯身,双手将茶杯接过,捧起后凑到唇边浅浅的呷了一口,啧啧嘴,笑道:“不怕殿下笑话,老臣一生好酒、无酒不欢,对这清汤寡水的茶水着实无福消受,之前陛下便屡次训斥老臣不知变通,老臣也曾反省,可生性如此如之奈何?爹娘给的这么一副犟脾气,认准了一条道哪怕撞破了头也决不妥协,为此也不知吃了多少苦。但话说回来,陛下之所以对老臣恩深义重、信任有加,不也正是因为老臣为人做事不讲利益、只讲道义?现在陛下殡天,老臣痛不欲生,本该追随陛下于九泉之下牵马坠蹬,但想到陛下尚有遗愿并未完成,只能苟活于世,拼了这般老骨头襄助殿下成就大业。待到他日殿下一统河山成就皇图霸业,再去昭陵追随陛下。”

    这番话九分真、一分假,故而声情并茂、感人肺腑,颇有一世忠臣良将缅怀先皇、恨不能追随于地下之感概。

    李治被感动得涕泪交加,直起身将身子往前探使劲握住尉迟恭的双手,哽咽道:“若人人皆如鄂国公这般尊奉父皇之心意至死而不改,父皇自当含笑于九泉之下,只可惜朝堂诸公满口仁义道德忠良恭谦,实则熙熙攘攘皆为名利……有鄂国公今日这番话,本王有生之年,永志不忘,但有所成,定庇佑鄂国公一脉门楣不坠、与国同休!”

    “殿下隆恩,老臣归不敢当,敢不鞠躬尽瘁、竭诚效死?”

    尉迟恭也感动的热血沸腾。

    李二陛下活着的时候对他极其信任,但也只是将爵位递进至无以复加,并未给予相应的官职与权力,这使得他私底下极其不满,却也不敢表露半分,只能以乖张形势之风格时不时的提醒李二陛下一下,却未能如愿。

    这也并不是他甘心投靠晋王,人家太子好歹名分大义在身,只要没有陛下遗诏废黜储位,便是大唐帝国名正言顺的下一任皇帝,何苦与晋王胡乱搅合,承担巨大风险?

    但此前关陇门阀发动兵变且最终失败,却使得尉迟恭立于极其危险之境地。太子看似大度宽宏对关陇门阀不予追究,但在他看来这只是当时储位不稳不得不采取的妥协之策,一旦即位登基,怎么可能不反攻倒算将关陇门阀往死里折腾?

    尤其是宇文士及为首的关陇核心明面上支持太子实则暗地里已经站在晋王这一边,愈发让他认定一旦太子登基绝对没有自己的好下场,为了自己的权势爵位、家族延续,不得不甘冒奇险站在晋王这边。

    当然,风险与收益是相等的,只要晋王殿下能够如同当年“玄武门之变”那样逆而夺取皇位,自己这个雪中送炭的军方大老自然是第一等的从龙之功,到那时,当真可以如晋王承诺那般“与国同休”……

    不过紧接着,尉迟恭又忧心忡忡道:“现在殿下被禁锢于此,不能外出联络支持您的朝臣,老臣也被软禁不得指挥军队,想要成就大业,难如登天啊。”

    李治却精神抖擞、信心百倍:“鄂国公放心,若无完全之准备,本王又岂能任由他们将你调入宫中加以禁锢?待到明夜,咱们共谋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