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

第1968章 (ψ`▽′)o墨仙子的妙曼身躯

    ?

    夜晚,虽然月亮很亮,但是,这却同样是个肃杀之夜。

    距离墨彩环、萧翠儿以及陈巧倩三人救人不成反被抓的事情才过去了仅仅三四个时辰,锦小鲤和她那糟心的师父火焰大仙就齐齐杀上了门来,并在瞬间打趴下了十几个守门的魔道六宗修士后,没有等眼前这个魔道六宗大营作出更多的应对,她便直接叉着腰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里边的人给我听着!”

    “鲤大仙在此!”

    “现在,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快点把我家那墨师姐和我家的笨徒弟,还有陈巧倩那个笨蛋她们统统都给交出来!”

    “要不然,待会儿我们就打破你们的大营,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是,有一个算一个,今天那就都别想活!”

    “听到没有?”

    “我给你们一个时……”

    “不!”

    “我只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不把人交出来的话,你们就死定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

    在魔道六宗的大营门前,锦小鲤就这么气呼呼地大声喊着。

    然后,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术,竟让她那奶声奶气的童音瞬间就传遍了整个魔道六宗的这个前线大营,并还成功让不少御剑飞行出来,正打算对她动手的魔道修士们吓得纷纷脸色大变并瞬间缩了回去。

    “!

    “她就是那个鲤大仙?”

    “应该是了。”

    “各位道友,那可是元婴期的老怪物,我等要怎地处置?”

    “还处置?”

    “看到没,门边,那个魔焰门的结丹初期的道友,他已经躺在那了。”

    “!

    “还真是……”

    “嘶~!”

    “元婴修士,恐怖如斯!”

    经过前后这么一段时间在金鼓原的瞎折腾,五庄观元婴老怪鲤大仙的名头似乎已经被传开了,所以,当那些魔道六宗的修士们气势汹汹地飞出来,当他们看到营地大门前倒了一地的高低阶弟子,当听到来人似乎是就那个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元婴老怪之后,他们就只能那么远远地围观着,不管越雷池一步,瞬间就没有之前听闻有人袭营然后冲出来时的那种底气。

    “罢了,诸位道友,眼下别无他法,我等,就还是先在这候着,等云露老祖出来后再作打算吧?”

    “善!”

    “就这么定了。”

    “也好……”

    然后,他们很快就心照不宣地做了某个决定,成百上千人就只是畏畏缩缩地躲在营地的那防护阵法的后边,说什么都不敢轻易出去寻晦气。

    虽然他们也看到,对方只有区区俩个人,但是,在他们魔道合欢宗的云露老祖没有出面的情况下,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都是不敢轻易冲上去和那种元婴期老怪拼命的。

    事实上,此时营地大门前躺着的那些个不知死活的魔焰门道友就已经足够说明某些情况了,那压根就不是去拼命,而是去送命,对上那种元婴老怪,他们要是出去的话,只怕连去拼的机会都没有!

    “看什么看?”

    “还不快点去把我家的墨师姐她们给放出来?”

    “要是敢伤了她们,你们这些家伙,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锦小鲤继续气呼呼地威胁着,丝毫不讲那成百上千的魔导修士给放在眼里。

    因为,此时在她的身后,是坐在那熊肩膀上的安妮师父,也就是火焰大仙,同时也是她的底气所在!

    要不然,就只她一个的话,又哪里敢来这里挑战魔道六宗的大量修士以及对方的元婴老怪?

    “……”

    “……”

    “……”

    可惜,面对锦小鲤的怒斥和威胁,那些个魔道六宗的弟子们心下虽然恼怒,但却并没有敢有反应。

    是的,此时此刻,没有谁敢作死开口去顶撞或者是出口谩骂,他们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站在他们的飞剑或者各种稀奇古怪的飞行法器上并远远地隔着大营的护盾戒备着。

    “马上就要到一刻钟了啊!”

    “你们最好快点!”

    “要不然……”

    “哼哼!”

    说完,最后举起拳头并用鼻音威胁了一下那些个不敢上前的胆小鬼后,锦小鲤才赶忙转身小跑着凑到了她那师父家的小熊脚边并抬头朝着她家的安妮师父瞅去。

    “师父!师父!”

    “待会儿,他们如果真的交出了墨师姐她们的话,咱们又要怎么办?”

    “能直接把他们全都打死去吗?”

    就这样,站在提伯斯的跟前,锦小鲤仰着头,用那么萌死人不偿命的表情和奶声奶气的语气去说着那种天底下最狠的话,压根就没有考虑不远处的那魔道营地里的魔道弟子们的感受。

    “可以吗?”

    不等安妮师父回答,锦小鲤就再次问道。

    毕竟,她们的那个任务之一,那‘平定胥国修仙界的战乱’可是要求加入一方消灭另一方的,虽然原本还可以直接将双方一齐给消灭掉,但是,既然她那墨师姐都选择帮助黄枫谷一方了,那没办法,她鲤大仙只得退而求其次,勉强只消灭或者赶跑魔道六宗就可以了。

    “还是不要了吧?”

    (??v?v??)

    “看起来怪可怜的……”

    (°ー°〃)

    “只要他们把人交出来,然后你去把他们赶跑就可以了。”

    e=(′o`*)))唉

    安妮想了想,觉得这些人似乎没有太过于得罪自己,所以,她并不太想做那种残忍的事情。

    再说了,一路上眼前的这个家伙已经打死打伤对方不少的人了,虽然对方自称是魔道的,但是,他们跟自己这边就并没有太多的冲突,只要对方听话,把墨彩环和萧翠儿那些个笨蛋们交出来,那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啊?”

    “就只是赶跑啊?”

    “嗯……”

    锦小鲤皱了皱眉,显然是对于师父说的这个解决方桉不太满意。

    要知道,她们可是有两个任务的,第一个任务进度目前还不到一半,而第二个任务更是差着个十万八千里,在她看来,要是今天她们能灭了对方的这个营地,将这里给夷为平地的话,第一个任务肯定能暴涨一大截的进度条,而第二个任务说不定也能因为这里的事情而发生某些微妙的变化?

    “那是……”

    “!

    然而,当锦小鲤看到这个魔道六宗的大营是依河而建的之后,她瞬间就又有了主意。

    “好!”

    “师父,小鲤知道怎么做了!”

    冷不丁地欢呼了一声后,锦小鲤就再一次撒开脚丫跑到了对方的大营前边,并打定了注意,等时间一到,对方不交人的话,她就立马翻脸,运用她的控水之力,将对方的整个营地给荡平。

    到时候,对方营地里的那些个魔道弟子们,就至少要被她给灭掉一半的,那样一来,她鲤大仙第一个任务就能完成个**不离十了。

    当然了,即便对方老老实实交人,她也放水去淹,毕竟她家的师父可是说了的,要把对方给赶跑,而赶跑对方的最佳办法,那就当然是直接用滔天的洪水去直接毁掉对方家的营地,到时候,对方连家没了,那就肯定是会老老实实地卷铺盖滚蛋的。

    “……”

    “喂!”

    “少主!”

    “咱们该怎么办?”

    而此时,闻讯赶来的魔道六宗弟子的人群中,就自然是少不了鬼灵门的少主王婵和他的那个小跟班钟吾的。

    “闭嘴!”

    “先看看情况再说。”

    摇摇头,那个王婵没有急着发表自己的意见,毕竟这里可是有云露老祖坐镇,而眼下既然有元婴老怪打上门来,就自然也是该由他们魔道的元婴老怪去应对,怎么都是轮不到他这个才堪堪筑基中后期的小修士去出面的。

    “对了。”

    “钟吾,我们的人,眼下在营地里还有多少?”

    “禀少主!”

    “咱们的人在营地里没剩下几个了,别的大都已经出发追击五派残兵去了,至于大队人马,现在想必应该是在去黄枫谷的路上了吧?”

    “您问这个作甚?”

    “很好!”

    “你去让咱们的人准备一下。”

    “待会儿,要是情况不妙,咱们就偷偷地先撤!”

    “啊?”

    “可是,少主,您不会以为,云露老祖打不过那两个小女娃吧?”

    “她们就俩个小不点,咱们还有云露老祖和一大堆的结丹期高手,会怕了她们?”

    “让你去准备就快点去准备,哪来那么多废话?”

    “啊!”

    “是、是是……”

    “我去,我这就去?”

    就这样,当那些魔道六宗弟子正在等着云露老祖出面并收拾前来捣乱的敌人时,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营地里的鬼灵门弟子却已经在那少主王婵的安排和命令下,偷偷做好随时撤离的相关准备了。

    “诶?”

    “那个声音是……”

    而几乎是同时,在云露老祖的大账附近,在那一个精致的帐篷里,正在给墨仙子沐浴,然后准备更衣并安排其去会见云露老祖的董萱儿也当然听到了那几句响彻整个魔道大营的童音。

    “那是我家小鲤师妹的声音!”

    “太好了。”

    “既然我家师妹来了,那我那安妮师父也肯定来了!”

    而这时,被云露老魔封印住了全身的灵力法力,此时就跟一个凡人差不多的墨彩环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正一丝不挂地浸泡那漂浮着红色花瓣的浴桶里沐浴的她,直接就惊呼着站起来并满脸欣喜地惊呼着说道。

    在惊喜之余,她似乎已经忘了她此时是一丝不挂的状态了,以至于她那妙曼的酮体直接就暴露在了雾气氤氲的空气之中,就只有那光滑洁白且皮肤紧致的大腿及以下的部位就还浸泡在那飘浮着红色花瓣的温水里。

    但幸好的是,这帐篷里就只有那董萱儿以及另外两个服侍着的合欢宗侍女而已,而那个云露老魔和或者别的男人就并不在这里,所以,她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看了去。

    “啊?”

    “也就是说……”

    “是那个鲤大仙和火焰大仙?”

    听到墨仙子的惊呼,董萱儿也不由得有些惊诧地回过头来,然后好奇地问道。

    而同时,她也挥挥手,示意一旁的侍女上前,搀扶对方从浴桶里出来擦拭和更衣。

    毕竟,现在对方的师长都打上了门来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这里早点做好相关的准备就肯定不会有错的。

    “是的!”

    “鲤大仙是我家师妹,她有着元婴期以上的实力。”

    墨彩环可是还记得的,当初,她那师妹差点就被她给把鱼头给剁下来了,然而,对方却在偷吃了她浸泡着的那两个桃核后,瞬间就获得了化形的实力并号称着拥有两年多年的道行,实力据说一点都不会比元婴期的老怪要差。

    可惜的是,当初她自己吃那三年前蟠桃的时候,还就只是个凡人,而且还不知道怎么修炼,耽搁了好些天,白白浪费了那充沛的灵力,要不然,现在她就不会仅仅只是个相当于结丹中后期的修仙者了。

    “至于我家师父……”

    “她就更强了!”

    “董姑娘,我劝你还是快点弃暗投明比较好?”

    墨彩环没有拒绝那两个侍女的服侍,她只是任由她们摆弄着并转头对那个董萱儿温言规劝了起来。

    毕竟,她现在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她们三人可都是有着筑基期以上的修为的,现在被封印了灵力法力的她,是不可能有反抗的力量的,再加上她们也同样是女人,所以,就只能任由她们在她的身上轻轻擦拭着并扑上那种她不太喜欢且还有着浓烈香味的脂粉。

    “弃暗投明?”

    “我也想啊……”

    “可是……”

    苦笑着摇了摇头,董萱儿最终就还是没有去说太多。

    她的父亲是云露老魔,母亲是黄枫谷的红拂师父,两边都是她的亲人,压根就没有什么明暗之分,为人子女,她又能怎么办呢?

    事实上,她有时还会忍不住去想,自己以后就这么着了,就这样呆在云露老魔那个陌生又可怕的生父的身边,然后去修习那合欢宗的媚术,获得合欢宗的海量资源的支持,这对她这个媚骨天生的存在来说,会不会才是最好的选择?

    再就是,现在黄枫谷大败亏输,指不定还会被赶出胥国地界,到时候只怕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她要是再回去的话,待遇和境遇别说是比现在了,只怕比之以前在红拂师父门下时都远远不如的吧?

    “……”

    看到那个董萱儿面带苦涩,墨彩环隐隐觉得有门,因为她已经知道了,董萱儿原是黄枫谷红拂长老的座下弟子,被魔道的人俘获后才被送到合欢宗门下,至今也都没有满一年。

    不过,鉴于旁边还有另外两个合欢宗的侍女,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任由她们给她穿上亵裤肚兜,然后换上了董萱儿的一套大红色的宫装。

    “!

    “这!”

    “墨仙子,你可真是漂亮,我见犹怜呢……”

    看到墨彩环已经沐浴更衣完毕,看到对方那一副艳丽的样子,连董萱儿都忍不住上前去,然后站在跟前细细地打量并赞叹起来。

    “是吗?”

    “可我更愿意穿我原来的那套素裙。”

    摇摇头,冷着脸的墨彩环不假颜色,并不太领情。

    也就是她家小鲤师妹和安妮师父及时来了,要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面对的会是些什么!

    她可是知道的,合欢宗擅长双修之法,而要是那个云露老魔看上了她的一身修为和灵力,打算对她做些什么的话,她只怕是连寻死的机会都没有。

    “那可不行!”

    “你那流云素裙可是了不得的防御宝物,我可不敢擅自还给你。”

    “再说了,它弄脏了,总要先洗洗的吧?”

    轻轻抿嘴笑了笑,董萱儿如此这般委婉地拒绝着道。

    “那我的手镯呢?”

    不死心的墨彩环再问。

    “那也不行!”

    “那应该是某种储物袋一样的宝贝,对吧?”

    “我可也不敢给你。”

    董萱儿再一次拒绝着,并用眼神示意,让眼前的‘墨仙子’不要再去打那种无聊的念头了。

    “那……”

    “能给我一张面纱吗?”

    不得已,心下暗恼的墨彩环只得退而求其次地再一次询问道。

    她的变身卡持续时间快到了,她可不想她的真正容貌被太多的人看到,虽然目前知道她墨彩环容貌的就只有那韩大哥,即便是被别人看到也不用太担心知道她墨彩环就是那墨仙子并导致那个长期任务最终失败,但是,她就还是不打算轻易以真面目去示人。

    “当然!”

    “这个可以。”

    这种小事情董萱儿自然不想去为难对方,于是,她便转身走到了她的衣柜处翻找着,并很快就给墨彩环寻来了一张不透明的丝巾。

    “……”

    “谢谢!”

    “不过,董姑娘,在我看来,云露老魔肯定是挡不住我家师父的,你还是早做打算比较好?”

    看到那两个侍女已经端起东西走出去,看到对方似乎并没有立即将自己给押出这个帐篷的意思,墨彩环想了想,便再一次开口劝道。

    “哦?”

    “墨仙子,你的师父很厉害吗?”

    “你就那么确定……”

    “她能打得过云露老魔?”

    董萱儿不置可否,只是转过身来并笑吟吟地问道。

    “这个……”

    张了张嘴,可最后,墨彩环却发现,似乎连她也不太清楚她那安妮师父的具体实力,因为,对方好像就真的从未在她们的跟前出手过,也从未真正说过具体的修为境界?

    “反正!”

    “我家师父就是很厉害!”

    最后,实在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墨彩环只得这般懊恼地说着,并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那张丝巾,将其挂到了自己的双耳边,让自己双眼以下的部位完全被遮掩了起来。

    “??”

    “你、你在看什么?”

    戴上面纱后,发现对方还顶着自己,墨彩环不禁有些警惕。

    当初,在燕家堡的时候,她跟眼前的这个董萱儿有过一面之缘,虽说俩人没有什么交流,当时也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但是,她就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没看什么。”

    “就只是随便看看”

    “总觉得你像一个家伙,戴上面纱后就更像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ˊ〇ˋ*)?

    火焰大仙,法力无边,多投月票,好运连连!

    ?(*?)?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