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次元法典 西贝猫

第三千四百四十七章 沉默杀手(喵撸尾巴尾巴更新)

    盯视着眼前屏幕上的照片,方正沉默不语。

    克丽丝.凯特。

    她是银河财团的高层主管,主要负责银河财团的内外经营和财务流通,而她,也是方正这一次行动的目标。

    要如何消灭一个巨大的财阀世家,对于方正来说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当然, 如果是他当皇帝那会儿,也不需要这么麻烦,直接满门抄斩然后株连九族,杀个干干净净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但是现在他没有那种势力,就只好慢慢来。

    而这就要讲究技巧了。

    虽然换做是一般人的话,认为想要消灭一个财阀,就必须从源头入手。直接刺杀高层,但事实上这并不值得。除非你能够保证将整个财阀世家的高层全部一网打尽,否则的话这种行为只会打草惊蛇。

    方正之所以挑选她作为第一个目标, 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克丽丝在银河财团之中负责的主要是金融业务层面的流通,也就是说,上层做出决定,然后她去执行。如果把财团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高层和董事长就是心脏和大脑,而克丽丝则就是一根手指。

    的确,相比起大脑和心脏而言,手指的重要性就要略微降低一些,但是也要看情况。对于普通人来说,失去一根大拇指什么的,或许只是生活略有不便。但如果是靠其生活的人呢?比如钢琴家,外科医生,这些职业哪怕伤到手指都会毁掉整个职业生涯,失去手指的话, 那痛苦自然不言而喻。

    而方正, 就是针对这一点儿来选择的目标。

    更重要的是, 克丽丝本身的身份地位不算特别高,因为如果身份地位过高的话, 其他财团可能会因为害怕被怀疑或者牵连而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员工的损失,那么其他财团就可以趁机钻空子进行利益争夺了。

    简单来说,一群钢琴家争夺冠军呢,然后其中一个人忽然手指断了,没办法继续争夺,其他人甚至不需要打压他,只要自己这边表现良好,就可以占据他所失去的部分。而那个手指断掉的钢琴家总不能够因此对其他人大打出手吧。

    毕竟,是你自己把手指弄断的,没道理迁怒别人不是?

    之所以首先选择银河财团作为目标,是因为在目前六星之中,银河财团位于倒数第二,处于一个相当微妙的位置。原本就很容易遭受到来自上面和下面双方的夹击,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破绽,对其都足以致命。

    根据方正入侵网络获得的信息来看,克丽丝每天的行程都非常紧凑, 当然, 作为银河财团的高层,也有给她配备星脉世代作为保镖。根据最近的行程, 克丽丝将会前往位于城市中心的森林公园,代表银河财团监督即将落成的中心地标建筑的审查与安全工作。

    而这,也是方正准备的………埋骨之地。

    “好了,准备动手吧。”

    看着黑色的车队驶入工地,方正站起身来,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整理了一下领带。接着下一刻,他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变得暗淡起来,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是每个杀手都会学习的绝活,用圣杯战争里的暗杀者来说的话,就等于是“气息遮断”,为什么兄弟会的刺客和47在混入人群的时候不会被发现,也是这个道理。他们将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让人无法发现,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时的杀手就好像路边的小石子一样,在他们印象里就是有这种东西,但是根本不在意那是什么。

    就好像现在。

    方正穿着黑色的西装,穿过工地,他巧妙的选择了其他人的视线死角,躲过了摄影机的拍摄,来到了位于工地中央的巨大建筑前。这是一座纯金属制成的三角碑,根据设计图来看,当它被启动时,整个金属碑会像花朵一样绽放开来,然后从中间放出光线,如同灯塔般照亮整个公园。

    眼下,这座金属碑也即将完工,接下来的就是验收工作了。

    当然,想要进入这座工地内部并不简单,所有工人都配备着ID卡,通往金属碑中央结构区的道路也都被封死,只允许高级工程师进入。四周还有星脉世代组成的保安队进行巡逻,一般情况下,可谓是连苍蝇都飞不进去。不过………对于方正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但,那是一般情况下。

    星脉世代就在于,对他们的力量太自信了。

    看着身穿制服站岗的星脉世代,方正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这就和武林里的那些江湖人一样,基本上他们看世界的角度已经产生了变化,在他们看来,能够干掉武者的只有武者,而能够突破重重包围暗杀目标的,更是武者之中的高手。

    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没有内力,不会身法,不懂武学的普通人可以暗杀皇帝的。

    但事实上,皇帝也是人。

    只要是人,那么就难免一死。

    而死亡的方式………也可以说是多种多样。

    很多时候,死人并不需要自己动手。

    就好像现在,这里针对星脉世代可能进行的破坏和潜入行为进行了相当严密的布控,但是却反而忽略了对一般人的检查。简单来说,只要能够通过那道门,进入工地内部,那么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毕竟,在他们看来,一般人就算闹事,也不是星脉世代的对手。

    但是,进入工地内部的道路并不只有一条。

    来到工地边缘,方正低下头去,看着下方的下水道,微微皱了下眉头,接着他一跃而下,仿佛猫一般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下水道的边缘。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臭气扑鼻而来,恶臭夹杂着化学药剂的气味充斥着整个下水道,光是靠近这里,就让人想要呕吐。

    而在下水道中,数个穿着防护服,带着面罩的工人则四处巡逻,查看情况。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人看了看表,然后转身走向了旁边的大门,看到这里,方正眼神一动,急忙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那个工人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跟在自己身后,只见他来到门口,拿出ID刷了一下,随后房门打开,而就在这时,一直隐蔽着观察的方正猛然一抬手,接着一颗小石头飞出,打在了旁边的管道上。

    “叮咚!”

    响亮的撞击声在下水道中响起,吓了那个工人一跳,他推开门的手下意识的一停,转头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正也已经贴着墙来到门前,在确认里面的情况之后,趁着工人转移视线的瞬间,他一个箭步冲了进去—而大门也在他身后重重关闭。

    可是这还没有完,因为在方正进入房间的时候,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工人正背对着他坐在椅子上打盹,听到房门开启,那个工人也是一愣,急忙转过头来,不过此刻的方正早有准备,一闪身躲到了旁边的更衣柜后面。

    就在这个时候,检查完情况的工人也再次打开门走了进来,听到开门声,之前坐在椅子上的工人再次转头,望向自己的同僚。

    “刚才有谁进来吗?”

    “哦,我刚才开门,忽然那边管道响了一下,所以我去看看情况。”

    一面说着,那个工人也一面来到自己的更衣柜前,然后脱下了身上的工作服和防护服。

    “话说你还在这里摸鱼?被上面看到了又要被念。”

    “不就是扣工资嘛,让他扣去,反正老子也没几个钱了………何必再给他干活?”

    听到这里,之前摸鱼的那个工人也是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个穿着工作服的身影从另外一侧的衣柜后面绕了出去。接着伴随着“滴”的一声轻响,通往内侧的房门打开,当两个工人向门口望去时,只看见了再次关闭的大门。

    “呼………搞定。”

    走出更衣室的方正,也是松了口气。就在刚才,他趁着对方不注意溜进了更衣室,然后利用开锁器打开了衣柜,从中拿出了一套工作服换上,接着在那个抱怨的工人说话的时候,悄悄摸走了他的ID卡。

    反正既然你在这里摸鱼,那么ID卡就不需要了呗,不如借我一用。

    整个纪念碑内部的道路错综复杂,不过还好依靠墙上的指示图,方正也很顺利的找到了纪念碑的核心区,而就在他打算走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就看见几个看起来就像是大佬的人正在那里聊天,于是方正也是急忙停下脚步,然后背对着他们装作收拾工具的样子,同时竖起耳朵聆听着他们的对话。

    “………总之流程就是这样,这一次克丽丝小姐来主要是为了模拟一下整个过程,好在典礼上不会有任何疏漏。”

    “要完整来一遍吗?”

    “这样就达不到预期效果了吧,只要确定纪念碑能够正常的开合,至于照明部分,等到典礼当天最后再打开就好了。重要的是开闭的部分,一面五根炭纤维缆绳,少一根都不行!再检查一遍,一旦那东西没有安装牢固的话,那么整个纪念碑都会散架,到时候在下面致辞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全得死,那个时候我们也就死定了。要知道银河集团高层可是会亲自到场致辞的!”

    “放心吧,上面装置着感应器,如果没有对接牢固的话,那么就会发出警报,启动保险程序停止开闭动作。”

    “这样就好…………不过到典礼当天,我们还得检查一遍………”

    几个人说着走远了,而这时方正也是放下手中的工具,思考片刻。

    嗯,有办法了。

    躲过其他人和摄像机,方正悄悄来到了纪念碑内部的结构区,很快,他就找到之前说的缆绳,按照图纸来看,这个纪念碑主要是通过这些炭纤维缆绳将中心结构拉起,然后驱动四周展开这么一个动作,因此,这种炭纤维缆绳的质量要求很高,每根缆绳都足足有人的身体那么粗,而在连接处,自然也有感应器和固定装置。

    到了这一步,接下来就简单了。

    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见穿着西装的克丽丝也来到了纪念碑前的演讲台上。作为她保镖的星脉世代,则站在台下,警惕的望着四周。

    “那么,接下来可以就是讲话,然后启动设备,开启纪念碑。就是这个按钮对吧。”

    指着眼前的按钮,克丽丝望向身边的负责人,后者点了点头。

    “那么,开始吧,务必要一次顺利。”

    “好的,我让他们都离远点儿。”

    很快,其他人都离开了演讲台,而克丽丝则转过头,再次看了一眼眼前壮丽的金属三角碑,随后伸出手去,按下了按钮。

    “轰—!”

    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声,只见整个金属三角碑缓缓升起,而它两侧的防护板也像是花瓣般打开,露出了里面银河财团的标志。看到这一幕,克丽丝也是面带笑容,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

    “轰!!”

    忽然,就在下一刻,只见作为金属三角碑主体的巨大三角体毫无征兆的猛然坠落,直接砸向了演讲台,还没有等人反应过来,重达数百吨的金属体已经完全将整个演讲台彻底砸的塌陷下去。

    “……………接下来报道突发新闻,原本在中心森林公园建造的,银河财团的地表建筑‘星塔’,在三十分钟前忽然坍塌。根据目击者描述,当时星塔正在进行试启动试验,但是主体架构部分忽然坍塌,导致了事故发生。”

    “事故造成一人死亡,死者是代表银河财团前去视察的高层主管克丽丝.凯特,目前银河财团正在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事故起因尚未明确……………”

    很好,搞定。

    方正关掉了眼前的视窗,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看银河财团要怎么面对眼前的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