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一百零四章 浑天自得灵

    张御伸手一指,顿时有一道灵光出现。一个带着遮帽的小道童出现在了那里,这是白果的化身,白果自身没有出现在这里,可对他这个层次的大能而言,真实与虚幻早已没有分隔的界限了。

    他意念引动了玄浑蝉,便有缕缕星芒照洒这个小道童身上,这在片星光之中,这具化身明显开始拔升成长。

    少许片刻,待得光芒退去,此刻再观,其已是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儒雅温润的青年道人,他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插着一根牙白玉簪,有着颀长身形,似若点漆的眼眸,还有那精致如玉一般的外貌。

    青年道人对着张御打一个稽首,道:“玉蝉子见过执摄。”

    张御点了点头,有了这一位,玄浑天也算是有了自身之宝灵了。

    不过不同的是,玉蝉子实际上有两面,此刻表现是一面,可当他将束发解下来时,身形面庞再难看清,整个人也会方便进入虚黯,这使的他能够游走在玄浑两面之中,并能短暂进入大混沌。

    诸人现在所沉浸的所在,乃是星光汇聚然之地,然而必须有虚空以承托,才能更加映衬出耀目的光芒,而在玄浑天,占据最多地界的不是那些银河星辰,而是那深沉广袤,无以测度的无尽虚空。

    双方既是对立,又是彼此成就的,双方相互交融的所在,也是道理交织之所在。其实一些浑章修士很快就会发现,在虚空边缘修行当更是适合他们,而且在这里,他们反而能够更好的抵御大混沌的侵袭。

    他道:“玉蝉,今后就有你来代替诸位廷执传递谕令。”

    玉蝉子抬袖而起,双手一合,深深一个揖礼,道:“玉蝉领命。”

    张御颔首道:“且去吧。”

    玉蝉子身躯化光一闪,就此退了下去。

    张御看着玄浑天内部,玄浑蝉被运使的越多,道性愈发下沉,那么将来才能更好的为他们所用。

    但是清穹之舟也不能放弃,毕竟这也是他们的依仗之一,而要让两件宝器都是下沉道性,那就需要有更多修道人的来承载,所以开辟更多的世域也是必须的。

    当初元夏化演万世,后又逐一消杀,如果他能重演诸世,哪怕只有当初的十之一二,那都能轻而易举可以完成此事。

    这是因为天道的天平之上,每一个生灵的存在都是等同的,不拘你是虫豸还是先天元圣,所不同的只是他们所拥有的力量罢了。

    不过这里还是要有所侧重的,毕竟清穹之舟是一件承载足够长远的宝器了,纵然赶不上元一天宫方面的至宝,可其已然到了成长受限的时候了。

    更关键的是,未来一二百年后,道争可能临近尾声,可是短短一两百年,清穹之舟也不会增加太多的威能了。反而玄浑蝉方才出现,还可以有足够的成长空间,所以此时此刻必须让玄浑蝉成为重点。

    如果是用命令方式,那是不妥的,太过干涉下层是不对的,如果下层的选择皆由他们来做出,那道争就没有意义了,也是他要避免的。

    但是他可以加以引导,这里他已经有了一个较为妥善的思路了,而且执行起来也是较为容易,那便是让落在玄浑天内的修道人彼此沟通无碍。

    正思索之时,太素道人这时传递了气意过来,并道:“清玄执摄,我已是一一造访了诸位大神能,除了乘幽道脉那两位不愿意受我天夏规序拘束外,余下诸位大能皆是答应了。”

    张御点点头,乘幽道脉这两位可以理解,他们的道蔽绝外间一切,不参与任何纷争,我不来向你索求,伱也莫来寻我。

    就算是乘幽派道脉世间修士,这两位也是不闻不问,不作丝毫干涉。

    他道:“这也不用勉强,有乘幽派的求全同道参与斗战,并且还拿出了镇道之宝,这便已是足够了。”

    太素道人道:“只是我等这举动,稍候可能会为元夏所知,元夏可能会不作理会,也可能有所针对,我以为五位元圣很可能会利用这一点,让元夏一边的诸位大能也是受其更多的辖制,要是这样,届时两边对抗,可能会将所有大能牵扯进来,清玄执摄需要做好防备。”

    张御道:“哪怕他们不动,我也是会把此辈考虑进去的,不过便是我们不这么做,我两家对抗,这些大能当真就能置身事外么?”

    太素道人点头,的确如此,而且他敢肯定,到时候他们两边对抗,先倒下去的不一定是他们两家,反而更可能是其余这些大能。

    他道:“清玄执摄既是有准备,那我也不多言了,我会设法留意元夏那处的。”

    张御道:“还有一事,蒙蚕道友方才承继道名,我观他似在于己斗争之中,太素执摄若是方便,或可稍作指点。”

    太素道人应下道:“好,俱是同道,理应帮衬。清玄执摄,我便先告辞了。”与张御别过之后,他气意便退了出去。

    张御这时注意再度投注到玄浑天中,心中一唤,训天道章光幕呈现出来,随着他心意催动,这片光幕也是有一部分缓缓沉落入内,而一些变化也是在此中蕴生着。

    一晃之间,便是半月过去。

    越来越多的修士进入到了玄浑天中,在最初时候,一些修士只是想看一下此间与清穹上层有何不同,有一些真修觉得此间并不合适自己,便就退了出去,而有些人则选择待在了此间。

    不过近来有一些真修却是惊奇发现,只要是在这方天地之中,自己居然就能进入到本只有玄修可用的训天道章之中,并能借助于此与玄修进行毫无阻碍的沟通。

    长久以来,因为玄修之间有训天道章可得沟通,并且相互交流也极是方便,天南地北,内层外层,不论相距多远都可似如对面交流一般,这使得天夏从上到下,几乎大多数地方都离不开玄修。

    真修虽也有长孙廷执以晶玉牵连,不过只是解决了联络的问题,到底还是不如训天道章来得方便,且训天道章所能做的也远远超过单纯的沟通,两者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物事。

    许多真修虽然表面表现的非常不在乎,但其实心中却是有些羡慕的,特别是一年轻弟子,到了功行高深的境地,反倒是没有这等想法了。

    但是在玄浑天中,他们却是能够进入训天道章,并参与各种论道交流,仅只这一点,玄浑蝉这件至上宝器下来成为天夏所侧重的一方是注定的。

    不过这是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就目前而言,其所能带来的好处,便是使得真修玄修之间的距离由此拉近了不少。

    而在这个时候,在玄廷推动之下,扶持修士的举动也是开始了。几乎每一人皆会有廷执亲自前往询问,以示对此事之关注。

    这一次天夏及其下三十三世域之中,一共挑选出来了百余位玄尊,其中大部分都是天夏人,但是其余世域所挑中的人选虽少,可以往时序的关系,倒是大多数达到了寄虚之境,反而更具优势。

    林廷执为此感慨道:“自古夏起时,纷争多是为了争夺修道资粮,各宗派为此拼杀不已,神夏时候尤为激烈,而如今到了我天夏,却已不必再为修道资粮而担忧了,我们所剩下的唯一之心执,就是赢下道争,得取大道。”

    武廷执沉声道:“这只是第一步,摘取上乘功果那一步还好说。求全道法若是过不去,那一切努力都是化空无。”

    林廷执也是神情严肃起来,这一步是当真难过,他也是深有体会的,而且不是说你根基深厚就一定能过的,还要看你自身之运气。

    他感叹道:“尽我等之所能吧,此辈既然享有诸般好处,那也要承担这些,这也是我天夏之理!”

    而在天夏在积极推动内部诸事的时候,元夏这一边,却也是多出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变化来。

    元上殿,后殿,穆司议正坐于道宫深处,以往还会有仇司议过来寻他,可是自从仇司议还了承负之后,为了避免牵连,其也不来造访了,至多只是派遣弟子过来问询一下各自的情形。

    而关于外间推算之事,他也是能推则推,似是在避免,也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正定坐之时,忽有所感,却是看到了一个黑袍道人站在了那里,他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尊驾来我这里,恐怕得不到想要的。”

    只是话说出来,他见对方没有动,叹了一声,道:“那我便推荐几人吧。”说着,他说出了几个名姓,他说得很慢,每说完一个便看对方一眼,直到说到第三个名字的时候,再是看去之时,其人已然消失不见了。

    他摇了摇头,思忖道:“多说了这几人,便就又多添几许承负,唯有尽快化解,看来又要多修持一番了。只是天序缺裂之下,这一位果然也是来了……”

    而在此刻,元上殿上殿之中,兰司议本在打坐,可忽然间感觉不对,睁开双目一看,却是不由一惊,因为一个黑衣道人就坐在了自己的面前!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