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古怪的制服(为空靈的加更)

    天魔妃和女人的战斗还在继续,令人惊奇的是,女人从开始完全落在下风,被天魔妃吊打,慢慢地越来越强,隐隐已经开始占据上风了。

    天魔妃的战斗习惯和能力似乎被那女人看穿,被压制的越来越厉害。

    往往是天魔妃还没有出手,女人的攻击就已经到了让她最难受的位置,女人手中各持一把光刃,在空中不断地快速移动。

    她虽然不是瞬移,可是速度已经不比瞬移慢,杀的天魔妃不得不一再退避。

    天魔妃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身体悬浮在空中,竟然又手合什,闭上眼睛完全不再理会女人的攻击。

    光刃斩来,却见天魔妃的身体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眨眼之间,整个空间之中,到处都是天魔妃的身影,宛若无数的飞天魔女降临人间。

    各种不同姿态的天魔妃,化出千千万万的天魔之链,向着女人身上缠去。

    女人的速度再快,也躲不开那无所不在的天魔之链,四肢和身体很快就被再次缠住,光刃斩断天魔之链的速度,还没有飞来的天魔链多。

    一道道天魔链交缠在一起,宛若齿轮咬合,连接的没有丝毫缝隙,很快就把女人一层层禁锢于其中。

    天魔链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链球,另一端被无数的天魔妃握在手中,那景象就像是无数的飞天魔女牵引着一颗黑色的星球。

    “殒!”随着天魔妃那凶厉却又娇媚的声音,每个天魔妃手中的天魔链都亮了起来。

    白光像是燃烧的火焰,随着天魔链传向了链球,然后就看到整个链球都燃烧起了白光。

    轰!

    链球像是一个超级巨大的氢弹爆炸,形成的光爆把整个空间仿佛都给照亮。

    冲波击把四周的那些巨大如山峰一般的晶体撞在空中翻滚不止,距离比较近的甚至直接爆碎。

    看到这一击的恐怖威力,周文心中到是明白的很,之前天魔妃追他的时候,是顾忌魔婴的存在,根本没有对他下狠手,他现在还抵挡不住这么恐怖的力量。

    如果是周文承受这一击,恐怕会被炸的粉身碎骨。

    光爆散去,周文的瞳孔却猛的收缩,在那光爆的中心,女人依然悬浮在那里,身上的白色制服竟然还是没有一点损伤,除了帽子下面的头发稍微有些凌乱之外,没有其它的伤。

    “那是什么鬼东西?”周文心中震惊,他也看出来了,女人能活下来,全靠那身制服在保命。

    可是有什么的衣服,能够对抗如此恐怖的力量而毫发无损呢?

    就算是末世级玄帝所化的盔甲,也不可能抵挡这样的力量而毫发无伤。

    “畜生终究只是畜生,只会使用最原始的爪牙。”女人轻蔑地说着,如同幻影一般出现在天魔妃的本体之前,手中光刃陡然出现,斩出了天魔妃的咽喉。

    天魔妃身形快速后退,如同空间中一道游魂,穿过了层层空间却没有能够躲开女人手中的光刃,眼看着光刃就要斩在她的脖子上。

    一柄古老的大刀挡在了光刃之前,把光刃斩碎,女人的身体也被震的倒飞出去,划出几千米才稳住身形。

    只见仙屠古臣手持大刀站在了天魔妃的面前,冷冷地盯着女人说道:“无论你是什么来历,背叛主人就必须要死。”

    仙屠古臣说着,缓缓举起了大刀,那刀漆黑之中透着血光,仿佛是夜色与血液侵染而起。

    “早就听说仙屠古臣是大魔王座下第一刽子手,斩杀异族强者无数,今日到要看看,仙屠之名是否属实。”女人似是一点也不担心,看着仙屠古臣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秀发,微笑着说道。

    仙屠古臣却根本不理会她,只是看着自己手中的大刀,然后双手奉刀做了一个祭天之式。

    “一斩……命……”随着仙屠古臣那庄严肃穆的声音,他双手握刀对着虚空一斩而下。

    虚空无垠,不见刀光,却听叱的一声,女人背后的衣领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脖子的皮肤上也出现了一道血痕,还好并不深,却让女人脸色微变。

    “二斩……魂……”仙屠古臣神色如冰,大刀再次斩下。

    卡察!

    女人头顶与制服一套的小帽,竟然裂成了两半,一缕头发掉落。

    “三斩……仙……”仙屠古臣伸手一抹刀锋,鲜血祭于刀刃之上,刀身愈发的阴森黑暗,刀刃上都见不到一点光了。

    随着这一刀虚空斩下,在天空中快速飞遁的女人,身体突然间仰躺着升起,不断的扭曲变形,身上的白色制服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鲜血从那裂纹之中喷出,仿佛有无数把无形的利刃在凌迟那女人一般。

    血撒天空,仙屠古臣收刀之时,那女人已经全身染血,白色的制服几乎已经看不出白色,完全被鲜血染红。

    “古臣不愧是古臣。”九劫魔种大喜过望。

    谁知道它的话刚说完,就见那女人仰躺着不知死活的身体,却突然间立了起来。

    制服上的鲜血像是被吸进去了一样,渗入了制服里面,很快白色制服又恢复了本色,伤口之处有光线相连,转眼间恢复如初,别说破口了,就连灰尘都没有能够留下一颗。

    “仙屠确实名不虚传,可惜,我不是仙,你斩不了我。”女人说着,突然伸手一抓,手套之中再次出现光刃,她双手握刀,对着虚空一斩,口中轻喝道:“一斩……命……”

    卡察!

    仙屠古臣大惊失色,伸手了一摸后脖颈,手中满是鲜血,脖子上竟然被斩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骨头都差点被斩断。

    “二斩……魂……”女人再斩。

    可是这一斩,她光刃却没有能够落下,只见一个身影如梦似幻,撞向了她的身体,刹那间消失不见,女人举着光刃的双手,就那样定格在了那里,再也斩不下去半分。

    “你所依仗的不过就是这一套古怪的服装,现在你身即我之身,你还能如何抵抗于我的力量。”女人嘴里面竟然传出了六道心魔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女人伸手去解身上的衣服,似是要把那白色制服脱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