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赝太子 荆柯守

第七百八十章 抄家灭门

    镇南伯府

    一个院落,气氛和前面大不一样,前面人来人往,里面极是清静,是因伯府世子又病了,不能打搅。

    坐在树下走廊的伯府世子,望着远处,默默出神。

    谢真卿现在身份虽是伯府的世子,但毕竟身无官职,也没有袭爵,太孙册封大典,还没有资格去亲眼旁观。

    听到远处传来了仪仗声,走出了院落,站在大门口附近看去。

    此时门口宫灯下几个人正寒暄议论,一见是谢真卿来了,忙都闪开躬身行礼:“见过世子。”

    谢真卿瞥眼看了看,见门口和别的家户一样,都齐整摆着香桌,区别是干鲜果品小山一样攒起老高,只是微笑,因说:“太孙仪仗到了么?”

    “马上来了,其实已经绕过了主道回来了,我们伯府本不在路线上,只是伯爷也在仪仗内,所以稍错了下道,也不在正面经过,在交叉口能看见。”

    “来了!”说着,有人喊。

    大家望过去,隐隐还能听见钟鼓齐鸣,只是乐声小了许多,黄伞旌旗遮天蔽日而过,附近就是扈随。

    “看,世子,伯爷在里面。”

    太孙乘舆经过,后面跟随的人,才看见是忠王、盛国公、顺天府府尹潭平等人都左右护持,簇拥着乘舆徐徐而行,而其中,就有着镇南伯。

    镇南伯一身正服,在寒阳下光灼灼亮闪闪,一脸的骄傲,显然,能有这差事,很是觉得光荣。

    不仅仅是镇南伯,就是府上的人,都个个似有共荣。

    谢真卿脸上闪过一丝微笑,颌首称是,眼中却熠熠一闪。

    “太孙之尊,一至如此。”

    看到平时时威严的镇安伯,现在却当扈随还觉得天大荣耀,不由暗叹,目送着仪仗过去,耳畔响起是众人的议论声,对代王被册立为太孙一事,至今仍有人觉得震惊。

    毕竟代王虽是皇孙,更是太子之子,可毕竟在京中根基不深,结果皇上却越过了齐王蜀王这两位成年皇子,册立一个刚刚被寻回没几年的皇孙为储君。

    这未免让人觉得,皇帝对皇孙实在过于爱重了!

    尤其是想到太子一家当年惨死,虽很多人觉得,皇孙乃是正统,可皇上就不担心皇孙对这件事心有芥蒂,以后翻旧账么?

    不过,无论外人如何想,随册立大典正式落幕,太孙仪仗都已经在京城中绕了一圈,在这“事已至此”的情况下,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心里想想了。

    “咳咳!”谢真卿也在出神,结果嗓子突然一阵腥痒,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突然的咳嗽让他眼皮微跳。

    用帕子擦拭了一下,拿开后,他低垂眸光,看到手帕里的血。

    这就是反噬么?不仅仅是一次,更是潜移默化。

    再多功法和修行,都难以抵御。

    “可我,毕竟还是成功了,引起了皇帝之心。”

    “皇帝扶持太孙,培之养之,直到瓜熟蒂落,然后就可和二十年前一样,采太孙之心而用药之。”

    “可,会如意么?”

    “一次逆天改命尚可,两次……”

    当天意是死人么?能容皇帝一次又一次的欺天?

    皇帝不明白么?不,他是皇帝,所以明白的非常彻底,要是有人欺君,无论多大功劳,多大情分,都没有用了。

    何况还不止一次。

    可皇帝却愿意冒风险,冒着被反噬的风险去做这件事,为何?

    长生动人心!

    有了一次成功的例子,就想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无数次。

    再向天借贷五百年?

    谢真卿面带一丝讥笑。

    姬子诚,你本不过是县里一个小小的巡检,充其量就是一只毒虫罢了,就算有了时势,也不过为真龙开道,安能呼风唤雨?

    是你,立誓借我妖族之运,才得以一步先,步步先,最终得了天下。

    可你,得了天下,就立刻翻脸,不但不给我妖族应得的份,还立刻镇压妖族,处死大将。

    你是很厉害,宁可反噬暴毙,也要划清界限。

    可你的儿子,却没有你这个骨气。

    “长生,是那么好拿的么?”

    “当年怀慧道人,为什么能拿太子之心炼丹,他怎么知道,又怎么得了丹方,你也不想想么?”

    “就是我暗中给的,为的,就是让你违背天命。”

    谢真卿想到这里,不由露出狞笑。

    “本以为违背天意,天谴立至,不想大郑本有三百年国祚,还是抵御住了不,还是多了劫数。”

    “本来大魏气数已绝,可就是皇帝违逆天意,于是又有一线之机。”谢真卿若有所悟:“只是国本过厚,所以不明显罢了。”

    “可再有一次,怕就是获罪于天,无所祈也。”

    “与我妖族来说,大郑唯有盛时而亡,我才能撕下最大一块来,改变这天意啊。”

    谢真卿在心里轻叹着,不再继续看,而慢慢转身,往回去。

    “这躯体本来快不行了,与其等死,不如耗尽最大的价值,嘿,太孙,我能暗里扶你上去,也能拉你下来。”

    “大郑就算获罪于天,也难以一时而亡,余气总得归人。”

    “那就是齐王了,我不妨再投资一次,看齐王可有你大郑太祖的刚烈,敢冒死决裂?”

    想到这里,谢真卿浮着笑,重重咳嗽起来。

    齐王府

    西走廊向北,一处小院,院子里有几根竹,并不多,多了就有寒气,几根就显的清幽,只是院中带着一股药香,有人轻手轻脚的熬着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打搅了齐王。

    一阵粗重的呼吸声,在卧房响起,齐王躺在床榻之上,盖着厚被,有些憔悴和削瘦,脸苍白得没点血色,脸色有些狰狞,似是做梦。

    齐王也的确是在做梦,此时并不知自己在做梦的齐王,发现自己站在王府的前院台阶上。

    “呜”

    悄然出现蒙蒙烟雨洒在了台阶上,冰冷的雨水混着雾气,号角声踏破了宁静,接着脚步声层叠而上,雨中出现了甲兵,头上兜鍪带着鲜红长缨,在深夜里闪动着幽光,上千人出现了。

    这些人都身披甲衣,满身都是浓浓的煞气,在夜中闪着冰冷的光。

    看着这些甲兵,齐王浑身都冰凉,恐惧几乎揪住了心脏,让他无法呼吸。

    “大胆!这里是齐王府,你们竟敢擅闯!”齐王似乎意识到什么,却不愿去相信,手握在了腰间佩剑上,对闯入者怒目而视。

    闯入者的大将,是齐王见过的金吾卫指挥使缪续文,只听父皇的命令,此刻面对着自己这个皇子、亲王的质问,也表情平静而冷漠。

    而跟着这缪续文一起来的就是现在正得势的大太监,马德顺!

    “齐王殿下,得罪了,皇上有旨,齐王有不臣之心,罪在社稷,当抄家灭门,一个不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