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历 zhttty

第一百零四章:老谋深算

    古站在地风水火中捏把着拳头,同时扭动着脖子。

    他从意识深处出来了,打破了那奇怪的漆黑海洋后,他就看到了一片光芒,在这光芒中他重新来到了现实物质世界,然后他就开始接受负面古这段时间的记忆经历等等。

    别的东西,不管是救援人类,还是直面万族,又或者是负面古三心二意的想要逃跑,但是最终却死命坚持了下来,古觉得都可以理解,唯一让古不满且不解的是,负面的他为什么不用拳头呢?

    在与万族灵位交战时,那些万族灵位拼了命的想要冲近负面古,而负面古却仿佛个姑娘一样的拉开距离,不停用那弱得和什么似的火去烧人,他干嘛不用拳头呢?

    都是同一个身躯,他的身体可以打那些灵位,那么负面古也同样可以打,明明一拳打过去对方就直接懵掉了,负面古还要一直跑跑跑的干什么啊。

    古真的难以理解负面古的想法,他的身体都不用,这才是人类最直接的武器啊,这么多天的停顿,古感觉肉体都有些生锈了。

    古就在这地风水火中不停捏动拳头,扭动脖子,身上的肌肉似乎都在欢呼一样。

    这地风水火到处漫延,但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的,空间裂痕愈合,地风水火消失,天地再度恢复了原本模样,只是大地已经彻底变成了充满了琉璃碎片的沙砾地,方圆数百万公里之内都是如此,这处战场以及周边已经彻底化为了一个巨大沙漠地带。

    还不光是沙漠这么简单,在这片琉璃碎片沙漠地带,各个地方的重力都是不同,可能几里地距离,重力就有了三四倍的变化,不管是变小还是变大,甚至都出现了无重力区域,一些沙砾悬浮在了半空数百米到数千米的地方,除了重力以外,这片沙漠中还有大量空间裂痕区,生物走过之后,整个身躯都会变成肉丝,还有魔力混乱区域,未来几百年到几千年后,很可能会诞生一些元素或者魔法生物,还有大量腐蚀区域与扭曲区域,若是这些区域再一次经历类似大战而继续恶化,甚至在数千年后会形成所谓的禁地。

    这就是圣位神灵的战场了,对物质世界的破坏是巨大而深刻的,其所造成的影响与污染甚至可能几千几万年都不能够恢复,这还只是普通圣位,高阶圣位所破坏的地域会直接成死禁区,几十万几百万年都不会消散,而先天圣位能够直接崩坏其战场范围,使得那处地域的空间时间物质能量都直接湮灭消失,或者崩落入下位面,事实上,无底深渊很多层面都是这么来的,而这也是当初万族大战时,到了后期时,整个洪荒大陆几乎完全崩溃的原因。

    当然了,这些古并不知道,他只是感觉这里的环境似乎有些不大好,比如他扭动脖子时,擦着了一些细微的空间裂痕,若是普通人……不,若是别的非圣位,那么这一下子就会少掉一大块血肉,或者是能量化的身躯,但是古的身体在触碰到这些空间裂痕时,却在他的皮肤与这些空间裂痕间摩擦出了火花来,古感觉到了一些疼痛与瘙痒,但也就是这么回事了。

    古自盘部落毁灭之后,踏上了追寻仇敌的道路开始,他就一直牢牢记得当初他姐姐告诉过他的话,若是没有足够的资质,那就一根筋的走上追求极的道路好了,而他所选择的极就是力量,更大的力量,越来越大的力量,到达极限后,突破这极限再增强力量,然后重复,继续重复……

    为了这强大的力量,古创造出了蒸汽模式,然后是爆炸模式,接着是增强版的毁灭模式,这些模式听起来不同,但其实全部都是增强他力量的,无一例外。

    而为了能够控制与匹配这样不停打破极限的力量,古的身体也在不停的增强,从一开始靠着小史微调基因,到后面他获得了基因模板,靠着吃掉别的生物的血肉来获得基因点数增强自身,再到他学会了十二都天神煞功后,最先领悟的后土相的真意,这些全部都是他身体强度的增强。

    而这一切的增强,不管是力量本身,还是身体强度本身,都在与圣位虚影一战前达到了巅峰,也即灵位巅峰层次,那时候的古也只比天蛇族肉牙略强少许而已,这其实就是现在格鲁,雷米尔,青丘他们的实力,灵位巅峰。

    而在那时,古与圣位虚影发生了战斗,而战斗结果却是一面倒的,他几乎是直接被碾压,一开始连还手机会都没有,而那时候才诞生的负面古其实并没有想错,古是打不赢的,是真的会死的,而那时候罗的想法其实也是正确的,古已经到达极限,再也不可能突破他的强度,因为那就是灵位巅峰了。

    可是古的一根筋思想与他的倔脾气,却让他宁可死都不退一步,而这种程度的思想与做法,让他在那时就突破了灵位巅峰的桎梏,使得他的意识超越了凡物,所以他才能够感觉,只要他不想死,他就不会死的想法来。

    这是古的力量与肉身第一次突破极限,而那时候他甚至连心灵之光都还没点亮。

    而沉睡的这些时间,他困顿于心魔之中,然后以匪夷所思的手段居然硬生生打破了心魔,直接将心灵之海都打出了光亮,这才使得罗直接大叫不可能。

    他居然真的以力证道了,虽然这只是对于他个人的小道,但这确实就是道,属于古这么一个人格思想的道果。

    这是他力量与肉身的第二次突破极限。

    现在古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肉身到底有多强大,多坚韧,以至于他的肉体直接触碰到空间裂痕,所产生的居然是肉体与空间裂痕摩擦而发出的火花来。

    不过古并不知道这一切,因为这一切突破与成长都是自然而然的,古就这么做了,就这么突破成长了,而他自己甚至连突破成长了都不知道,而这种自然而然,反倒越发的贴近他的道果了。

    这时候,古捏动拳头,扭动脖子,将身体运动了一番,随着地风水火消散,格鲁等人都显露了出来,而当时靠得负面古最近的籍已经化为了一团紫雷一动不动,就落在金桥下,随着金桥下的那些缓和能量与规则缓缓流动,也不知道生死,而餮浑身上下更是残破了,才凝聚出来的爪子都彻底崩坏,但是他的眼神反倒是清醒了许多,再不复之前的混乱蒙昧。

    “……真厉害啊,凡人们,你们已经不是蝼蚁了,应该算是野兽了……”餮的身躯开始了愈合,只是愈合速度比之前下降了许多,而他的声音再一次响彻在了这片战场上。

    只是这一次,格鲁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刚刚那阵地风水火齐涌的巨大爆炸,几乎将他们都当场炸死,虽然勉强抵御了下来,但是也几乎耗尽了他们全部的力量,这时候他们个个都在剧烈喘息着,特别是申,他在那阵爆炸中用雷公鞭保护了其余人,不然其余人很可能连意识都失去了。

    申不得不这么做,这些人是对抗餮的主力,光靠他一人肯定不行,而这也几乎耗尽了他的全部体力与能量,这时候他连浮空都做不到,全靠所骑乘的斑点黑虎托着他浮在了半空中。

    餮的身躯慢慢重新凝聚出了一只爪子,然后他也没有了之前的冲动,而是用这爪子慢慢向着金桥伸了过去,同时他也继续说道:“能够把我逼到这么狼狈的样子,你们真的值得自豪了,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们,这一次战斗足以让他们跨越灵位巅峰的桎梏,但是这只是一场还未曾完结的战斗,不足以让你们成为真正的临圣,所以如果想要继续变强,就去狩猎之后那些苏醒的圣位吧,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话出口,在场的几人并没有露出逃出生天的庆幸表情,他们个个脸色都阴沉阴霾。

    这是耻辱啊,对他们而言的大耻辱啊。

    每一个人都是英豪,不管是旧时代的遗族,还是新时代的霸主,他们从未如这一刻这么沮丧。

    特别是申和青丘,他们知道得更多,来自旧时代的他们,其实从未将普通圣位放在眼中,青丘当初可是真正的临圣,强大的临圣,而申自己就是智者,当初在大领主旗下与万族战争时,更是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受他命令的甚至都有高阶圣位与先天圣位,而且他更是亲眼看到多少普通圣位被打灭形体,以至于当初就沉睡。

    所以他们是真的没将普通圣位放在眼中,但是这时候,现实却给了他们狠狠一耳光,一个才苏醒的普通圣位,集合了他们这么多人的力量,甚至还有数件先天灵宝,结果打到最后,居然是他们全体战败,还必须要这普通圣位饶过他们一命。

    这份耻辱会一直伴随着他们,虽然餮说了不杀他们,但还不如杀了他们更好,因为他们的实力与心境将会一直受此战结果的桎梏限制,除非他们未来真的靠一己之力打杀了一名圣位,不然那怕是集合起来再度打败圣位,可能他们都无法再成为临圣了。

    而眼看着餮的爪子即将抓到金桥时,忽然间,古出现在了餮的脑袋前,正看着他的双眼道:“你在……吃什么?”

    餮的眼神一缩,仔细一看是古,他心里就又是一松。

    刚刚古所凝聚的那种攻击威力确实惊人,但是餮敢肯定,古再也用不出刚刚的攻击了,那种消耗,还有身在爆炸中心的威力,都不是古现在实力能够再度使用的,估计是当时机缘巧合下用出来的底牌罢了,没看到古身体上连黑色火焰都全部消失了吗?

    格鲁等人也看到了古,同样也产生了与餮一样的想法,作为他们之中实力最差的古,估计比他们还要灯枯油尽,能够悬浮半空都已经是最后的余力了吧。

    餮就哼了一声,一道空间波动轰向了古,同时说道:“虫子,滚开,我没兴趣再和你们战斗,别再耽搁我的时间,更不要将我递出的好意浪费了,不然我不介意对你们这些东西踩上一脚,然后碾……”

    餮的话音未落,就看到古伸手一挥,将他轰出的空间波动仿佛拍一个球一样给拍开了,同时古的眼神也逐渐变得了深邃沉凝。

    “问你啊,你在吃什么,为什么我看到这么多的万族,还有……人类灵魂,正在被你身上的一张大嘴吸呢?”古声音沉沉的问道。

    在古的眼中,或者说在有赤子之心天赋的古的眼中,餮的身体外浮着一张大嘴,这大嘴虚无实体,但是却在不停吞噬着大量虚幻的身影,万族,恶魔,天使,还有……人类。

    这些虚影基本都是残破的,断肢断臂,身体不全,而他们正恐惧的高声呼喝,却没有一丁点声音发出,全部都被这张大嘴吸了进去。

    万族,古可以不管,但是人类……

    “你也要吃人吗?”古眼神深邃得仿佛星空,他认真的问道。

    “虫……”

    古迎面一拳,拳头打出时,在拳头周边出现了空间凹陷,然后这拳头狠狠轰在了餮的脑门正中心,然后一声炸响,地风水火就从古的拳头轰中处涌了出来,被古的拳头带动着搅出了一片乱流,如同一锅乱粥一般,拳头本身的力量带着古身躯的重量质量一起碾向了餮的脑门中心,他的脑门直接被打碎,然后头盖骨都被掀开,这股力量更是轰着餮的躯体直接落向了地面。

    餮的身躯直接斜插入了地面,将地面的琉璃沙砾轰向了半空万米多高,形成了一片沙尘暴,而这沙尘暴从其落地处开始向着远方席卷,直到数百万米处才停息了下来。

    古站在原处又是横向一拳打在了虚空中,一圈圈空间涟漪都还没来得及扩散,空间就被其轰碎,地风水火再度涌出,被其拳头带动着又冲袭向了空间,而古就在这空间席卷中直接出现在了数百万米开外,他站在大地上,双手用力插入了地面,然后用力一掀,整片大地,不,是一小块大陆都被其掀飞了起来,化为了倒飞陨星,向着天空飞去。

    而古又一次打烂了空间,这次他没有消失,而是伸手在空间乱流中一扯,就将餮从其中扯了出来,他扯着餮刚刚才凝聚的新爪子,用力的来回在地面拍打着,每一次拍打都是地风水火齐涌,一大片的乱流被砸烂,然后化为更加沸腾的乱流。

    “吐出来!把他们吐出来!!”

    古大声吼叫着,然后一下一下的甩动拍打着餮,而餮的身躯几乎都被砸烂了……

    格鲁等人傻傻的看着,他们几乎石化了一般,甚至申手中握着的雷公鞭都松开后向地面掉去,他自己都没发觉。

    不光是他们,钢铁堡垒上的所有生物都傻傻的看着,包括了早知道有转机的张好焕。

    除了张好焕知道内情以外,其余人满脑子的问号。

    好你这个古,,没想到居然藏得这么深,明明这么强大,近战可以殴打圣位神灵,你之前居然冒充远程法师!?

    这么一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都是老谋深算的阴谋家。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这么一丁点的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