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六百一十六章是不是这个道理

    柳明志见到已经酒井星野说的如此果决了,看着她俏脸上认真的表情,心知已经不合适再继续装糊涂了。

    柳明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酒井星野气鼓鼓的俏脸,神色悻悻的讪笑了两声,用手指扣着眉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星野你这么一提醒我就想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酒井星野听到柳大少亲口承认了当年自己卖给倭国王室大龙精良兵备的事情,双指直接将手里依旧翠绿的树叶扯断成了两截。

    虽然酒井星野早已经从哥哥的那里得知了这件事情了,可是当听到柳大少自己承认了此事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觉到失望的,就像自己好像被信任的人背叛了似得。

    低眸扯弄着指间的树叶,酒井星野俏脸低沉的默然了许久,转眸望着柳大少默默的轻吁了一口气。

    “柳君你承认就好,不过你就算承认了这件事情星野也说不出来什么,毕竟这些是柳君你自己的自由。

    柳君是大龙天朝的皇帝陛下,你想把你们大龙的精良兵备卖给什么人,星野无权干涉。”

    柳明志纵横天下半生,经历了多少的大风大浪他自己都快记不清了,他仅仅只是瞥了一眼酒井星野的神情,心中就已经明白了她此时此刻正在想些什么。

    不外乎自己卖给倭国王室精良兵备的事情让她有些伤心了,亦或者她可是把自己当成了好朋友对待的,自己的行为让她感觉到了好像被背叛了什么之类的想法。

    不过,这女人在心里如何作想那是她自己的事情,柳明志并不在意。

    柳明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眉头微皱的看着酒井星野正气凛然的说道:“星野啊,你这可就冤枉我了,真的,卖给王室兵备的这件事情你真的冤枉我了。”

    酒井星野神色微微一怔,俏目疑惑不解的看着柳大少,不知道自己哪里冤枉他了。

    “柳君,星野怎么冤枉你了?刚刚明明是是你自己承认的,你自己说的你把精良的兵备卖给王室,星野可什么都没有说啊,又怎么是冤枉你了呢?”

    柳明志侧目看了一眼酒井星野一头雾水的模样,走到前方凉亭里的石凳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酒井星野见状莲足轻移的走到柳大少对面的石凳前,双手整理了一下衣摆举止优雅的端坐在石凳上面。

    柳明志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端坐在自己对面的酒井星野,看来她这些年来在学习大龙文化与知识的事情上没少下苦功夫啊!

    也就是自己清楚酒井星野这女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倭国女人,否则的话,仅仅这一套举止行为,不知情的自己肯定以为酒井星野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大龙女子呢!

    其他的一些倭国人自己了解的并不多,但是就眼前的酒井星野而言,不得不说倭国人是一个很擅于学习的民族。

    柳明志抿着嘴唇沉吟了沉吟了片刻,淡笑着看向了坐在对面的酒井星野轻声问道:“星野,咱们两个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

    酒井星野不由得怔然了一下,虽然不知道柳明志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刚才已经说过了的问题,却还是乖乖的回答道:“柳君,自从上次一别,咱们已经十九年多,近乎二十年没有见过面了。

    柳君,你自己不是也记得很清楚吗?为什么又要问星野这个问题呢?”

    柳明志听着酒井星野疑惑的问题,合起折扇用扇骨一下一下的砸弄着自己的手心。

    “对啊,已经十九年将近快二十年的岁月没有见过面了。

    那星野你可知道,上一次你们酒井家族的使团与王室使团一起出使大龙是什么时候吗?”

    酒井星野屈指点着自己的樱唇思索了片刻,看着柳大少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概好像是三年前左右,只是具体时间星野却是记不住了。

    怎么了?柳君为何突然问星野这个问题呀?”

    柳明志没有马上回答酒井星野的问题,而是眯着双眸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柳明志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星野你记得不错,确实是三年前左右,按照我们大龙的年号计算的话,应该是大龙承平三年五月份

    具体是哪一天的话,本少爷我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

    酒井星野樱唇微张,俏脸惊叹的看着淡然轻笑的柳大少轻呼了一声:“啊?柳君你连哪年的几月份都记得,这记得还不清楚吗?”

    “只是记了个大概罢了,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用今日的年号月份减去三年前的月份,也就意味着星野咱们俩那个时候就已经十六七年上下没有见过面了。

    星野你自己算一算,我说的有没有错?”

    酒井星野稍加思索了一会儿,便看着柳大少缓缓地摇了摇头。

    “柳君你说的没错,减去这几年的时间,星野与柳君的确有十六七年左右没有见过面了。”

    “嗯,星野你能算的清楚就行了,星野啊!”

    “柳君?”

    “星野,咱们俩可都十六七年没有见过了,你自己说你们酒井家族发生了什么事情,远在大龙的我能知道吗?”

    酒井星野听到柳大少的问题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肯定不定,柳君你没有去过我们倭国,星野跟哥哥也因为大龙的事情无法来到大龙,柳君你自然是不可能知道星野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嘛,咱们多年未见了,可以说三年前我压根就不知道星野你们兄妹俩,还有你们家族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时候你们酒井家族的使团与王室使团一起出使大龙,而且你们都是倭国人,正常人应该都会把你们当成一起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酒井星野怔怔的看着一副理所当然模样的柳明志,娇颜上表情有些木讷的点点头。

    “好像,好像是这样。”

    柳大少拍打了一下双手,神色无奈的对着酒井星野耸了耸肩膀。

    “而且那一年你们酒井家族的正使,你的侄子酒井贺从始至终都没有把你们家族与王室交恶的事情告诉我。

    他都没告诉我,我又怎么会知道星野你兄妹俩被王室打压了呢?

    那个时候,他们上书请求本少爷,说自己想要购买一些大龙的兵备,身为宗主国的皇帝陛下我又怎么好意思拒绝他们的请求呢?

    星野,你自己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酒井星野愣愣的看着神色无奈的柳大少,本能的点了点头。

    “是这个道理。”

    “要知道我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我把大龙天朝的精良兵备卖给了你们王室的使团。

    如此一来,星野你说这件事情都怪我,是不是冤枉我了?”

    酒井星野完全就是下意识的挠了挠耳边的发髻,看着柳大少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歉意。

    “嗯,星野好像是冤枉柳君你了。”

    “那你说说,这件事情怪得了我吗?”

    “不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