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七百九十八章想杀人了

    “如何?”

    齐韵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夫君郑重其事的说道:“那么,星野妹妹她就必须要留在咱们大龙才行。

    无论她想不想留下来,都必须得留下来。”

    柳大少看着齐韵俏脸之上那郑重无比的表情,眉头紧锁的沉吟了许久,将旱烟递到嘴里用力的抽了一口。

    缓缓地吐出了口中的烟雾,柳明志屈指在头顶上挠动了几下。

    “必须留下。”

    齐韵听到夫君的话语,毫不犹豫点动了几下臻首。

    “对,必须留下。

    妾身还是先前的那句话,妾身身为柳家长妇,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柳家的子嗣流落在外。

    当然了,咱们也不能将事情总往坏处想。

    倘若星野妹妹她主动愿意留下来,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否则的话。”

    “否则如何?”

    “那可就由不得她了。”

    柳明志抽了一口烟,看着齐韵轻轻地点了点头。

    “唉,为夫明白了。”

    齐韵柳大少轻声叹息的模样,郑重其事的表情渐渐平缓了下来,美眸中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夫君。”

    “嗯?”

    “要想妾身不过问你与星野妹妹之间的事情,倒也不是不可以。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妾身的公公和婆婆她们二老,亲口告诉妾身。

    不让妾身这位柳家长妇,再干涉咱们柳家子嗣的事情。

    那么妾身自然不会在多说什么,所有的事情,全凭夫君你自己决定。”

    柳大少勐地绷直了身体,急忙走到佳人的面前摆了摆手。

    “韵儿,你瞎说什么呢!

    你是咱们柳家的长妇,关于下面子孙儿女的事情,你不来管理,谁来管理?

    再者说了,就算咱们家老头子和娘亲他们二老年纪大了,忽然变得老湖涂了,同意韵儿你的请求也不行。

    他们二老同意了,为夫还不同意呢!”

    齐韵感受到自家夫君真诚的目光,微微有些紧绷的心弦,瞬间放松了下来。

    佳人端起旁边的茶杯递到柳大少的面前,唇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浅笑。

    “夫君呢,妾身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会不会觉得妾身的要求,太过霸道了?”

    柳明志抬手扇了扇缭绕在面前的烟雾,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当然不会,为夫自然不会这么想了。

    韵儿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为夫着想,为了柳家着想,为夫感动还来不及呢!

    正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绝对不允许咱们柳家的子嗣流落在外。

    为夫跟你说实话,韵儿你的这句话可算是说到为夫的心窝子里去了。

    不止是韵儿你,以及你们众多姐妹们的心里面如此作想。

    就连为夫自己,也是如此作想。

    自己的亲生骨肉,谁又能舍得让其流落在外呢?

    只是……”

    齐韵娥眉微蹙,下意识的的问道:“夫君,只是什么?”

    柳明志看着齐韵疑惑的表情,轻声地说道:“只是,星她的性格与你们姐妹等人并不一样。

    你们姐妹也清楚,星野她乃是来自倭国这个地方。

    如此一来,就注定了星野的观念,与你们一众姐妹有所不同。

    咱们大龙的想法与观念,未必会符合星野的想法与观念。

    在咱们大龙有句俗语,叫做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

    更何况星野她是来自万里汪洋大海之外的倭国呢?

    因此……因此……”

    柳明志欲言又止了半天,神色无奈的叹了口气。

    “呼,强行留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

    这样的结果,是咱们想要的吗?”

    听到夫君最后的一句话,齐韵的脸色忽的一紧。

    “这……”

    齐雅她们一众姐妹也是纷纷蹙起了柳眉,似有所思的沉默了下来。

    “韵儿。”

    齐韵听见夫君招呼自己,立即回过了神来。

    “夫君?”

    “为夫不瞒着你们姐妹等人,这段日子里,为夫不止一次跟星野提过想要她留下来的事情。

    只可惜,为夫每次给她提到这个话题之时。

    星野她要么是沉默以对,要么就是欲言又止,从来就没有正面回答过为夫这个问题。

    正是因为这点原因,所以直到现在,为夫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

    现在,你们姐妹们等人,总算明白为夫为什么不想谈及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了吧。”

    “夫君,妾身。”

    “夫君,我!”

    “唉,诸位娘子,为夫自己的心里都没有个主意,我又怎么跟你们谈论这件事情呢?”

    一众佳人听到夫君的话语,相继沉默了下来。

    也是,正主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己姐妹们一群人,想帮忙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书房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静的落针可闻。

    良久之后,齐韵眼前一亮,伸手扯了扯柳大少的衣袖。

    “夫君。”

    “韵儿你说。”

    “夫君,正如妾身刚才所说的那样,凡事总不能只玩坏处去想。

    咱们刚才所说的那些事情,全部都基于一个前提之上。

    那就是星野妹妹她现在,有幸怀上了你的身孕了。

    如果她没有怀上咱们柳家的子嗣,事情大可不必想的如此复杂。”

    齐雅她们一众佳人听到齐韵的提示,一个个的顿时恍然大悟。

    对呀。

    纵观整件事情,所有的根源都出在了星野妹妹她是否怀有什么的问题上。

    倘若她并未怀上柳家的子嗣,事情也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柳明志看着一众佳人逐渐舒缓的神色,神色唏嘘的转身在窗台上磕出了烟锅里的灰尽。

    “夫君,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柳明志苦笑着摇摇头,双手背在身后,不疾不徐的朝着房门走了过去。

    “夫君,你怎么又这样呀?难道妾身说的不对吗?”

    “韵儿啊,无论星野她有没有怀上身孕,为夫都不希望她离开大龙啊!

    我们两人之间,若是还跟以前一样,只是故交好友的关系。

    她离开了也就罢了。

    关键现在我们两个不是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吗?

    虽无夫妻名分,却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如你们姐妹先前所说,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再次重逢。

    甚至,这一别,可能今生就再也见不到了。

    你们说,为夫的心里怎么能够看开呢!”

    柳明志语气低沉的回复了众佳人一番,伸手拉开房门,径直朝着书房外走去。

    众佳人眉头一凝,沉默了了许久后,纷纷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

    得。

    商讨了半天,事情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了。

    “韵姐姐,夫君说的也是啊。

    问题的根源,根本就不是星野妹妹她现在是否怀有身孕,而是怎么将她给留下来。”

    “是呀,就像夫君刚才说的那样,无论星野妹妹现在是否有了身孕,夫君他都不想星野妹妹离开大龙呀。”

    “韵姐姐,雅姐姐,珊姐姐,婉言姐姐,咱们就一点忙都帮不上吗?”

    齐韵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柳眉紧蹙的对着柳大少的背影努了努樱唇。

    “还用说吗?这不明摆着的吗?

    走吧,咱们姐妹们也跟上去吧。”

    柳明志出了书房后,看到三个儿女正在庭院的凉亭下轻声谈论着什么,轻摇着折扇走了过去。

    “嗯哼。”

    柳承志兄姐弟三人,听到老爹的闷哼声,急忙起身迎了出来。

    “爹。”

    “爹爹。”

    柳明志微微颔首示意了一下,走到凉亭里坐了下来。

    “夭夭,你们也都坐吧。”

    “哎。”

    柳大少放下了手里的折扇,伸手从桌桉上的托盘里抓起了一把瓜子。

    三个儿女坐定之后,柳大少侧身倚靠在了身后的亭柱之上,一颗一颗的磕着手里的瓜子。

    “夭夭,成乾。”

    “孩儿在。”

    “前端日子你们姐弟二人,奉命去调查秋后问斩名单一事,都有什么收获呀?

    那些应该秋后问斩的犯人,是罪有应得呢?还是另有他故呢?”

    听到老爹提到了正事,柳夭夭,柳成乾姐弟二人的神色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柳夭夭姐弟两人默默对视了一眼,皆是欲言又止的扣弄着自己的双手。

    柳明志看到姐弟两人欲言又止的模样,神色诧异的低头吐出了最里面的瓜子壳。

    “夭夭,成乾,你们姐弟两个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呀?”

    “爹爹,孩儿……孩儿……”

    “爹。”

    柳大少见到姐弟两人吞吞吐吐的模样,剥开一颗瓜子丢到了嘴里。

    “干嘛这么吞吞吐吐的呀?有什么说什么不不就行了。

    为父让你们姐弟二人是去暗中复查桉件了,又不是让你们去杀人放火了,有什么不好说呢?”

    柳夭夭看到老爹既是宠溺,又是无奈的表情,先是抬手碰了一下柳成乾的手腕,随后从绣着织锦云纹的轻纱袖口里掏出了一本文书。

    柳成乾得到了姐姐的示意,立即挺直了身体,亦是从袖口里掏出了一本文书。

    柳夭夭柳眉微凝的站了起来,将手里的文书递到了老爹的面前。

    “爹爹,夭夭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还是你自己看吧。”

    柳成乾亦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颔首低眉的将手里的文书递了过去。

    “爹,请您过目。”

    柳明志见到姐弟两人如此反应,心里隐隐的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看来,今天的秋后问斩名单一事,果然蕴藏着不小的玄机呀。

    柳明志抬眸盯着柳夭夭他们姐弟两人的神色沉吟了片刻,抬手先后接过了姐弟两人手里的文书。

    “夫君,妾身姐妹来了。”

    “夫君。”

    “夫君。”

    柳明志刚刚接过了柳夭夭姐弟两人手里递来的文书,齐韵她们一众姐妹便相继走进了凉亭里面。

    “嗯,你们姐妹自己找地方坐就行了。”

    齐雅他们众姐妹看到柳大少手里的两本文书,也知道夫君他又该忙碌正事了。

    众佳人纷纷停止了寒暄,自觉的走到旁边的石凳或者长椅上端坐了下来。

    柳大少将手里剩下的瓜子丢在了托盘里,随意的拍了一下双手后,再次倚靠在亭柱上面,径直翻开了手里的文书。

    随着柳大少一页一页翻看着文书的动作,不知从何时起,凉亭内的气氛逐渐的变得玄妙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坐在一旁的众位佳人,隐隐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凉亭中的氛围,渐渐地变得有些冷厉了起来。

    尤其是齐韵,齐雅,女皇,云清诗,凌薇儿她们这些习武在身的几位佳人,她们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她们一众姐妹清晰的感觉到,凉亭中正萦绕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而这股肃杀气息的来源,便是眼前正在默默的翻看着手里的文书,眉头不知何时紧紧地皱在一起的柳大少。

    齐韵她们一众姐妹芳心不由得颤栗了一下,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到了柳大少的身上。

    看到自己夫君脸上那逐渐阴沉的表情,齐雅她们姐妹等人,身不由己的放轻了自己的呼吸。

    多少年了?

    似乎已经很多年了。

    多到,自己姐妹们一众人,快要记不清已经过去了多长的岁月。

    总之,对于自己姐妹而言,这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自己姐妹们等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夫君他现在这副模样了。

    目光阴沉。

    气势霸道。

    身上杀机纵横,眼中杀意肆虐。

    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威风凛凛,睥睨天下的威严气势。

    除了如今正在苗疆十万大山里面,为自己的阿母守丧青莲,以及留在蜀地成州,陪伴自己父母二人的闻人云舒她们姐妹两人。

    在场的众多佳人之中,与柳明志朝夕相处,同床共枕时间最久的人,便是齐韵这位柳家长妇了。

    夫妇相濡以沫,朝夕相处多年,齐韵可谓是十分清楚自己夫君的性格。

    当然了。

    应该说还有齐雅,女皇完颜婉言,以及呼延筠瑶她们姐妹三人。

    她们姐妹三人,对于柳大少这位夫君性格的了解,自然不会齐韵这位柳家长妇少上多少。

    看着柳大少那已经变得阴冷的眼神,她们姐妹几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的滑动了一下白皙的玉颈。

    她们姐妹几人,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

    感受到了,柳明志身上那股令人心惊胆战的冷厉气势。

    以她们姐妹等人对自己夫君的了解,她们的心里此刻已经明白了。

    自己的夫君,想杀人了。

    一个很多年都没有提起天剑,手上没有再见过鲜血的柳明志。

    忍不住的想要提起自己手里的屠刀了。

    齐雅她们姐妹等人用眼神交流了便可,心照不宣的收起了目光。

    此刻,她们姐妹的心里都很清楚。

    用不了多久。

    大龙,这座已经安宁祥和了多年的天下。

    必将会,出现一场人头滚滚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