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97.关注吾即正道喵关注正道谢谢喵

    凛风刮过断崖,尖锐呜咽。

    钻出洞窟的牧苏爬上倾斜树干,脚下湍急河流使人畏惧,但想到身后洞穴奇遇步步紧逼,他毅然纵身越下。

    洞穴飘出叹息声之中,牧苏从斜书跃下,落进湍急河流。溅起水花转瞬被河流吞没,同样消失的还有那道身影。

    ……

    哗啦哗啦

    水花如潮汐般舔舐趴在河畔的轮廓。

    咳咳……

    微弱咳嗽声,河畔静止的轮廓缓缓抬起头,浮现一双疲倦而低落的眼眸,但又转瞬间被死鱼眼替代。

    “这都没死,我不会又是什么天命之子吧?”

    浑身剧痛又冷又饿的牧苏爬上岸,抱着手臂蜷缩着跑到一片正午晒得温热的鹅卵石滩,摆成太字躺下。

    但如果真的天命之子,这会儿应该被路过的少女捡回家喂蘑菇汤然后……

    想着想着,太字变成了木字。

    牧苏有些庆幸又有些遗憾,舔了舔嘴唇,忽然有点奇怪。

    “我怎么感觉嘴巴有点肿?”

    牧苏吧唧吧唧嘴,感觉随着说话嘴唇在打架:“NPC又用我的身体干什么了!”

    恶人先告状的牧苏懒洋洋瘫在鹅卵石滩晒了半晌,直到衣服晾干感到炽热,才被饥饿驱动着回到河畔阴暗处。

    远方山峰挡住阳光,热意褪去,牧苏观察周围自己显然身处荒野,百舞大战结束了还是正在进行?

    牧苏瞥了眼没有变化的任务栏,注意放在面前河流,淌进冰冷刺骨的浅滩捕鱼。

    河流之中不时有溺水的鱼从上流冲下,被牧苏救下丢回岸上。十几分钟后,牧苏哗啦淌水回到河滩,捡了些晒干的树枝回来,丢在没救回来的死鱼边,准备生火做饭。

    然后牧苏动作停滞。

    他不会取火。

    但这难不倒聪明的牧苏。他选择闲置,转瞬跳过这段剧情。

    树枝仍在,不过那堆鱼不见了。

    牧苏又吧唧吧唧嘴,不那么肿的嘴唇带着股鱼腥味。

    感觉不到饥饿与寒冷的牧苏心满意足,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走了几步,然后继续闲置跳过剧情。

    跳过剧情几次,再一次跳过之后牧苏忽然撞进一片包围。

    脸带刀疤的青年和十几名壮汉将他包围。

    “没想到跳崖你也能没事……”诧异的青年浮现狞笑:“不过看你这次还要往哪跑……”

    “你是哪位?”

    牧苏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让刀疤青年愤怒,不过牧苏忽然感觉他有些眼熟:“你是拍卖行那个!”

    “这时再想求饶已经晚了……”

    刀疤青年的狞笑重新浮现

    “啊是是是……”

    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牧苏敷衍道,随手点了跳过剧情,因为他实在不想面对糟心的斗舞了。

    转瞬之后,牧苏出现在一片树林,发现自己衣衫褴褛沾满灰土,吓了一跳:“斗舞斗到爆衣,这么激烈吗?”

    不知道打没打赢,但身上不亚于跳崖的酸疼是货真价值的。牧苏坚持走了一分钟十四秒就感到无趣然后继续跳过,随后持续这一行为。

    就在牧苏觉得直接跳到结局开始下个梦境也不错时,刀疤青年和十几名壮汉阴魂不散地出现在林间空地。

    沙沙

    神情冰冷的少年和狠辣刀疤青年与其手下对峙。

    “你跑不掉了……”

    微风吹拂树梢,树海荡起涟漪。

    仿佛残酷的战斗一触即发,只要他们不开始跳舞。

    牧苏不解NPC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理论上听我说谢谢你应该能轻易击败十个甚至九个敌人。

    所以他没有跳过,只是维持闲置让剧情自由发展。

    “听我说谢谢你……”

    不出所料,林感先手听我说谢谢你,边唱边缓慢挥舞双臂。

    刀疤青年不屑冷笑,身后一名壮汉上前,踮起脚尖,在一片落叶之中犹如壮硕天鹅,翩翩起舞。

    壮汉独木不成林,熟练度与持久力较之林感逊色不少,但其体力不支时抽身后退,另一名壮汉顶替。

    他们在采用车轮战!

    牧苏险些为局势紧张。

    刀疤青年边车轮战消耗本就疲倦的林感体力,边用垃圾话影响其心态:“进入百舞大战后你一直被我追杀,根本没时间淘汰其他选手……你以为自己还能晋级吗?”

    “滚回你的动感镇吧,百舞大战不是你这种乡下小子配染指的。”

    林感维持冷漠,继续哼唱着、跳动着。

    “真是可悲的家伙,生命力如蟑螂般旺盛……陷害你偷窃东西让官差抓你,让人在你睡着时袭击你,围追堵截你,甚至把你赶下悬崖,为什么你就是不死……”

    林感的歌声与动作忽然变得紊乱。

    刀疤青年眼中掠过一抹阴冷,继续说道:“我的一位长辈前不久和我说起一件趣事……那是一届舞蹈大会,他遇到一个毫无本事的废物,一招便胜过他,那人便跪在地上向他哭喊求饶……”

    “你说谎!”

    林感怒吼出声,停止歌舞,随后因舞气逆转喷出一口鲜血,脸颊苍白着反驳:“你是林天美派来的!”

    刀疤青年噙着冷笑,只是与壮汉将他围起。

    所以这种糟心世界观为啥总整热血王道的剧情……

    牧苏叹息一声。

    小牧苏心善,可看不得这个。

    取消闲置,牧苏接管身体,迅速抓起一把泥土,怜悯地注视面前众人:“为什么要逼我……”

    摊开双手,沙土从其指缝间流溢……

    “砂暴……送葬!”

    伴随冷喝,沙土漫天,刀疤青年与壮汉惨叫着捂住眼睛。待睁开通红双眼,面前已不见林感踪迹。

    “给我追!他跑不出多远!”

    ……

    耸立在大地的山峦上。

    悬崖边缘探出一颗脑袋,片刻又缩了回去。

    就是这里了。

    看见斜树的牧苏爬下悬崖,抓着凸起岩石向下爬动,突然间一脚踩空,身形向下坠去。

    运气不错的是,牧苏被斜树接住了。运气糟糕的是,他裆部先落地。

    坐在树干上的牧苏一脸痛苦地抱着斜树一动不动,缓了好半晌,他忍着疼痛捂着腹部爬起,矮身钻进洞窟。

    洞窟深处,一道蓬头垢面的身影诧异望来。

    牧苏的痛苦随喊声一同宣泄:

    “老师……我想学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