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小阁老 三戒大师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绝对的实力

    中式帆装可受八面来风,只要调整好角度,配合洋流和风向,倒船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嘛。

    王如龙预判了圣克鲁斯侯爵的预判,选好了角度等着对方,在圣菲利佩号撞上来之前突然倒船。

    结果开元号再次插入了伊莎贝拉号和圣菲利佩号中间,与前者平行,与后者呈‘亻’状交错。

    “开炮!”

    开元号两舷火力全开,弹雨纷飞间,将伊莎贝拉打成了残废。

    费利佩号也遭到了重创,前桅和中主桅被打得粉碎。风帆、索具、救生艇、横椼,所有在主甲板上存在过的东西,都被炮弹打得面目全非。

    士兵们全都趴在甲板,用盾牌或者木板之类挡住头,祈祷着不要被倒下的桅杆砸成肉泥。

    指挥台上,圣克鲁斯侯爵和他的士兵们,奋力的试图将一切从混乱中恢复过来。忽然,一个突发状况让侯爵大喜过望,马上亲自击鼓,催促士兵们冲锋!

    ‘圣克鲁斯侯爵却毫不在乎,他冒着纷飞的炮弹和木片亲自掌舵,操纵着圣菲利佩号直直冲向了敌人的旗舰!’

    塞万提斯在侯爵身旁,奋不顾身的记录道:

    ‘正如勒班陀之战时他做过的那样。那次上帝保佑,我们幸运的反败为胜。这一次,至少目前来开,我们还是幸运的。就在敌人旗舰加速后退,要与我们擦身而过时。圣菲利佩号倒塌的前桅,砸在了敌舰的前桅上,两根桅杆登时挂在一起,帆缆索具也缠成了一团。’

    ‘侯爵和他的士兵们士气大振,高喊着天主保佑,立即用矛钩死死勾住敌舰,然后架设踏板,开始了疯狂的跳帮战。很多水手甚至直接从倒塌的前桅上冲向了敌舰!至少在这一刻,我又看到了勒班陀的英勇无畏!’

    开元号上,王如龙神情如常,甚至破天荒的点了根雪茄。

    虽然被自己轰断的桅杆挂住,真是有够邪门的,但战场上发生什么意外都不稀奇。

    关键是你有没有绝对的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意外都会被扼杀!

    开元号可不是海马号那样的小舰,有充足的人手和火力来抵挡敌人的跳帮战!

    果然,西班牙人高兴的太早了,哪怕老天帮忙,但在压倒性的火力差距面前,他们就连攻上开元号都十分艰难。

    安装在右舷各处的二十门回旋炮开始密集开火的,还有更密集的加特木连射,编织成了一张火力网,将冲到踏板上的西班牙人,割麦子似的成片放倒。然后下饺子似的落入海中。

    陆战队员也第一时间在右舷甲板上集结列队,但不是鸳鸯阵,而是双线射击队形。

    陆战队队长拔出指挥刀,鼓手敲着军鼓,陆战队员们便踏着鼓点不疾不徐的装弹、压实、瞄准,扣动扳机。

    排枪齐射出的弹丸,彻底封死了火力网的网眼,将冲到近前的漏网之鱼尽数撂倒、

    这还没完……

    线列后的陆战队员又打开成箱的茶茶手雷,用缠在手腕上的火绳点着了,用标准的投弹动作丢向对面。

    一枚枚圆鼓鼓的手雷越过线列步兵的头顶,飞向了圣菲利佩号。有的落在甲板上才爆炸,有的半空中便炸开轰然炸开,爆炸的冲击波裹挟着碎瓷片和铁钉,将猬集在那里准备冲过踏板的西班牙人,炸成了一片片的血葫芦。

    ‘真是太残暴了……’圣菲利佩号的指挥台上,塞万提斯颤抖着手写道:

    ‘戎马生涯十几年,我从没见过这种高效率的屠杀。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几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便在明军恐怖的火力下死伤殆尽。’

    写到这儿,塞万提斯看了一眼圣克鲁斯侯爵,只见这位在尸山血海中也能面不改色,在最危急关头也能镇定自若的统帅,此时却面如死灰,双眼通红,脸上挂满了细密的水珠,不知是冷汗还是泪水。

    书记官如实记录之后,又记下当时的感想道:‘这跟之前任何一次战斗都不同。勒班陀的那种以命相搏的血腥,可以击发人的勇气和荣誉感。这场战斗却只会彻底把人击垮,此后余生都无法摆脱这份恐惧。’

    眼看着付出几百人的死伤后,士兵的勇气迅速消退,纷纷裹足不前。

    圣克鲁斯侯爵知道,自己想靠白刃战夺去敌舰的计划又破产了。敌人可怕的立体火力,封锁几条跳帮的通道绰绰有余,填进再多的人命去也枉然。

    其实还真不是,在火力网中起最关键作用的回旋炮和加特木,都有不能持久的毛病。侯爵要是能再冲个几次,就会发现压力会小很多。

    但圣克鲁斯侯爵完全不了解这点,大大高估了明国人火器的持久力……

    那厢间,开元号上,王如龙约莫着火力压制差不多要歇菜了,便拿着铜皮喇叭高声道:“孩儿们,给我上啊,夺取敌人的旗舰,让红毛鬼看看咱们白刃战也一样不虚他们!”

    风帆战舰时代,几乎没法彻底击沉一条真正的战舰,自然也无法靠枪炮肃清里头的敌人。

    要彻底战胜敌人,夺取敌舰,最终还是要靠跳帮白刃战的!

    ‘嗒嘀嗒哒哒哒嗒嘀嗒哒哒哒’司号员吹响了激昂冲锋号。

    士气鼎盛的陆战队员们便嗷嗷叫着冲向敌舰,他们就是为了这一刻而生的!

    之前的火力压制,已经打残了西班牙人的回旋炮。西班牙人又被打掉了魂儿,陆战队员们没遇到什么阻碍,便冲上了圣菲利佩号的甲板。

    “他们已经没法开枪了!”圣克鲁斯侯爵大吼一声,拔出自己的佩剑跳下了指挥台,迎着陆战队员杀过去。

    西班牙士兵这才如梦方醒,也赶紧举起长矛和刀剑跟随侯爵迎敌而上。

    双方便在圣菲利佩号的甲板上、桅杆上,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残酷厮杀。沉默的战鼓声响个不停,人们互相对打、砍杀,或用短铳互相射击,在狭小的空间里你来我往,你死我活,受伤的人连躺倒的地方都没有。而躺下的人则无一例外,会被两军士兵践踏致死。

    然而激战没有持续多久,陆战队员的声势便压倒了西班牙人。

    脱胎于鸳鸯阵的三才阵,十分适合这种狭小空间内的混战。陆战队员训练多年,已经完全掌握了其奥义,所以越是乱战优势越大。

    西班牙人虽然作战经验更加丰富,但他们远渡重洋而来,饮食腐坏还常常饿肚子。虽然困兽犹斗,奋力挥舞着兵器。但出手的速度,脚下的步伐,全都无法与最佳状态相比。哪是养精蓄锐,今早又吃了肉罐头和高热量主食的陆战队员的对手?

    很快,明国人便控制了甲板,将西班牙分割包围,然后逐个聚而歼之!

    圣菲利佩号上的抵抗声和喊杀声越来越微弱,西班牙人的惨叫声却越来越大。

    用冷兵器也被屠杀,更让人绝望……指挥台上的塞万提斯已经写不下去了,但作家的本能让他握着鹅毛笔,歪歪扭扭的艰难写道:

    ‘在那一刻我彻底明白,我们真的惹上了,一个永远不该惹的对手……国王陛下,世界之王的美梦,该醒了。’

    等他写完这行字,露天甲板上的抵抗行将结束,只剩下总督的亲卫队还在苦苦支撑。

    这些武艺精湛的百战老兵,穿着制作精良的全身盔甲,背靠背围成一圈,拼命挥舞着沉重的兵刃,将白发苍苍的侯爵护在中间,陆战队员一时间倒也奈何不得他们。

    “费那些事儿干什么?给他们一排枪就老实了!”陆战队副队长潘乔运举起短铳。

    “急个屁。”马卡龙白他一眼道:“对方是一名元帅,要给他基本的尊重。先把别处控制住,等总指挥来决定怎么办吧。”

    “唉。”潘乔运只好放下枪,吆吆喝喝指挥着队员,占据各处紧要位置,并将舱口全都封住,不让里头的人上来。

    指挥台是全船视野最好的位置,陆战队员自然不会放过,顺带也把塞万提斯给抓了起来。过儿并没有用他的黯然销魂掌,老老实实束手就擒。

    这时,就听一名侯爵亲卫大声高喊起来,众人便望向马卡龙几个,意思是给大伙儿翻译翻译。

    可惜马卡龙西班牙语不太灵光,不过大概也能听懂几句。他正欲勉为其难,那塞万提斯先用汉语道:“我们侯爵是说,这场战役自始至终充满了不公平。”

    海警官兵们登时嘘声四起。

    “告诉你们元帅,兵者诡道也,战争只有正义与非正义,没有公平与不公平!”这是王如龙的声音响起。

    “我们侯爵也不是在抱怨什么,只是希望在战争的最后,能进行一场公平的骑士决斗!”塞万提斯道:“他要按照欧洲的传统,挑战你们的统帅!”

    “放屁!我们总指挥凭什么跟败军之将决斗!”陆战队员们登时火冒三丈,潘乔运等人再次举起了火枪。

    “只要你们的统帅肯应战,不管谁胜谁败,我们侯爵都会下令全体投降的!”塞万提斯高声道:“怎么样,这样的条件还不敢应战吗?”

    ps.抱歉哈,我不是有意拖戏的。但这本书还有一卷呢,真没到结束的时候……